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夹竹桃盛开的初夏 29

29、爱之终结

转眼迎来新的一年,一月份过生日的宋晓照例收到朋友们邮寄来的新年和生日贺卡以及不同的生日礼物。读着不同的人写来的字句以及满满的鼓励和祝福的话语,宋晓非常感动,纯真的友情是滋养生命和性情的力量,也是宋晓战胜疾病的良方。

有一天,妹妹宋宁神秘地跑到宋晓身边,递给她一本英文书。打开一看,这是一本英文版的《荆棘鸟》,翻到书的最末页,有一行文字:

希望你永远幸福!

没有落款,但看到熟悉的字体,和那句祝福的话,宋晓哑然失笑。原来,这是杜文涛偷偷来到宋晓家单元楼门口,遇到妹妹宋宁要她带给宋晓的生日礼物。说好分手了,还送什么礼物呢?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初恋的美好就当是一场梦,可遇而不可求。梦醒了,还要继续赶路。

自己真心付出的所有没有什么值得后悔,但在困境中遭遇的这一切,也让宋晓认清了杜文涛是一个怎样的人。一想向往远方的宋晓,不是没有设想过如果有一天这段感情终将消散,大概会因为自己有一颗不安分的心,喜欢追逐和宁愿漂泊而冷落杜文涛导致无疾而终。但她更希望两人能战胜时间和空间的距离以及生活中的重重阻隔,最终能够幸福的结合。

宋晓十分羡慕金娜,羡慕她对情感的执著和爱人的依恋,羡慕她敢于高声说出自己的心愿,大胆地表达。在她跟室友们畅谈未来孩子的命名时,宋晓也曾怀着同样的心情想像过如果自己将来有了孩子,一定希望他是一个长得像杜文涛一样的阳光帅气的男孩儿。

未来,曾经有过多少美丽的梦啊!

可惜这一切还没来得及和杜文涛商量和探讨,就黯然地分手了。

她从未料想过深爱着的人,会在自己重病的当口无动于衷,冷漠对待。爱情多么不可信!也许太年轻的他,还担负不起共肩风雨的责任。“无论贫穷还是富有,疾病还是健康,都要爱和珍视,直到生命的尽头”只是电影里的台词,或是只有勇于踏入婚姻殿堂的人才可郑重承诺?初恋在漫长的一生中实在是轻飘和虚幻,负担不起任何的雪雨风霜。

病中重读《百年孤独》,马尔克斯那句“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到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让宋晓深以为是。

人,终将孤独一生。

爱情的不确定性,注定她只是一场过眼烟云。没有人能抓得住,拥有得久。归根到底,汇入平淡和冷清才是人生常态。看过那么多的经典爱情故事,最终将爱情转换化为亲情已是难能可贵,而更多的只是婚姻中的相互妥协或是更狗血的收场罢了。

可是,对爱情的追逐是每一个人的天性使然。爱情不能当饭吃,当钱使,但她是世间最值得珍惜和反复回味的情感,是人们追求美好生活的目标之一。没有爱情的涤荡,人生又将是多么乏味可陈。

爱情啊,是那样飘渺又牵动人心。宋晓感慨,在最美的年华体会过相爱的滋味,才能明白情之所衷,爱之所依。

青涩的初恋只能流连于花前月下,清风明月之中,负担不起世事的艰辛,生活的磨难。

无怨的青春,如同山岗上那轮静静的明月,永洒清辉照耀人间。就让一切都淡淡地过去吧,把那些装饰得美丽的梦关闭在心门之外,期待一个属于自己的另一个初夏的到来,成为宋晓心中的祈愿。

“风雨的街头,招牌能够挂多久,爱过的老歌,你能记得的有几首,交过的朋友在你生命中,知心的人有几个......这世界啊,越来越多的陷阱,越来越冷的感情,当你全部都失落也从不退缩。越来越多的包袱,不能丢的是朋友,当你陷入绝望中,记得最后还有像我这样的朋友”。

