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三 接风

夜色里的灵魂

                                                            

                                                            

       车子在只能勉强会车的柏油路上行进着,路面上不时有点小坑,但路两旁已经积了许多的土,组长说这是要拓宽。永平对这条路是有点印象的,老早的时候只是一条沙土路,一起风就尘土遮天,一下雨就泥泞不堪……后来是石子路,自行车骑在上面很吃力……现在已经不错了,是条柏油路,只是太窄了些。组长继续说,这条路的拓展还是要感谢一个人,这个人是大干部,这么多年并没有帮乡亲上面忙,老家这里很是埋怨的,现在有那么一点点的改变,但目前只是局限于这条路而已……对了,我们要去的这个村就是这大人物的祖籍村……当年这里拉起队伍……后来在南方做了相当的干部……现在这个是小儿子……我们这个县其实也是出不少人的,大多是出去与家乡一点联系没有,也帮不到什么……所以一直还比较穷……我当年就凭当兵,在部队也混不错的……组长又开始宣扬自己了,永平向小季看一眼,小季挤了一下眼……

终于到了乡政府大院,这是一个比较陈旧的大院,现在的乡政府都比较陈旧,以前很流行的大礼堂都破烂不堪了,既没资金维修也派不上用途,关键是不放电影不演淮剧的,这庞然大物有什么用?开大会?一年到头能开几次这样的大会?而且开会是没有收入的,当然公物自然公废了,又不能变废为宝……所以一般的乡政府都有这样的脓疮……虽然看着不舒服可也不干谁的事,没事谁到这里来啊?“混子”们都在城里安居,来这里也就是上班一族,时间混过去就成了……

且说永平一干人等到了乡政府大院,有一人出来询问得知是帮扶的,就说稍等,各受帮扶村都来了人,正在会议室开会,主要是乡委书记乡长在作要求……大家只好随便站站,院子不大,几排旧瓦房,唯一的一栋三层的小楼还有点现代的气息,好歹有点明亮的色彩……一看这氛围就知道这里的人也不会有多少新的观念以及与时代合拍的精神来,还是根据上面指示办事根据上面精神传达根据上面要求落实……永平虽然从学校毕业时间不长,但对社会的种种弊病还是比较清楚的,当年的初中校园就离乡政府不远,在乡政府工作的那些人整天不知道干什么,但神气活现的出现在各个村子里混吃混喝,说是指导生产,可地里的庄稼该怎么弄一窍不通……只知道谁家违反生育大计了,就去牵人家的猪牛什么的,再不然就上房揭瓦割地里的青庄稼……这是惹不起的角色,你看不像人的,背后都有后台,不然怎么进的乡政府?不是七大姑八大姨的也是六外甥九侄儿的,好像地里的红薯,一提一窝子——都是有关系的……永平知道的几个当年没考上的同学如今就有在乡里混的,有的都什么科长了,见了面就打官腔……永平最不愿见到这种人了,一句人话说不出来,一说就是喝酒唱歌还希望别人花钱,喝酒想喝好的唱歌没调就想抱……哪里有什么人样子?当年同学时好像也不至于这副德行,如今全变了种似的……

正等得有些着急的时候,从小楼里下来一溜人马,大概都是些村里的头面人物,七高八矮的……有人带着一个子不高一脸笑容的老头过来,说是我们要去的村里会计,由他带着去村里……好好好,组长让会计上车,会计说自己骑车过来的,不远,就在前面带路吧。

小街上的路很不好,又正缝集,赶集的人还不少,车子一路不断鸣笛,鸣笛也不起什么作用,老白姓充耳不闻……好不容易过了喧闹的集市才好一些,但路面上不时有很大的水洼子,黄黑色的泥水被车轮溅的哗哗直响……

跟着会计的自行车直行又转弯,终于拐进一个小庄子。会计家是个院子,院子外面有个不大的场,围墙的外面依稀还有标语,但已经看不太清楚了。两间东屋是厨房;三间北屋如今是大队开会吃饭打牌的地方,当然东西厢房是粮食;三大间两层小楼房的西房是重要的居住房……外看在庄里也不算起眼,但绝对算是殷实的了。

会计娘子早一脸欢笑迎出院来了,微胖的身材偏白的肤色……这白在城里是算不了什么的,可这在普遍比较黑的村里就显得不一般了,这肯定的田里的活干的少形成的……永平迅速在脑子里得出这么一个印象来,这村会计是村里三巨头之一,可是不容小瞧的……到正屋坐下,会计娘子倒茶水,会计忙着到西屋打电话,通知村里几位抓紧时间来,来了就可以开饭了——都准备差不多了!

趁那几位还没到,会计先大致介绍一下情况,支书,主任,妇联主任……村里如今不同以往,现在每户都有种田补贴,钱不多还挺费事的,许多人外出打工了,田地也荒了些,连小学都与邻村并了……组长说自己就是北面不远的村子里的,奥,会计一阵有些兴奋的笑,这两人似乎说到了一处……永平与小季插不什么话,只是端着杯子浅浅地喝水……

来了一位,又来了一位,都来了……桌子上摆了不少菜,杀了鸡,买了鱼称了肉,豆腐是大块炕的,千张是与青菜烧的……酒当然有,司机不喝,永平不能多喝,小季收着点,组长基本无所畏惧……不算多,也下去三斤……支书酒有点高了,说话就顺畅了,保证款子一到就会有像样的项目落实,到时候就……妇联主任女同志,比较拘谨,但也是热情的,敬局长两杯,也敬季主任也敬平主任……杯来盏往话语连绵很是热闹,会计坐家里,自是陪吃陪喝陪笑,就连会计娘子来回端菜都笑咪咪的,厨房里帮着忙的还有邻居……组长说添麻烦了,书记说感谢领导光临……组长的红脸膛更红了,连脖子都红了,说话似乎也有点混乱,主动站起来端着杯子不利索地说:“平主任是,是,是学校里的,有,有文水……季,季主任,季主任年轻有,有为;我,我是行伍出,出身,大,大老粗,这,这次来,向村里各位,学习,希望一切,一切顺利,我们也,也好向,向上面交待……我,我们一起干……干杯!

 

 

 

                                                       0一四年六月二十九日十六点

 

 

分类: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贪腐到了基层,不顶点的干部也牛气哄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上行下效,上下联动。

 
梅子的头像
 #

看到新头像了。

没有钱给老百姓办事,有钱海吃胡喝。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锅糊涂粥。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需要廉洁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越是需要越是缺少。

 
雨林的头像
 #

写得好生动。我觉得更可怕的是吸烟,被动吸烟也很危险的。(木桐要注意啊)。下次也写写烟民的神态和心理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里还真漏了烟,其他地方再补吧。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木桐的笔头真快!写得很细腻,真实感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绿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