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5)

辣妈Z传(25)

 

   「妳看,我到了那边要再重新努力冲刺,一分钟也不能闲散,书房里这么多书,每一本都是必要的,单就在搬运公司里挑选一家可靠的,就要花不少时间,选定的搬运公司过来打包,也得要花一些时间,妳尽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仔细慎重地把这件事情加以全盘考虑。」贾森哽声地指著书房书架上的书藉,由天花板一直排到地下。

    小乔心乱如麻,用力挣开他的拥抱,胡乱提起大红手提包,披着头发向小红车上飞奔,贾森听见砰地一声巨响,也奔出大门,原来是小乔关上车门,用力过猛所致,看见小红车像子弹一般地飞出庄门,心中实在割舍不下,更不放心她在这个时候,开了车在路上横冲直撞,连忙也跳上小白车,紧紧跟在后面,一红一白两辆车,一前一后,一直进入格林可夫镇内法利老太太的后院,眼睁睁看见小乔奔进家中。

贾森一眼就看见小红车旁停着发仔的大旧车,知道今天星期三,是老张记大厨休息的日子,他想两个情敌男子开诚相见的日子终于到了,就由小白车中走出来,十分镇定地走到大门外按门铃

发仔穿了一套旧衣裤扱着一双旧拖鞋出来开门,对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贾森万分敌意地由头顶看到脚下,再由脚下看到头顶,用并不纯熟的英语问他找谁。

    「我找MS乔依丝.蔡。」贾森大声坦然地答道。

     小乔听见贾森说话的声音,连忙由里面奔出来,用双手使尽全力将贾森推出大门,贾森乘势一把抱住小乔,将她塞进小白车内,把车门紧锁,小白车也如弹丸一般,驶离法利老太太家。

    「贾森,你要做什么?」小乔大声地质问他。

    「看,折腾了一天,小发发应该放学了,我带你到幼儿园去接他。」提到小发,小乔一颗做母亲的心开始溶化,就默不作声,任由他将车开往幼儿园的方向。

    到了幼儿园,园内的老师告诉他们,说小发发早就已经被法利老太太接回家了。

    「那还不如到茱荑庄园去呢!」贾森温柔地牵着小乔的手,让她坐回车中,将汽车开向茱荑庄园。

    到了茱荑庄园,黛安己经烧好晚餐,吃完晚餐,两人当然又是做爱,又是泡热水澡,比及吃完黛安烤的披萨消夜,小乔到家停好车,已经深更半夜,她这一天,进城到医院,为吴小琴哭泣,回到茱荑庄园又为自巳哭泣,接着做爱、泡澡,再回到自己房内,当然精疲力竭,大口吃完了发仔给她准备的消夜,立刻上床呼呼大睡。

    次晨,小乔一觉醒来,只见法老太太又在准备小发的书包及饼干零食,打算送小发上幼儿园。

    正要跟老太太打个招呼,一眼就看见她与贾森在植物园外街头画家替他们两人画的画像,掉在客厅内小几旁的地上,小乔一个箭步抢过去将那张画由地上捡起来,只见那画像上两人戴了一对相同的情人戒指,非常明显刺目,小乔不愿再看,打算立刻再放回她的大红手提包中,发现手提包的包口大开,心中突地一大跳,打开一看,那封装空白离婚申请书的信封上,原被贾森折过盖好的,也已经被打开,尚末粘封,她连忙将离婚申请表由信封内抽出来。

    表上明明白白签了“住发郑"的英文名字,虽然没有公证人签章,但这的确是发仔的亲笔手书,已经可以当作有效文件看待了。

    她的一颗心,慌慌张张地乱跳了起来,急忙打开大提包再看,她那装零钱的小钱袋内,己经空空如也。

   「爱玛,妳知道发仔到那去了吗?」小乔问老太太。

   「不知道。昨天下午我由幼儿园接了小发发回家,本来正坐在客厅发呆的发仔,一眼看见小发发,就过来紧紧地抱着儿子,流着泪说了很多中国话。」

「流泪?」

「是啊,我一看情况不妙,立刻走过去与他谈天,告诉他小发发的幼儿园要开一个恳亲会,需要四元美金置装费。」

「啊!」

「发仔一听,果然停止哭泣,起身到妳的红皮包内找钱,不知在皮包内看到什么表格一样的纸张,就向我借笔签名。」老太太一五一十,从实道来。

「向妳借笔签的名?」

    「是啊,签完名,他在妳皮包中找到了八元,并不给我,反而向我再借,我一共只有一张五元,就整张借了给他,他将所有的钱全部揣进口袋,说妳会替他还钱,就出门开车走了。」法利老太太回答。