这首谭咏麟的《像我这样的朋友》曾是大学时期宋晓和同学们最爱唱的歌,毕业后时时想起。如今同学、朋友天各一方,开始各自的生活,幸好还有鱼雁传书,知晓彼此的感受,这已足够。在宋晓看来,纯真的友情比浪漫的爱情靠得住,也更持久。友情清淡明丽,爱情浓烈厚重却让人沉醉心碎。

宋晓的病情和情绪通过几个月的调养和对自我的思考,已经趋于平稳,心态更为平和。恰好这时,生活的大门重新向她打开:经过多翻治疗和复查,医生已确认宋晓可以重新开始工作。在姑父的帮助下,公司人事部同意之前的调令有效。在春节前,公司正式通知宋晓,大年初五到青岛总部报到。

命运就是无形的操盘手,它的每一次翻云覆雨,辗转腾挪都考验着一个人的神经和大脑,决定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当上班的通知再次下达,宋晓没有上次拿到调令时的兴奋和激动。她对未来依然充满期许,但更相信生活充满变数。

宋晓给好友们报告了即将启程的消息,大家都为她高兴。春节期间车票紧张,父亲建议宋晓乘飞机前往青岛。机票不好购买,宋晓专门托在酒店当大堂经理的余阳代购。

取票那天,两个老同学再次见面,毕业仅仅半年,两人都有不同的改变。穿着酒店制服的余阳多了几分稳重和帅气,刚刚病愈又经历过情伤的宋晓显得平和淡定。想着余阳写给自己的明信片:不求长相厮守,只愿友谊天长地久,宋晓不禁菀尔。问候过金娜一帮老友,宋晓拿上机票,即将开启她的人生首航。

杜文涛不知从哪里得知宋晓病愈将远行的消息,在大年三十的上午,赶到宋晓家。

来到曾经熟悉而今陌生的宋晓家门口,能听到屋内的说笑声,杜文涛举起的右手犹豫了几分钟,终于下定决心按响了门铃。和母亲正在和面准备包饺子的宋晓打开门一看,立刻收住了挂在脸上的笑容。见宋晓开了门半天不说话,宋宁探出头来问:“姐,谁呀?”。

一句问话,让一家人都看清了站在门口的杜文涛。他穿着一件黑色呢子外套,戴着宋晓给他织的白围巾,脸色有些憔悴地站在那里。

敞开的大门带来室外的冷空气,让一屋的人都感到一股凉气涌入,袭人心脾。惊讶地看着门前站立的人,愣了愣神的宋晓转身回自己的小屋穿上灰色羽绒服,在父母和妹妹沉默的目光中走出家门。

杜文涛默默地跟在宋晓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单元楼的花坛,来到家属区的操场上。

隆冬时节,天空中灰朦朦一片,操场边冷清地直立着几棵孤零零的老树,枯枝败叶挂在树梢上,几根茕茕独立的枝丫无力地伸向空中,构成一幅苍凉寂寥的水墨画。

临近团圆喜庆的春节,空地上留有隔夜鞭炮燃烧过的痕迹,猩红的碎屑散落一地,仿佛让人看清了所有的人生结局,生生地刺眼。

操场边偶有提着年货的人们在寒风中快速经过。天色阴沉,天气预报今夜有暴风雪,预示着这将是一个寒冷的大年夜。

跟在宋晓身后,注视着一言不发的宋晓,杜文涛一脸落寞,眼里满是复杂、心酸的神情。两人停留在空地枯树下,宋晓漠然地望向远方,白净的脸庞,空洞的眼神,脸上看不出心底的忧伤。她比几个月前显得清瘦些但又带着一股不可侵犯的凛然,整个人包裹在严密厚实的灰色羽绒服里,看着让人心疼。她的头上还扎着杜文涛送的那个彩色发箍,只是在这灰色迷漫的天气里,脸上的神情显得冷若冰霜。

在这个操场上,不知留下过多少个不眠之夜宋晓孤独的身影,今天身边站着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空气仿若凝固一般。苍白的语言托不起心中的点点伤痕,回首一起经历过的这一年,不禁让人感慨万千,心潮起伏。景物依旧,情难再;事无两样,心有别。

