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陈年旧事--老赵的钢琴梦

陈年旧事--老赵的钢琴梦

文/图 春山如笑

 

钢琴在六十、七十年代的中国, 是件奢侈品,那年月, 拥有钢琴的家庭寥寥无几。几乎无人敢奢望拥有一架属于自己的钢琴, 因为他们深知梦想成真的日子对他们而言是遥遥无期的。三十多年前, 我认识一位虔诚的音乐爱好者, 他渴望拥有一架自己的钢琴, 而且一直坚持不懈地为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努力。

 

那时我刚进入一家省级研究设计院的情报室, 我的直接领导是老赵。老赵是天津人, 大约四十多岁,  身材高大、壮实,浓黑的头发有些自然卷曲, 两道又粗又短的墨眉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鼻梁、阔嘴、说话时笑眯眯的, 神似美国电影演员沃尔特马修(Walter Matthaw)。

 

情报室里清一色的文革前老大学生,他们来自五湖四海:  北京、上海、南京、天津、沈阳、湖南, 还有一位是从河北邯郸来的。


情报室有个资料室,在那里工作的是几个中专毕业的女同志。资料室相当于一个小型图书馆,里面有各种科技杂志和资料;外文资料和刊物大多是英文、日文和德文的,涉及面极为广泛, 也很齐全。资料室里面宽敞、明亮安静整洁, 还有不少报纸, 我们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那里度过的


我们的任务是为研究人员介绍国内外科研方面的新动向、新技术、新工艺和新产品。所以专业文摘和索引每期都要浏览,如果发现感兴趣的专利或工艺,有时会到省科学院的资料室查找原文。有些原文是微缩胶卷,复印出来后带回去翻译出来, 供研究人员阅读; 有时还会刊登在我们主办的专业杂志上。


我是他们中最年青的,所以大家都称呼我小X, 而不是直呼我的名字。说来好笑,不知为什么, 那时候我亦不称他们为老师, 而是称他们为师傅, 当然不会像悟空那样直呼 “师傅”, 而是在师傅的前面加上他们的姓氏, 以便区分此师傅与彼师傅。


据说赵师傅家解放前是天津的大资本家,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应该享受过几天富足奢华的日子。解放后赵家的产业全部归公,从此家道中落。外文的旧知识分子, 大多出身于富裕家庭那时候大家都很忌讳谈及彼此的家庭, 因为那是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老赵从南开大学毕业后, 响应国家号召, 支援大西北。在研究室工作期间认识了他的妻子。两人一见钟情, 一年后喜结连理。婚后他们住进了研究所的一间平房里, 在那里一住就是近十年, 直到研究所新建了一栋五层的家属楼。老赵他们终于多年的媳妇熬成婆, 按工龄般进了家属楼, 将平房让给了后来者

 

老赵的爱人(那时候都这样称呼)和他年龄相当, 瘦瘦高高的个子, 小家碧玉型的长相, 豪爽直率的性格。她中专毕业后, 在研究所的实验室里工作,我也称她为师傅。他们有两个孩子,都上小学了, 见了我开口闭口叫阿姨。他们两口子对人热情、真诚, 假日里有时会请我去家里做客。

 

老赵喜欢音乐,尤其是古典音乐。他有一把手风琴,每次院里有娱乐活动,都少不了他的手风琴独奏或伴奏。我虽不懂音乐, 但那些优美的旋律足以让我痴迷、陶醉。

 

老赵很想有一架自己的钢琴, 多年来他一直省吃节俭用地攒钱买钢琴。可是他和妻子的工资加在一起不到100元,虽说双方父母都不用他们在经济上援助, 但家里有一对嗷嗷待哺的儿女,花钱的地方多着呢, 攒钱谈何容易?

 

老赵好不容易把钱攒得差不多了,可钢琴的价格上涨了, 如此反复多次, 老赵几十年都没有机会买一架钢琴。

 

到了八十年代初, 别的同事都开始买电视机, 老赵不改初衷, 还是一门心思攒钱买让他魂牵梦绕的钢琴。直到我离开研究所, 也不曾听说他拥有钢琴, 因为那时钢琴的价格又涨了, 而且能买得起钢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我们研究设计院清水衙门一个, 老赵的工资多年来基本维持原状, 他的钢琴梦彻底破灭了。

 

我已有好多年没听到有关老赵的任何信息了, 不知今日的他可安好? 他半倍子的钢琴梦是否早已如愿以偿? 

