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周 2 天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4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19)

辣妈z传( 19

                           余国英

 

小乔不由得想到贾森的温存和缠绵,正在回忆的时候,突然涌起一阵自责的感觉,自已昨晚做了些什么?蛮牛一般的发仔,既呆憨又诚实,不是他的呵护及纵容,小乔能有今天吗?还有那乖巧可爱的小发发,既然将他生出来,做了他的母亲,不是有母亲的职责吗?小乔愈想愈觉得自己行为的不当。

于是,她下定了决心;以后不但再也不要看见贾森,而且还一定要刻意地努力回避他!今晚,不,昨晚,已经把要讲的话讲过,长期梦想着要做的事也大胆地做过了,一直被他那温文儒雅的男性美所吸引,性吸引力!对了,她与贾森之间,不过是肉体的吸引力罢咧,完全没有历史背景、社会文化,更没有什么“门当户对"这些话说!两人之间的误会是否澄清了呢?不管啦,反正以后不再见他,有没有误会,澄清不澄清,都不关紧要了!

小乔告诉老张,说小发发渐渐大了,她想每天多做几小时,老张听了,喜形于色。因为长岛北岸餐馆的顾客仍然以白人为主,像小乔这样能操流利英语的中国带位小姐,一直供不应求。

老张记规定十一点半才开始供应午餐,这天上午十点多一些,发仔就在厨房里指挥二厨、油锅以及打杂做切肉、剁鸡、洗菜等准备工作,快十一点时,老张将餐馆大门上的百叶窗扯开,小乔由冰箱中取出存放的一瓶瓶餐桌上用的鲜花,仔细检查每瓶中的水够不够,不够加水,花朵是否新鲜,是否要换上新花等等事宜,老张手中拿了钥匙走到前面去开餐馆大门。

门一打开,由门外走进一个硕长英俊戴着金丝边眼镜的身影,小乔眨了眨眼睛,天天想念他,竟然会看见他走进老张记来。

     「小乔!」这人嗄声地用中国话喊她。

她突然呆住了。

怎么!居然真的是贾森!她的一颗心几乎跳出胸腔。

     「你来做什么?」她压低了声音问道。

     「果然在这里可以见到妳。」贾森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哦,小乔,我好想念妳。」贾森痴痴地对她说。

      这么早,餐馆里不会有什么客人,但小乔还是生怕被人看见,非常紧张地抬头四望,果然发现老张一面用鸡毛帚掸着百叶窗,一面在好奇地注视着他们,她连忙放下手中整理了一半的花瓶,走过去对老张说;「张老板,今天我有点急事,拜托你找安妮来代一下我的班,好吗?」

      出了餐馆大门,小乔急急向餐馆顾客停车场走,并示意要贾森跟着她,一直走到小白车边,时间尚早,空荡荡的停车场中只停了一辆小白车。

      「贾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家餐馆服务?」她问话一出口,就知道是白问了,孟家的老女佣黛安是法老太太爱玛的旧友,顺藤摸瓜,怎么会找不到呢!

       「小乔,...。」贾森伸出手来捉住她的柔荑,正要说什么,小乔由眼角瞥见老张由餐馆的大门伸出头来,向他们这边张望。

她心中又突地一跳,一时情急,不想让老张看见贾森与她如此亲密,将双手由贾森的手中抽出来,退了一步,将身体离开贾森远些,不意竟向小白车靠近一些,贾森连忙用钥匙打开车门,乘势让小乔坐进车内,自已三脚二步抢上驾驶座,踩下油门,小白车扬长而去。

小乔坐在车内,强烈地感觉到身边贾森散发出来的年青男子的气息,思想起上次在贾森房内大床上发生的种种细节,使她脸红心跳不己,看见贾森将车开出格林可夫,向南急驶,好像要转进到茱荑庄的路途的样子,突然警觉,连忙喊道;「喂喂,我己经发过誓,不再跨进茱荑庄了。」她怕再做出对不起发仔、小发的事来,更不愿被人看见她与一位英俊的白人男子在一起厮混。

