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独居鬼影 上

圣经里说:那人独居不好! 

刚过去的两天,我深有体会!

话说老公带着女儿去加州了,临走之前他唠唠叨叨半天,我基本上没入耳,只是敷衍的“嗯”了两声,心想你不就出门一个星期吗?哪那么多麻烦?我早计划好了,周末我要请几位朋友聚餐聊天,正好趁着几天一个人清静,散散步、逛逛Mall、看看书、上上网……

谁知道,第一个晚上就出状况。夜里三点多钟,我被一阵“瀑布”声吵醒,怎么深更半夜有这么大的水流声呢?我爬起来,站在楼上听,水声好像是在楼下,走到楼下听,水声似乎又到了头顶上,半夜三点钟,穿着睡衣的我楼上楼下的乱窜!正为追踪水声抓狂,声音忽然消失了!幸亏家里有两个俄国孩子陪我,我还算不太担心,回床上继续睡大觉。

第二天,两个俄国孩子走亲戚去了,就剩我一个人在家了,晚上十二点之前,一切都太平。我写作、上网、看书……怡然自得。十二点一过,蓦然觉得很累,已过了我平常睡觉的时间了,我一般十二点之前关灯睡觉,头一挨着枕头,十分钟之内应该可以睡着(绝大多数时候),当然一个月有两三天没那么容易睡觉,但睡眠一向没有问题。这天,不知为何过了十二点,人很困但就是不想关灯,看看钟,已经不早了,该睡了,关了灯之后,头脑里就像过电影,各种各样有关鬼的故事和电影都在头脑里回放:聊斋里的女鬼男鬼、老鬼小鬼,倩女幽魂鬼、面目狰狞鬼全都在黑暗中变得栩栩如生!我赶紧起身,把卫生间的灯打开,留一条缝让灯光透进卧室来。

想起狗儿子,从我的卧室探出头唤了两声,它在楼下抖了两抖,脖子上的铃铛响了两响,并没有马上上来。下楼去叫它上来?我得经过一个走廊,两道楼梯,还有幽暗的大客厅和另一个冰冷的走道......算了,它习惯楼下,我夜间也不习惯它走路时爪子和地板间发出的声响,还是一人一狗各自为政各管一层楼吧!

平日里我睡觉的时候,不能有光线、不能有声音、不能有任何干扰……可想而知,那“驱鬼”的灯光让我根本无法入眠。不想打扰加州的老公,他老爸在医院里开刀,他肯定那会儿正等在手术室外面呢。看看时间是台湾的中午,儿子应该是午饭时间,就给儿子发短信:Keep thinking all kinds of ghosts. Can’t sleep.(不断地想各种各样的鬼,睡不着儿子已经习惯他母亲的这些问题,立刻短信说:Ghosts??? Don’t worry about things like that.  (鬼?别担心那样的事情。) 他还说前一晚的水声肯定是因为温度差异造成的。我告诉他两个俄国女孩也不在,家里就我一个人,我有点害怕,睡不着,只好开着灯睡觉。儿子建议我放点音乐或者把电视机开着,这样就不怕了!

跟儿子聊了一会儿,睡意上来了,我和他道晚安,准备睡觉了。刚刚有一点迷糊,电话响了,老公看见我跟儿子的聊天(我们三人的短信是连在一起的),打电话问情况,我先噼里啪啦抱怨一下:你怎么没想到我怕鬼呢?你弄这么大的房子让我一个人怎么住? ......  然后我懒得跟他细说,一来困意上来了,二来就知道一说多他就会得意,这种时候他会夸口:看看,男人很重要吧!挂电话前,他告诉我别忘了早晨把垃圾桶放在车库外面让垃圾公司收走。放下电话两分钟不到我就睡着了,那会儿已差不多夜里一点钟了。

一觉睡到清晨五点,天蒙蒙亮了,看见卫生间灯还亮着,迷迷糊糊爬起来,关了灯继续睡。

早晨八点自然醒,神清气爽!想到昨晚的鬼迷心窍,不禁哑然失笑!

周五太极俱乐部有活动,好几个星期没去了,太极拳老师生病也该好了吧?还是去打太极拳吧! 

待续

独居虫影 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Sujuan的头像
 #

海云,您让我想起一个有三个年龄相近女儿的母亲。她常常被孩子们吵得心烦,抱怨连静静品茶的时光都没有。终于老公帶女儿们上山野营几夭。母亲享受了一个下午的清静。傍晚来临,她说孤独恐慌渐渐沁入心脾,忍不住打电话给老公女儿诉苦。女儿们大笑回答说:妈妈,赶紧享受你的茶叶茶具吧,我们不吵你了!

我们的亲人和家庭是多么重要的生命组成!问安和拥抱!请享受宁静,感恩亲人们给我们生命的踏实和安稳!

