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夹竹桃盛开的初夏 26

26、失恋

正巧杜文涛这时已经回到家了,看到宋晓和母亲一起进门,杜文涛有些诧异。杜妈妈跟杜文涛说了一下事情的来龙去脉,让两人进里屋说话去。

进到杜文涛的房间,宋晓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窗前。她不知道说什么,只希望杜文涛能抱抱自己,而奇怪的是杜文涛坐在床头的写字台前一声不响,不发一语,没有给宋晓任何安慰的意思。

房间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不知站在窗前过了多久,宋晓心里的冰凉一点点累积和深化,锥心的疼痛比看到体检报告单时还要剧烈,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杜文涛之间一下变得好陌生,距离好遥远。这是怎么了?他害怕自己得的这个病?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我站在你的面前,你却不再爱我。

自己想要一句宽慰的话和一个能够依靠的肩膀,现在看来根本不可能实现。这对宋晓的打击远比查出身体的病痛更让人难堪和无法接受。这是怎么了?不过是一个拥抱和一份支持啊。

宋晓的心开始流泪和滴血,寂静的屋内仿佛能听到钟摆的走动,什么都不用说,也没有必要说了,沉默是最好的答案。还能期待什么呢?

“那我先走了,你,多保重!”宋晓突然变得坚强起来,语气没有自己想像中的脆弱。那种原本想大哭一场的冲动,瞬间抽离,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失落和怨恨。

怎么离开杜文涛家的,宋晓记不清了。

一路顶着骄阳似火的毒日头,宋晓的大脑一片空白,趔趄地走在归家的小路上。从杜文涛家所在的中药厂通往公路的两边种植着成片的栀子花,这是中药厂特意培植的晚开的品种,此刻白色的花朵正肆意开放着,花气清香却难掩宋晓心中的疼痛。

开到荼蘼花事了,夏日的炙热和喧嚣正在午后一步步逼近。宋晓心里明白,爱情的春天已经在今天悄然终结,一幕悲剧正在上演。

宋晓回到家里,父母已经从姑父打来的电话中知道了一切。母亲悄悄流起了眼泪,为女儿遭受的晴空霹雳感同身受。父亲还是坚强一些,看到女儿进屋不说话,宋爸爸跟着宋晓进到房间,轻声问:“饿不饿?要不要先吃饭?”宋晓无力地摇摇头,放下随身背着的小包和中药膏,躺到床上紧闭双眼。小说中的故事情节真实地在自己身上上演,宋晓仿佛一夜之间懂得什么叫世事无常和苍桑变化。遭遇身体和情感双重打击的宋晓能跨越过去吗?

看到女儿很虚弱的样子,宋爸爸带上房门,轻手轻脚走出房间。

昏昏沉沉地睡了几个小时,宋晓醒来时有些梦里不知身是客的感觉。睁着双眼直愣愣地盯着天花板看了半天,又转身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的妹妹,她的表情安静恬美,宋晓多么希望这一切要是一场梦该多好。

感觉有些口渴,宋晓起身走到厨房倒水喝。正在客厅看电视的父母听到动静,连忙对视了一下,宋妈妈快步进到厨房,询问宋晓“要不要吃饭?”。没有一点儿食欲的宋晓摇摇头,继续喝着杯里的水。

“饭还是要吃的,不然身体怎么受得了。你得多吃点,才能早点康复啊!”母亲有些哽咽着说。

刚刚经历了情感和心灵创伤的宋晓明显感觉身体确实比平时虚弱,仿若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一样。她挤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安慰母亲:“还好了,没有想像中的难受。查出有病,就治呗。”

父亲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关了电视。听到宋晓有气无力地说话声,黯然无语。母亲打开煤气炉,将晚餐时熬好的鱼汤热给宋晓喝。

宋晓走到客厅,挨着父亲坐下。

“明天我带你到别家医院复查一下吧,万一是医生诊断错误呢?”父亲说道。

“明天得先去趟公司,好象有指定复查的医院。今天我没听清,再去问问吧。”宋晓平静地说。

“好,那就我先陪你去公司,再去医院。喝点汤,早点休息。明天早起!”父亲一改往日的严厉,语气柔和地对待宋晓。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不会化验搞错了,虚惊一场?不过也好检验了一下杜。

 
Amoy的头像
 #

飘兄的设想有道理

 
梅子的头像
 #

看来可能会告吹。

 
Amoy的头像
 #

有可能

 
雨林的头像
 #

不太明白杜文涛为什么会冷淡下来? 期待续集。

 
Amoy的头像
 #

这也是宋晓想知道的,人心变得可真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