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戈壁•石•风》

 

 

《戈壁·石·风》

 

当飞机的舷窗外出现了厚雪覆盖、连绵如同龙骨交错的天山,我才意识到真的离开了戈壁滩、帕米尔高原,离开了“葡萄沟”、“坎儿井”,离开了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吐鲁番的“交河故城”……离开了新疆。胸口不禁一震,全身的血脉贲张就像天山脚下伸展的沟壑,心中的不舍让我闭上双眼,浮想联翩……帽檐上还带着香妃墓旁沙枣花淡淡的幽香,登山鞋依然沾嵌着天山峡谷的湿土,耳边还回旋着帕米尔高原凛冽的寒风……

这是我第二次进疆。与上次游览的北疆相比,南疆,更显得古朴苍凉,有更浓的民俗风情。

短短几天,我们就有三位非常干练、专业的“地陪”。其中一位获得过“导游演说比赛”第二名,拥有汉、维血统的导游小张令我印象深刻。他除了带给我们引人入胜的西域轶事和典故外,还公开了来自他已辞世的维族母亲的家传“秘笈”……我想,他家不就是个“微新疆”吗?在大谈“和谐”的今天,他应该比谁都更能体会汉族与维族之间复杂而不可分割的情感。他手上一串“玉石”手链特别有寓意。八九颗大小相仿、质地各异、来自南、北疆的石子由一根丝线牵成圈,不分首尾没有先后。这种差异的组合、和谐的统一,浑然天成,也许,这就是所有新疆人世代夙愿的写照。

这几天所见所闻,像一顆颗油光锃亮的石头,被思绪串成了记忆长链,它将成为我生命轨迹上难以忘怀的一环……

 

1、戴鸭舌帽的人

 

喀什是我们这次进疆采风的终极目标。有人说这里的建筑最能代表新疆,这里的清真寺最有看头,这里的“少数民族”占居民的多数(90%),是“多数民族”。虽然,数年之前这里发生过两场血腥屠杀,但没有把我们这些访客吓退,因为我们相信,那只是几只苍蝇,连这里占人口多数的“少数民族”都无法容忍,我们有什么可怕的呢。

走进大巴扎(集市),一排排艳丽的地毯、丝巾就像迎宾彩旗挂在高挑的廊道两旁,特别吸引眼球,导游小张却头也不回直接领着我们走进了中间的横巷才停下脚步。我发现,左边是干果档,右边是玉器店。太佩服小张了——他知道我们要的是什么。

一个戴鸭舌帽的男人尾随我们走近干果档,突然转身对着一位女团友说:你应该把身后的物品放到前面以防小偷。我们这帮来自美洲的海外游子特别感动,连声道谢。一下子,不少人都化“感激”为“买力”,围着干果店几乎是在没有讲价的氛围中“血拼”。不料一位独闯玉器店的团友被人“围攻”,幸亏有我们及时“相救”才全身而退。

 这时我又发现,那位戴鸭舌帽的男人手上多了几条丝巾,原来他是个卖丝巾的档主。我们的美女团友忘记了导游提醒的话:“没有兴趣就不要问价,不想买就不要还价。”买卖双方热络起来,几个回合下来没有交集,戴鸭舌帽的男人虽已满脸汗珠,依然以极快的速度选花式、拆包装,手臂上挂着不少样品,一路追随我们登上了旅游车。我十分诧异他的执着,为求做成一笔生意,哪怕只是一条小丝巾,使出浑身解数。他的语速很快,带浓重的口音,始终面露微笑。团友一再表示无意购买之后,他才跳下正在移动的车。他的一番肺腑之言令我特别感慨:那几个人在乌鲁木齐闹事(5·22事件)我们不喜欢,让我们的生意非常差,其实我们的生活已经不断好起来,请你们告诉外面的人,我们是好人,欢迎你们来……他没有戴四角帽,也许不是维族人。但不管属于何族,他一定是个有心思、努力经营和热爱和平的商人。

