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36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7)

辣妈Z传(27)

愈往南面,汽温愈热,苍翠碧绿的温带树木渐少,路旁生长的多是松柏树林,进入佛罗里达以后,公路两边己经被野生及人工种植的各式棕榈树所取代。一般来说,北方的房屋以御寒为主,窗户比较小,到了南方,到处都是光亮的新式小区,有的己经造好,有的正在兴建,完全一派欣欣向荣的气慨。

由长岛出发,尚需要穿毛衣,到了福迈牙市,已经只能穿短袖了。

她们抵达福迈牙时,骄阳已经西斜,果然在“中华料理外卖店"闷热不堪的厨房中找到了混身油污汗臭的发仔。

见到娇妻小乔幼子小发,发仔还不太敢相信自已的眼睛,等他看见她们身后的洋老太太爱玛,才知道这是真正的事实,不是在梦中,令他激动莫名,以为失掉的家庭,居然会复得!数天前在长岛发生的事情,恍如隔世,完全好像是进入了虚幻的境界。

这是一家看起来非常简陋的外卖店,发仔将他们带到前面客人等菜拿菜的柜台前面。

这边地皮房屋都便宜,外卖店地方倒是不小,但只摆了两张廉价塑料桌面的桌子,几张粗贱包着塑料椅面的椅子,炒好的菜放在便宜的纸盘中,免洗筷也都是不知那里去定选来的劣等货!连地板都好像很久没有扫人过了。柜台上有一个大茶罐,旁边有一大迭纸做的免洗杯,粗劣的餐纸、酱油包、芥茉包、糖包、甜酸酱包等等。

墙上张贴着一张大纸,上面用笨拙的字体草草地写着菜名及价目,真亏他们,居然还敢向客人收钱!

「怎么就这两张临时桌子?佛州这里也是按照桌子的数目来缴纳营业税吗?」小乔一面打量一面问。

「那边阁楼上面还有两张同样的,以备客人多时,临时取下来就可以用了。」发仔一面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一面笑嘻嘻地回答。

「这种外卖餐馆的客人会多?太可笑了!」

小乔在用着这些粗劣餐具吃饭的时候,发仔坐在她身旁简陋的椅子上,轻描淡写地告诉小乔这边的实况;中华料理外卖餐馆内仅有的数名员工人心惶惶,夏天快要到了,生意的淡季即将来临,餐馆岂能例外,何况他目前工作的机会,原系别人因淡季将到,而事先在别处找到工作,才空下来的位置。

「不过,只要妳们不嫌弃,我们总不会饿死就是了。」他笑着说,仍然没有改变他的一派乐观,而就是这种率真及快乐的态度使人乐于与他亲近。

吃完了饭,她们自动将纸盘竹筷等丢入门边设置的自助拉圾箱,小乔将发仔目前暂住的汽车旅馆的地点及房间的钥匙收好,发仔说房间很大,足够一家人临时歇脚,要她带了老人孩子先去歇息,他自己八点半一下工就回来。

这边的汽车旅馆真便宜,不到廾元一天的房间里有两张大床,一张给老太太及小发发睡,另一张让四处奔波租贷房屋的小乔及在厨房里忙乱烧炒食物的发仔睡,这时大家都己筋疲力竭,头还没有碰到枕头,早就发出呼呼的声音了。

她们四人在汽车旅馆内只住了三天,小乔就租到一幢汽车旅行屋,当地人叫Pre-Fabricated house,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只有两间极小的卧室,四个人挤挤,足够了。

法老太太在格林可夫的大屋虽旧,地区也不怎么好,但房间不少,有那孩子众多,自己尚年轻力壮的父母,买去自已修修补补,油漆粉刷一番,也是很受欢迎的。

才一个多月,老太太的旧屋居然以在五万两千元美金高价脱手,这在当时,已经是十分高的价格了。

除去了佣介人的费用,这笔钱在南方佛罗里达可以买一幢更大而全新的洋房之外,还有剩钱零花,老太太简直高兴极了,如像天上掉下来的一般,立刻就说要去看房子,好买一幢来大家居住。

「且慢,且慢,我们不要急着买房,因为发仔的工作是临时的,还不知道能在这家餐馆做多久。现在银行给定期存款的利息很好,我们再看看罢。」

小乔四出奔波的结果,由中国同行朋友的口传之中,听说距离福迈牙以北三百多哩外有一个叫河漠沙沙清泉的小镇,镇上有家比较大些的中国餐馆,名字就叫做“中国新锅"餐馆,因为镇小居民不多,中国人多不肯在那里开餐馆,所以等于完全没有同行竞争,加以餐馆有一面对着十九号公路,所有冬天南下来避寒的,夏天北上避暑的人们,都得经过这个无名之处,所以有时生意倒也不错。

可惜这家餐馆的孙姓老板自己不会下厨,一切依赖厨师,加以当时一般的好手厨师都喜欢留在东西部纽约、旧金山这些大城,不屑下放,所以该地厨师对老板要挟,对客人跋扈,造成尾大不掉的畸型局面。

话说“中国新锅"的赵姓大厨,一日灌足黄汤,趾高气昂回到家中,觉得妻子奉茶的态度,既不够迅速,也不够热情,因而任意拳打脚踢,造成妻子身体重伤,赵妻夺门逃到警察局,告到官里的结果,镇上警察带了拘捕状,将赵厨师关在警察局,让他打电话出去求救,限他三天之内找人拿钱来赎他。

