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司马冰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天 7 小时 之前
注册: 03/01/2013 - 07:50
积分: 7828

你在这里

“胆大包天”——回应海云“鬼影”“虫影”

“胆大包天”——回应海云“鬼影”“虫影”

对不起海云,在你“蒙难”之时我在这里“吹牛”,道个歉先。

说人胆大胆小不知道有没有解剖学的依据,因为中国人发明这个词,用生理学上的“胆”描绘心理学上的“胆”的时候,应该还没有解剖学这个学科,我们祖先也不可能看谁胆大或者看谁胆小现场切开肚子查验胆囊的大小,所以我一直寻求胆囊的大小和胆大胆小的联系,最后还是不得所以。

不过现在我相信,胆大或者胆小是天生的,当然我不否认经过锻炼或者训练或者变故,胆小能变得胆大些,胆大也能变得胆小了。

本人生来胆大,小时候并不知,慢慢地看到很多我不假思索就去做的事,别的小朋友或不敢尝试、或退避三舍、或大惊失色,我才慢慢知道是我胆子大他们胆子小了。

比如爬树登高,有的小朋友就不敢,我就可以到两面坡尖顶房的瓦片下掏麻雀,甚至爬到锅炉房二三十米的大烟囱上去观光。我上初一时我们学校打水井,那时候农村打水井没有现在这样的钻机,完全是人工,人工搭一个高高的架子,架子二十多米高,架子上放一个像观览车那样的大木轮子,轮子的外圈是木板,外面缠绕着拉钻头的长竹子片。施工时几个人人在轮子里面的木板上往返走,用人的重力压钻头掘进,把井往深里挖。我一直向往那个“大纺车”轮子。一天午饭时工人歇工,工地没人,我乘人不注意就爬了上去,登上那个大轮子,正转了4圈,倒转了3圈。工人不在,同学都在呢,因为工地就在食堂边,我只顾自己在上面转了,没注意下面黑压压的同学都围过来看呢。妈呀,闯祸了!还好,我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碍于面子没人追究,不然我肯定要被行政制裁了。

很多女生,见到虫子、蜘蛛、青蛙、蜥蜴、老鼠、蛇……有的惨叫,有的还会晕过去,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这样,是撒娇?是发嗲?是真的晕过去了?我怎么看到这些东西什么感觉也没有哇。后来我看到我妈妈见到这些东西也会吓得脸色发白,我妈总不会撒娇、发嗲吧,我才知道她们是真的怕。我抓蛇抓老鼠——抓蛇不是真的抓,用棍子挑,老鼠是真的用手抓(见《也说说我的抓鼠记》http://www.overseaswindow.com/node/9116),只要不是障碍物太多不能施展,只要老鼠在我“势力范围”之内,几乎手到擒来。后来我有了儿子,发现儿子胆子很小,两三岁时,看到大米里蠕动的米虫儿,他会吓得发抖,我可没有吓唬过他那东西或者那类东西怕怕,他为什么就自己觉得可怕呢,这胆子大小可不是天生的吗。

怕鬼吗?不怕。从小爱听鬼故事,我大爷爷是故事大王,准确点说是“鬼故事大王。他看聊斋,看完就给我们小孩子讲,尤其是选择夏天晚上乘凉时讲,我们家院子大,每晚会聚集来乘凉的孩子们,等入夜天凉快下来,人要散了,小孩子们就不敢回家了,我就要担当把他们送回家的使命,那时我上三年级,我上学早,应该是八、九岁吧,送完他们我自己一个人走黑道回来,那时候农村没路灯,甚至连个手电筒都没有,我就佩服我自己了,怎么一点儿都不害怕呢,哪怕想想后面有鬼跟着呢。我想当时我太单纯,认为大爷爷讲的就是故事,没有的事儿,世界上根本没有鬼。

我妈妈工作的农村中学建在村子外面的野地里,放假后绝大多数老师同学都回家了。我们家是双职工,拖家带口搬家不宜,就留在学校里。学校规划的面积很大,房子没盖满,留着一片玉米地,里面还有几个坟头。父亲来了,我们房间住不下,我就要到我们学生宿舍去睡,我应该是13岁时,妈妈叫6岁的妹妹跟我作伴儿,我拉着妹妹穿过玉米地到后面的学生宿舍,没走多远妹妹就不走了,还哭,说害怕。我很生气,叫她回去。那是一排24大间的平房,一个暑假,就我一个人伴着前面的坟头和玉米地睡在那里。有时候也想想鬼的事儿,但是那时“牛气冲天”,阳气充盈,觉得鬼也不能把我怎样。

在农村老家插队时,我爷爷去世了,是在半夜,要趁尸体还没有僵化前把寿衣穿好,不然就穿不上了。穿寿衣要本家的人帮忙,我赶快去叫几个本家的叔叔。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子,怎么就敢一个人走大半个村子去叫人呢,我怎么就没想到有鬼呢,至少我爷爷的灵魂还没走远吧。

再测试一下我面对突发状况的反应,办公室一个女孩恶作剧,中午午休时,拿了一个里面装有一只假蟑螂的火柴盒玩具吓唬大家,有一阵儿特兴这样的玩具。我听到办公室不断有人吓得狂叫,没在意,一会儿这个女孩来到我的工位,说让我打开火柴盒拿一根火柴,我不知她要干嘛,但是也配合了。一抽开火柴盒,一只蟑螂跳了出来,我哦了一声,“哦,玩具呀”。最后这位女孩宣布,全报社胆子最大的是X老师!

