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六 痛苦

   夜色里的灵魂

         六

                                                                        

        一学期下来学生反应还不错,这让负责电大课务的人大为高兴,终于找到能上课也愿意上课的了,凡是没人愿意上的都安排永平来。永平一边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一边应付在现实的世界里,时间实在是太少了,要花几乎所有白天的时间来忙工作,领导左一层右一层的都得应着,他放个屁你也得扛着,还不能皱眉头,关键是基本没人话都是屁……这他娘的人间就是乌烟瘴气,你干着急也没办法,人家比你高一点职务就可以拉个脸摆出所谓的架子,管你怎么去受呢,你着急了你上火了,好,就等看你这个戏!永平干脆多上课,站在课堂上总算能找回点尊严,也躲开哪些昏头昏脑的混账东西。这不,永平一口气上四十四节正课一周,这大概也是人类老师里的奇葩了!周六周日上电大的成人班,大几十岁的学员,有的都熬到什么主任什么长的了,什么教育学心理学美学……文科类基本里除外语不上,直接豁出去了!永平利用夜晚的时间来备课,只有这时候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精灵,肆意地在不同的山峰上来回游荡,把采来的花朵与果子收集好留白天的时候展示给听课的老老少少……

没有人了解这里面的精彩,说起来人家也不信,也没有人关心永平的存在,人家关心自己还来不及呢,顶多是觉得这小子怎么上这么多课?还不晓得是怎么混的呢!

妻子小田又带孩子回娘家了,永平胡乱对付着一日两餐,早上基本免了。一天早上永平又起得有点迟了,没来得吃早饭就忙着上早读课,上完早读课上正课。学生看永平不像平时那样富有激情,脸色很黄,就小声提醒:“老师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有点问题?”永平点点头示意没事,坚持着讲古希腊文化的辉煌……好不容易熬到下课,虚弱得几乎无法站稳,只好半弯着腰慢慢挪到校医室,校医给扶到竹条长椅上躺下,这竹条已经断了一根条子了,此时的永平哪里顾得上许多?只觉得终于省点力了不需要强撑着了。校医给挂上了瓶水,永平逐渐就安稳地睡着了。

永平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天中了,感觉好了不少。走出校门来到小街上,看见熏烧摊子就买个猪拱嘴再买两块钱花生米一块半钱凉拌海带丝,又从旁边杂货店卖两瓶啤酒。

把东西拎回家里直接开吃,等一瓶啤酒喝完已经躺到沙发上不想起来了。一边还迷迷糊糊地想,这是为什么呀?当年拼命读书从乡村走出来,以为这下可就好了,过好日子了!可谁能知道现在的日子是如此艰难?这份难还不好说,别人也不理解,是不是每个人都这么难?放弃拼搏做个糊涂的跟在人后面附和的人就一定舒服吗?想到这眼前就浮现出那一张张无知而堆着猥琐虚假笑容的脸,这脸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一条条皱纹与毛孔都这样醒目,这么这毛孔越看越像猪头上的毛孔……“哇……”永平头一歪,一股浊物喷涌而出,连鼻孔都涌出了酸水……永平眼泪也出来了。

抽空把娘儿俩从丈人家接回来,小小的家又充满了生机。想什么都是白搭,该和大伙一起上班还一样的上,该和大伙一起混着也必须的混着,不都这样吗?不可以有例外的,不,也有。例外的有两种,一种你考试走人,其实又走到哪呢?也还是人待的地方,有人群就有挤压碰撞……一种是甘当众人嘴里的痴子,上点课之外什么事都不问,当然什么好处你也没份了。永平的邻居就是一位这样的人,据说当初在大学读书的时候一位颇有背景的姑娘追他,他当时没当一回事,等毕业分配回来才醒悟,已经迟了,后来一直懊恼,怎么也找不到如意的对象了,不得刊登了广告……来了个外地的,总算成了家生了个女儿,虽不满意总也还过得去,与人无往来与人寡言语,来去形影单一如目无人……在人群里混到这步田地也真是悲剧了。永平不想这样,他知道应该怎么做,但就是时间太少,不想把这时间都花在这虽没什么价值却又非常重要的事情上,不然真可能导致人生就是一场空,这是万万也不能的。

