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20)

辣妈z传(20

 

「这样好了,我带妳去一个地方,妳自已看好了。」贾森吃完三明治,用纸巾擦完手,跳起身来,一看两人的内衣裤虽湿,外衣仍然干燥,就把湿内衣胡乱塞进塑料袋,丢入后车厢中,只穿外面的衣服,好在天气很热,少穿点反而凉爽。

两人合力将野餐用具又全部塞回车厢。

贾森的小白车,沿着美丽的湖边开着,经过来时狭窄的小道,并不进去,反而再往前开,开进一个陌生的地方,但又好像曾经来过似的。

「这不是你祖父母的“茱荑庄园"吗?我...。」小乔不安地问道,她不想再来茱荑庄,原是怕经不住诱惑,可是,刚才他们两人虽然没有进入茱荑庄,不但仍然在附近的湖边做了爱,而且比初次更加畅快淋漓,这算怎么一回事呢?

「小乔,妳好眼力,这“百合庄",果然有点像“茱荑庄",当初祖父母约好了几家亲朋好友造房子时,用的是同一个营造商、同一个设计师,他们的孙子小山姆,与我同年,我小时经常到这里来过夜,好像我的第二个家呢。」贾森一面开车,一面坦然答道。

「怎么庄园前面全种白花,我们中国人认为红色有喜气,所以红色才是吉利的颜色。」小乔顺口说。

「难怪妳喜欢红色。」贾森幌然大悟。

他熟门熟路地将车停在车道的右边,下车与小乔一同去按门铃,一个穿了围裙的中年女佣人出来开门。

「啊!是孟德福博士,请进,请进!。」这女佣人认识贾森,立刻清他们进去。

须臾,一对八十多岁头发花白的老年夫妇由里面出来。

贾森口中喊着琴妮婆婆,山姆公公!上前与两位老人拥抱亲吻,他们也都非常高兴地喊他小贾森,说很高兴见到他。

「来,我给你们介绍,这是我的女朋友乔依丝.蔡小姐,我与蔡小姐就要结婚了,时间虽然没有完全确定,但对象是确实铁定了的。」贾森笑着把小乔介绍给两位老人家。

小乔张开了口,正想要否认一下,说贾森在开玩笑,没有这回事,她俩并没有要结婚的打算,却听见琴妮婆婆十分紧张地问道;「小贾森,你要结婚的事,我的孙女儿小罗拉知道吗?」

「罗拉知道。」贾森答道。

「是吗?她怎么知道的?」琴妮婆婆怀疑地追问。

「前两天,我亲自告诉她的。」贾森很干脆地回答。

「哦,你亲自告诉她了!那,她见过蔡小姐吗?」

「好像见过...,不过,不知她记不记得。」贾森努力思索,小乔站在一旁,比贾森更努力地在回想,因为小乔记忆力极好,可是却怎么也记不起见过贾森有一位叫罗拉的朋友。

「再过两个星期就是山姆公公八十岁的生日,我带了蔡小姐来参加寿筵,替山姆公公祝寿,她不是就看见了吗?」

「这个...。」琴妮婆婆很为难地说。

「婆婆,罗拉是个识大体,又有教养的姑娘,寿筵上大庭广众之中,堂兄妹表兄妹一大堆,知道我我到真爱,替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一定不成问题的啦。」贾森过去搂住琴妮婆婆,安慰着老人家。

由百合庄园告辞出来,小乔就很不高兴地质问贾森,她什么时候答应要与他结婚的?怎么可以不经她的许可,就胡乱散布谣言呢?贾森被她质问得十分紧张,不知不觉就把车子向茱荑庄园开去。

「停止,停止!」小乔猛省贾森汽车己经驶入茱荑庄的车道,连忙喊道。

「怎么了?」贾森连忙在道路中间将车停住,好在这是私家车道,路上只有他们这辆车。

小乔大哭起来,说她再也不要再看见茱荑庄。

她这一哭,把贾森慌得手忙脚乱地由驾驶座上跳下来,满头大汗地绕过车身,过来打开她这边的车门,紧紧地抱住她,小乔在泪眼模糊中看见他紧张得淡淡褐色的头发沾着汗珠,微鬈地贴在额头上,那模样实在可爱,心中一软,哭声就渐渐小了起来。贾森抱着她柔软的身体,顺着她光滑的长腿,摸到长裙内没有内裤,想到两人都没有内衣裤的障碍,不知不觉地就将她的浓发披到座后,在汽车的后座又重新做起爱来。

「唷,你不会太累罢!」事后,小乔觉得混身疏松而酸软,因而贴着贾森毛毛的胸膛,搂着他的脖子,很怜爱地问道。

「哈,哈!昨天我的医生告诉我身体检查的结果,说我才卅一岁,正当年轻力壮,精子的数目多着哩!」贾森虽然也累,不过还是很兴高采烈地回答。

他将车子开到大门前,匆匆嘱咐法兰克去整理车后野餐用具,要黛安将两人的内衣裤烘干,疲倦不堪的两人连忙倒在卧室的大床上呼呼大睡,醒来时,黛安己经将晚餐做好。

等他们吃过晚餐,天色己晚,贾森将小乔送回家,由幼儿园放学回来的小发发,早已被法利老太太喂饱洗净,安顿妥贴,睡得又安稳又甜蜜。

小乔一时睡不着,突然觉得肚子饿了,站起身来,打开冰箱,找到几个食盒,里面装满了发仔特地留给她吃的小菜。

她打开电视,用大碗把剩饭盛好,又用发仔给她留的热水冲泡,大口大口地喝着,觉得真是过瘾,中国泡饭太可口了!贾森的佣人黛安做的晚餐,盘碟刀叉一大堆,常常令人食不知味!

