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2)

辣妈z传(22

 

小乔看了信誓旦旦的法利老太太一眼,不再言语,拿起钥匙,奔回院中.

      「我发誓,这车是我的!」法利老太太跟在小乔身后还在说,她的身手当然不如小乔敏捷。

      把车还给他!小乔心意非常坚决,我用自己的钱去买一辆二手车!  

      她开了新车,一直冲到附近那家药店的停车场,将车停好,走进公共电话亭,打电话给贾森。

     「贾森,今天一大早‧‧‧,」她大声地说。

     「吃过早餐没有?」贾森问。

     「还没有。贾森,‧‧‧,我有事要对妳当面说清楚!」她很坚定。

     「那快点过来说,咱们一面说一面吃早餐。」贾森很高与地说。

      小乔打了一个电话给老张,托安妮代班,安妮是老张的表妹,在美国并没有工作证,所以很高与有机会打打小工。

      小乔将小红车如飞地向茱荑庄的方向开去, 油箱里装满了汽油,车子开在路上,好像滑行一般,不像约瑟夫的老爷车那样发出吱吱咯咯各种声响,真是又平又稳又安静,似乎很快就到了茱荑庄。

小乔抵达贾森的家,将小红车停在庄前停车场上小白车的旁边,贾森也只看了小红车一眼,就连忙将小乔抱进屋里。

「贾森,我‧‧‧。」

「我饿极了,咱们吃早餐罢!」贾森抢着说。

床上的早餐还热气腾腾的。两人床上早餐吃了一半,就迫不及待地滚到地毯上做起爱来,小乔那一头瀑布似的浓发,泻满一地。

「唷,小乔,我看妳骨肉停匀,一两多余的肉都没有,身上也光溜溜一根毛都没有,大概全部的营养都长到头发上去了,所以头发才这么乌黑光亮,好像缎子似的。」贾森用双手去拢她的云鬓。

「谁像你,营养都长在胸腔的鬈毛上面!」小乔也乘机用手去扯他胸膛上淡褐色的鬈毛。

谁也没有提起一句关于小红车的话。

从此,这辆小红车除了停在法利老太太家后院之外,就经常停在茱荑庄,天气渐渐冷了,小红车不但钥匙一扭就发动,而且车内的暖气系统也特别好,几乎引掣一发动,车内就暖了起来,这也有好处,她下车进入茱荑庄时,身上仍然暖暖的,脱下衣服就可以做爱。

有一天,她正在与贾森做爱,顺手将长发推到枕后之时,不意将床边几上的一张卡片碰落地下,她伸出手去捡起卡片,只见上面写着;

 

我亲爱的贾森,谢谢你送给我的花篮,没有想到我己经廾六岁了,不过我还是要继续等你。我的新电话是212-676-1761,没有室友,希望你有空打电话给我。

永远爱你的罗拉。

 

「贾森,你为什么要送花篮给她?」小乔质问贾森。

「罗拉的哥哥是我小时的玩伴,从她五岁的生日起,起我们就送她花篮,总不能在廾六岁时突然停止罢,就算我结婚了,也得继续送,当然,那时可以用我们两人的名字,算作夫妻合送的。」贾森坦然地说。

「她漂亮吗?」小乔问。

「大概情人眼里出西施罢,当然觉得她没有妳漂亮。」贾森说。

「她可爱吗?」

「当然可爱,小时我教她游泳、骑车,胖胖的模样,十分爱娇乖顺的。」

「头发什么颜色?长发还是短发?」小乔打破砂锅问到底。

贾森说他没注意,所以搞不清。

「什么学历呢?定是家中供钱让她读书的罢?」小乔一面说,一面心中酸酸的,要是我有钱专心读书,也早就拥有比较文学的博士了。

「哥伦比亚大学的物理系。」

「若没有我,你会爱她吗?」小乔追问。

「这个问题太无稽了,现在己经有了妳,怎么会知道没有妳,我的感情会怎么样呢?」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贾森的一番话,说得小乔哑口无言,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贾森有过不耐烦的样子,她就不敢再加追究,自己是否倒底有些怕他?她也不愿再加分析,只得将那张卡片放回信封,丢进自己大红色的手提包中,贾森也不阻拦,大概他没有要打电话给罗拉的打算,或者他早就有了她的电话号码,跟本不需要罗拉的电话号码罢。

