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夹竹桃盛开的初夏 27

27、病情确诊

第二天,宋晓在父亲的陪同下,先回公司找到人事部问清了具体复查的要求。几个比较亲近的同事大概得知了宋晓的事,都过来安慰她,让她在家安心养病,好好休息。其中一个同事,递给宋晓一封上海寄来的信,宋晓有些意外,因为在平时联系紧密的同学和朋友中,没有人在上海。宋晓拆开信,细读起来:

宋晓,你好!

今天收到娟子的信,知道了你的地址,非常兴奋。我有种很强烈的感觉:一定要认识你,一定能认识你。

算来我已错过了两次认识你的机会。

头一次是去年暑假,那天我去娟子家里,碰到你和小静。和小静聊了几句就匆匆走了,你是什么样子都没仔细看,好象记得我出门时你和小静都说要我留下吃饭。那天真的要是不急着回家的话也许早就和你很熟悉了。

本来这件事过去我也忘了,可就在那个暑假的某一天一个偶然的机会娟子谈到你的情况,当时我就有一股很想认识你的冲动,马上和娟子讲定由她先和你打个招呼,我再与你联系。之后,由于种种原因,她都回信“顾左右而言他”,我觉得很没趣,以后也没再提了。这是第二次。

今年暑假回家,同学朋友忙的忙立业,忙的忙成家,我多是一个人闷在家里,和在上高中也放假在家的妹妹为伍,她还常有人找。有一天父亲外出办公事,正好有空车,我也想出来散散心。他们办事的单位恰好在你父亲公司,一个人在楼底下转来转去时,突然想起忘记了一年的你,你现在会在哪里,会干什么呢?

回家后径直找到娟子问你的情况,当我最后向她要你的地址时,她说你已谈了朋友。我说她扯得太远了。最终似有些强迫性的让娟子答应一定不迟于91日给我你的地址。过了几天,因学校里有事要处理提前返校,临走送我时,娟子点头点得很认真。

你收到这封信会有什么感觉呢?我想像不出来。我是第一次干这种给几乎不认识的人写信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向没打过交道的人表示友好的经历和习惯。

我比你高二届,小的时候都在乡下,小学、中学都和娟子是同学,直到几年前到上海是第一次离开家。

我从小到大在家里很受宠,又突然在外这么长时间无人管,这把我变得怪怪的,思维方式、考虑问题角度以至所言所为别人不理解,而我又习惯了凡事不去苟求别人的理解。紧张、单调的学习生活使我厌倦,但在我孤独的时候又使我感到充实。

似乎觉得还是没有讲清楚我是怎么回事,又不知道你以前听说过我没有。再补充自我介绍,我和娟子、小静都是初中同班同学,高中以后是很要好的朋友,和娟子的男朋友更不用说,从小学开始就形影不离。我现在从事建筑设计方面的事,以后怎么办尚未确定。

我不了解你,没有把握你一定会回信,不管你是否愿意,都请相信我是诚心诚意的。

给我回信,我会珍惜的。

即使你不愿意回信,这封信也要回,不然我会认为是娟子提供的地址不详而另寻别的办法,到时,可休要怨我“纠缠”了。

                                祝:一切顺利

                                    袁志坚

通讯地址:上海同济大学***

看着这样一封莫名其妙横空冒出来的航空信,宋晓觉得故事太离奇。这个叫袁志坚的人给宋晓留有印象,他在信中提及的第一次在娟子家见面的场景也记得。宋晓和娟子是从小的玩伴,两家大人关系非常好,每年暑假两家孩子经常互访,住到对方家里一段时间。从娟子那里,她大概知道袁志坚是一个学霸型的人物,在他们那一年的高考中,因为考题偏难,好多人都没发挥好,但他依然傲视群雄,以高分被同济大学录取,这在娟子和小静的闲聊中,宋晓早已耳闻。而且据说他是家里三代单传的独子,倍受家人宠爱,行事为人颇不按常理出牌。这样突然写信说想认识自己,时间恰好是自己正经历命运和情感波折的时候,想来真是造化弄人,充满戏剧性。

