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3)

辣妈z传(23

 

     时间到了,贾森带了小乔一同先去见他的家人,然后大家再一同在旅馆楼下的餐厅去吃午餐。贾森大慨事先告诉过他们,说他这唯一的孙子己经选定小乔做结婚对象,所以大家都心有默契,共同一致认为小乔无论用东方、西方的标准,都是美丽出众,觉得贾森既然喜欢女同事东方美姣娘,他已经做了州立大学的正教授,也都没有、也无法有任何异议。

只是,小乔自己心中却七上八下,坐立不安,她,除了穿的服装完全妥贴之外,其他还有些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缺点呢?,怎么随时随地都觉得自己与他们并非同类,为什么呢?例如,贾森与家人,完全心有默契,有一种不必说出口就可以认同而心照不宣之处。他一定早就把小乔介绍给大家了,不然,大家怎么对小乔早就认同了呢?这有什么不对吗?当然有,他什么时候告诉他的亲朋好友的呢?怎么她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呢?他还做了些其他什么事,或说了些其他她不知道的话呢?

贾森的祖父母穿的虽然是便装,但仍然讲究得体,祖父虽然头发已经全白,但精神很好,身体健康,腰杆挺直。

「听贾森说,妳的祖父及外祖父都是通过君王举行国家考试的书生,真了不起,是不是与现代的博士一样的等级呢?」老祖父很和气地问。啊,贾森连这些事都告诉了家人,什么时候告诉的呢?其实她的祖父与外祖父二位老人家只不过是乡试中的秀才,秀才是否与现代的博士同一等级呢?

白中透出高雅淡紫色头发的祖母送了小乔一串白金项链上面吊了一粒钻石,把这贵重礼物盒交到小乔手里的时候,老太太特别申明,这是贾森祖父过世的母亲,也就是她自己的婆婆早年送给她的古董, 盒子里附了一古董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新一些华丽盒子,盒内有条一模一样的项链,小乔不懂,也不敢追问究竟。

「当然,我美国只有二、三百年的史,古董也古不到那去。不但比不上洲古国,欧洲的国家都比不上。」穿带讲究的老太太很明朗地笑了起来,她并没有解释为有两条一模一的珠宝

小乔看出来,这两位老人家不要说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服剪裁得讲究得体,老太太连十个手指甲都涂得红白分明,难怪平时贾森的手掌及指甲都修剪得干净整齐呢!小乔想到这里,突然觉得自己只有衣服得体,而这些衣服并不是她自己选的,她那双没有经常洗刷的双手,简直伸不出去,见不得人。

 贾森的父亲很年青,好像祖父年青的翻版,看起来也非常平易近人。

「听贾森说妳的祖父母在中国大陆上是个大地主哩!幸好妳父母逃得快,不然共产党怎么会放过妳们全家!?」老先生很庆幸地说。只是,小乔自己的父母曾告诉她,她们家只是一个普通小小的地主,中国人多为患,那里有那么多大地主呢?当今世界上只有美国才有拥有数千英亩一望无际大片土地的大地主啊,但是,怎么向他们解释得清楚呢?

     他的母亲送了小乔一串白金手镯,上面有三粒小一些的钻石,小乔只觉得孟德福太太身上一股清香之味,连脖子上系的围巾,都是价值连城,与她身上穿的新衣属于同一种种类。

     「听说妳的父母是在上海时大学的同学,是自由恋爱结婚的,并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结婚的,他们一定比较开通、比较现代化罢!?」贾森的母亲问。

     「妳的舅舅本来是江苏盐城县的县长,后来被改造又被杀害,是他的政敌怕他东山再起吗!?他的政敌有没有受到法律制裁呢?」山姆公公问。

     这些事情,不是自己告诉贾森的吗?难怪她与贾森两人在一起总是情话绵绵,有着说不完的话题,原来她把家里的事一五一十全部告诉了贾森,但是,贾森怎么记得这么清楚?什么时候告诉他家人关于她的家事呢?    

