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七 混沌

 夜色里的灵魂

       七

                                                                  

         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解决眼前的困窘,也只好先熬着。天冷了,晚坐班回来都九点多了,孩子玩一天早睡了,小田坐在被窝里看电视。永平轻手轻脚地倒半脚盆热水泡脚,永平抱怨水瓶不保温水都不太热了。小田不相信,探出身子稍试一水,烫的很。永平奇怪自己的脚怎么没感受到这温度呢?小田说:“你脚太冷了,多泡会。”

水真的要凉了永平才感觉到有点温的感觉,擦干脚进了被窝,脚碰到小田的脚,小田被电到一样迅速拿开,把脚头的热水袋挨给永平捂。还是这玩意舒服啊,永平嫌放脚底不过瘾,又把热水袋拨到脚面上捂,真暖和!小田笑着问:“你这脚怎么这么凉啊,都扎骨头!”永平有些无语,怎么这么凉?坐在不甚明亮的教室里三个钟头,这么冷的天,怎么会不凉呢?自己又不好活动,手脚就容易凉,读书时也就罢了,没想到工作了还一样遭这份罪。累了,也不想说话,就把脸往小田那边靠一靠,小田的身上真暖和,小田一边让一边说:“哎呀,太凉了!你先捂捂……”永平哪里肯,使劲靠着,小田已经不好让了,再让就碰到熟睡的孩子了,只好拿遥控器关了电视伸手关了灯也躺下……

永平终于感觉到脚底有点感觉了,暖暖的很舒服,哎呀这人啊就这么是一种感觉,就这样暖暖地躺着,身边是爱人和孩子,这就是幸福啊。永平惬意地享受这温暖舒适的片刻,正迷糊着呢,外面的响亮的歌声又起来了!得,麻利点吧,要出操,天冷了,这做操改跑操了,一班一班的接着绕大操场跑三圈!和学生一起跑吧,不然学生没精神也跑不整齐,学生会的要检查扣分的……扣了分少拿补助还会被批评,面子上也过不去。

第三节课的时候永平有点空,到校图书室再翻点书,书架上有点价值的就那么几本,很多是各个科目的学习资料,很陈旧。永平忍着呛人的霉味想再淘点什么,偶然在一排破烂的书里翻到一本废名的,这算今天有点收获吧,虽然没什么看,但总可以顺着绳头感受一番了。拿了这一本薄薄的书,又到三楼阅览室翻看文学杂志,现在这些杂志里的内容都不知道怎么了,一门心思地说些不着四六的话,让你很难顺利把一篇读完,费了很多脑筋还不清楚他究竟说的是为什么,为什么呢?可能作者也就云山雾里的乱来一通,你让他真说什么也说不清,是不是现在人群就是这样的复杂?复杂到一句明白话没有?这杂志当然不能站着或坐着一时就看完的,但阅览室的杂志是不能外借的,好在永平来的次数多很熟了,也就示意一下就拿走了。

是得多补充点东西啊,不然这一周的课还真不好拿,周末的成人班其实最不好上了,论实践经验人家都很厚了,你小子拿不出像样点的东西能镇得住?光书本上的文字谁不会看?这些人当年也都是尖子生才上的小师范,现在要学个大专的文凭才来这里的……那你就得把这书本吃透了,把书本背后的东西抖出来,再把这些东西相互连起来……

在这样的学校里也是有很多好处的,大家都这么应付着,你可以悄悄地下点功夫,别人也不清楚你到什么程度了,含糊两句就混过去了,这样有利于和大家还保持一片。但永平逐渐体会到一般人判断别人水平的高低是以自己水平高度为一把尺子的,而且只接纳比自己低的,当然这都是在内心做出的选择,如果水平相当他就会戒备你,如果你水平高,具体高多少他是无法判断的,那么他只好挤兑你,以便做出明确的判断,你不是水平高能力强吗?好,没人愿意做的没人能做的都往你头上推,等你真做好了他就可以表功,是他有眼光推荐的人,也说明他有这个能力用人……如果你不行,那好,你这个人没有能力办不好事儿!

这不,学校要迎接上级的检查,按说没永平多大的事,可新建的橱窗一个个还空着,没人知道该怎么弄,弄什么好。时间已经很急了,明天就来了,之前大家都忙各项材料了,把这茬给忘了,现在想起来了,怎么办?事情推来推去推到永平头上了。永平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找来一帮学生,先用白纸把橱窗糊上底子,又到教师办公室收集部分优秀作业,再到教务处找点以往的论文……最后还差四个橱窗实在没内容了,一急之下跑到阅览室找人民日报新华日报!得了,齐活。这一直干到学生下晚自习。

第二天一早永平不放心这橱窗,一出完操就跑到前面看,坏了,有几个橱窗里东西都掉下来了,报纸也起了皱!赶紧的,跑到办公室拿双面胶,把掉下来的重新多贴点胶沾上……肯定是学生偷懒贴的少了,夜里有潮气……校长也过来看了,永平赶紧解释这皱暂时没事,待会儿太阳照一照就好了,这是受潮了,反正检查的人要在八点后才从县城宾馆出发过来,过来时又是先听汇报什么的,七弄把弄至少要十点后才会在校园里转……

事情圆过去了,可永平手里又多了件事,负责这个橱窗的日常布置。

学校有个教建筑制图的大胖子,平时喜欢写美术字,每次学校开大会的横幅大小欢迎标语什么的都是他一手搞的,资格老平时总是笑呵呵的,但他搞这些额外的东西是有补助的。永平不清楚这里的奥妙,所以当大胖子神秘地问永平学校有没有额外补点什么时,永平一头雾水,大胖子感到不可思议。

永平也不好去问谁,怎么开这个口?算了吧,反正也不是去推小车,在永平的心里只要不是要求出的力气像推小车那么累人就都不算什么……小时候在老家看人家弄河工,推那个堆着黑土泥的小车子那才叫人受不了呢!动动脑动动手的事没什么了不起,今天动过脑筋了明天还是一样的动,动的多了头脑还越来越灵活了呢!真想不通怎么那么多人都不愿意动脑筋的呢?好像训学生时都说的挺好,屁一转自己就忘了,往牌场一坐就是半天,往酒桌上一坐先喝半斤……

 

 

 

 

                                                       0一四年六月十四日十五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永平是小车不倒只管推,幸亏还有老婆孩子热炕头避风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个暖色的底子让大家读起来不至于过分不舒服,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热水袋捂脚, 在国内时冬天也要灌热水袋永平的单位也太不公平了天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他有个好妻子做后盾, 真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指望别人的公平是很难的,自己不颓废就已经很不错了。

 
蝉衣草的头像
 #

暖水袋是冬季的宝,想起在国内的时侯,经常用到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时几乎是家庭必备之取暖利器,呵呵。

 
梅子的头像
 #

单位领导鞭打快牛、欺软怕硬,职工世故、无所事事地混日子,木桐笔下提炼出了各个单位的通性。

末段那个"动动脑东东手"是笔误了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东错了,呵呵,改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