贾森伸手摸到眼镜,将眼镜戴到鼻梁上,由床头柜中取出夏天法拉盛植物园外那位路边画家替他们画的画像,想要两人在右下角各各签上自己的名字,小乔不肯。

「我知道,我知道,妳还没有决定要嫁给我,不过,就算妳不嫁给我,签个名,将来留着做记念也好。」

小乔觉得他这话说得不好,但也无法反驳,只得将那张画也丢入自已的手提色中,抬起双臂来整理自己的头发,她的头发虽然又滑又亮,但是很浓很厚,小齿梳承受不了它的重量。贾森连忙去取过小乔专用的巨齿梳过来替她梳栊长发。

自从有了小红车,小乔就变得快乐起来,似乎觉得发仔变得又瘦又沉默,大发仔及小发发都有点疏远她似的,只因她浸润在自已的快乐里面,也就不大去管他们每天在做些什么。

贾森告诉她,他一连串发表了几篇非常有价值的论文,现在也不去外地sabbatical leave,所以这学年每周只教六小时的书,不做实验,有很多时间陪她玩耍,让她知道跟他在一起,人生多么幸福,若是赌气不嫁给他,她就会一辈子后悔莫及。

吃了避孕药,可以肆无顾忌热烈地与贾森做爱,有了汽车,两人随性所至,有时开白车,有时开红车,到长岛南岸去钓鱼出海,周日进城到百老汇观剧,周末到游乐场去玩耍,贾森对于花这种钱,非常大方。

     「我赚的钱虽然不多,不过全部都是我的零用钱呢!」他不止一次这样笑嘻嘻地说。

开学后不久, 贾森告诉小乔,十一月他的父母要由加州赶到纽约市,订好了要住在曼哈顿中央公园旁边的瑞兹旅社的套间,他们要到纽约来过感恩节。

    「他们为什么要浪费这种冤枉钱住中央公园旁边的旅社?」小乔不解地问。

    「不住旅社,住在那里?茱荑庄只有一间正式的卧室!他们要与我的祖父母及及叔伯姑姨一同过节的。」贾森理所当然地回答。

    「这家旅社的房间听说要二仟元一晚呢!」小乔也只不过曾在教职员休息室理听人家提起过,并不知道细节。

    「这个我们不必去考虑,他们一批人一齐,每人订一套,是有折扣可打的,我考虑的是旅社已经同意我的汽车可以免费停在他们的停车间,每次只需付卄元小费给代客停车的服务员就行了。」贾森很高兴地说。

     小乔觉得贾森虽然对她宠爱非常,表面上似乎处处都彬彬有礼地让着她,但与贾森在一齐处得愈久,不知怎么反而愈觉得他常常自以为是,所以也就不再言语了。

    节日之前一段时间,每家百货公司都在大减价,为了怕贾森的家人觉得自己寒酸,小乔心想不如也去应景购买一下,没有想到她手中的金钱到了大百货公司就变得完全没有价值了,名牌货根本不必看,就是非名牌的每一件新衣的价格都让她觉得贵得离谱,她只得硬着头皮,把手中全部的现金,咬牙买了两件非名牌的时装,暂充门面,付钱的时候,小乔的一点也不夸张地真正出了一身冷汗。

    「只买了两件新衣,就捉襟见肘了,难怪人家有〝齐大非偶〝这一说了。」她真的不得不承认自己是属于比较穷的那种人。

    「美媳妇」要见公婆的前两个礼拜,她一早就打扮了一番,赶去与贾森一同吃早餐,贾森一面吃,一面打量她的衣服。

    「有什么不对吗?这可是我最好的衣服呢!」小乔见贾森看着她的新衣服,侧过头来娇嗔地问。

    「我带妳去一个地方。」贾森若有所思。

     贾森带着她把车子开出长岛高速公路卅四号出口,车子转出去就是一条大街,街边有一幢整齐而美观的店铺,行人道前面种着美丽的花草,他们转进店铺旁边的停车场里面,把车子停好。