赵厨师平常左手赚来的钱,右手早就送了出去,不是北上到密西西比的Biloxi输进赌场,就是当地买酒喝得烂醉,而且镇日吞云吐雾,烟不离手,那来二仟伍佰元赎金?当然少不得打电话给孙老板,向他求救。

老孙平常受够了赵厨的鸟气,本应乘机扬一下眉毛吐一口怨气,无耐“中国新锅”若没有了赵厨,就无法开张,只得忍气吞声,在电话里约定,将来每月由趟厨师的薪水中扣下一百元,一直到扣满二仟五佰元为止,赵厨当下满口应允,孙老板带足了二仟五佰元现金,到警察局将老赵由局中保了出来。

老赵出来以后,见老婆早就被“保护受虐妇女协会"的人怂恿鼓励之下,下堂求去,他自己也就暗中另谋出路,跳槽到十几分钟以外的水晶河镇另外的餐馆中去了,老孙电话讨债能有什么结果?连亲自开车过去要钱,这姓赵的也先是躲在厨房中避而不见,后来竟然干脆一口否认以前的债务。

老孙不但放出去的钱没有收回来,还惹了一肚子气,加以餐馆没有大厨,只得亲下厨房,如此外面又没有人照应,点灯算账忙到半夜,几周煎熬下来,面黄肌瘦,精神恍忽,能够一条性命只去掉半条,已经算是幸运万分的了,连忙登报求售之外还在亲友熟人之中发放风声,要将餐馆无价盘掉。

小乔听见这个消息,连忙四方打听,打电话过去,细查属实,再加追究,发现孙某与购物中心房东签了五年合同,还有两年半,契约才到期,难怪他急欲脱手,否则他除了宣布破产之外,别无他途。

小乔要求原店主老孙替她向房东交涉,要求他把房租由三仟元降到两仟,房东无奈,将算盘叮叮当当算了几下之后,觉得每月少收壹仟元房租,比承租人宣布破产略为合算,因为后者不但从此房租分文无着,而且在法律手续没有弄清之前,不得立刻另租他人,加以购物中心一旦有一家店面萧条,定会影响整个购物中心赚钱的气氛,只得勉强答应。

那天,她吃过晚饭立刻上床睡觉,清晨三点左右起床,亲自开了三百多哩的路程,天亮之后,才到那购物中心的停车场中,眼睛闭了十来分钟,在车中立刻睁开眼睛,细数来往客人数目,觉得该中心人气尚旺,再绕小学四周数圈,觉得那边学校环境也尚强差人意,她仍然不很放心,最后,在一个转角一大片荒地上,看见插了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沃尔玛的未来地址〝,这才吃了一颗定心丸,立刻将车头调转,不吃不睡,又抖擞着精神,连夜开车赶回福迈牙,向大家宣布她们要搬到福迈牙市的北面去,自己开餐馆做生意。

「那边虽然冬天也有一些由北部下来避寒的客人,俗称snowbirds,不过夏天没有南面这么炎热及长久,所以夏天还有一些留驻当地的退休老人,有时也会到餐馆吃吃饭,所以河漠沙沙清泉镇的夏天淡季生意虽然比不上冬季,但仍然略有收入,总比这边热天时门可罗雀好得太多了!」她告诉发仔。

「还有,这家购物中心的斜对面有一大片长着杂草的空地,上面插着一个“超级Super Wal-Mart就要来啦”的广告,Wal-Mart的市场调查做得多么澈底,他们敢在那里下注,我们还怕什么!」她笑嘻嘻地对发仔保证。

「啊!妳是希望将来到超级沃尔玛采购的客人,都来中国新锅吃饭!」发仔幌然大悟。

发仔对于小乔带了孩子南下千里寻夫之举,早就喜出望外,连做梦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只恨自己的工作朝不保夕,不知第二天能够到那里去打工,听见娇妻如此这般分析,那会有任何异议?法老太太只要能与小乔她们在一齐,叫她迁到爪哇国怕也乐意。

她们这一行人,小乔开的小红车内,带着简陋的细软皮箱,坐着小发发及法老太太,在前面领路,发仔的大旧车装满了他们简陋的行李跟在后面,二辆车一前一后,由南方福迈牙市北上长征,转进河漠沙沙清泉的购物中心的附近,停在一家非常简陋的汽车旅社的停车场,暂时住了下来。

签约的那天,小乔要发仔一同去签约,发仔忙将双手乱摇,说道;「签约什么的,是妳这女老板的事,我们这打工仔,替女老板打打工,换口长期的饭吃吃,签什么约哪!」

「咦,以前你跟老张他们合伙开店,你不也是个合伙人,也得参加签约呀!」

「那是因为他们需要厨师,所以召我入干股罢咧。」发仔笑道。

      「难道我们就不需要厨师吗?再说,我们这次开餐馆,用的可都是你以前赚的钱!所以你不但是股东,还是湿股呢!」小乔指出来。

     「咦,妳不是说老孙把餐馆无价让给了我们吗,还要用什么钱?」这一点发仔不明白。

     「装修呀,你过来看看,这破旧的地板,桌椅,窗帘,那像个餐馆,简直像个难民施粥处,还有,你去厨房看看,炸锅、炒锅烂成什么样子,里面抽风机不转动不说,外面下水道更是堵得水泄不通,难怪每次卫生局检查都通不过!」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