收好这封意外信件,宋晓没太放心上,就当别人和自己开个玩笑吧。宋晓和父亲去到公司指定复查的医院进行抽血化验。一路上,能感受到父亲对自己的担忧,但又装作不是太在意的样子,强力掩示着自己的忧虑。父亲向宋晓交底,如果复查没事是最好的,如果确诊有问题的话,也不用发愁。听说单位上有好几个人都有类似的病情,向他们打听下如何医治是不成问题的。至于家里经济方面,父亲说不用任何担心,他会全力帮宋晓治疗的。人在遭遇重大变故的时候,亲情的力量是最无私和伟大的。相比杜文涛的冷漠,宋晓深深感受到父母才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自己的人。所谓的亲密爱人,根本经不起世事无常的风吹雨打。一场大病降临,就让所有柔情蜜意瞬间消逝。什么叫无常?这就是吧。

一想到这些,宋晓就有伤心落泪的酸楚,但奇怪的是,眼里却没有泪水流出,也许泪都流进心底,心若枯灯。

晚上回到家,继续等待复查的结果。宋晓在家属区空旷无人的操场上,看着夜空中清朗无垠的满月,洒落一地的月华,夜色多么深沉宁静,只有一个孤单的人影在夜幕中徘徊独立。夜晚的宁静会带给人孤独的感受,但也是自我反思和听从内心独白的良机。宋晓反复回忆这段时间经历的过往和今天收到的奇怪的上海来信。人生,有太多的不可预知和无法把控。当自己沉浸在爱情的甜蜜和事业的展望中时,谁能料想首先面对的却是疾病的降临和恋人的冷漠。对于刚刚从学校步入社会的新人来说,这两起意外的任何一个都足以让人崩溃。

幸好宋晓是一个坚强的宋晓,看过电影《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在现实世界里谁又相信眼泪?哭,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在疾病和情变交织中,宋晓清醒地认识到身体才是一切的根本。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一切都无从谈起。对于杜文涛的冷漠,宋晓感觉到一阵切肤之痛,但也无可奈何。她能理解别人对这病的嫌恶,就算是自己家人,敏感的宋晓都自觉和他们分开饮食和餐具,不想将病传染给他们。至于恋人,本该给予自己安慰和鼓励的亲密爱人,就让这意外的疾病成为他们爱情坚贞的试金石,一切不言自明,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所谓的爱情,在病痛面前不堪一击,想来真觉得自己可笑。原以为爱得那么深的两个人,说变就变,说好的共担风雨,共筑命运不过是一句戏言而已。宋晓的心里不再有对曾经深情的任何缠绵追忆,如今面对的只有咀嚼命运的残酷和心底发出的阵阵冷笑。原来,相爱很容易,相守太难。

考验总是太强烈,感情终究太脆弱。

细想之下,宋晓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确实比以前虚弱。单从实习回来自己嗜睡的表现和参加工作以前那次小感冒引起的发烧来说,这在以前都是从未有过的。

宋晓一向身体健康,很少生病,除了每月有生理痛的毛病外,很少去医院打针吃药。在日常生活中,通常人们都不会觉得健康有多重要,只有真正重病后才知晓健康的重要性,过度透支身体,总要承担病痛的后果。宋晓知道这点已迟,但必须面对这一切。

再去医院拿复查结果以前,宋爸爸又向单位的同事打听乙肝相关病症的治疗方法和联系稳妥的医院。住在宋晓家楼上的一位邻居,亲戚恰好在宋晓复查的医院的血液科工作,她热心地带着父女俩去医院找这位亲戚。看完宋晓的复查化验单,了解宋晓因病暂时不能去青岛工作,这位医生表现了无限同情。正是花样年华,谁遇上这种事,都不免让人惋惜。

医生看着复查化验单,告知宋晓父女:“确实是乙肝小三阳,根据数据显示,有病毒复制,也就是有一定的传染性,在家休养一段时间还是必须的。因为是血液感染,这病想要完全去除阳性转阴是很难的。吃些中成药调理下,观察一段时间再复查”。

听到这样的结果,无法继续工作的后果已经是事实,宋晓父女俩的心情都很沉重。他们开了一些药,难过地回到家。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确实意外。

 
Amoy的头像
 #

人的一生就是这样扑朔迷离哈,谁知道下一个出口会在哪里?

 
蝉衣草的头像
 #

人生真是无常,病有了,爱情也要跑了。。。

 
Amoy的头像
 #

不经历风雨,怎么能见彩虹。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