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四 心思

夜色里的灵魂

                                                                 

                                                                 

          酒足饭饱后会计安排几位县里来的领导休息,其他人摆开麻将战场。休息一阵后,组长同永平商议这次先回去,下次带洗漱用品来,让会计安排住的地方,在墙上搞个学习园地,最好回去先写篇稿子……永平哪里有什么意见,点头称好。

车子到学校门口,永平下了车,回头与组长司机小季挥手说再见……踏进学校大门,学生正是下午的课外活动,里里外外乱翻翻的人,一时间永平有些恍惚……这人类的社会就是如此奇妙,同一片蓝天下不同的人群各自有自己的生活,不同的群体就是一个相对封闭的体系,虽然相互间可能也有交集的时候,但一般是很难相互理解的,这也是社会矛盾的根源所在……自己这次有这样一个机会从校园里出来掺和到另外的群体里,实在是难得的体会社会的一个机会,眼前这些老师们依然沉浸在那薄薄的课本上,一辈子就这两本书,还都是别人编写的……不知道是蹉跎了自己的人生还是耽误了学生?世间又有谁来管这些事?大概也只有各人自己清楚了……什么检查督促都是皮毛功夫,看成绩结果也是盲人摸象,难不成考上的就是好结果,考不上的就是坏结果?就这学校还有不少人甚至是领导岗位上的就没进过什么大学的门,不一样神气活现的吗?当然,也不能说没进过大学门的就一无是处,读了大学的就能干得怎么样……所以社会就是乱滩,怎么做,做什么,都是个人的事,不触犯底线就行,爱谁谁的……

永平其实不过出去这么一天,就感受到了社会的汹涌世事的无奈,回到校园竟然恍如隔世一般。这种巨大的差异让永平与眼前的现实有了一种隔膜,好像校园是静止的河塘,外面是流动的河流……哪一种都不是永平所希望的,既不希望静止不前也不希望在风浪里失去自己,那么出路在哪里?没有答案。

永平思索着穿过校园准备回家,“吆!永平这么快就回来了?”一个相熟老师跟永平打招呼,“嗯!”永平含糊地应着,同时笑了一下,快步向家走去。

家里的门锁着,也许小田带孩子出去玩了。永平进了院子,进了屋,拿本星期天要上的书就看。这是电大的教材,要给大龄学员讲人文社会科学,虽然下乡扶贫但星期天的成人班的课程还是兼着的,这也没什么冲突……永平就在想,为什么身在社会中对社会也有一定的了解和认识却不能清晰地理性地认识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障碍,书面上语言就挺绕人的,不少人三句话都听不到底……又怎么能从理性的高度来看清整个社会呢?如果有的人本身就不是很清楚,再用不清楚的书面语言来啰嗦地表述……岂不是怎么也讲不清了?

正寻思着,眼前一暗,“爸爸!”孩子小小的身影就扑过来了,永平一把抱住孩子,忽然发现孩子的右手大姆指油亮亮的透着红肿……小田跟着进来,“今早上我煮了鸡蛋给他,先放小凳子上凉凉的,谁知他玩着玩着一下把大姆指按进鸡蛋了!烫出多大一个泡,吓死了!幸亏有人说学校北面那个磷肥厂医务室专治烫伤,抱去开了药膏……”

疼吗?”永平轻声问孩子,“疼~!”孩子撒娇了,“爸爸带你去玩!”永平把孩子抱到后面操场,操场上没什么人,刚才闹腾的学生都上课去了。

孩子在草坪上跑动,永平移边看着孩子一边打量着操场,这操场是当年永平刚进职中时带着学生与大家一起弄的……那时天很冷,永平带着学生硬是把冻的结实的土层挖开,与别的班负责的连起来,这就是跑道的雏形,又动员学生带碎砖头一类的铺在下面,上面又铺上学校从工厂免费要来的煤渣灰……这就是跑道了,中间的平地要容易得多,平整后一年就长满了草,带学生把草割掉就成了草坪……这都是要迎接国家级验收的,想不到就这样的土法上马的操场也被验收通过了……不过也是,许多城里的学校根本没有这样大的操场,那些学校学生做操都站在校道路上……这样大的操场学生玩起来可带劲了,学生的精力真是旺盛,就这样的草坪上踢足球照样可以铲球!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自己的孩子都可以在草坪上玩了。永平的眼前闪过一幅幅往事的画面,一路辛苦一路艰难一路孤独……一切怎么这样的难?几乎没有一刻是真正放松的,真不知道那些文人的悠闲是怎么来的,也许人家根本不用考虑具体生活的支出什么的,细想倒真是的,那些个不都是有官有职的吗?有几个穷鬼,写出来的东西也不舒展……按理说这社会进步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这副德行?但个人是不是也有点什么问题?那个蒲松龄做私塾很落魄,一辈子也能弄部聊斋出来,自己做个教师比起私塾似乎要好一点点……“爸爸!虫!……”孩子手里抓了只草蜢兴奋地跑过来……

      就这样混下去吗?不混又能怎样,能不管不顾这个家庭吗?孩子暑后就能上幼儿园了,幼儿园最好在县城上,这都是一笔不菲的费用……将来还要上小学……这过程里得一步一步照顾着,一个点都不能差,可不能马虎了,自己已经是被耽误的一代了……要想很稳定地向前走,只有很稳定地工作,不然这日子就没办法继续!永平吃饭时还在想这个问题,有几次筷子伸在半空里不动,小田感觉永平似乎有心思,细声问:“有什么为难的事了吗?”“没什么,先吃饭吧。”永平加快速度吃完饭。

     永平一个人在校园里随便走走,教学楼一片明亮,细听除了马路上的车辆声就是些虫鸣鸟叫,这个世界是不缺声响的……学校大门对面几家小饭店也还亮着灯,这些小饭店大都做学生的生意,学生总觉得食堂太过呆板,很乐意到这些小饭店吃饭……就是校园里也有人家为部分学生提供就餐……自己现在下乡扶贫,虽说还有一点的补助,但不在学校做具体的事务这额外的补贴就少了不少,妻子带这么点大的孩子一步离不开,身体又不是太好,即使暑后孩子上了幼儿园可能也没什么工作可干……

等永平回到家的时候孩子已经睡了,小田正坐床上看电视,声音依然小小的……永平也倚在床头看电视,小田见永平好似有点不精神,就把头挨过来靠在永平身上,柔声问永平是怎么了,是为孩子大姆指被烫的事吗?永平觉得也跟妻子讲讲自己的想法了……

 

 

 

                                                0一四年七月一日十四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生活和现实有好多难题, 永平想做点自己喜欢和有意义的事, 真是容易的木桐一定是喜欢思索的, 你的人物心理描写都很准确到位, 真实可信, 让人看了揪心......

呵呵, 看到你的新头像了!

要给大龄学员人文社会科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我总觉得文学不能都在情节故事里翻滚,我们得深入进去……

 
梅子的头像
 #

这是文学工作者的职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爱好者。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