     这次见面,所有的三姑六婆,都有愧赠,反正人很多,而这些白人似乎又都长得差不多,贾森与他们之间也似乎都有默契,事前早有准备,什么礼物送给谁,实在是仔细个没完。

     在纽约的大餐馆内吃饭,那才叫穷讲究哩!必定得盛妆,在预定好的时间到达,一刻也不得更改迟延,每次餐前的浓汤真是名符其实的又浓又稠,里面尽是吉士奶酪,不喝不礼貌,喝了三天不消化,青菜却是生的,又不是白兔,要把一盘没有煮过加了色拉浓酱的青菜硬生生地嚼咽下去,主餐还没有上桌,肚子早就消受不了了!那里有吃泡饭就剩菜,两脚翘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自在、从容、暇意呢!

这些人在一齐,小事大谈,例如谁家的母狗与谁家的公狗结亲生了几只小狗,各各叫什么名字等等。

「叫做露露、凯文、戴维以及南希。」这那像中国小狗叫小黄、小黑以及小花来得亲切呢?

谁家的客厅,找了那一位名设计师来装修,等等。

「因为他的名气比较响,比较容易得到市政府的批准。」一人说。

「是吗?我还是另外花了二万元请了一名expediter的律师给催了一催才批下来的呢!」另一人说。

这些题目、内容都引不起小乔的兴趣,可是这些人愈谈愈高兴。

这一阵子,小乔穿了与其他客人同样等级的衣服,但本人却在他们中间好像在外星人中周旋一般,样样都觉得有些说不出地格格不入。

    「等妳真正做了我的新娘,真正在一齐过日子,习惯了就自然了!」贾森向她保证,小乔不得不承认他这话当然有它的道理和真实性。

     好在她与贾森的家人亲戚之间有个贾森!勉强过完了节,这些人一走,小乔又恢复原来的快乐。

    她收到了这么多贵重的礼物,特地私自拿到珠宝鉴别师那里去,经过正式鉴定,证明每件都是真品,更加兴高采烈。

     「这是本店的鉴定证书,请仔细存放。」珠宝店主告诉她。

     「啊,鉴定证书!」

     「要不要也打造一付一模一样的手镯副本呢?」店主人又问。

     「为什么要副本?」

     「副本是在不太重要的场合配戴的,有了副本的珠宝,保险费可以少付些。」店主见小乔是真的不懂,连忙耐心地解释。

      「妳左手上的是定情戒指罢?是名大师路易斯设计的罢!我可以看一看吗?」店主人盯着她左手指上的指环要求说。

      「当然可以!」小乔很高兴地答应,立刻把手上的戒指取下来给他看,这枚戒指非常适合她的手指,贾森怎么会知道她手指的粗细?啊,是了,一定是向法利老太太要的。真是愈戴愈光润舒适。

     「是真品,蒂凡妮只打了三仟对,很值钱的,送妳这戒指的人,一定+分爱妳。」店主用放大镜看了一阵子,才依依不舍地把戒指还给她。

      「是吗?」小乔高兴地笑了。她兴高釆烈地把戒指重新又戴回左手的无名指上。

     「我平常那有什么机会什么场合来戴它们啊?」后来,小乔快乐地对贾森嚷着。

     「既然妳说平常用不到这些古董珠宝,那我带妳到银行去租个保险箱,把它们存起来罢。」看她这么高兴,贾森对她很宠爱地说。

     「何必缴保险费?我自有免费的地方收藏!」

     「像花鼓歌里面那样,藏在床垫下面?」贾森问,小乔抬起美目眇了他一眼,花鼓歌也是他们两人一同到百老汇去看的舞台歌舞剧。

     小乔想起自己出国那么多年,不但没有回过台湾,连报平安的信都也很少写,就说要带贾森回台湾去见她的父母,并赠送在加州的弟弟一张来回飞机票,大家在台北圆山大饭店相见。

     要带他去见她的父母!充满自信的贾森当然欣然同意,接着就是贾森带她到纽约第五街去买一些小乔自已从来没有用过的名牌礼品,刷信用卡付钱的时候,他连眉毛都没有皱一下。

     圣诞节、新年,纽约开始下大雪,他们飞到台湾,住在小乔事先订好的圆山大饭店内,那个时候,还没有来来、凯悦这些大饭店,圆山可以算一流的了,小乔又借口说她与贾森时间不多,无法花时间南下回娘家,所以事先在圆山也替自己的父母以及弟弟都各订了一间大房间。

