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三 恋爱

   夜色里的灵魂

                                                                      

                                                                    

          姑娘含笑问永平究竟多大了?永平说你猜猜?二十三四?差不多!姑娘得意地笑了,因为猜的准!永平也笑了,差的是不多,两三岁而已。姑娘一身青春气息让永平非常愉悦,小丫头二十有一,一家小厂会计,这都无所谓,关键是永平终于找到了感觉,就是爱恋的感觉,很舒展很自在。姑娘的目光与神态让永平觉得自己很高大很有风度很有才华,终于有人很识货,自己的才华一直不被人认可,因为时间还没有让自己结出什么果子,可是自己知道自己一定会有结果的,可惜等一切水落石出也许大半生时光也就过去了……这姑娘就挺好的,不仅是模样,也不仅是年轻,关键是有些天真的眼神里流露出对自己的爱慕,爱慕自己的谈吐爱慕自己的不凡……对一个普通的青年来说,至少目前只能称是普通,未来,未来谁知道?或者说对于一个没什么社会资源的青年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感觉更让人甜蜜的呢?永平不禁揽过姑娘的肩膀厚着脸把脸挨到这年轻的正发烫的脸庞上,姑娘呼吸急促地闭着眼任由永平用嘴唇在自己的脸上揉吻……

永平精神抖擞地回到宿舍,这帮人正在打牌,有人兴奋地打招呼:“来看看吧!某人已经输了明早的包子钱!”再看某人正显得局促不安的样子,钱,已经是比较重要的了,输,还意味着能力的被否定……这帮人,或者说现实生活里的人相互比的就是这个,这就是普通人生活的快乐,也是重要的交际,对于后者永平在很长时间之后才深深明白。而此刻,永平简单应付两句就躺到自己的床上去了,幸福地回味着刚才的约会,带着满足感憧憬着未来……

最近永平老是觉得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上完课就不知道要干什么了,做什么好?早上一二节课上完了,全身不自在,看老教师一个个稳如泰山坐在桌前不是边改作业边闲聊就是几人边抽烟边说淡话,不是抱怨学生不长进就是抱怨收入太低之类的……永平心中烦闷,觉得这氛围太过灰暗沉闷令人压抑,不由得走回宿舍拖出前几天刚买的自行车,这车子花一个月的收入呢,同宿舍的还没其他人买,好在大家能不出去就不出去,一出去就要花钱,一个月三张大票子捏着捏着就不见了!

永平拖出车子就奔校门口,“永平这时候去哪?”一个又高又胖的稍长永平一两岁的青年老师看见永平这时节拖个车子往外走觉得奇怪,学校考勤严格,不到规定时间是不允许出去的。“去找老婆!”永平脱口而出,他可顾不得这上班下班的规定了,再多待一分钟会疯掉的!永平骑上车子直冲而去,留下人家短暂的惊愕继而哈哈大笑。

永平冲到姑娘的单位门口,犹豫着怎么进去,不要让她的同事小看才好,想了想,把车子支在大门外锁好,到传达室说找某会计。进去到会计室门口一望,果然正在里面,一对眼就撤了,到外面稍等就见到姑娘出来了!两人含笑去公园。

公园不算大可也不小,一片湖水中五个小岛四个相连一个相望,那相望的孤岛上葱绿一片,更妙的是无数白鹭栖息其上,此时正是初夏,白鹭在空中飞来滑去的好不自在……两人在粗藤虬绕的紫藤廊外侧阴凉处少有人至的短椅处坐下,面对的正是在水中央的孤岛……姑娘说读书时小姐妹一起谈闲自己就说将来一定不找教师,教师酸文拐醋的小家子气……永平嬉笑着一边搂着姑娘一边搔她的痒,姑娘不敢笑出声可又抑制不住要笑……

两人嬉闹着也没想起来要去吃饭,结果等想起来看看时间才发现都一点多了,永平带姑娘出公园想买点什么吃的,一摸口袋有些尴尬了——来时匆忙,没带钱!姑娘说也来不及吃什么了,上班的时间要到了,迟到会被批评的,说着掏出钱来买两支雪糕,一人吃一支雪糕吧。

学生们很快发现永平老师一定是恋爱了!这帮学生可不是普通的学生,将来毕业都是要当小学老师的,也算是有出身的,也是转了城里户口的,自然不同于普通中学的普通学生了,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些年龄稍大在外面打过工的人,这样的学生观察的能力与内容就非同小可了,她们发现以前永平老师上课总有些威严,如今脸色非但温和而且简直有些眉飞色舞了!永平上课有时提问题,发现这些个学生的眼神有些奇怪,不像以前那样乖巧驯服了,转而一想也是,班上十八九岁头二十岁的很普遍啊,这人啊一到时候就不一样了!

就在永平忙着恋爱的时候,学校出了点事。

等永平知道的时候已经满城风雨了,学生恋爱其实不奇怪,只要不那么嚣张就好,可是如果有师生之间逾越藩篱可就麻烦了,这是眼前这个环境所不容忍的,虽然这些都是大龄女生,这也是不行的。结果怎么办呢?也只有认了,只要就这么成了,双方都不计较了也就没什么了,毕竟都正当时候也没触犯别人的利益。这在中等及高等学校也是很常见的吧,成熟的年龄在哪个地方不一样?人来到这个世上是干什么的?

可社会不一定都能这样看,传言似乎更乐意渲染,不知道是人人都想看一场戏还是人人都想在传播的时候参与一点自己的想象?总之,学校好像一定要采取点什么措施了,就把这位老师放逐到乡下去了。办公室里经常有人在议论这样的事,谁也说不清孰是孰非,就是一般的高中这类事也不少,高考体检的时候都会传出点消息,某些学校大门外有很多保健店,个别女生到那里大拇指一竖人家就知道想要什么了……永平有些呆住了,这都什么呀?平时好像没注意有什么嘛,怎么事情一出来就带出这么多?

永平再上课的时候就不再那么理直气壮了,也许这些学生是对的,这世上什么是绝对的呢?老师照着课本讲,课本就是真理就没有缺陷吗?普通的老师就照本宣科吧,课本错了没人怪你,如果你发挥了,即使是正确的,可又有谁来证明你是正确的?不会有人帮你,且不说他们也弄不清你到底是不是正确的,他们只知道课本;即使有人能理解你,也不会帮你说话的,因为他没有帮你的理由……如同那位被放逐的老师,谁能站出来说他没有什么错?永平也不能,谁能在现实里直言爱没有对错?如果你真说了,一定,一定会被别人嘲笑,嘲笑这个痴子,二百五。

 

 

                         


                                   二0一四年六月七日十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蝉衣草的头像
 #

爱情的诱惑让身为教师的永平不能自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小伙子还是个重感情的人。

 
梅子的头像
 #

悲哀的事情是,正常被认为怪异,正当得转入地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社会很奇怪,绝大多数人的标准喜好就是一个“正确”的标准,否则就是异类,必嘲讽嬉笑之至。

 
Amoy的头像
 #

看你描写的初为人师的永平的心理,想起我一个教院毕业的同学来,她毕业后分到一所普通中学,心高气傲地受不了周围人的庸俗势利,后来南下深圳闯荡去了。至今都没有她的消息,很是想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锐利的结果一般都不是很好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恋爱中的永平变的勇敢自信, 找到懂得并欣赏他的知己他是幸运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份幸运让永平得以虽然艰难但还过得去地发展开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