胆小的人,遇到自己认为可怕的事儿,那种条件反射是自己把控不了的,我表示很同情。比如海云弄垃圾桶,“猛然发现有一个小小的蠕动的蛆虫!我大叫一声,垃圾桶的盖子被我扔到了半空中,我的心跳到了嗓子口!”我想象那垃圾桶的盖子和垃圾桶是连在一起的,被她吓出来的力气扯下来扔到了半空,要是平时,她想把垃圾桶盖子弄下来都不容易呢。

     为什么写这篇东西呢?有感而发吧,觉得好玩吧,想自吹自擂吧,都是吧。主要是觉得生来胆大挺幸运的,少了很多恐惧、担心、惊悸、忧虑,多了很多坦然、淡定、自在,挺好的,感谢上帝。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冰姐姐,咱们哪天一起出游吧,我们情趣相同哈。

 
司马冰的头像
 #

好啊,一样傻大胆哈。

 
梅子的头像
 #

可以加上我。不过看了"福尔摩斯探案集"后我有了"软肋",哈哈。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你们三个,我记下了,下次知道找谁搬救兵去了。

 
西山的头像
 #

你老人家还是先来找我吧,这仨离得太远啦!远水解不了近渴Tongue Out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老西,你也是不怕的对吧?加上我算老五,我也什么虫子都不怕,小时候玩各种虫子,最喜欢蝴蝶的幼虫,大綠豆虫子,有两寸長,好看死了,养鸡的时候逮各种虫子喂鸡,尤其那种吊在树上的虫蛹,一逮一小桶,剥了外面的壳子就喂鸡。我还特别喜欢螳螂,蜜蜂,知了,蜻蜓等各种有翅昆虫。

 
西山的头像
 #

老林,我的胆大应该是我妈妈训练出来的,我在《培养勇敢 惹火烧身》有写到。我最喜欢玩胖胖的、尾巴上有个向上翘的肉刺的豆虫,也喜欢玩螳螂(但被它的大刀割过一回)和捉知了鬼。不过,就是这样,我还是被一条一米多长,爬到车库就在我的车后边的黑蛇吓过一次。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也是我的软肋,我不怕各种虫子,蟑螂蝎子蛆都没问题,可我就是怕蛇,南京人讲话:意怪死了。有一次我家后院来了条小蛇,冬天,它不动,我还好,拿跟小棍子挑着给扔围墙外面野地了;还有一次,我穿过社区公园去附近小学接我家老二,结果看见一条大蛇正在吞食一只老鼠,那蛇半条身子在洞外,半条在洞内,估计得有一米多长,把我给恶心得不行。同样是冷血动物,我养的旱龟水龟,我就喜欢,不怕。院子里有各种各样的蜥蜴,粉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灰色的,都可爱极了,还有那种连尾巴半尺长的大蜥蜴,跑起来飞快,昂首挺胸的样子,把我逗得哈哈大笑,我也不怕它们,就怕蛇-----

 
融融的头像
 #

我在中国时胆子很小,不敢走夜路,怕见陌生人。美国比较安全,现在不怕了。养鸡后,特别喜欢虫,因为是小鸡的荤菜。

 
司马冰的头像
 #

听说过爱屋及乌的,没听说过爱鸡及虫的,呵呵。

 
李荷的头像
 #

想象中的司马冰是小鸟依人,想不到却是巾帼英雄。

 
司马冰的头像
 #

小时候是假小子,特立独行,跟小鸟不沾边呀,呵呵。

 
捷润的头像
 #

司马大姐真厉害,鬼被你吓得不敢来。

 
司马冰的头像
 #

我想也是,胆大包天,气势如虹,鬼怕我呢。

 
抱峰的头像
 #

这小姑娘的性格蹦出来了。傻大胆,不输给男孩。

我胆子就够大的,可是不愿拿蠕虫。比不上司马君。

安康!

 
司马冰的头像
 #

小时候伪男一枚,俗称“假小子”,当今时髦名曰“女汉子”。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司马真利害!先敬佩一下!俺就算比较大胆的了,但还是怕蛇和怕狗,当然不是怕小小的宠物卷毛狗,俺怕大狗,小时候让狗咬过,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俺还是怕老虎怕狮子怕大灰狼的,那东西不敢玩儿,会没命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