    「这家旅馆真豪华,扭一下自来开关,热开关流热水,冷开关流冷水,热水不用烧,热水澡随你泡多久!」穿了新裁制的羊毛西服的父亲洗过了澡之后,很满意地说,后面跟着穿了新的毛料旗袍外面罩着纯丝棉袄的母亲。

    「台北真比我们嘉义热闹多了!真是人山人海,不但商店汽车多,一到晚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太进步了!」父亲大声地赞叹着。

    「美国比台北更进步罢?」母亲笑瞇瞇地问。

    「那是自然,美国当然比台北更热闹,霓虹灯一定是七颜八色,街上当然更是人挤人,水泄不通啦!」爸爸代替女儿作了回答,他老人家简直太高兴了!对未来的乘龙快婿当然更是相当满意了!

    小乔听了,想到长岛的〝茱荑庄〝,一共只有三人,她们住的格林可夫镇,平常街上除了自己安步当车,没有第二个人出现的那种凄凉感觉,正想开口说些什么以正视听,但过了好一阵子,想不出如何开始解释,于是由手袋中取出一个包装极为讲究的丝绒首饰盒,交给母亲,里面躺着一枚闪闪发光的男用钻戒,要她当作见面礼送给贾森。

    「这么大一粒,一定很贵罢?」母亲问。

    「戒指是十四k的白金,不过钻石是人造的啦。」小乔笑嘻嘻地说,其实,那时的人造钻石也不像现在这么普遍,也不怎么便宜。

    「不是真的?白金那有黄金那样黄澄澄地好看呢?怎么不买廿四K纯金的呢?十四K的怎么拿出手呢?」母亲问。

    「妈,他又不等钱用,不可能把老人家送的礼物拿去给珠宝商鉴定罢!」小乔笑了起来,并没有解释美国人喜欢+四K首饰,因为它们比较精致。

     除了来回机票之外,小乔还送给还没有毕业的弟弟一迭美金。

    「这个,对你比较实用。」小乔对弟弟说。

    「这个博士教授,虽然是洋人,对人十分有礼貌,有点像我们中国人说的谦谦君子。」父母对贾森真是够满意的了。

    「孟教授常识丰富,学问渊博。」小弟人云亦云地也跟着说。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他的亲朋好友都是洋人吗?洋人的婚礼是开多少桌酒席,是流水席吗?要席开几天?礼饼要送几卡车呢?」蔡老老生不放心地问。

    「听说孟教授是独子,那太好了!妳没有妯娌,只要婆婆不挑剔,不必怕妳的嫁妆比不过人家了!」蔡老太太格外安心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向他家要多少聘金呢?我们家虽穷,但我们家的女儿也是大学毕业,长得又漂亮,十二万分值钱的。」父亲很得意地指出。

    「聘金可以少要些,但求他这美国姐夫好好拉扯拉扯弟弟妹妹们,供他们求学上进就行了!」母亲加了一句。

    「不必狮子大开口多要聘金!我们家只要妳幸福!」老爸很慷慨地说。

    「但聘金也不能要太少,让人家笑话,以为我家女儿不值钱,嫁不出去啊!」母亲更加担心地指出来。

    「你们在美国结婚,我们那有什么办法筹这么多钱买到美国的飞机票!」过了一下子,实事求是的母亲又开始发愁了。

    「妈,美国人是女家办婚礼,不是男家办婚礼。」小乔对妈妈说。

    「什么?」妈妈一时脑筋转不过来。做女儿的当然觉得完全没有解释的必要。

     小乔代替贾森收下父母送的礼物,贾森再也没有过问,当然更不可能拿去舰别真伪。

     圣诞节及新年是美国人的大节日,很多美国餐馆都不开门,小乔到台北与父母相聚的那几天,发仔在老张记中国餐馆的厨房内,忙得不见天日,头昏脑胀,忘了时日,不过,小乔一回美国,他还是照样忠心耿耿地带了小乔喜欢吃的中餐回家。

    「妳的父母好吗?他们见到小发发的照片说了些什么?过节我们赚钱忙,下次不过节时候,我再陪妳回台湾。」他很关心地问。小乔正坐在餐桌上吃发仔带回家的中餐,当然不会告诉发仔她不带小发回去,是为了要带了贾森回台湾见自己父母的事。

    「就是要过年过节才团聚,不过节团什么聚。」小乔似乎忘了,是她坚持要发仔「乘机捞一笔」的。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