「这么说,我们到一个只有我们两人的世外桃源去,保险没有第三个人,妳说好吗?」贾森说完,就喜孜孜地将车子转进一条只容一辆汽车经过的乡间小道。

「这是条单行道吗?」小乔忍不住好奇地问道。因为车子一路开过去,所到之处,路边的植物虽然有砍过及剪过的痕迹,但很多野草已经长得擦及车轮。

「不是单行道,这条路可以进也可以出。」贾森正在答话之时,路边伸过来一根树枝正低下来拂过他们的车顶。

「若有一辆车在向里进,同时另外有一辆车要向外出去呢?」小乔追问。

「简单得很,一辆车退出去,停在路边,等另一辆过去了再进来!不过,妳也不用担心,这里很少有人进出,两车争道的情形从来不曾发生过。」贾森笑道。

他们俩人之间的一问一答,疏解了不少小乔的不安情绪,既然没有别人,她已经不再紧张。

小白汽车来到一个人工湖边,沿湖开了不久,来到一棵极大垂柳的下面,贾森将车停好。

「看,这里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吗!」贾森一面说,一面打开车后的车厢,由里面抱出一条干净的大毛毯,小乔连忙过来帮忙,合两人之力将毛毯铺在地上,然后又由后车厢内取出二条纯白大毛巾、二件洁白浴袍,最后,由里面提出一个野餐的大食篮。

贾森由车厢内取出一大瓶杀蚊剂,分开拂面的柳枝,将整个柳树下以及旁边的地盘,仔仔细细地啧个透澈,一直将整大瓶喷光,空气中浮游着杀虫剂淡淡的清香为止。

「喂,你是有预谋的吗?」小乔闻见那杀虫剂的香味,轻打了一个啧嚏,突然怀疑起来。

「看,这湖水清澈不清澈?」贾森突然站起来,除去眼镜,脱掉上衣及长裤,跳进湖中,平静的湖面,溅起清凉的水花。

哈,哈!下来,下来!水中传过来贾森快乐欢笑以及怂恿鼓励之声。

这温热的天气,蔚蓝的天空,美丽的白云,一条条碧绿的垂柳以及清凉的湖水,使她回忆起在南台湾时,家中经济虽不宽裕,但在父母的羽翼下渡过无忧无愁的童年以及快乐纯真的少女时代。

过了不久,她经不起诱惑,也脱下在餐馆带位穿的长衣长裙,跳进水中,也溅起不少浪花。

贾森见她下水,喜不自胜,连忙游过来,在水中搂住她的身后,他的肚腹紧紧地贴住她的背后,似乎处处十分吻合,哈,哈!她也忍不住发出了欢乐的笑声。

五年前在佛罗里达与发仔一同下过水,不知何故,心中情绪一直被压抑着,今天是离开台湾后,首次完全无拘无束地在水中嬉戏,什么做妻子的忠贞,做母亲的责任,完全忘得精光,没有想到才下水不到十分钟,她就可以像小时候一般地在水中快快乐乐、无忧无虑地浮沈,真是一件令人不解的事情。

在湖中游了一会儿,暑气尽消,两人一齐游到岸边,用毛巾将湿淋淋的身体擦干,贾森先将自已淡楬色的短发胡乱抹了一下,就过来仔细擦着小乔那又黑又亮的的长发,小乔觉得有点凉,就脱下冷凉的内衣裤,贴着他的温暖强健的身体取暖,贾森乘势将她搂紧,深深地吻着她。

不知不觉地,两人就在柳树下的毛毯上,比上次更加热烈地做起爱来。

两人躺在柳枝拂面的地毯上面,用一条洁白的大毛巾盖在两人身上,休息了一回儿,贾森转身摸到眼镜,戴好,跪着打开野餐用的大食篮,里面有一迭纸巾、几付塑料刀叉、一条切好的面包、一包切好奶酪、火鸡肉片、猪肉片、一包西红柿以及撕开的生菜,再陆续取出西红柿酱、芥茉酱及色拉酱。

「这些是黛安替我们准备的,她说三明治要临时制作,若事先做好,沾上西红柿、生菜的潮气,就湿软不好吃了,所以,妳且看本大厨师现场制作三明治的手艺罢!」贾森一面说,一面动手将面包、肉片、西红柿片以及生菜片迭起来,涂上各种酱类。

小乔定睛看着他忙碌,确定他是有预谋的了!不然,野餐的用品怎么会准备得这么齐全呢?

「这地方你来过?」小乔一面吃,一面问。

「小时常常来。」他答,洁白的牙齿,整齐咬着三明治。

「那么多年前吗?」她想,小时来的地方,怎么可能记得这么清楚。

「上次过生日的时候,与朋友们来过。」贾森答,对了,小乔记起来,他的生日是四月廾六日,他曾带她到纽约去看舞台剧“国王与我",那是五年前春末夏初的事。

「最近的一次呢?」小乔追问。

「前二天,与小时的玩伴来过。」贾森答道。

「小时玩伴?是男还是女?」小乔继续问个不停,因为他说的英语玩伴,是单数。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