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6)

辣妈Z传(26

 

     老张记餐馆内吸尘器哄哄地响着,老张及安妮正在忙着准备一天的开始,看见小乔由外面匆匆进来,吓了一跳。

    「怎么!妳今天来干嘛?」老张劈头问她。

「来找发仔。」小乔答。

「不是说要到佛罗里去吗?他今天怎么会来上工呢?」

「什么时候说的?」小乔吓了一跳。

「昨夜打烊之后,我们正在算账,发仔突然进来,向我索取欠他的工资,一共三百元,说要退伙到佛罗里达去,我以为妳跟他一同去的呢!」在老张说说的时候,安妮也停下吸尘器,过来聆来听他们的对话。

「佛罗里达那么大,他告诉你他到佛罗里达那里去吗?」小乔立刻镇定下来,不答反问。

「他没有提,只叫我以后有钱时把退伙的钱给妳,拿来存在小发发名下,做他将来的教育基金。」老张说,其实,他这话就有语病,小乔若跟了发仔去佛罗里达的话,如何向老张亲自收发仔退伙的钱呢?

「那是怕小发发将来做个穷光蛋小拖油瓶,在新的洋人家中没有地位啦!」安妮站在一旁插嘴,被老张喝止。

「那你把他的股份给我。」小乔不理安妮,只伸出手来向老张要钱。

「小乔,我能找到小王来替发仔厨房的工,已经算运气了,那能把发仔的股份立刻给你!」老张苦笑。

「那我们坐下来,白字黑字写下他的那股,倒底值多少钱?当初开张时早就明明白白签好了的。」小乔说,其实她并没有料到发仔在老张记要退股,当然没有想到要预先寻找他们当初订的契约。

讨价还价的结果,双方签字,定了老张欠发仔壹万元,小乔当然心知肚明,他们做餐馆的,有今天没有明天,只要推说没钱,就算有张白纸黑字的合同,她能向谁讨回这笔钱呢。

「这下子发仔不用担心了,他平常把薪水都交给妳,连同这壹万元美金白纸黑字的证明,当作嫁妆带到新的洋人家中,一定大大地提高妳的地位了!」小姑娘安妮又说。

老张见她愈说愈不象话,连忙叫他继续扫地吸尘,不要没大没小胡乱插嘴,快十一点了,客人就要进来吃午餐。

小乔回到家中,翻箱倒柜,找到六年以前,她与发仔在佛罗里达福迈牙市工作的那家餐馆的电话号码,拨了一个电话过去。所幸他们电话号码没有换,有人来接了。

小乔问他们的老板是不是姓金?对方说五、六年前似乎有个老板姓金,现在这家餐馆已经换了好几次手了,电话号码没有换,是为了方便老主顾的原故。

小乔的心一沈,再问有没有一个叫发仔的人打电话过来。

「他是做厨房的大厨。」小乔解释道。

「大厨么?我们这里不缺大厨。」这人答道。

旁边一人接过过电话,对她说道:「昨天快打烊的时候,是有一个人从外地打电话来问我们厨房要不要人?我告诉他,夏天快到了,我们这里并不需要大厨,不过我给了他另一位朋友的电话号码,叫他到“中华料理外卖店"去试试运气。」小乔向这人要了“中华料理外卖店"的电话号码。

小乔按这个号码打过去,那边说果然是有这么一位姓郑的大厨来找工作。

「我可以跟他讲话吗?」小乔问。

「这人从长岛开车过来,至少也得二、三天才到,那里说到就到的。」那人答道。

「这么说,他是决定要到你们那里工作的了?」好像有了一条线索。

「大概是有这个打算罢,我们又没有签合同,万一他中途改变主意或走迷了路,不来了,我们也不敢说。」

「他若再有电话来,请你千万带个口信给他,说我是他的太太,我与他的儿子,过两天也就到了。」

法利太太送小发进幼儿园后,回到家中,发现小乔把家中弄得一片混乱。

「爱玛,我决定开车到佛州去找发仔。」小乔告诉法利太太。

「南下到佛罗里达去?妳决定不跟法仔离婚了吗?」老太太心中很矛盾。

「发仔比较需要我,何况,他还是小发的爸爸。」小乔答道,她也知道,美国人认为父子之情虽重,但婚姻中却以男女之间的爱情为主,而这些老佣人们都一致认为她更爱贾森些。

「妳不跟孟教授北上去做教授夫人了吗?」黛安及法兰克要搬到绮色佳去住老人公寓,早就把他们自己认为的内幕消息透露给好友爱玛了,当然,他们所谓的内幕,只是孟贾森单方面的决定,并不能完全预料小乔的想法,总以为小乔既然深爱贾森,爱情总会战胜一切。

「我不打算离婚了,因为我觉得发仔比较需要我,而我也比较罩得住发仔一些,何况,他是小发发的生父呢!」小乔对老太太说,又勉强干笑了一声,其实,小乔也自觉罩得住爱玛,所以对法老太太也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必有任何顾忌。

「罩得住? cover?」外国老太太爱玛不看中国武侠小说,不懂这中文特有的名词。

「当然得先问发仔,他若不想离婚,我就不离了。因为我不想只做一个全职家庭主妇,让人误以为是依靠丈夫的能力做成教授夫人,我要与我丈夫通力合作,开家餐馆,做一个女老板或老板娘,自已创造自已的将来。」小乔又淡淡地笑了一下,答道。

「做一个漂亮的女老板。」法利太太对小乔的哲学不甚了了,但小乔若与发仔通力合作,开一个餐馆,小乔就是当然的女老板,这一点老太太是懂得的。

法老太太告诉小乔,佛罗里达天气很好,多年前她曾与约瑟夫一同去渡过假,印象很深,现在很多老年人都搬到那边去退休呢!小乔与发仔走了,她的日子就可怜了,一个老太太那里能照顾这么大一幢旧房子呢?她一定会想念他们全家,尤其是小发,简直就是她自己的孙子一般。

小乔心中一动,连忙问爱玛愿不愿跟着一同去?