    这家靠街的店铺,面街隔成两间,每间靠街的大落地窗都是窗明几净,十分宽敞,大的那间稀稀疏疏挂了一些男女衣服时装,贾森带了小乔一径走入另外小的那间,一位干练略胖的中年女人见他们进门,立刻由坐位上站起来与贾森握手。

「欢迎,欢迎,孟德福博士,这位就是你说的那位东方小姐吗?太好了,像她这种身材,穿什么都好看,完全不必特制什么内衣!替她选衣服,简直太简单了!」这胖女人真的很高兴。

「爱咪,安德生太太,我的女朋友名叫小乔,是我的大学同事。」贾森介绍了一下小乔。

「啊,也是大学教授?天下竟然真的有这样比模特儿还漂亮的教授啊!」女经理有点夸张地讨好着。

    「我们要两件午餐穿的,一件感恩节吃火鸡大餐穿的,这就够了!」贾森也笑嘻嘻很得意地说。

这时,进来三名年青女孩,一人捧了一盘小点心,一人捧了一壸热气腾腾的咖啡,前面两名女孩把点心及咖啡放在玻璃的大咖啡桌上就出去了。第三位年龄略大一些的女孩,脸上戴着眼镜,脖子上挂着一条量尺,手中拿着一本贴着布料及样本的大薄子,一直走到小乔面前,要她跟她到办公室后面另外一间去选衣服的颜色、式样并量身体的尺寸。贾森与那女老板娘在外面办公室里坐着寒喧喝咖啡。

须臾,小乔及量身师傅两位年青女人由后面有着一面落地大镜的房内出来,那女师傅把手中的一张表格,布料样本薄,以及一个装着三块小布料的信封,一并交给那位胖胖的女经理后,径自和颜悦色地站在一旁,脖子上还挂着量尺。

「孟博士,请看看你女朋友选的衣料,颜色真鲜艳,与她的年轻和美丽真是十分相配呢!」胖女经理笑嘻嘻地由信封中取来给贾森看,这位经理全凭投顾客所好而存在的,所以绝对只有善意。

「换成这三块好不好?这样,我家的女人们就都满意了!」贾森略略看了一下,指着另外三块说。

「不错,不错,你的祖母孟德福老夫人喜欢快乐、热闹而鲜艳的颜色,你的母亲孟德福夫人喜欢高贵、安静、素雅的布料,你所选的三种颜色两者俱备;太好了,我们这里做的衣服一定包你满意就是啦!」

他们握手道别。

不几天,那位量身师傅开了车带了订做的三件衣服及两位助手,按照预约的时间,在茱荑庄的房屋前停下,挂着量尺的女师傅指挥着两名助手把三件套着讲究塑料袋的衣服由车上取下来。

前来的三位女孩陪着小乔在贾森的卧室内换衣,换好之后,又跟在穿著新衣的小乔后面,在房内走来走去,让贾森观看。

「有那里不合式吗?」贾森戴起眼镜,很高兴地问小乔。

由贾森及那三位女孩眼睛中流露出来的赞美眼光,就知道这些服装绝对没有任何缺点。

「太好了,像她这种身材,穿什么都好看!替她选衣服,简直太简单了!」量身师傅推了推眼镜,也笑嘻嘻由衷地称赞着。

试穿衣服的小乔不知如何回答,三件衣服件件合身,颜色、式样绝对高雅、好看,只是‧‧‧

「太好了!完全不用修改!我们把衣服拿回去把线头及纽扣缝牢就行了!」女师傅说,大家都很高兴。

她们三人利落地把衣服装回塑料袋,贾森由皮夹中抽出一张廾元小费交入那女量身师傅的手中。

三位女孩齐声道谢,她们欢欢喜喜地把新衣服又抬回车中。

「太好了,在我们这里做衣服,一点也不用操心,一定包你满意就是啦!」最后,那量身师傅把原话又重复了一次。

对了,小乔突然想到了!就是这样,一点也不用我操心‧‧‧,这些算我的衣服吗?这些是我的衣服吗?真正属于我吗?我不是喜欢鲜艳有生气的颜色吗?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