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28)

辣妈z传( 28

      购物中心的老板、老孙、小乔及发仔在律师楼里签完约,小乔握着发仔的手,笑吟吟地说,「好了,我们终于有自己的店铺了!」

     「又聪明、又能干、又漂亮的女老板哟!」发仔动情地喊小乔。

     「嗯,郑老板!」小乔非常高兴地回答,发仔做梦也不曾想到过小乔会有一天用白嫩有如柔荑的双手牵着他满是油污及烫疤的手,笑嘻嘻地赶着他喊他"郑老板",感动得泪珠直在眼眶内转动。   

当天晚上,小乔笑嘻嘻地把白天签约的事告诉法利老太太。

「妳嫁给发仔果然不错,不但妳做了老板娘,小发发也做了小老板啦!」只要是与小发发有关系的事,法利老太太都有兴趣。

「爱玛,小发发做了小老板没错,但是关于我,妳的逻辑方向不对了,应该说是小乔做了女老板,我这做丈夫的,也由大厨升等成了老板公!」站在一边的发仔连忙过来用英语补充给法利老太太听,来美国这么久了,发仔当然早就可以用简单的英语来对话,小乔心情很好,笑着不说话,似乎默认了。    

     然后,他们就开始忙碌了。

     暂且不忙做生意,而是忙着将店关掉,反正这边夏季生意终归不如冬天,他们要乘淡季这一段时间,将整个餐馆好好整顿一下。

     发仔的任务是北上到纽约中国城去采办中餐馆厨房中的新式而就他手的锅碗瓢勺以及餐厅中需用的高级中式红木桌椅,那个时期,亚特兰大城尚什么都没有,必须长途远踄到纽约的中国城去采买。

      既然发仔要到纽约去,小乔就请他「顺便代我去探望我的朋友吴小琴,问候一下她的近况,并将中国新锅的电话给她罢。」因为她们暂时住在汽车旅馆,不知将来搬到何处去,那时在美国,移动电话还没有普及。

    「她认识我吗?我这样长途迢迢地去看她,不是太冒昧了吗?」发仔犹豫道。

     小乔见他说得也是,吴小琴并没有见过发仔,上次吴小琴自杀住院的那次,是贾森开车带小乔去探视病房的。但小乔因不知吴小琴的的近况,只得先由汽车旅馆里试着打个电话给吴小琴及李大为的华厦,探听一下消息呀什么的,不料接电话的居然是吴小琴本人,真正出乎小乔的预期。

     「吴小琴,我是蔡小乔,妳近来好吗?」

「小乔,是妳!我,我‧‧‧,我怎么可能好呢?」吴小琴声音带着哭腔。

「 既然不好,告诉妳,吴小琴,我的老公郑住发这次有有事北上,何不跟了我老公南下来我们餐馆帮忙?」

    「啊,小乔,妳那个洋帅哥姓郑吗?怎么是个中国姓呢?妳们结婚了?怎么没有请我们吃喜酒啊?」吴小琴大大地吓了一跳,暂时忘了自身的烦恼。

     被吴小琴这么一问,小乔沉默了半响,简直不知从何说起。

   「妳刚才说要我到妳们餐馆帮忙,那是怎么一回事?」小琴问。     

「 是呀,我们才开了一家新餐馆,正需要一名算账的,当然,当然,当然是大材小用啰,不过,来散散心嘛!」小乔说。

   「小乔,我正在办离婚!」小琴告诉小乔。

   「妳正在办离婚?那正好乘机南下散散心,岂不是更好?」小乔觉得太凑巧了。

   「不行啊,小乔,我什么地方都不能去!」吴小琴终于有了诉苦对象。

「 妳怎么什么地方都不能去,什么!怕离开了,姓李的会反咬一口,告妳遗弃?有这种事!美国的婚姻法也太奇怪了。」顾不得汽车旅馆昂贵的电话费,两人终于在电话里聊开了。

「我老公么?妳当然见过,我给过李大为一卷录像带,就是里面戴了白色厨师帽子的那个中国人。啊,那天在医院里,妳在昏迷状态,大概还不够清醒,看错了,以为是个年青洋人。这样好了,我们的餐馆中文名字叫老郑记,英文名仍然叫中国新锅,沿用原来的电话号码,方便顾客嘛。」小乔给了吴小琴中国新锅的电话号码。

