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九 折磨

夜色里的灵魂

                

                                          折 磨

     雨终于停了,可天随即热的厉害,烈日当空热力直扑地面,那些积水被晒的发烫……学生已经离校,学校正全民动员——下乡去招生!原则上按照原籍所在地编排了小组,这样可以熟悉点当地的村落具体的方位等,可这也让不少人为难,回到家乡宣传招收学生,还是不太擅长读书的学生……到这样的家庭说话是有难度的,乡村人大都信奉要么成绩好有出息,将来还能实现变成市民吃公粮的梦想;要么初中毕业就不要读了,早点跟人家后面出去挣俩钱回来盖个房子娶个媳妇就算功德圆满!念你职业什么学校,不就是学手艺吗?花这样的代价学手艺不就痴子吗?想不明白,这些城里来的老师说好听呢,什么学比不学高强,能高强什么?是啊,你跟这些祖祖辈辈种田的人说要提高人的素质,眼光向远处看,这太不实在了,他们要的就是花了钱就要有实实在在的结果,比如买了头小猪,半年就要变成肥猪;买了小炕鸡,三月就要能吃能卖;割了麦子栽了水稻秋天就能吃到米……其他的都是虚的,管你说的天花乱坠也是瞎吹!

    这就是现实,没办法,但还是得去,招不到学生学校日子不好过。可永平觉得即使招生多了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过,反正就那么一点工资,这是财政发的,也不受招生影响,招生多了日子又怎么好过?难不成把收的学费发点给老师?老师能得到多少呢?听说县中日子是不错,发色拉油发煤气还发大米呢!难怪好多人头打扁往那儿钻,钻进去的人也很得意,自以为站到了小城的高处,可以俯瞰小城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永平还是与一位颇有些资历的老教师组合起来下乡了。老教师读师范前在供销社卖鸡蛋,学校里都是这样一批人在重要岗位上,不是生产队长就是大队青年支书或者是工厂宣传队员什么的……说老其实也不算老,只比永平这样的青年教师大十来岁,可这头十年的差距非同寻常,宽度超过长江天堑,是后者可望而不可即的,无论你是多么的优秀,优秀顶什么用?好在这鸡蛋销售员是个忠厚的,永平和他在一起还算轻松,两人一边骑着车子一边说着闲话……学校里不少人都是他读师范时的同班或同届,现在有的做校长有的做主任,只有他还在一线混着。人有什么呢?他向永平感叹到,做了校长看似威风点,可这都是人抬人高的事,几斤几两的谁不清楚?除非在你们小年轻面前摆摆样子唬唬人,他能拿人怎么样呢?

    根据手里的初中毕业生的地址信息,永平他们一个村一个村地寻找着,这些信息都是学校从县招办摸来的,据说公事都得私办,私事都得软办,只有上级安排下级时才是大碗卡小碟子——直接罩了!车子已经不能骑了,现在走的是稻田间的埂子,稻田里的水基本要与埂子一平齐了,埂子走起来软乎乎的。已经有段日子没到村子里了,这水田里稀疏的绿色秧苗在蓝天下,在阳光与水面的反光之间很是令人感到清爽,远远的村庄似乎是这些水田里的绿岛,那里是曾经的童年,是曾经的煎熬……自己如今到底脱离乡村了,但还是没离开,这不,又来了。永平似乎有很多感慨,但心里还是踏实的,虽说这乡村的记忆是复杂的,但如今自己只是个过客,可以只欣赏乡村之美却无需品尝乡村劳作之苦了。

    找到一家,敲了半天的门才有个半大的孩子来开门,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说大人上街去了,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宣传两句登记一下电话号码什么的了事。又到一家,有老人在,说孙女一放假就被在外打工的父母接去了,不晓得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一定跟儿子说,难为老师来家奥……

    天已经中了,两人决定把这个庄子上最后一家走完就到街上找个小馆子吃饭,实在是太热了,出来时考虑到太阳厉害穿的是长袖子,现在汗水早浸透了!这一家正在吃西瓜,看到这两陌生人说是老师,拿过刀就切西瓜让吃……两人对视一下也就不客气了,一人拿一瓣吃着,边吃边介绍情况,人家客气地听着,最后表示会考虑考虑的……

    跑了半天寻了好多家基本没什么希望,两人只好先吃饭再说。公路边有一家小饭馆,烧盆野生小龙虾再来个豆腐什么的,一人弄瓶啤酒,哎呀,这清凉的啤酒真是好东西,咕咚咕咚地下去,嗳几口气上来,热火就去掉不少……慢慢吃慢慢凉,要把这晒死人的中午给熬过去,下午一路向着城里的方向找学生,边找边回家。

    歇够了,两人依着地址一路寻着。路人指点前面那个庄子的东面庄子是你们打听的这个庄子,两人弯来绕去到了庄口,还没走两步就窜出一条黑狗,凶巴巴地吼着……幸亏有个孩子过来喝走了狗,永平有点心虚就从路边捡根小树枝。终于到了这家门口,这是一个没有围墙的敞院子,有几妇女正坐在小凳子上勾线帽子……永平站着跟学生的家长讲学校的情况之类的,正说着后小腿肚一阵刺痛……小狗被撵开了,农妇笑着说:不碍事的,这小狗平时也不咬人的,今天不知怎么了。永平进退两难,既不好发作又感觉窝囊的很……

    当天晚上永平就到县防疫所打了防疫针,第二天不少人就知道永平招生被够狗咬的事了,大家都提醒要注意了,不然只有自己吃苦了。学校没有人安慰永平,只是有个满脸半阴半阳的领导对永平说,这小土狗不碍事的,即使将来有什么事也没关系,单位可以赔钱的……什么事都可以用钱来解决……永平觉得眼前一切在摇晃,这他妈什么东西啊?怎么比那咬人的狗还凶?钱,钱是你祖宗啊?本来永平心里就很不安了,很多人都说这狗如果携带狂犬病菌的话结果是非常可怕的,潜伏期又长,一旦发作就结束了,而且……现在再听这鸟人这毫无人性的话语,真是他娘的……如果真是不幸的话可真不敢设想,这一生还没怎么地呢,孩子才这么一点大……这是什么人类社会?难怪有人说他人就是地狱,这还干什么工作?我巴巴地考个学校,巴巴地来当这个穷教师,就得到这样的结果?永平气愤的想流泪,可看眼前这帮鸟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就忍了,绝不能在这些人面前软弱,总有一天要让他们知道他们曾经是怎样的愚蠢,他们曾经愚蠢地对待过一个卓越的人……



 

 

 

                            0一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十五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哎呀,我这回来还没缓过劲来呢,你的另一篇长篇小说已经开始了,真勤奋啊。你这是已经创昨完毕的,还是正在创作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进行中,可能要写上一段时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进行中,可能要写上一段时间。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永平下狠心要做一个优秀的人了, 人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木桐写的这些情景如此真实, 让人非常同情永平的处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无压力轻飘飘,适当的压力是好事儿,只是压力过大时就很痛苦了。

 
棹远心闲的头像
 #

喜欢木桐的文字,简单直白而亲切,乡土味浓烈而感染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棹远,有大家的鼓励才走的有信心。

 
蝉衣草的头像
 #

希望永平的背字尽快过去,好人终归会有好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希望是这样,生活就是不断摸索着向前。

 
梅子的头像
 #

在那种地方想当个有思想有抱负的另类,日子好过不了,木桐有生活底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就是体验经历这样的过程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面目。

 
追梦的头像
 #

走背字真是喝点凉水都塞牙,都是磨练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希望磨掉的是平庸,是表面的浮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