这个城市的活力和旅游业的兴衰已经不可分割。几把砍刀不仅夺走了几个人的生命,还

伤及了这片土地的生机。门可罗雀的“葡萄沟”、“交河故城”、“坎儿井”以及“高台民居”几乎是为我们一行“独家”开放,让我们游玩得特别轻松、悠闲,我却暗暗在叹息。那些路边干果盘上几只悠然自得的苍蝇和无人问津的各式礼品行货,悄悄地告诉我们:这里生意难做。所幸,我们当中不少人宁愿“违背”导游的“忠告”,没有作“理所当然”的砍价,以体恤国人经营之苦,实在令我感动。

 

2、戈壁之石

 

在美国,国家公园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都属于国家,不可以移走。中国国情不同,

不要说是普通石头,就是“金丝玉”或顶级的“和田玉”籽料都归“拾得者”所有,除非你捡到的是一坨金。

天山山脉把新疆一分为二,不同的玉石在天山南、北麓分疆而藏:北疆有“金丝玉”,南疆有“和田玉”。

在北疆,上千年前就有用“戈壁彩玉”制成的饰物。在数年前,一位广东商人重新发掘并命名为“金丝玉”。除了北屯、克拉玛依的玉器店里可以寻觅到精美绚丽的“金丝玉”饰物外,新建的高速公路旁,随处可见摆卖“金丝玉”原石的地摊和毡房。我曾流连在“福海”畔,寻觅过美丽的“金丝玉”,没想到离克拉玛依不远的魔鬼城里早就一条用“金丝玉”籽料铺成的小径直通厕所,克拉玛依的“文化街”更是遍地“金丝玉”。不幸的是已经有“寻宝人”染指那里的“玉道”了。

在南疆,我们的车在帕米尔高原路边停下,导游让我们下车捡些石子留作纪念,这里离“和田玉”的发祥地不远。虽然,他提醒我们,别指望捡块“和田玉”,因为多年前曾经有一大群人动用了现代挖掘工具把布满卵石的干枯河床翻了个底朝天,至今还能看到被“洗劫”过、尽是坑坑洼洼的河道,我们还是兴致勃勃地开始了快速的搜寻。我不懂玉,也不指望找到玉,在我眼里,离家万里之外的帕米尔高原上任何一颗石子,都是大自然给我最珍贵的艺术品。我挑选了五颗,因为导游说,五是穆斯林的幸运数:一天要做五次祷告……

国人对“石头”的迷痴可谓历史久远,热烈程度有高潮也有低谷。改革开放使沉睡千年的戈壁滩也骚动起来。各种“石头”的身价也随着人们荷包里的银票增加而攀升。已近绝迹的“和田玉”恐怕只有躲到高海拔、生存条件极其恶劣的帕米尔高原深处,才能避过劫难。

在挺进帕米尔高原的一路上,我们经过头80公里平整山路,没有出现高原反应。路沿着几近干枯的河谷向上,窗外不时出现的铁褐色山墙让我的照相机忙得不亦乐乎。这条可以直通巴基斯坦的旧路将被正在施工的高速路所替代,可以预见,新“丝绸之路”即将“提速”。后80公里路程,海拔在升高,随着山谷外的天空逐渐变灰,我的睡意也越来越浓,车子无节奏的颠簸,配合着导游不间断的“警告”:“不要打瞌睡,好不好?”我一直处在半睡半醒之中。

当车来到卡拉庫里湖,我第一次领教了高原反应的厉害。在湖边的砾石上漫步,明显感到气短,迎着掠过湖面的习习寒风,大口吸纳来自雪峰的气息,精神骤然振奋。身处此生所到过海拔最高的湖,面对远处伟岸、神圣的慕士塔格峰,很愿意把身心交给令人敬畏的荒原作一翻反思,以求得到一次领悟……我决定把小石子留在它的母亲——温柔、美丽的“黑水湖”畔,我宁愿带走雪峰的气魄与大湖的包容。

 

3、雪山之水

 

水是生命之源,在戈壁滩上是绝对的真理。为了生存,荒漠里的先民没有选择离开他们祖居之地,而是用顽强的生存意志与过人的聪明才智创造了一项匪夷所思的地下引水工程——“坎儿井”,巧妙地把天山的雪水引到他们的居所、农田,缔造了一个个绿洲。

