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色里的灵魂 二 怪异

   夜色里的灵魂

                                                                             

                                                                    


千幸万苦进了城,带着一蛇皮口袋的书一卷细席子脸盆毛巾什么的就来了,正愁没地方住呢,刚好学校有空房子安排刚毕业分配的几个人住在一起,就把永平也安了进去。

虽说是进城,其实还是城外围,真要进个城起码要骑二十分钟的车子才行。一切都很闭塞,只是学校大点人多些。这是所职业学校,专业老师最吃香,文化课老师是辅助性的,永平学的这玩意在这里不算玩意儿。同宿舍住的各有一套小伎俩,相互并不了解却相互挤兑,人人都想争个上风。也许年轻的生命本有蓬勃生机,都想伸一头,这不,学体育的施展手脚技巧玩笑般把每个人治了一遍……有人外出喝酒,回到宿舍脚翘到墙上说自己喝了七百五十克……第二天一早就不见人影了,原来昨晚回来的路上眼镜掉了!甭管用的什么招,总是要显露出一手,让人不能小觑,可以装酷也可以耍怪,要不你就往上爬,反正不能什么事都不干,这就是人群,人聚成群就有这个现象,这也算是宣示自己的存在,好像一些动物每到一处总喜欢留点什么气味似的。 

开始时永平很不习惯这一套,总觉得这有些不上路子,这都什么玩意儿?结果大伙也受不了永平这冷热不均的言行,一致找着永平的茬。永平在镜子前照脸上的疙瘩,左瞧右挤的,结果就被不屑地嘲笑了:“像个女人似的,干脆把镜子砸了!”永平看了一眼这个似乎自诩很爷们的家伙没出声,心里却鄙视起来,跟你有多少相干?经常挤别人的牙膏还一天只刷那么潦草的一次,整天哈着一嘴怪味还自以为豪放?永平爱沉静,一次正坐床边上想着什么,也许是古希腊的一座庙宇也许是一位古贤的什么话语,正想着呢,一位头伸过来了,望了一眼缩回去了,又伸过来了,这下有话了:“哎呀,老教师嘛,非得我先打招呼?一脸的严肃样!”这都哪跟哪呀?

放寒假了,永平回到老家,每每想起往日的总总就感到奇怪,这究竟是怎么了?老是格格不入的。思来想去终于明白了些,自己期望值太高,把别人也看的太高,结果弄的都不适应。别看这帮小子都读了大学,其实骨子里还真没那个味儿,跟素质风度什么的相差太远,他所记得的子云之类只局限在答题上,跟言行半点关系都没有。看这事弄的,要想把关系搞顺点就得蹲下点身子,将就一下,不拿他当回事也就顺当了,不能他说什么就当什么,他不是那个意思,他也没那么想,他说那个话只是个招牌,其实……这么一想就明白了,敢情这就是个浅滩,你在这里扑腾只能痛了自己的脚!

自此就顺当多了,大家也有说有笑了。人就这么奇怪,你尊重他,他难受,你不当他一回事,他轻松自在。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到哪都会遇到。但永平觉得有点难受,这整天蹲腿曲腰的真不舒服,一句实心话不能说,一句真感受不能表达,真是憋屈。可你说人家水平不高却样样比你顺当,那天永平看到几人神秘秘地谈论着什么,要是在以往永平就会不当回事地走开,现在知道怎么混一点关系了,就大方地装着若无其事地凑过去,原来正说一个后勤主任过几十岁生日了,要出礼。永平奇怪地问:“他跟我们有什么往来关系?我们要出什么礼?”其中一人用奇怪的眼神望了一眼永平,慢悠悠地道:“你不在乎,我们几个还指望他将来分房什么的照顾照顾呢!”

乖乖,看不出这些家伙一脑袋水想的还就远呢!永平一激灵,赶紧也和上来一出,虽然一个月的六分之一收入一下没了,可也没办法,一帮人都出自己不出可就更突出了。

永平就这样顺着这帮人在学校混着,一旦有机会独处才让自己清醒过来,可以自由地想想什么路都是走出来的,本来没有路,只是走的人多了才形成了路……那么有没有别人没走过的方向自己先去走的呢?不是沿着别人走过的,而是自己走过让后来人沿着走的呢?这可行吗?自己是学政史的,政治这玩意不好说,历史可是实在的,这都已经是走过的痕迹,虽然与真实之间有出入,可大方向是一致的,总之结果是存在的……为什么我们都在一个道上呢?什么兄弟们,一个个真发达了他还认你是什么兄弟?只不过眼前行事罢了。但路究竟在何方?一切茫茫。

有人结婚了,要搬出集体宿舍,到外面租房子住。永平也有些不得劲了,不管什么路不路的,这成个家是眼前急待解决的啊!总住这集体宿舍,对付着吃饭,与浑人一起生活……太不是滋味了!

论模样永平也还说得过去,小伙子也有文气,也就有人愿意帮永平说个媒。女教师是不用介绍的,因为同样的职业里女士的眼光就可以看得更高,这男教师嘛就得眼光向下,这里的上下一般以收入来定义的,那么工人自是可以选择的,当然现如今大部分工厂已经不是原来的状况了,性质已经变了。

好在永平对这些人本身以外的东西认识模糊,他搞不清那些东西对自己的未来生活究竟有多少影响,所以他只要一种感觉,是那份感觉就好。看了几个之后,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可一个黄昏里,永平正在电炒锅里煮稀饭,来了两位姑娘,其中一位就是前两天永平见过面的。人家特意找过来了,两个姑娘站一起自己那位更俊俏一些,永平感到一阵温暖与心动。他立马放下勺子,跟宿舍里的人说这稀饭你们吃吧,说完拿件衬衫就与姑娘一起走了。

永平其实就是在等这样的感觉,说白了就是等一个姑娘来爱他,永平一直把自己当颗菜,他可不想平平常常地过一生,如果没有人来爱,只是找了个对象未免太委屈自己了。所以他见过人家之后没什么表示,就是暗中希望自己打动别人,希望她是真的爱上自己,而不是出于生活的需要做出的一个选择。这点小心思一般人还真不懂,人家都是看条件的,什么户口、什么背景、什么工作收入之类的,人家那叫一个成熟……

永平,是个特例。

 

 

 

 

                                                     0一四年六月二日十五点三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这一章一定是一气呵成的, 对吧? 虽是细碎,有些许不堪的生活,内心的高贵在笔下和脑海里酣畅淋漓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谓希望就是一种对美好的向往。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永平,的确与众不同, 连谈恋爱也不一样, 通常是男孩子先主动。这姑娘也不一般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许社会就是这样缓缓地前行着。

 
梅子的头像
 #

木桐写的学校的人际关系真贴近生活!唤起我的回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群里的事又复杂又有意思,什么样的人都有。

 
呢喃的头像
 #

向辛勤耕耘者致意!祝贺又一长篇大作开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鼓励!大家的支持给了我很多的动力。

 
蝉衣草的头像
 #

在爱情这条河中,永平显得过于保守和被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也是永平叛逆通俗的一个方面,他要打破的就是很多看似顺理成章的其实不一定合理的地方,通过这个人物来反思我们的存在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思想……

 
熊猫的头像
 #
最近太忙,暂时没有空读中长篇。

Frown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急,有的是时间,慢慢来。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