 
海云的头像
 #

我倒是没嫌他们烦。呵呵,只是觉得自己特没用!平常人家常夸我能干,我也挺受用的,可每每这个时候,就觉得自己特窝囊特无能。接下来的挫折还大!且听我下回分解。

 
朴康平的头像
 #

还真有希区柯克的手段!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你高抬我!不过,真有悬疑惊悚感吗?我都交代清楚了,底都抖出来了呀。下回我得试试写一出悬疑惊悚剧。

 
捷润的头像
 #

看看《不怕鬼的故事》,学习最高指示。“世界上有人怕鬼,也有人不怕鬼。鬼是怕它好呢,还是不怕它好?中国的小说里有一些不怕鬼的故事。”“经验证明,鬼是怕不得的。越怕鬼就越有鬼,不怕鬼就没有鬼了。”   要很斗“鬼”字一闪念。

 
海云的头像
 #

没用,我从小怕鬼,怕飘忽的东西更害怕蠕动的东西......

 
捷润的头像
 #

我是开玩笑哪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想不到海云还怕"鬼"。仔细想想,"鬼"都在那些小说家的笔下或老奶奶的口中,再就是影视剧里的"角色",很少有人说出其亲眼看见过"鬼"长得什么样子。我想,我们可以对世界万物心存敬畏,不管其是真实存在的还是故事里的角色,但不能被其吓住。

(哈哈,海云也许是抒发一种情绪,我却总是实在得没劲道。)

 
海云的头像
 #

从小鬼故事就听多了,本身喜欢写故事,脑子就安静不下来,天黑独处,鬼就心生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晚上把狗儿子招到身边,立刻就好了,狗狗阳气壮,我家猫儿子也挺管用的,有时我老公出差,他立刻爬门口当看门狗了。平时,他都睡我身边,特给我壮胆。

 
蝉衣草的头像
 #

也许我们在夜里想多了,就总跟鬼联系在一起,其实我们谁也没有见过,只是自己吓唬自己吧:-)

 
海云的头像
 #

嘿嘿,我自己没见过鬼,不过,我认识的好几个人都见过,每次说给我听,都毛骨悚然的。平常听听就忘了,一到这种时候,就都想起来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呵呵,白天就好了,一个人的恐惧大多来自自己的想象,于是想了许多鬼故事,很有同感。

 
海云的头像
 #

没错儿,明知道自己吓自己,可还是控制不住。嘿嘿,真没用。

 
阿朵的头像
 #

嘿嘿,你老公快回去了,再忍几天吧。

 
海云的头像
 #

这两天已习惯下来了。

 
暗香的头像
 #

还挺小女人的哈,我这两年好多了,以前也害怕自己一个人在家,睡前楼上楼下,前门后门查个遍,现在好多了,心想:鬼也喜欢年轻的啊,老的他们也懒得搭理吧

 
海云的头像
 #

难道我平常很大女人吗?

据说鬼喜欢的人跟年龄无关,运头低,就会见到鬼。我至今还没见过鬼,可能运头还够高。Cool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每天晨起对鏡梳妆是看自己,如果额头放光,神采飞扬,阳气壮着呢,百毒不侵。如果面色灰暗,两眼无光,大黑眼圈,唇焦口躁,嘿!老实在家待着哪里都别去了。

 
李荷的头像
 #

这是潜意识里对丈夫的依赖,好喜欢你的小鸟依人,。

 
海云的头像
 #

真的?我以后要多写这类文章。Cool 

我搬到东部之后新结识的朋友,前一两次到我家来玩,基本上都会用一种很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以一种很复杂的眼光研究我先生。估计他们都把我和先生往我写的小说里套,有的甚至当面说:你先生对你写那些男人出轨的文章没意见啊?我哈哈大笑回答:他从来不看,能有什么意见。时间久了,他们都知道了,最近还在跟我说你老公怎么这么喜欢粘人?你到哪儿都跟着!我说有吗?我怎么没注意到。哈哈哈。就像这儿的文友们都把我看成大女人了,我这么小女人一下,就有点跌破大家的眼镜了。真是罪过!Smile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在自己家里自己的地盘上什么都不怕,毕竟我是地头蛇!有朋友到我家,说你住这么大一個房子楼上楼下的,你老公出差你怕不怕,我說有什么可怕?我的地盘都是我的人气,我罩着呢!周围邻居都挺好的,有时半夜里我想起什么事情,还到前院后院晃荡,一点不怕。可到了陌生環境就不好说了,老实话,我不怕鬼,怕人!

 
海云的头像
 #

还地头蛇呢,我最怕的就是那个蛇!还有那个蛆!说来都跟童年的经历都有关系,我小的时候,有一年去乡下,在田埂上看见一条蛇正横穿田埂,我吓得大哭往回猛跑,从此看见蛇就惊恐万分。蛆也也跟小时候有关,那时候,都是上公共厕所,一到夏天,那厕所如果没有及时打扫,地上都有蛆,我现在写这几个字,身上都起鸡皮疙瘩。我在这方面从小有点洁癖,记得那时候,我会跑一大圈进出好几个厕所,只为了找个干净的刚打扫过的厕所,才能完事。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这叫一招儿看蛇跑,永远怕井绳,被吓怕了,也算幸运,终于过上了有卫生间的生活,想想现在广大乡下农民,还旱厕呢!那天看管用印度的报道,说4亿印度人露天那啥,暗自庆幸:幸亏没托生成一个印度人!所以说,投胎是有学问地。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上小学时,得路过一段坟茔地。我每次路过都跑得很快,总觉得背后有鬼。自己吓自己。

 

“他告诉我别忘了早晨把垃圾桶放在车库外面让垃圾公司收走。”读到这处细节,便知道海云有多幸福了。Smile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