    小乔一听发仔身边一共只有十三元,料想他无法远去,一颗悬着的心,略略放了一些下来,就走进卧室内,取了一张十元,出来交给老太太。

   「爱玛,妳知道发仔签名签的是什么吗?」小乔问老太太。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正在替小家伙穿鞋的老太太笑了起来。

   「喏,就是这个。」小乔将那离婚申请书递给老太太看。

    小乔知道老太太虽然喜欢发仔,但是贾森倒底比较温文有礼,英俊潇洒些,何况又是她旧主的孙儿,以她这忠仆的立场,她当然更偏向贾森一些。

果然,老太太戴上老花眼镜读了一下离婚申请书及上面发仔的签名,又把小乔拿给她看的植物园前她与贾森的双人画像, 对两人手指上戴的那对情人戒指,仔细看了很久。

    脱下眼镜,她老人家开口了,她慢慢地、仔细一字一字地说﹕「小乔,发仔当然是个好人,但是,贾森的社会地位、家庭背景以及人物品格都比较强些,何况,我看妳也比较爱贾森多些,有了发仔的签名,就等于他己经同意离婚,避免了很多因离婚而发生的争执与烦恼!可以省下一大笔律师费用呢!妳只要在离婚申请书上也签个名,这个婚一定离成了,妳与贾森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以喜剧收场,岂不是皆大欢喜吗?何况,小发有了孟教授这个斯文君子做爸爸,当然比较有前途。」法利老太太十分欣慰,所以一口气说了很多话。

    小乔听了,过去搂住小发发,问他;「傻小子,你爸爸昨晚跟你说了些什么?」

   「爸爸说,他很伤心,因为他本来就配不上妳,当初不该跟妳结婚的。」小胖胖口齿清淅地用中文说。

   「他自己这么说么?」这真出小乔的意外。

   「他说妳若没有嫁给他,而是嫁给那个洋人的话,现在可能己经写了很多书,也早就是女教授了。」这当然是有可能的,可见发仔心里也真的这么想。

    「爸爸也说那个洋人若是做了我爸爸,对我的前途一定比较好,妈妈,什么是前途?」看起来聪明的小家伙,还是有不明白的地方。

    「爱玛,依我看,我不能在离婚申请书上签字!」小乔突然说道。

    「什么?」老太太完全胡涂了。

    「因为,目前我与贾森可以说是势均力敌,双方平等,主要是因为我不肯嫁给他,他为了要我自愿离婚,才万般迁就我。」小乔慢慢地说。

    「哦?」

    「杠杆作用,这就是你们美国人说的Leverage!我一离婚,就失掉了这点优势。」小乔分析道。

    「唔。」美国法利老太太对签字的事失去了兴趣,更不想知道什么叫Leverage,目前尚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她的注意力;「小乔,小发发今天要迟到了,请妳替我写一张便条让我向幼儿园老师交差好吗?」

     小乔写完便条,时间己经不早,老太太要小发发向妈咪吻别,就牵了小小的胖手,送小家伙上学去了。

     剩下小乔独自一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对着发仔的签名发呆。

     看着发仔那笨拙但不失忠厚的签名,眼前浮现出他那双终日在厨房泡着水及油的粗手,想起他对自己的宽大及怂恿,无论他自己多辛苦,不但薪水全盘交给小乔支配,对她的话也向来说一不二之外,每天还不忘带一些小乔喜爱的食物回家,再忆起自从认识发仔以后,他的种种好处,小乔不禁又掉下泪来。

     现在,贾森不在身边,没有人过来拥抱她,也没有人递手帕或卫生纸给她,她得自巳振作起来。

     小乔抬起手来,用手背擦了一下眼泪,抓起小红车的钥匙,将画像,信封全部丢进大红手提包内,奔进小红车。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婚姻太现实,爱情很浪漫,能为别人着想是美德,这种美德,郑住发有,贾森有没有?

越来越好看了,期待下篇。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且待下回分解!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