风絮飘残已化萍,莲泥刚倩藕丝萦,珍重别拈香一瓣,记前生。

情到浓时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又到断肠回首处,泪偷零。

宋晓想这首纳兰词,意境悱恻,契合此情此景。

相对无语,静默站立的两个人不知该从何说起。该说的和想说的,都写在两人的脸上,藏在自己的心里。冷冷的寒风中,杜文涛觉得,爱的对立面不是恨,而是漠然。眼前的宋晓就是几个月前的自己,只是相互的心境正好调换了位置,有了鲜明的对比。因为自己的年轻和不懂珍惜,让伤害与决绝不可挽回。但五百年前的树啊,为什么一场风暴就折服了呢?为什么不能坚强的挺立风中,不再等待那个五百年的梦想?

“什么时候走?”

“初五的航班。”

“我去送你吧。”

“爸爸会送。”

“还能见到你吗?”

“不知道。”

“我可以给你写信吗?”

......”

终于该说再见了,杜文涛多想再次拥抱下宋晓,但宋晓冷竣的表情让他不敢轻举妄动。一阵寒风袭来,杜文涛摘下戴着的白围巾想替宋晓围上,宋晓后退一步,用手挡住。“给你织的,留作纪念吧”。说完这句话,宋晓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杜文涛也红了眼睛。

忍住泪水,宋晓幽幽地说:“也许我们分开是对的,再见吧!”。说完,宋晓转身,一步一步往家的方向走去。看着宋晓走远,直到消失在老旧的单元楼里,杜文涛仍旧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有风吹过,吹散了曾经的温情,和残存的希望。

 

大年初五一早,宋晓就在父亲的陪伴下来到机场。从未搭乘过飞机的她跟在别的旅客后面,按部就班地办着登机手续。没有太多的好奇也没什么可伤感,未来会怎样无法凭空想像,就让一切顺其自然的来临吧。生活,经历过就是一种收获,也许水到渠成,也许曲终人散。

过了安检口,宋晓回头和父亲挥手道别,看到父亲强忍住离别的情绪,脸上的肌肉抽动了两下,叮嘱她“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宋晓用力地点点头,眼里泛着泪光,坚毅地走向候机区。

告别这座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城市,留下太多的难忘和不舍,远离所有的亲人和朋友,开始异乡的漂泊。宋晓为这迟来的远行做足了准备。总是向往远方的心,终究要背负离别的泪水和难忘的记忆,就让生活重新开始吧。

可是,恰逢这天是214号西方的情人节,飞机上许多年轻的女孩子都手捧鲜花,脸上露出幸福的笑靥。坐在即将起飞的机舱里,听着熟悉的情人节歌曲,望着窗外细雨飘飞的天色,“即使以为自己的感情已经干涸得无法给予,也总会有一个时刻,有一样东西能拨动心灵深处的弦,我们毕竟不是生来就享受孤独的”。宋晓知道这注定是一个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带着情伤去往一个陌生的城市,冥冥之中这是命运对一心向往远方的宋晓的最好注解。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一节彻底分手写得很理性,很感人,引用的经典、诗词、歌词都那么得当。

 

“有风吹过,吹散了曾经的温情,和残存的希望。”神来之笔。

 
Amoy的头像
 #

谢谢!能得到梅子姐的认同,非常高兴。

 
雨林的头像
 #

我家里也有一本英文版的《荆棘鸟》,噢,《The ThornBirds》:

“There is a legend about a bird which sings just once in its life, more sweetly than any other creature on the face of the earth. From the moment it leaves the nest it searches for a thorn tree, and does not rest until it has found one. Then, singing among the savage branches, it impales itself upon the longest, sharpest spine. And, dying, it rises above its own agony to outcarol the lark and the nightingale. One superlative song, existence the price. But the whole world stills to listen, and God in His heaven smiles. For the best is only bought at the cost of great pain.....

 
Amoy的头像
 #

最美好的东西只能用深痛巨创来换取。雨林懂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