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再回首 二 初去檀香山奶牛场

也许是睡得晚,早晨醒转来,学姐已不见了踪影。太阳在外面肆意的照着,外面的大海一波波的泛着光亮。夏威夷的海真美,在阳光下变幻着不同的颜色,有浅蓝、深蓝、深绿、浅绿还有银灰色。

站在房间的玻璃门前看着海发了会儿呆,才想起这不是自己的家。赶紧梳洗换衣,我还记得那天穿了件白色的镶蕾花边的圆领衬衣,外面加了件蓝色的牛子背带裙,出国前仿佛与过往告别似的剪去了一头的长发,成了短发齐耳前刘海一刀切的娃娃头。

客厅里,房主老太太正低头吃着早餐,我和她各说了声“Good Morning”,正背着包往外走的学长看见我起来了,匆匆的对我说他要去学校,冰箱里有食物自己拿着吃,学姐去超市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我坐在老太太的对面,无言。老太太一边吃一边看着报纸,看完了就随手放在一边。我拿过来也看着。国内大学三年的英语口译专业学习,口语和看报纸的大致没问题,我哗啦哗啦的翻着,就翻到一堆广告栏上。一眼看到工作广告,是以字母顺序排列的,先是会计和admin. 之类的,一点点看下去,有了,有一则写着“陪伴老人”的广告中就有昨天我刚听学长提到的“live-in”两字,下面有电话号码! 一个电话打过去,那边说让我去见见面。我快速地记下地址,顺便问了下可以乘哪路公车,那边知道我没车,吩咐我该乘的公车号码,让我下了车在旁边的邮局里打电话给他们,他们再来接我。

一击而中!我兴奋得在房间里手舞足蹈。学姐回来了,听我说要去见工,不放心的说是不是太快了点,我可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快有什么不好呢?只是,我们两个人趴在地图上半天也没能找到我手里的地址。最后,我接受学姐的建议, 先乘车到檀香山最大的商业中心Ala Moana, 那里是所有公车的中转站, 果然,在那里,我找到我要乘的车号上了车。

车子开出了檀香山市区,往郊外开去。我乐得看着一路的美丽海岛景色,到处都是高高的椰子树,都处都可以看到蓝色的大海。我上车后就紧挨着在司机后面坐着, 先对那个胖司机说明我要去的地方,注重说明我不知在哪里,请他到站叫我, 司机笑呵呵的说有一会儿呢。

一个小时过去了,珍珠港都不见影子了,司机没对我说过话;又一个小时过去了,司机还是那么慢悠悠的开着车,我沉不住气了,正想这个司机肯定是把我给忘了,汽车停了,司机对我说到了。

那是一个只有一条街的小镇:Wai'anae,一下车就看见旁边一个小邮局,找到公用电话打过去, 那边让我站在原地别动,十分钟后一个年轻的金头发的女子从卡迪莱克车上下来招呼我上车,她说的她的名字叫安琼,来自西德,自己自费游遍地球,一路打工一路玩。她在牛奶场主Mrs. Toledo家的地位相当于管家,她只有二十八岁。

说着话转眼就到了泥土路的牛奶场,车子在一栋大宅前停下, 我下了车尾随着安琼进了门,我注意到门上是一个监控仪的镜头。

进去是一个偌大的客厅, 右边是另一个小厅中间是一架三角钢琴, 左边皮质的沙发富丽堂皇,过了客厅, 有三五级台阶,我们拾阶而上,先看到一扇起腰的铁栏杆门,我已看到隔着栏杆坐在宴请厅中的两位老太太,还没容我仔细看,两只大狼狗喉咙里发出低吼做状向我扑来,我开始尖叫, 老太太喝住狼狗,我心惊胆颤地过了栏杆,还没喘过气来,一只小贵宾狗冲着我“旺旺旺”一通乱叫, 我差一点就“抱头鼠窜”了。 只听一位老太太说:“我的上帝,怎么来了个中学生?”这句话让我强自镇定下来,赶紧解释:“我已经是大学生了!”接下来的对话是:

“你多大了?你妈妈同意你出来做工吗?”

“我二十一了!我妈妈在中国。”

“中国?哪个中国?”

“中国大陆。”

“天啦,红色中国!”两位老太太交换了一下眼色。

“你来夏威夷干什么呢?”

“来念书的。”

“你英文在哪里学的?”

“在中国。我在那里已经读了三年大学了。”

“那你现在不用上学吗?”

“我才来两天,离开学还有一两个月,想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两个老太太轻声咕噜了几句,对我说:“那这样吧,你明天搬过来。安琼会告诉你做些什么。”然后他们自我介绍,我面前的那位有着浅灰色头发的一只手和一只脚不方便的是Mrs. Toledo, 坐在一边一头黑发的是她的妹妹。

那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真是很厉害,一来就搞定了。现在回想起来,冥冥中命运之神眷顾,老太太们一定是看我这样一个女孩子孤身一人才从“红色中国”来不忍,才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

待续    再回首 三 陪伴传奇人物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百草园的头像
 #

哇,海云你是够胆大的了,运气也不错。俺自己的经历,总是认为俺的胆子大,这回好了,跟你比,俺的不算什么。

 
海云的头像
 #

现在想有些后怕。可能是太年轻,糊里糊涂的。不过,命运也是公平的,并没有给我太多的阻拦。因为年轻,只要你敢,你做了,你就能往前。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厉害,呵呵!

 
海云的头像
 #

我以前也一直觉得自己蛮厉害的,嗬嗬,现在却觉得是上天的眷顾,或者说命运之神的庇护,加上我认识的这些中国人和美国人的善良。

 
西山的头像
 #

住这儿,你怎么去上学呢?等着看下篇。

 
海云的头像
 #

开学就搬回市区去了。提早两个月出去,就是为了能打工挣钱,这会儿,别说交学费,连生活费都不知道从哪里来呢!所以说糊里糊涂就跑了出来。

 
一休的头像
 #

想象中幸子那个小样儿,是像个中学生。 真敢闯!

 
予微的头像
 #

“无知而无畏!”佩服海云!确实也很幸运,好人常遇好人。

曾经看过一篇小说,讲一个女子因为情伤,而去了一个农场,做LABOR工而隐居。是你写的小说吗?

 
海云的头像
 #

你读的那小说肯定不是我写的。我的夏威夷也曾在我的小说里出现过。

 
纽约站的头像
 #

文笔流畅独到,写得很美.但更令我佩服的是你的胆识.欣赏!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美言。

 
Amoy的头像
 #

年轻时好象都挺大胆,我也有类似的经历。别人要一个月完成的工作量,我一周就完成,却也付出了生病的代价,呵呵。读海云的经历,跟着你闯世界,真心佩服你!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