来到吐鲁番我才知道,“坎儿井”其实不是井,但它有井。

通过大型的剖面模型我们了解到,“坎儿井”是由一条地下的暗渠和与其相连接、数量不等的竖井组成。暗渠是“坎儿井”主体,作引水用。竖井是开凿期间的进出口,完工后,人们还可以通过它对暗渠进行保养。因为暗渠离地表不远,洞挖大了容易坍塌,所以暗渠和竖井的截面只有一米见方,可以想象当年工程之困难和开凿者之艰辛。

工程的设置,理由似乎很简单:在吐鲁番这个“聚火”盆里,常年的高温会使地表水迅速蒸发,而在相对低温的地下传输,可以让水得到最大限度的利用。令我惊奇的是,这里的地理特征和古人巧妙地利用这种特殊的地质结构创造出来的奇迹。

吐鲁番的火焰山像一道大坝,把天山的雪水拦住,大量的水浸入火焰山地下形成了庞大的含水层,由于受到高端的压力,V型含水层的末端聚集了大量的水,这里就是“坎儿井”暗渠的起始端,原来它引的是“地下水”。为了适应“水往低流”的规律,暗渠离地表的高度随着地势的变化而不同,因此,竖井的深度也由最浅的1米到最深的98米不等。同时,还得保证暗渠处在非透水的粘土层之上,否则水就会漏进另一个无底的透水层或空洞而令工程失败。在没有先进探测工具的条件下,这里的先人经历了多少挫折与失败才获得成功,实在是让现代人佩服得五体投地。

吐鲁番早在西汉就有“坎儿井”,鼎盛时多达1700多条。由于自然的变化和人为开发,致使地下水位下降,不少“坎儿井”枯竭,现仅剩700多。所幸的是,它和“长城”、“京杭大运河”一样,已经受到“国宝”级的保护。

我在一个取水洞里提了一瓶“坎儿井”的水,品尝了一小口,虽然没有想象中的甘甜,但我已经品尝到了远古净土的原味,闻到了高山上草木的芳香,我全身清凉飒爽就像置身于仙山之中。再俯身探视暗渠的下游,闪着淡淡鳞光的涓涓清流消失在不远的暗洞里,我缓缓吸了口气,给这个属于世界的人类文明奇迹深深一鞠躬。

 

4、义犬救主

 

522日晚,我们在乌鲁木齐市公园北街一个饭店用餐,听到一个真实的故事……

“欢欢”是一只年轻、聪明的母犬,是一只“自来狗”。住在乌鲁木齐市公园北街。据我们家乡的说法,“自来狗”会给收养它的家庭带来运气。两年多来,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欢欢”给自己的主人家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2014522日早上,“欢欢”成了英雄。

这是一个乌鲁木齐最普通不过的早晨,习惯晨运的“欢欢”照常把主人叫醒。这时,我们正在离它家一站路远的小吃店用早餐。

如果按每天固定的“时间表”,“欢欢”与主人将在750分左右来到公园北街早市。主人沐浴后要出门时才发现比往常早了半小时——才630分。主人心想,既然起早了,就顺道买菜吧。于是“欢欢”随主人走出小区,进了公园北街早市。菜肉摊贩陆续进场准备一天的营生,顾客并不太多。穿过市场,“欢欢”与主人沿着每天晨运路线登上了近处公园山岗。