      吴小琴正在办离婚,小乔想,这个花心李大为,小琴为他自杀,真是愚不可及,正是所谓的当局者迷罢?其实早就应该离掉了,而且,愈早离愈早好,可惜当初八+年代,美国夫妇离婚也并不是那么干脆简便的,法律规定至少要先分居十八个月,等这十八个月分居期满,才能正式离婚。。

      小乔留在河漠沙沙清泉镇,任务极多,其中首要为申请参加佛州卫生局举办的卫生执照考试,原来此地的每一家餐馆,需要至少有一人有张卫生执照,店主、老板娘、经理、厨师都可以,只要其中有人有此执照即可,拥有此执照的人负责监督、教导及训练员工餐馆的卫生知识,保持餐馆的卫生水平,小乔当然义不容辞得去念书准备卫生执照考试,因发仔一定没有合格执照,就是去考试,也一定通不过。

     第二件是在当地的广告簿上找装修公司,这小镇终年常住的人口只有二仟家左右,方圆只有这么大,装修公司也只有小猫两、三家,只能接照价钱、及样品来决定取舍,好在南方人似乎比诚实单纯,地方小,张三及李四都骗不了王二麻子。

     第三件是替小发发找一个学校,九月开始,郑小发要进入正式小学,做小学一年级的学生。这个任务很容易完成,因为这里只有一家小学,别无选择。

     第四件任务是选一个四人住的房子,地点当然是最重要的,她选择距餐馆不超过三条街,近些,上下班方便,但得距小学远些,这又为什么呢?因为距学校远的学生有交通车可坐,若车子坐满了,距学校近的学生只得步行,坐校车上学比步行反而安全得多。

     小乔主张租贷房子居住,因为他们的积蓄半数已经交给发仔北上去购买餐馆应用之物,另外的钱加上向银行的贷款,要留著作装修餐馆之用。法老太太不由分说,自已找了房地产经纪人,揣测小乔心理,在距餐馆三条街外,用小乔的名义买了一幢三间卧室的全新房屋,这里房子比北面便宜。小乔本来不肯,但法老太太说:「若用我的名义,将来进老人院时,整幢房子就被老人院没收了,不如先给妳们,以后妳们到老人院来探望找,手头也宽裕些,何况,若是你们的房屋,由你们付房地产税,水电费以及修整草地庭院,我就白住了,岂不是好!」小乔听见老太太自有她老人家的道理,也就应了,不应也不行,因为他们并没有买住屋的钱,当然,老太太信得过发仔与小乔,知道将来他们绝对不会对她来个扫地除门什么的。

     发仔在纽约卖掉旧车,开了一辆租来的大货车由纽约归来,带着满车的货物,餐馆装修立刻开始, 厨房里的什么锅砌在那里,那一条水管如何连接,通风设备如何才比较有效等等,全凭对厨房有深厚经验的发仔全杈设计,前面大厅则是小乔与室内装饰师商讨之后的结果。

装修期间,窗口贴着各式彩色标语:例如;

本店整修期中,敬请期待,科学管理,全新菜单,最好的口味,又贴了各式各样的食物,并选了录像带上发仔穿了厨师制服,小乔在一边讲解的照片...等等,不一而足。    

不单张贴标语的纸张颜色常变,内容也常常更新,以致引得路人为了观看新标语而驻足,连北面十哩以外水晶河镇的居民及观光客都迫不急待地等候餐馆开张,他们好拥进去尝新呢!

他们这一招,比花钱做广告还要有效得多,至少,在初开张的一段时间内,是极有地方上的广告价值的。

      所以,秋天一到,中国新锅开张之后,变成河泉镇方圆廾哩以内客人最多的一家餐厅,而且因为店面不大,所以客人有时得排队等位,因而经常显得高朋满座,反而给人一个生意兴隆的印象。

     中国新锅一开张,生意好,赚钱多,常驻大厨连发仔共有三位,二把刀当然也不少,小乔在前面忙碌,常常算账算到半夜,第二天起床,眼下的眼袋倒有核桃大小。

他们的生意对象,虽然也有些当地居民,但仍然多数是外来旅客,这里是避寒圣地,冬天客人非常拥挤,到了夏天三、四月以后,生意渐渐少了起来。

这些南边的客人,除了星期天由教堂出来是盛装以外,平常大多穿了休闲装,以舒适为主。一天,店中突然来了一位白人男子,这位年青帅哥有着褐黄色的眼睛、褐黄头发、高挺的身材,又穿了一身淡雅毕挺的西服,小乔见他一推开店门,心里就打了一个突,然后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