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二 胡思

夜色里的灵魂

                                                     十  二

                                                     胡  思


      当永平一早急忙忙乘坐三轮车赶到县招待所大院的时候,大院里早聚集了许多人,也停了许多高矮长短不同的车子,这大概都是各单位抽派出来的……红色气拱门安放在招待所那颇为气派的前伸出来的门庭外,鼓足了气的红色拱门上当然贴了关于下乡帮扶的字样,那几只据说是气象局的大气球飘在空中,下面悬挂着鼓舞人心的标语,什么快步跑进小康、大力建设美好家园……真是会说话,原来扶贫的官方说法是“帮扶”,确实是有两下的,永平心里想,到底是县级水平,就是高。

      永平顾不得仔细欣赏了,赶紧昂起头寻找自己要去的那个乡镇的车子,找到了!组长挺着大肚子站在那跟几个人正说的欢呢!连挤带钻地站到组长面前,组长正眉飞色舞的,看到永平到了,就向边上的人介绍这是职中的永平,小秀才!又向永平介绍身边的一位青年,说这是本单位的一位骨干,这次也是一起的,将来就是我们这三人扶贫在村里。永平连忙满脸堆笑,点头握手。

      还没说几句话呢,那边的人群骚动起来,原来县委县政府的领导同志入场了……永平踮起脚尖遥望那一排站在红色地毯上的领导,真是环肥燕瘦气度不凡,胖的人脸像发面团,那脸色白的像凝固的猪油……个个腰板挺直精神饱满表情严肃,确有领导一方统帅群体之气概……永平还在想,那大音箱里已经传出声音了:同志们!为……我们要彻底落实……我们要求……下面请省扶贫办的同志……请我们尊敬的县委书记……永平很想听清楚到底讲什么,但还没能听到多少,心里对自己多少有些沮丧,好不容易有这么个机会现场聆听本县最高领导人的讲话,却没听清什么内容……想当年在乡村中学的时候,那个开大会爱拍桌子的校长只是到县教育局参加个什么会,见到了局长,回去就神气得不行,好像他已经和局长是兄弟了,局长就是他的后台,传达局长大人的精神时竭力模仿的就是局长说话时的表情……可惜自己离领导人太远,看不清,所以也弄不清领导在讲话时到底是什么表情,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比自己上课来得端庄,虽然不是什么普通话,但一听人家这底气十足的样子就有威严……永平无法静下心来听,也记不清到底说什么,只是和现场的许多人一样掂着脚伸着脖子半张着嘴向着那个方向……

      永平放下几次脚后发现自己愈加佩服领导了,真是能说,即使听不清内容也能清晰地感受到那份威严与分量,自己上课就不能这样连续地一个人不停地说,那样的话学生非睡倒一大片不可,但这儿就没人睡,当然,站着是不太容易入睡的……永平感觉自己早上吃炒米饭正在肚子里里慢慢消磨,这时候学校里应该都在上课,老师们讲的不太精神,学生们也恹恹的……他们不知道今天在这一小片土地上发生着可能对将来有重大影响的严肃而神圣的大事,帮扶,让这片土地上的人都能顺利进入小康,当然,看领导人那一排就会知道,他们何止是小康?干部带头,万事不愁,领导,可能在当初出生的时候被王母娘娘派小丫头抱过,明显比一般人发盛,你看那个气派,你看那脸面……不知不觉的永平自觉形秽起来,出生在乡村,除了陈旧的房屋空旷的田野,那灰不溜的狗土扑扑的鸡……怎么能与人家比?用土话说连人家脚后跟的屑皮都不如……

      永平使劲咽了几次吐沫,早上赶时间没来得急喝点水,这掂了老半天的脚伸了老半天的脖子半张了老半天的嘴可真累人,到底是没见过世面的,永平有些瞧不起来自己了,看看人家,看看周围,人家一个个都身形稳重神态自然面若盛开的桃花……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的掌声来渲染领导的讲话的精彩美妙,唉,自己可能真不是这块料,看来也只有在学生面前还能有点脆弱的自信了。

      永平感觉自己快支撑不住了,那碗炒米饭这么不顶劲儿,要是加个鸡蛋炒炒可能就会好很多……永平不再掂脚了,稍弯着腰尽量平稳自己,嘴也不张了,紧闭着嘴来调整自己,也不竖起耳朵听了,爱讲什么就什么吧……

      终于,人群一阵大动,人人大叫并仰头,永平不由自主地跟着众人仰头,原来工作人员放出一群灰色夹着些白色的鸽子,一大群的鸽子都扑棱着翅膀腾空而起,这群鸽子在上空绕了个圈向西南飞走了……组长说上车,永平强撑着发麻的脚没什么感觉地坐进这方头方脑的仪征吉普车,这下好受多了,可以向后仰一仰了。组长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不知道在说什么,永平赶紧命令自己清醒一下,终于听清组长好像是在说今天的安排……永平说:“行,行,都听局长的,这样顶好了……”

      车子终于走了,在一大群的车流中滑出这县内最高档的宾馆,也是官方招待所的大门,顺着大路向北,向北……“这就是你们学校?”坐在永平左手边的小季突然问,永平点头回说:“是,这就是。”“这次扶贫,你们单位是要出钱的,你们单位有钱啊,你回去要向你们校长争取啊!”组长插话到。“我一定汇报,到时候也需要请局长与他沟通,这样好说话嘛!”“呵呵,永平很会说话呀,行,回来抽时间找你们校长,这都是上面的任务,他是不好不答应的!”

       车子在路上轻快地行进着,路两旁是大片平整的田野,现在都是深绿的麦苗,一眼望过去让人心疼不已的深绿,这样的纯粹这样的平整……那间夹着的村庄静静地站在田野里,守候这里的蓝天这里的田地,就这样安静地守候着,守候着……永平忽然想流泪,这样的村庄就是自己童年的时光,自己就是从这样的村庄里拼出来的……现在,现在终于要以扶贫的方式回到这样的村庄里,帮助这古老而宁静的村庄走出贫困,走出古老……可自己能做到吗?凭什么?单位出钱,能出多少钱?自己这个单位真的有钱?怎么可能,年前会计室那急昂昂一片等拿钱的那一幕清晰地浮现在眼前……项目?有什么项目?听说人家有引进一个什么萝卜加工厂,一开始很好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就废了,还有种什么洋葱浅水藕的,没人要,都扔路边烂了……自己这里能有什么路子?组长这人又有什么路子?一切都没什么可能,永平深感无奈,真是百无一用啊,这个……

 

 

                                                                               二0一四年六月二十八日七点一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看来小知识分子永平到了县级帮扶的现场,确实大开“眼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是大场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