「真的?真的到佛罗里达去?你们真的肯带我吗?」小乔要带着她也南下的建议,着实令老太太太高兴极了。

小乔告诉她,他们若真的能开一个餐馆,老太太平常帮忙照顾小发,小发大了,餐馆忙的时候,她还可以杈充带位。

法老太太今天早晨起床时还以为小乔及小发会跟着贾森搬到绮色佳去呢!送小发到幼儿园之后回来,发现竟然连自己也跟着南下到佛罗里达去,人生真是不可思议。

「可怜的贾森!他十分需要一位深深爱着他的太太来照顾他啊!」法利老太太虽然为自已高兴,但想到贾森,又擦起眼泪来。

小乔灵机一动,忙由大红皮包内找出罗拉的卡片,按上面的电话电话,拨了一通到纽约曼哈顿。

「这是罗拉。」接电话的正是罗拉。

「罗拉,贾森要搬到绮色佳高就,不知妳肯不肯赶到茱荑庄去帮忙搬家?当然愈快愈好啦!」小乔开门见山地建议。

「贾森告诉我他就要与别人结婚了,他肯要我帮忙搬家吗?」罗拉迟疑道。

「他暂时尚没有结婚的对象,至于他肯不肯要妳,就要看妳自己的努力啦,至少,你们是同行,在事业上更有切磋商量的机会。」

「谁?妳是谁?」罗然突然警觉,在电话那头非常怀疑地问道。

「我吗?我是一个希望他能终身幸福的人。」小乔说完,挂断电话的时候,站在一边的法利老太太看着她半天没有言语,过了好一阵子才默默地走开。

使小乔非常惊讶的是这些年来,她与发仔为了省钱,很少购买什么东西,发仔昨夜离家时虽然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带,现在她找了一下,家中仍然没有什么东西供她们携带,除了,除了在枕头床垫下‧‧‧,小乔跳起来,三步两步,抢进卧室,由床垫下拖出一个旧皮箱,这旧皮箱还是她当年由台湾带来的呢!打开箱盖,在箱的底层摸出一包用破布包着的一包东西。

她打开这些包着的旧布,露出里面的贾森祖母送她的白金项炼吊着一粒钻石,以及副本,另外还有他母亲送她的镶着三粒小钻石的白金手镯包在珠宝商的检验证明书里面。

小乔觉得目前非常需要这些珠宝,她们有老、有小,前途未卜,将来安身立命可能就要靠它们呢!何况,这些是长辈们送给她个人的礼物,不一定要归还罢?

她明知房中无人,还是抬眼四看,确认了房中没有别人,才急速地把这旧布包仔细地包好、放好,再把旧皮箱的箱盖盖好,把箱外的拉环拉紧,知道它们不可能丢了,才略略放心。

小乔举起左手,看着无名指上的这枚戒指,晶润温和地发着柔软的亮光,是她最宠爱的,唯一天天戴着的首饰,正像她钟情的贾森一样,含蓄而温文儒雅,无论地老天荒,她一辈子也忘不了他。

她胡乱擦了一下眼泪,跳起来奔出去将小红车一直开到邮局,向邮局的职员要了一个挂号包裹的小盒,把戒指由左手无名指上退下来,装进盒中。

哦,我还不知道贾森的地址呢!小乔连忙由大红手袋中找到罗拉给贾森卡片的信封,将上面贾森的地址抄在包裹外面。

「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小乔将装了蒂凡妮戒指的挂号包裹交给邮局职员盖章的时候,她的心突然大软,大量的眼泪由眼角涌了出来,一下子又模糊了她的双眼,最后,比及小乔奔进她的小车中,她已经忍不住号淘出声地大声痛哭了好一阵子。

法利老太太时时刻刻准备进老人院,舍不下的东西也不多,唯一要处理的是这幢又大又旧的房子,小乔问她愿不愿找一个经纪人帮她把房子卖掉?老太太一直以为将来她不能动,必需进老人院时,这房子会被老人院没收,从来没有想到要卖。

小乔见老太太没有反对,就在电话簿上找到一个办公室距这房子地点最近的房地产经纪人,这人收到电话后,在五分钟之内就由办公室赶到,他问老太太要价若干?老太太一时回答不出,只说由他斟酌,一小时不到,他们就签了约,委托这人卖房子。

至于交通工具,她们只有这辆小红车,其他一无所有,当初虽然是贾森出的钱,但却是用法老太太的名义买的,在法律上,完全是法老太太的合法财产,小乔与老太太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一切心照不宣。

她们这一行有老有小,小红车在路上开了四天,沿途经过五个州,法利老太太与小发发坐在车内非常兴奋,除了睡觉之外,就是坐在车内朝外面东张西望。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世事无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