想维持这样奇特的平衡也是可能的,那就是白天与人一起胡咧咧,夜晚独自看书任由思绪乱飞……就是苦了家人,自己收入很低,妻子却又不能出去挣钱……住的地方也实在是仄逼,就这么一间正房,厨房里也只够站两个人,不然也可以把孩子的奶奶接过来帮带孩子的……想当年准备结婚的时候没有房子,送了好几只小公鸡给校长,只是答应会考虑的……只好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后来学校拆掉一座厕所盖起了三层小楼,永平这样的年轻资历是住不了这个楼房的,再说了也要出部分钱的,这也是出不来的……据说有位副校长住一间一厨半辈子了这次才有机会凑钱上了楼,还没轮上两头,两头房子似乎大那么一点的……但是这就是机会了,因为有人上楼平房就空了一点出来,永平才得了这间大家不愿意要的房子,为什么不愿意要啊?就因为邻居是那位独来独往的人。

 虽说与古怪的人做邻居令人不爽,但总是有了安家的地方,永平哪里还嫌弃什么。打扫干净又上街买点涂料自己刷了一遍,门窗也漆了漆……小厨房的门实在太破了,不知道原来这一家是怎么受过来的,请木工重新做一扇像样点的门,当然要买点烟陪着师傅喝点酒了……水池也要重新换,还想开扇窗子的,但这单砖墙实在不能贸然下手,就算了吧。就这样折腾了好一番才把家安进来,小田挺着个大肚子不时要吐,永平里里外外忙得团团转。不想一次正上课的时候有人来喊,说小田在厕所外晕倒……永平竭力稳住自行车龙头希望能平稳地把妻子送到县城的妇幼保健院检查,自行车在石子路上很难平稳,小田坐在车后安慰永平:“不要急,应该没多大事,刚才就是疼晕过去的,他老是用脚蹬……”。医生检查说没什么问题,就是要平缓一下,挂点硫酸铜……这小家伙好像是个急脾气哦,小田的肚皮经常被蹬得起起伏伏的,吃饱的时候就没什么事,呵呵,人真有意思。

 永平品味着生活的滋味也为生活的逐步展开而愁闷着,因为这一步步的都需要钱来支撑啊,没有钱事也一件不能少,真是百无一用是书生了,除了瞎想,上些不值钱的课,还能怎么样?

 

 

 

 

                                                                  0一四年六月十二日十点三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一周四十四节正课,是什么年代的事?  87年出国前大学教师已经开始在校外教课赚外快了 不过永平应该从中学到不少知识, 为以后的放飞打下基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周按五天计的话,打足一天算八节课,如果一周按七天算,那么平均一天六节课以上。这是中学课程的安排,一般下午是两节正课一节辅导课,特别的一些班级下午是四节。大学教师在校外教课也不会排得这样满,他们不少人的确所有一些收入的。永平这样的中等学校内部上课,钱是极少的,我这里表现的主要是永平用上大量的不同科目的课来提升自己也排遣自己,这既是一种抗争也是一种无奈,所幸他选择的是方向是正确范畴,正如你说的那样,这样的过程必然积下一些基础,从逻辑上说,将来他的自身提升就有了可能,下一步再塑造这么一个独特的人物也就有了出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的小说读起来都很真实, 我想是有原型的那样多课确实闻所未闻, 铺垫的好!

另与人无网来与人寡言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

 
梅子的头像
 #

不想随大流的人总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是由中国传统观念决定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冲出平庸的樊篱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不冲就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这后一点很多人没明白,我们这个国度这个世界都需要新鲜,需要不断的有人向前冲……正是不断有人前冲,社会这笨重的大车才缓慢地移动着。

 
雨林的头像
 #

永平有个好妻子,这大概也是他可以神游于精神世界的原因之一吧。

顺便问一下, “挂水”是静脉注射吗?不确定硫酸铜可以静脉注射 (我不做临床好多年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是注射,是输液,国内俗称“挂水”。

 
追梦的头像
 #

教师的崇高在于播撒希望的种子,一周上这么多的课,不知哪颗种子沾了灵性,发芽开花结果,也不辜负永平的一腔心血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总之是尽一份心了,其实写作也是播种的方式之一。

 
蝉衣草的头像
 #

好强的永平,他的健康状况,真是令人担扰。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就是磨炼,希望他能坚持住。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木桐君又开长篇啦?俺要从头开始读,呵呵。先赞一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的鼓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