如果按往常习惯,在山岗转一圈回到早市场约要一个小时,这天,他们应该在750分左右回到早市场买菜。

在山上,“欢欢”和每天一样要讨零嘴,当它得到满足之后欢快地跳上了几级石阶上,直摇尾巴,主人蓦然发现那是一条没有走过的小径。于是他们多花了20分钟在山上溜达。

750分,“欢欢”和主人仍在山上林中的小径漫步……

750分,公园北街早市已经人头涌涌……

750分,我们的车刚要开出乌鲁木齐市,驶往吐鲁番……

750分,4名丧心病狂的凶徒开车冲向公园北街早市的人群,大开杀戒……39位无辜平民成为仇恨的牺牲品,94人受伤,5000千多人经历了死里逃生……

“欢欢”和主人下山后发现,早市场已经被武警包围。

遗憾的是,522日之前,公园北街早市已有计划撤销,只因民众要求,撤销的日期延至9月……

我们是“欢欢”主人的客人,这晚宴是他请客。饭店门前,他指着几百米外、街灯明亮的拐弯处,淡定地说,那边就是公园北街早市,今天早上……

“欢欢”并没有居功自傲,每天依然准时唤醒自己的主人,穿越公园北街,登上小山岗,摇着尾巴,讨块零嘴……

借助“欢欢”的灵气和它主人的福气,注定了我们这次新疆之行福星高照、一路顺利。


                                                                     5、以个人之力承国家之业

 

参观乌鲁木齐的“野马集团”是我们此行的重头戏。虽然是第二次造访,我依然兴致不减。吸引我的不仅仅是这里收藏的珍奇宝物以及身价千万元的汗血宝马,而是“野马”的霸气、大气。

每一次踏进这座以沉实高雅黑色为基调的神秘建筑物,我都像探险者一样的兴奋。窄长大堂内的大墙上用一幅“拼图式”的世界地图展示了“野马”的足迹遍及全球,这是一个成功的跨国贸易集团。就像千百个中国成功的商人一样,“野马”的领头人陈志峰凭借个人天赋和与众不同的特质,抓住了改革开放的机遇赚到了千万桶金。有了大钱,陈总开始做两件大事:摄影、花重金收集新疆的“宝藏”。

有“新疆贸易王”之称陈总闲暇之余最大爱好是玩摄影。这里有整整一层楼面的画廊,展出的每一幅巨型油画都是由来自俄罗斯、吉尔吉斯画师根据陈总优秀的摄影作品描画,其写真度极高,无可挑剔。上海世博会上,由他主创的5分钟映画作品《新疆是个好地方》是集他上百幅精美摄影作品之大成。每幅作品都是他“大阵仗”的“玩命”之作。

阿尔泰山横跨中亚四国,新疆拥有其中段南坡。为促成中国、俄罗斯、蒙古以及哈萨克斯坦四国共同扩展申报阿尔泰地区为“世界遗产”的合作,陈总拼尽全力,几乎献出生命。

201310月,他率领摄影队拍摄阿尔泰山申遗纪录片。一天,陈总正在可可托海进行高空摄影,不料,一股乱流令滑翔机失控而坠毁,陈总和飞行员受了重伤。我们在与他合影时还清晰地看到他脸上的伤疤。阿尔泰“申遗”成功,陈志峰功不可没。  

从大楼的四层出来,我们进入了正在不断完善的“新疆古生态园”,就像走进了侏罗纪公园。这里收集大批“天然古董”:除了不少“天外来客”——陨石之外,还有在地下已沉睡亿年、巨型的硅化木,更有“活上千年不死、死了千年不倒、倒下千年不朽”的胡杨枯树群。

上世纪末,新疆的硅化木大量被滥采、盗挖,地表的硅化木已几乎绝迹;数量堪称世界之最的清河县铁陨石也有被私人瓜分的危险;不朽的胡杨树亦有因其很容易雕琢成价值不菲的工艺品而散落民间的忧虑。野马集团不惜花大钱把这些不可再生的生态资源保护起来,要把它留在新疆、留给后代,完成后的“古生态园”将属于全体新疆人民。

这是一个还没有向公众开放的“私人会所”。我们有幸和几千名参观过“野马集团”的各国政要、军政首长、专家学者一样,率先见证了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如何以个人的魅力,让新疆与中亚多国建立紧密的经济文化合作关系,以个人的财力承担起保护国家资源、维护自然生态的责任。“奉献”,成为陈志峰的工作、生命的意义所在。

 

6、艾提尕尔清真寺

 

