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螺螺与蚬子

 

                                                                                                              螺螺与蚬子 

 

       螺螺就是螺蛳,螺螺是家乡人的称呼,叠声的运用听起来很亲切,也很有实在。家乡不是水乡,但沟渠纵横大大小小的水却是随处可见的,螺螺泼皮的很,有水就有它存在。

       暮春的时候,提个篮子到河边站在清水里,低头就可看见那那隐隐的青黑色的螺螺三五个一群的懒洋洋待在水底,伸出手一抓就抓上几个来,水淋淋的螺螺壳上还沾着河泥,顺手在清水里一摆就干净了,露出上大下尖圆锥形的憨模样,你还能看见螺肉像舌头似的向壳里缩,一缩就关上它的门了,它的小小的门就是一小片椭圆形的薄盖子,褐色,有一圈圈的纹,如同年轮一般。来捞螺螺的人并不理会这么多,只是伸手到水底去抓螺螺,看不清的话就用脚在水底轻轻挨一挨,感觉有圆润的小硬物,基本就是了,手到螺来。从暮春一直可以摸到中秋,你不怕水凉的话可以摸一年!当西南风刮起的时候,螺螺会成群汇聚到浅水边,让你一次摸个够,而且都挑大个的摸。

       你有些累了,篮子已经很沉了,就把篮子浸到清水里略微洗洗这些大大小小的螺螺,漂一漂夹带上来的青苔,一路笑眯眯地拎回家去。

        别急,这个还要放到木桶用清水养上两宿,半天换一次水。那螺螺在安静的清水里自在地推开那小小的门,伸出灰白的肉身练习体操,有的就吸在桶壁上缓慢地移动。

        看换到木桶里的清水不再变得浑浊时就成了,放到大铁锅里煮了,再放进冷水盆里。接下来的工作就得有耐心了,坐在小板凳上,右手拿一针锥,左手从盆里抓一把螺螺,用针锥尖拨开那片褐色的小小盖子,用锥子向壳里一戳一挑,煮熟了的螺螺肉就出来了,肉是灰蓝色的,后面还跟着细而白的尾子,这个尾子要掐掉,有不少小小的螺螺宝宝在这尾子里。把挑出来又掐干净的螺螺肉放进干净的大碟子里,再挑另一个螺螺,不能急也不能马虎,小半天的功夫才能一一挑完这些螺螺。

       吃就轻松多了,大些的螺螺肉还得切上两刀,姜葱油盐醋一加上热锅一炒,韭菜切段下锅一起翻两番,喜辣就再放点辣椒,装盘上桌,就吃吧,韭菜脆螺肉韧,香鲜诱人,吃这口来那口!

       但我小时候不爱吃螺螺,我嫌它肉过韧嚼不烂,嚼上半天也没咽下几个,严重影响吃饭的速度,显得很狼狈。我喜欢吃蚬子,这个要嫩多了。蚬子可不是有水的河渠里就能有的,一定要是大干河,通洪泽湖的灌溉主干河,或者像废黄河这一类的河里才会有,也不是像螺螺四季都在,蚬子只在夏季干河上游放水才会有。因为干河水深,一般是不允许孩子家的去摸的。

        蚬子不大,呈小小的扇形,浅灰带黄,两扇壳子紧合着。一煮壳就开了,黄豆大小的肉就露出来,洗净也与韭菜炒了,细嫩鲜软,是不可多得的美味!

        后来在外地也吃过螺螺,但始终吃不出童年时的味道,蚬子却再没吃过。

        汪曾琪老先生也回忆过吃螺肉,他吃了螺肉后还要把螺壳用螺弓射到瓦房上,半夜听那螺壳从瓦上滚落的声音,他那个太浪漫了。我的记忆里乡村都是草房,孩子也要做做家务事的,有那闲功夫可以去挑点猪菜也是好的。至于郑板桥喜欢的醉螺,更不是农家人的菜了。

       如今外面卖的螺螺都是连壳子烧煮的,吃时用牙签挑了吃,弄的满手油迹迹的,很不方便,也不过瘾,到底没有小时候的好了。

 

 

 

                                                                                                                  二0一0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二十二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也喜欢读汪曾琪老先生的散文。在不经意处有深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么早就上网了?呵呵!

 
雨林的头像
 #

喜欢早晨这段清静的时间。特别是周末, 可以一边煮着米香四溢的稀饭。

 
予微的头像
 #

我们以前吃这“田螺”, “石螺”,是不用牙签剔挑的。

用水养两天让它们吐尽泥后,用柴刀背把螺尾的壳剁掉,或用钳子钳了;烧油锅,用紫苏,香蒜,姜葱,豆豉爆炒,火候要掌握好,刚熟就起锅上碟。炒过头肉就嚼不动了。

摆好开吃!真功夫来了,用三只手指撮起惹香喷喷的田螺,嘬嘴唇,与螺嘴对严了,啜一下,嫩肉就出来了,舌头触到螺肉,确定螺尾位置,银牙轻轻一咬断,肉就留嘴里,带小螺的尾巴就留螺壳里,细嚼,再送一口白酒,从月亮升起时,三五知己聊到月亮西沉。。。

后来学了英语,就窃窃的笑朋友,"mouth to mouth"?

现在,因为水都被污染了,螺,砚,黄鳝都有一股腥腥的,化学药品味,没法吃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愈加怀念曾经的淳朴。

 
anna的头像
 #

好传神!都想现在就去菜场买螺蛳了,可惜不是季节!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到初夏是应该就可以吃到了,处理时得费心些,要清水养上几日的,呵呵。

 
海云的头像
 #

这个我太爱了。口水长流。。。。。。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好东西谁不喜欢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