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5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4)

辣妈z传(24  

      见过双方父母,小乔与贾森两人感清更是进了一步,几乎天天见面,三月到了,天气本应由寒转热,但那天星期三,是个暗阴天,空气凉飒飒地,小乔穿了一件新的红色长大衣,将小紅车停在茱荑庄停车位,一直走进书房中找贾森。

     平常一向非常整洁的贾森正在书房中忙碌,拆信刀、写字笔、纸张堆得满桌满地。

     看见小乔来到,他连忙推开座椅,站起来若有所思地拥吻小乔。

    「贾森,你再陪我到纽约的法拉盛医院去一趟,好吗?」小乔面色苍白他要求他。

    「怎么,又有大学女同学生孩子吗?」贾森问道。

    「不是生孩子,是我的一位同学自杀。」小乔回答。

     贾森也吓了一跳,连忙陪小乔坐进车内,将小白车开上长岛高速公路,朝西向发拉盛飞驶而去。

    小乔就将吴小琴与李大为由相亲开始,结婚后李大为就开始嫌弃吴小琴,为了剌激小琴,竟然与女秘书妮娜当众眉来眼去的事情,一一仔细讲给贾森听,当然,小乔怕把自已卷进去,所以只字不提李大为对她自己的轻浮。

「李大为决定要娶妮娜为妻了吗?」贾森问道。

「不是。」

「那妳的女同学为何要自杀呢?」贾森不解。

「李大为借口要在中国大陆做生意,经常滞留不归,上个月他在大陆包的二奶生了一个儿子,他竟然完全不回来了!他不但向吴小琴提出要离婚,更要求家产各分一半哩。」

「离了婚,家产当然一人一半,所以美国的有钱人很怕结婚,不过,近来有人提出婚前协议,将财产问题白纸黑字,事先定好,免得离婚时有纠纷。」贾森说,那时才八零年代,这些想法不过在酝酿而己,而在今天,早就付诸实行了。

「吴家很有钱,李大为完全是为了钱财才娶吴小琴的。」小乔怕贾森弄不明白,特地指出来。

「既然情妇儿子都生了,这事一定有一年以上了,妳的女同学怎么可能完全不知道呢?」贾森问道。

「岂止一年,之前己经生了二个女儿,所以至少有了五、六年之久啦!李大为可能在与吴小琴结婚前就有了这女人呢!」小乔说。

贾森一听,心中一动,开始想着自已的心事,所以他们停车,买花,一直到进入吴小琴的加护病房,小乔看见小琴全身吊挂着各种管子,开始放声大哭,贾森一直紧紧地搂着小乔走回汽车,他都没有再开过口。

他们的汽车又重新开上回长岛的高速公路,向长岛的方向飞驰。

「咦,贾森,你怎么一直不开口,在想些什么?」小乔抬起满是泪痕的粉脸问他。

「我在想,我与妮娜一样,都是婚姻中的第三者。」贾森凄然一笑,腾出一只手,由卫生纸盒内抽出一张卫生纸给小乔擦鼻涕。

小乔吓了一跳,贾森是州立大学的堂堂正教授,怎么可以与不要脸的妮娜相提并论呢?

她张开了樱桃小口,想要辩白,但不知应该从何说起,只听见贾森长长叹了一口气,眼镜后淡褐色的眼睛里闪着泪光。

问世间情为何物?呵!

过了很久、很久,贾森突然说,这事李大为应该负百分之一百的责任!

「他若真正爱着吴小琴,就不应该在外面沾花惹草,若不爱吴小琴,就应该正式离婚,他这五、六年以来的行为,就是不诚实,也就是欺骗!」贾森一字一字地说,小乔虽然听得心跳不已,但也只有听的份没有反驳的余地。

     回到书房,贾森由桌上一大堆文件中翻到一封由康乃尔大学物理系寄来的信封,由里面抽出一张信纸来递给小乔看,信中大意是说,他们对孟教授近来发表的论文内崭新的理论甚为佩服,希望他能参入他们浩大的教授阵营,为系内注入年青的新血,为全球的物理学界争光云云。

    「你,你...不,不会去罢!」小乔的心,几乎要跳出胸腔。

    「妳不是开玩笑罢?康乃尔是长春藤联盟的大学,旧韦斯伯只是个州立大学,而且是个分校,两者学术地位,差得太远了!为什么不去?」贾森眼镜后面的眼睛,理直气壮地看着她。

     「是,不是,你不是说,旧韦斯伯分校的永久教职不是己经内定,这两天就要正式开会投票了吗?」小乔被这晴天霹雳打得口齿不清。

     「妳会不知道?这里只是一个狭浅的小池塘,在里面不过暂时渡过孵化过程,大鱼儿必需在浩瀚的大海洋内浮沈,才能前程万里呀!」贾森理所当然地指出来。

     「这么说,你早就已经决定了?」小乔心疼如绞,放声大哭。

     「这是我向律师要的空白离婚申请书,妳回去要妳丈夫当着公证人签字,他若不肯签字,妳可以自己一人独自当着notary public签字寄出,要收拾行李也可以,不带行李也可以,妳要再进修再得更高的学位当然好,不然只做一个贤妻良母也可以,不带小发发也可以,要带小发发也欢迎,只要妳愿意跟我一同到绮色佳去开始一个新的生活,翻开生命中崭新的一页。」贾森冷冰冰地说完,将离婚申请书放进贴了邮票的信封内,信封口折好,并不粘上,塞进小乔红色的大手提包中。

      他取下眼镜,将擦过小乔眼泪的卫生纸拿过来擦着自已湿润的眼睛。

    「你,你,你不是说过,长岛地皮现在己经渐涨,不久就是寸土寸金,茱荑庄园占地十亩,等闲人买不起,也付不出房地产税,连水电费都不见得付得出,有钱人要住新式楼房,也不肯买,那茱荑庄怎么办呢?法兰克及黛安己经太老,他们又应该怎么办呢?」小乔哭哭啼啼地指出各种问题。

     「人要朝大方向看去,有舍才能取,我己经决定将茱荑庄园捐献给纽约州,目前法兰克与黛安尚可以行动,他们可以搬进绮色佳镇内的州立老人公寓居住,我与我未来的妻子周末一同去探望他们,一定不成问题,假设妳愿意做一名教授夫人,成为我正式妻子的话。」贾森斩钉截铁地说。

     .....,」除了放声大哭得肝肠寸断之外,小乔还能说什么、做什么呢?

     「小乔,妳听好了!我要做妳名正言顺的丈夫,不要做有夫之妇的情人!」他又狠狠地加了一句。

     小乔听他说得头头是道,胸有成竹,可见是经过长期深思熟虑过的,再见他嘴唇闭得紧紧地,眼镜后的眼睛发出褐色冷冷的青光来,更是痛哭不已。

     贾森见她哭得云鬓散乱,脸蛋美丽得有如梨花带雨,一头乌亮的长发像瀑布一般地披散开来,心头一软,连忙过来紧紧搂住她的柳腰,深情地吻着她的樱唇,久久不放。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