喀什的艾提尕尔清真寺被称为中国第一清真寺。

进入市中心一个宽阔的广场,我一眼就认出了清真寺:圆拱顶门楼、两侧圆柱上的尖角楼顶竖立着新月标志。这是全疆穆斯林向往的圣地,就像全世界穆斯林向往麦加一样,可见它在信徒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为了遵守寺里规矩,大家自觉检查了个人着装之后,紧跟在导游后面,小心翼翼地跨进了寺门。一群纯白的鸽子穿过门洞停在两扇厚重的木门顶上,侧转头注视着我们这帮不速之  客,像在告诉我们:这里很和谐。  

眼前是绿树成荫的大院,一排排高大的杨树把寺院内大片地划成不对称方块,就像个幽静的休闲公园。门楼的高墙下一对父子在对视,父亲挥手示意儿子过去,儿子却是扭着头挪动着身子越移越远……完成祷告的男人三五成群立于路旁树阴下默默地注视着四周,看不出其喜怒哀乐……这里听不到呵斥、呼叫,看不见嬉戏、喧闹,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中。除了我们以外,院子里几乎都是清一色的教徒,他们所戴的帽子各式其色:有四角、八角的,有半球形,也有圆柱形,其中不少还是绿帽子。这是一个包容了多个穆斯林民族的福地。我们带着好奇与崇敬,穿行在树影之间直奔清真寺深处。

我们一行人里有不少女子,虽然她们已经规规矩矩地连手臂都包裹起来,但是仍然“吸引”不少人的目光。情景就如我看过的一张摄于罗马市中心广场的照片:一位少女正要走出画面左侧,她身后有一群交错落座在一排排台阶上的男人,他们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该名女子……与之不同的是,这里男人的目光是那么锐利、深沉,就像一群随时出击的猎鹰。原来,这里曾经是一个只有男人才可以进入的地方,不要说外族女人,就算是穆斯林妇女也不能涉足。我们所有人特别是女团友都“循规蹈矩”,既是出于尊重,更是怀着敬畏而来,毕竟这是穆斯林的圣地。

作祷告用的主殿很快出现在杨树林后。殿外由数十根深绿色的八棱木柱撑起一座高挑的长廊,其装饰简朴,雕琢平凡,没有金碧辉煌,与豪华、绚丽相差甚远,但对常年生活在沙尘暴和酷热环境的信众来说,是最舒适不过的设计。按规矩,我们都脱去鞋子进入主殿内。这里刚完成一次祷告,殿内仍有一人跪在那儿,可能是在“补”祷告。由于信徒们都是跪着进行祷告,所以,这里没有椅子,殿内外都用了同一款编织有麦加天房图案的地毯。略显昏暗的主殿内没有给我带来惊喜,简单的设置反而增加了殿堂的神秘。欧、亚、美各处的教堂和庙宇我看过不少,其建筑风格和华丽的装饰给我留下的印象远比对它们的宗教历史、文化价值的理解深刻得多。但这里的清净与真朴,让充满疑惑的我对这个“神秘”的宗教有了新的感悟。

 

7、后语

 

离开新疆后,我没有那种“没来,一生后悔;来过,后悔一生”的哀叹,反而有“没来,同样一生;来过,一生不同”的感悟。

人类是否只有面对大山大湖才觉得自己渺小?要经历大风大浪才有所长进?得遭受劫难才懂得珍惜?

只要用心,就算是戈壁一石子、一阵风,都令人崇敬;只要有心,哪怕是远疆的一个人、一件事,也值得学习。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美文,谢谢介绍,新疆是个好地方,山水景观,人文风情,处处吸引人。

 
杨超的头像
 #

感谢司马冰关注。

 
夕林的头像
 #

谢谢杨超介绍新疆风土和名声。

 
杨超的头像
 #

感謝夕林關注。

 
予微的头像
 #

"决定把小石子留在它的母亲——温柔、美丽的“黑水湖”畔,我宁愿带走雪峰的气魄与大湖的包容。"

"我在一个取水洞里提了一瓶“坎儿井”的水,品尝了一小口,虽然没有想象中的甘甜,但我已经品尝到了远古净土的原味,闻到了高山上草木的芳香,我全身清凉飒爽就像置身于仙山之中。"

上主留存那一人一犬,为着更大的计划。

好情怀,好文笔!

 
杨超的头像
 #

只是触景生情,有感而发。

感谢予微。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