 

July 31,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一个痴迷音乐的人!敬佩。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他确实是个对音乐迷的人, 这与他的家庭出身不无关系。谢谢夕林留言!

 
木易石的头像
 #

希望赵老梦想成真。八十年代末,辽宁营口钢琴厂许愿买它的琴,几年后(记不得了,好像是五年),把钱悉数退还. 我的主任老吴买了一台。吴老也是含金钥匙的,祖上是清朝天津税务司的。他家当时太小,存在单位。那时的天价,好像五,六千钱块。不过没几年,听说那个厂黄了,世事难料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如果赵老一切安好, 现在已经是80岁的高龄了, 那时候买钢琴几乎是天方夜谈, 我也希望他早已梦想成真 按说营口钢琴厂的信誉应该不错, 咋么会黄了呢? 现在国内竞争太激烈了, 真是世事难料

 
木易石的头像
 #

春山也知营口钢琴厂啊?我还是从吴老买琴那事知道的。以前认为只有上海,北京才能造钢琴,营口只造火材Smile。所述的都是二十多年前的记忆,或有出入。好像到了还大家钱的时候,要黄了,拿不出。狗狗了一下,营口现有一个“希尔伯曼钢琴厂”,合资的,介绍上没找到厂史。没有老外,我们连琴也造不好吗?Frown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知道不多, 好像2006年营口的东北钢琴厂被吉他大鳄Gibson购买,  成立了鲍德温东北(营口)钢琴乐器有限公司。呵呵, 西洋乐器毕竟我们起步较晚.......

 
蝉衣草的头像
 #

一个痴心于音乐的知识分子的梦想,让人起敬!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罕见的阳春白雪梦, 现在想起来让人为他惋惜. 谢谢阅读留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旧事里自然蕴含很多温情。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看了你的新小说让我想起来好多往事, 很思念那些当年的师傅们谢谢阅读留言!

 
渺渺的头像
 #

谢谢春山如笑的好文!我也是从小梦魂牵绕的就是想要学习钢琴,可是那时家里穷啊,正如你文中所说,有钢琴的人家寥寥无几。幸好我比老赵稍微年轻些,终于有一天有时间,有能力买了自己喜欢的钢琴,而且天天乐此不疲的上课,练琴,初有成效。

你所说的情报室,也是我工作所熟悉的场所,我们的国企单位按照现在的话说,是一家大型央企,所以拥有一个非常像样上档次的情报室。在情报室里看书,找资料,复印这些都是我所最喜欢干的事情。那时候的情报室哪里有电脑,所有的书籍都是原始的编目,要翻遍整个目录盒,按拼音顺序先后来查找的。来了新书,新资料,首先就是编排目录啊。喜欢图书室的工作。

谢谢你的分享!希望老赵最终还是有了自己的钢琴,但不要等到年纪太老的时候。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 你也在情报室工作过, 知音啊! 是啊, 那时候全靠资料室同事们编的卡片检索...... 最近总会想起以往那些同事和当年的生活

祝贺你有了自己的钢琴, 而且已经初见成效,  羡慕有音乐天赋和会弹乐器的人! 祝渺夏安!

 

 
司马冰的头像
 #

这陈年旧事,也勾起我的回忆,设计院、研究所、情报室、资料室,那时的工作环境大同小异,我在那场景里工作了好几年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 又是一个同行, 很怀念当年的同事和那些平凡温馨的日子。看过你写的"司马冰"的故事, 等你有时间了, 接着写

 
Amoy的头像
 #

呵呵,往事并不如风。好多旧友,旧同事,在我们的记忆中会一直存着。我也一直想动笔写写我认识的那些“师傅”们,总静不下来。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年龄大了回忆多于憧憬, 他们中的一些人也许已经不在人世, 所以思念, 他们都是我当年的领路人. 周末愉快!

 
捷润的头像
 #

但愿他的琴梦可以实现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 我也是这样想的, 周末快乐!

 
呢喃的头像
 #

回味过去的日子,感触的话题颇多。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的确是, 年青时的日子总是更令人留恋和难忘.....周末快乐!

 
甘行尔的头像
 #

琴梦心里弹

白雪漫春山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白云缭绕似雪涛多谢来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