吃完泡饭,她就坐在沙发上,把脚翘起来踩在咖啡桌上,继续看电视,一直等到满身油污的发仔放工回家。

「今天我没有上工。」小乔不安地告诉发仔。

「二点半餐馆员工吃饭时没有看见妳,老张说早上店门一开,就有一个戴眼镜的洋人来找妳,妳临时跟他走了,他说看样子,你们原是认识的,是熟人吗?」发仔先去取了一个舒服的脚垫,放在咖啡桌边,再把小乔的双脚放得舒服些,这才一面找睡衣,一面问道。

没想到他倒先提起来,小乔觉得自己的脸蛋突然变热,一颗心也在胸腔里惊天动地地跳了起来。

「是旧韦斯伯大学的同事。」小乔压住惊慌,勉强答道。

「是找妳回去教书吗?」发仔一面关心地问,一面走到浴室去冲澡。

「唔,不过我还没有决定。」她答,一颗不安的心,终于渐渐平静了下来。

她很庆幸,发仔这么忠厚和憨直。

过了几天,当她手中拿了纸笔,在餐馆接外卖电话时,听见电话里说话的是贾森那熟悉而低柔的声音,仍然使她非常不安。

「小乔吾爱,妳有两件东西在我这里。」果然是贾森。

「是什么呢...?」她问。

那天在湖中游水,不是把内衣裤让黛安洗涤烘干吗?当时天色已晚,急着要赶路回家,忘在孟家。

「我给妳送到餐馆去怎么样?这个暑假,我留在长岛,没有教任何课程,也不出外旅行,以便天天替妳效劳。」贾森说得她心惊肉跳。

「不要,不要,我自已来取罢。」她连忙说。

「好,我等妳。」贾森立刻挂上电话。

到了茱荑庄,庄园外面黑铁杆园门早已大开,小乔驾车一直到庄前停下,贾森只披了一件睡褛,等她一到,立刻将她抱进卧室,脱掉长旗袍,并且很熟练地将她的马尾解开,把她那又浓又黑又亮瀑布似的长发推开泻到枕外,开始翻云覆雨,肆意怜爱。

     事毕,两人相对坐在花房中的玻璃小几前面吃着火鸡三明治。

「怎么样,这间花房是我亲自设计的,不错罢?」贾森得意地问。

「是不错,其实,你这茱荑庄内每一间房间都设计得不错。」小乔很诚恳地赞美。

「全部都是我自己设计的!我很喜欢住在我自己设计的房子里面,又舒服、又有成就感!」他更得意了。

「将来你结婚以后,你老婆有没有杈利表示她自己的意见呢?」小乔好奇地问。

「何必动她那美丽的脑筋呢?跟着我享福就够了!」他一连取了好几条又嫩又脆上选的酸黄瓜放在她面前的大白磁盘中。

 

嗅出花房的空气中浮着杀虫剂淡淡的香气,小乔不禁停下了正在吃的午餐,轻轻打了一个喷啑。

「小乔吾爱,妳是不是有点反胃?」贾森连忙抽出一张卫生纸给小乔擦鼻子。

「没有啊,火鸡三明治配酸黄瓜很好吃唷,怎么会反胃?」小乔笑着回答,只见他镜片后面褐色的眼睛正在密切地注视着她,就特地将酸黄瓜咬得咯咯作响,也盯着他回看。

想起来了,当初小乔与发仔仅仅有过第一次的亲蜜接触,连到底是什么感觉都不记得,就怀了小发,接着就被接二连三冲过来的愁苦所掩没,发仔与她,可真是苦命夫妻。自从生了小发发,大发仔每天在厨房中辛苦,回来已经精疲力竭,夫妻之间少有房事,就是有,大概精子数目很少罢,所以继小发发之后,她虽没有刻意避孕,但也并没有再怀过小孩。

贾森那多情眼睛后面的脑袋,在想些什么呢?他好像提过以他的经济能力,抚养孩子是不成问题的,现在又炫耀医师说他年纪轻,身强力壮,精子数目众多!至少,他精液的数量很多,每次都是湿漉漉、粘答答的!她的芳心又突地一跳,她警告自己,从现在起,一定要格外小心。

吃完三明治,小乔推说要回家,贾森建议由他陪同,她执意不肯,因为她想到药店去购买一些避孕的药物或用品,从今以后,她决定要主宰自己的命连,不要再受命运的支配。

贾森扭不过她,只得让她坐上法利老太太的大旧车,白已站在一旁,眼睁睁地看她将钥匙插进大旧车的钥孔。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估计已经迟了。

 
余國英的头像
 #

好說!好說!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