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八 漏雨

 夜色里的灵魂

          

                           

      日子一天天不紧不慢地过着,半死不活的样子最让人丧气了,说不出哪里不痛快也没什么痛快的……天也越来越热,屋子里也越来越潮,连床板都湿漉漉的,不得不经常搬到外面晒点太阳,这倒头太阳冬天看不见夏天早早就晒人要死!都是前面这座小楼挡的。那个副校长没争到的东头被会计拿去了,会计不算什么,没有学历没有职称,但这玩意儿是个特殊的,一把手也不能得罪他,这是为什么呢?这不是秘密,但大家都默认了这样的状态……这家伙得意洋洋的,这不,从楼上窗口看见永平两口子往外搬床板,肆无忌惮地大声笑到:永平啊,又尿床的啊?!永平听到声音抬头望过去,看到一张满脸核桃纹的长脸,正喜笑颜开的朝这里张望……小田看永平有些愤恨的样子连忙劝解:跟这些东西计较什么?不要搭理。

    电视也应该搬到外面晒晒,不然开机要好一会图像才显示正常的清晰,太潮了!但外面实在没地方了,就随它去吧。

    孩子已经能自己走路了,一开始总是不敢走,要搀着或扶着墙,最多就是看准了很近的距离扑到对方的怀里——假如有人逗引他走的话。但奇迹是在小田带他上街回来后出现的,小田让他站在小方凳旁,放个玩具在凳子上让他玩,自己进厨房放东西,可放好东西一转身发现孩子就站在身后……小田高兴极了,等永平下班一回来就告诉永平,永平也很开心,一把把孩子抱着举起来……不能小看孩子这小小的突破呀,这说明他已经克服了自己的心理,能够解决动态的重心平衡问题,虽说这几乎是天生的,可其实也是后天的适应……永平已经把日常的生活细节融到一些理论的认识当中了……不少邻居都说这孩子怎么一周岁了还不会走路?永平根本就没在意这些奇怪的问题,难到会走不了路?只是可能迟一点点罢了,这早一天晚一天的回有什么不同?真不知道这些人整天关注的是什么,好像一个院子里的事都是他们的事,这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似的。

    还有几天就要放暑假了,永平被安排一放假就与别的人一起下乡招生,现在不到初中毕业生家里动员人家不来念,即使去了也没什么效果,但还是得去,这几年年年如此,真是难捱。

    小田早早地把屋子里喷了全无敌,把孩子带在外面乘凉。永平下了晚自习回来时,小田带孩子也才进屋不久,孩子已经睡了。永平轻手轻脚倒些水把自己洗了一遍,用毛巾抹干水直接上了床,小田正看电视,声音调的很低,一眼瞥见光溜溜的永平脸一下臊起来……永平假装倒头就睡还打鼾,小田看永平这副样子感觉十分好笑,赶紧把毛巾被往永平身上一丢继续看电视,永平哪里睡得着?一翻身把身子靠在了小田身上,顺手一捋捋到小田滑爽爽的手臂,小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抱紧了……

    永平正全身松弛地沉睡着,好像来到了凉快的河边……感觉自己被摇晃着,摇晃着,一下醒了,原来是小田在推自己。灯亮着,永平感觉明晃晃不能睁开眼,只听小田说:你看,屋里漏了。永平这才睁开眼,一看,床尾靠小腿的位置正有滴答滴答的水从房顶滴下来!外面下了暴雨了,很急,屋里好几处都漏水。永平连忙起来把脸盆脚盆都挪到滴水的地方,床尾漏的这地放一水杯子。看着这一屋子接雨的大小盆子、杯子,小田干脆坐了起来,永平也没了睡意。永平安慰小田,雨太大流的慢,从瓦缝漏下来了,肯定不是我们一家,住瓦房的都这样……上天我听他们住小楼的讲,住顶楼的也很遭罪,天晴的时候蒸人的很,下雨的时候也润水,也不知怎么搞的……原以为住楼上了终于能干爽了,哪知道衣橱里的衣服也一样的发霉!主要这也就三层楼,如果楼层高可能要好一些。那这一夏天的都是雷暴雨,这怎弄呀?小田问永平。永平很有把握地说:这你放心,你不说有人说,那些老教师还能不反映情况?要修一定一起修的,没动静时再说,肯定有动静的,哪年不修两次房顶?

    小田迷迷糊糊地睡了,永平还是睡不着,但也不敢乱动,担心再闹得小田睡不着,只好安静地躺着。可头脑是不安分的,一直在反复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眼前的这个滴滴答答的场景似乎是反映几十年前文革时的电影场景,怎么到现在,眼看都到新世纪了依然是这样?这小地方究竟落后人家多少啊?这样的房子住一辈子?杜甫的草堂可能也不怎么样,刮风就把屋顶的草刮跑了……这瓦房比草房好多了,可这漏雨也确实烦人……不过,如果注意听雨打屋顶的声音,其实也挺有意思的,跟炒盐豆似的,噼里啪啦的,再细听就可以听到在这片吵闹的背景下屋里接漏雨的盆子里不时的啪嗒声,真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卡夫卡描述一个人压力大一夜醒来变成甲壳虫,人的世界怎么就产生如此巨大的差异?个体努力之外还存在什么问题?这样的日子将来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这是一种磨砺还是不可改变的现实……老家的稻田一定又是汪洋一片了,村里的人遇上这样的天气不是睡觉就是打麻将,这天地之间的人还真有意思,巴巴地存在着,却又遭受着各种各样的限制,这样的天气如果是住在山村可能更糟糕……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雨似乎小了些,但依然很大。推开门冲到厨房才发现水已经漫进厨房了,地上都有脚面深的水了!永平急了,连忙东找西找的找到点泡沫,可能是当时包装电视的,现在正好用来挡在厨房门口,挡严实后用瓷缸子向外戽水……小田看永平很狼狈的样子想过来帮忙,永平挥挥手示意不要过来,门这么窄,顶多七十公分宽,帮不上忙的……

    小田还是过来了,煮了点面条。永平连锅端着,小田撑伞,其实也就跨两步就到正屋了,但因为急还是有一些汤汁飞溅出来……永平顾不得许多了,马上就到点了,得快点儿,拿个碗就手用筷子挑点面条到碗里就吃。孩子醒了,小田忙着把孩子抱到床下让孩子尿尿。

    永平三两口嘶哈把面条吃完,拿起雨伞就往外走,小田喊他:你不穿靴子啊?”“不穿了,穿也不顶用!永平知道这样的雨量校园里肯定积着很深的水,穿了靴子也会被漫上水的,不如就赤脚穿这个拖鞋慢慢地走……那些住校外的老师这天骑车来上班可有得受了,今儿肯定有学生缺席了。

 

 

 

 

                                                      0一四年六月二十一日七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幸亏有个温暖的家, 再艰难也能挺过去, 盼望永平柳暗花明的一天!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希望总在磨难后。

 
蝉衣草的头像
 #

永平这一家子条件也真够艰苦的,长期在潮湿的环境中会生病的,但愿他们能够挺过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在那个时期的小地方这是很普遍的情况……

 
梅子的头像
 #

可不敢是连阴雨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连阴雨也是有的,实际生活里不缺乏这样的情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