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十一 扶贫

 

     夜色里的灵魂                                                                

                                                        十一

                                                        扶 贫

 

       永平暂时没课正坐在教师大办公室听大家闲聊,有个老教师,人干瘦,却很注意仪表,挺直的腰板撑着廉价的西服廉价的领带……这样的年纪一般衣着都比较随便的,个别领导穿的衣服很陈旧却神气活现的,总让觉得似乎是马戏团的搞怪的演员,不同的是那眼神时时显示着傲慢……这位老教师也精光闪烁,他主要针对的是领导,他总结局级干部是“橘皮子”,干部用车桑塔拉是“伤德啊”,乡干部是“乡混子”……老头讲起来特别带劲,大伙听着也觉得新鲜,这干部就不讨人欢喜,太自以为是,明明是一肚子草包偏装大头鬼,整天跟演戏的一样,也不知道累不累。

       永平若有所思地听着,人家说这老头是有点鬼大刀的,年轻时在乡村学校一次中考监考中途溜出去打麻将,被巡监的查到了,被全市通报批评……平时喜欢含沙射影针砭时弊,但教学倒也是认真负责的,有盯劲……这时忽然有人喊永平,说是某副校长喊有事。学校副校长多,七八个,喊永平的这个并不分管永平,喊有什么事呢?但还是要立即去的,领导叫人就是军令到了。

    原来是告诉永平下午在县里有个扶贫会议,学校派永平跟这位副校长去开,为什么呢?因为决定派永平到乡下扶贫一年。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不用在学校上班了,代表学校与别的单位派出的同志一起去定点乡村,根据上级安排学校是要出一部分扶贫资金的,具体怎么落实怎么使用听人家组长统筹……

      永平有些蒙,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难到有点像课本上的《老杨同志》?自己到底能干些什么呢?永平混混沌沌地回到宿舍,告诉小田这番话,小田也不明白什么,只是说叫去就去吧,又不是调走,不就一年嘛,不会整天住乡下吧?

       下午永平坐三轮车往会场赶,赶到会场找到副校长一起坐着听会。领导人讲了几批话后听到具体安排,永平竖起耳朵听,听到自己这个单位是和什么农机局是一组,扶贫村是个红色传统村。这个村所在乡镇永平是知道一点的,这地方确实很穷,地少且洼,夏天一发水就淹了,当地人只能搞点副业,编点席子之类的……要求会后各自落实,尽快到位,吃住在村里,定期汇报定期检查,还要相互评比发简报……

       第二天,永平就骑自行车到农机局找某个副局长,就是昨天安排的扶贫小组的组长。这位副局长身材厚实魁梧,脸膛红亮,只是说话有点儿啰嗦,废话不少正话不多。这位副局长自己介绍说是从副乡长位置上过来的,转业军人出身,如今已经到了快二线的位置了,对乡里的情况是极熟悉的,何况老家就那个乡的,离要帮扶的这个村不远……好像还介绍老家兄弟几个,在那里很有人缘,建的房子都比别人家高一些,是什么假二层之类的,就是外看好似二层实际只有有这样的高度而已……为什么要这么盖?看起来气派,又没能力盖真正的二层小楼……

      听半天总算明白了一点,这乡干部出身就是能侃,怪不得说是“乡混子”呢,那红脸膛一定是因为经常喝酒,那大肚腩就是个副产品……最后组长大人发话,要求永平尽快解决可以联系上的通讯工具,准备最近就要听安排,县里要组织统一下乡出发仪式的。乖乖,看这架势搞真的呢,永平不禁有点儿激动,自己去村里扶贫,也是传说里的工作组成员了,恐怕不是老杨同志也差不离吧?再说若真的能为村里争取点资金,帮助启动一些可能的项目,可真是干了点实事了!

       回到学校向领导作了汇报,领导指示一切行动听指挥。永平得令后自费向年轻同事淘了个二手数字bb机,用人家电话试着呼自己的号码,唧唧地响,再换震动功能,乖乖,拿手里直动几乎就拿不住……机子倒也不贵,就是每月都要交点费用……如果不是下乡扶贫本不用开销这个钱,永平到底有点心疼了,这钱就这么白费了,其实跟自己的生活一点关系没有……一把手校长才用手机,他又不花自己的钱,副校长家装部电话都学校报销,要近三千块!都说做官的不好,人家是有好处的,你说不好不过是酸葡萄罢了,人家可滋润了。

       心疼归心疼,这是工作的需要,也是时代的需要,永平也不想变成一个惜财如命落后于人群的迂腐的人,也就学着人家把这一小块玩意儿别在裤腰带上,走来走去的也挺时尚的。小田看永平有点洋洋得意的样子也很高兴,对着孩子说:“你看你爸,显呢!”孩子还说不出多少词,只是呵呵笑着喊:“抱,爸爸抱!”

       永平用学校的电话告诉组长自己的号码,组长说:“好啊,等候通知。”

      永平不用按时上下班了,课也被安排给别人去了,哎呀,真是无课一身轻啊!想干什么就干点什么,去阅览室翻翻报纸杂志,回家逗逗孩子做点家务……有点空闲也尝试想一想这个扶贫,到底会怎么样的扶法子呢?需要去干农活吗?老杨可是场上一把好手……县里说要达小康,小康的标准就是没有贫困?一扶就不贫困了?还说没成绩的要继续扶,这,这要是真的倒怎么弄?想不清楚。

       下午学校的预备铃响过了,永平正准备起床去溜达溜达,裤带上bb机唧唧地响,连忙拿到手上一看,正是组长的办公室电话,连忙下床到厨房洗把脸,直奔学校办公室而去。

      组长通知明天早上七点半到县政府大院集中,先不用准备什么,车子都停在大院里,上面都贴了帮扶的乡镇名称,一找就会找到的。先到乡里,再由村里干部带到村里。一定不能迟到,迟到了影响统一行动可是不得了的!

       永平的心活脱活脱地跳,终于要干点正事了!还这样隆重而严密,这还是第一次体会到政府组织的严明和神圣,试想到时场面宏大,领导讲话结束时大声宣布:“出发!”百车齐动,分赴各个方向,这是怎样的浩大怎样的壮观啊!新的国家建立,人民平等;改革开放,直奔小康;少部分贫困的,现在政府协调帮扶,这是多么美好啊,自己竟然也是其中一分子……听说省里面也有扶贫工作组下来的,人家更有实力更有渠道……

 

 

 

 

 

 

 

                                                                                               二0一四年六月二十四日十五点四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接下来的几天发文不方便,今儿提前发一文。

 
蝉衣草的头像
 #

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发文这么难? 有时费上半天的时间都发不上去。

 

bb机这个可有点时代回忆的烙印,九十年代大哥大的小弟弟,那时候从公到私一片吱吱响,永平也用上了这玩意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可能是网络原因

 
追梦的头像
 #

扶贫是有意义的实事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实事不好干。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次扶贫可能会给永平干点正事的机会了! 呵呵, 我妹夫曾经当过乡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基层的事很复杂的。

 
梅子的头像
 #

预计这个事不好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难的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