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19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17)

辣妈z传( 17

 

余国英

 

法老太太与黛安在厨房中谈了一阵,见老法兰克由柜中取出饼干,又由冰库内舀出冰淇淋,知道这两样都是小发爱吃的,就起身到客厅中去找小发,老法兰克跟在她身后。

「尊贵的小客人,要吃黛安烤的饼干呢?还是要吃法兰克买的冰淇淋?」年老的男仆法兰克见了小发,连忙问道。

「小发两样都要吃唷!」法利太太笑着逗小发。

小家伙看见妈妈与孟叔叔打着哑谜,两个大人似乎都有点手足无躇,

时间一久,觉得妈妈似乎并不需要他的保护,渐渐失掉了对孟贾森的的敌意,饼干及冰淇淋的诱惑又太大,最后终于乖乖地让法老太太牵着手,与老法兰克一同到厨房中吃东西去了。

「来,我带妳去看五年来我平常生活的房间。」站在小乔身后替她擦眼泪的贾森,看见小发被老太太带走,心里松了一口气,非常孩子气地牵起小乔的手来,拉着她出了大厅,沿着深深的走廊向右边走去。

贾森用空着的那只手,推开一扇极其讲究的桃花心木的房门,门内原来是一间宽大而敞亮的书房,书房门的对面有一扇极大的风景玻璃窗,窗外有翠绿色地毯一般的草地,草地外面就是一座深绿的森林,美丽得就像一幅风景画一般。

窗子下面就是一张巨型的大书桌,桌上堆满了书藉,以及写了一半的纸张,上面还有一架1982年的巨型计算机。

「你自已有一台计算机!」小乔叹道。那时个人计算机不如现在普及,不但价格极为高昂,速度较慢,型体也甚为笨重,占据了很大的桌面。

「吓,吓,花了我好几个月的薪水呢!」贾森笑着回答。

房内有两面都是书架,书本由最底层一直排满到高高的天花板上。

「这么多书!」小乔又大声地赞叹。

「就是为因日夜研读它们,才戴上眼镜的呀!」贾森笑着应道。

他们一进书房,贾森就将书房的门关起来,将金丝眼镜摘下放在书桌上的计算机上面,将小乔的背靠着墙,用自已的胸顶着她的胸部,双手紧紧地搂着她的腰,低下头来深深地吻着她。

一股清新男性书生气息夹着高雅古龙水的淡淡的香味,使小乔觉得如痴欲醉,这正是她朝思寐想的气味啊!他那温柔的嘴唇湿润而柔软,他的拥抱,固执而热切,使她觉得一阵暖流由自已被吻着的嘴唇,一直流们向下腹,再窜向全身。

「唔,贾森!」她激动得再度又哭了起来。

「唔,小乔!」他嗄声地应道,将她搂得更紧,吻得更深。

「好像做梦一样,但却感觉十分真实!」贾森的脸上露出非常孩子气

的笑容。

小乔将脸转过来对着贾森,一声不响地看着他,一脸笑意,她觉得自已今天也变得年青而又顽皮了。

不知过了多久,书房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敲门之声,两人都沈醉在他们的第一次接吻之中,早已忘了置身何处,当然没有听见。

停了一会儿,这响声又再度响起,极其轻微缓慢,生怕惊动了他们似的。

「法兰克,进来,有什么事吗?」贾森出声问道,但是他的双手仍然理直气壮地紧搂着小乔,他要在老仆面前明示小乔的身份。

「黛安及爱玛要我过来问,尊贵的女客人要喝什么饮料?」老仆人法兰克很恭敬地问道。

贾森淡褐色的眼睛深情地看着小乔,使小乔想起她们第一次在旧韦斯伯大学教员餐厅吃扬州炒饭喝立顿热茶的事,就抬起眼睛对站在一旁的法兰克说:「喝立顿热荼袋罢!不要奶精,也不必加白糖。」

    「啊,每次喝到立顿袋茶,就想起妳以及我们在教员餐厅第一次喝茶的事来!妳知道吗?我第一次看见妳,就知道妳是我的,看,今天我们不是又再度相见了吗?以后永远不再分开了!」贾森将嘴唇温柔地擦着小乔的耳朶,轻轻地对她耳语道。

    「配些什么点心呢?奶油饼干?巧克力蛋糕?」法兰克的问话,吓了他们一跳,没有想到他还站在门边,没有离去。

    「法兰克,我们不吃什么点心,你叫黛安做晚餐给大家吃罢。」贾森吩咐道。

    法兰克领命去了,贾森牵着她的手,对她说:「这幢建筑物原有廾几间房间,我在读普林斯顿大学研究院住在宿舍里的时候,祖父母搬到纽约,整幢房屋无人居住,房间也全部封闭。五年前我回到旧韦斯伯来教书,才将这边的几间打开来整理了一下,换了新的地毯,墙壁及地板也重新打磨过,装了新式中央冷热空调,本来是给我暂用的,没有想到一住就是五年!」

贾森将她领到花房旁边的一间起居室,这间房虽然也是原来旧厦的一间,不过光线极好,下午的阳光,斜斜地照着,只见那窗外花木扶疏,绿草如茵,书房内窗明几净,安静舒适,靠窗有二张极为讲究的大皮沙发,靠墙有一架古早以前那种华丽笨重有着讲究木框的巨型电视机。

贾森一进门,自已先坐在沙发上,再起身将小乔抱起来坐在他的腿上,又重新热烈地吻着小乔,完全忘了时间。

「法兰克,进来,你将热茶放在咖啡桌上罢!」正在专心接吻的贾森,眼角瞥见端了茶盘站在室外的法兰克,只得向那忠心的老仆招招手,叫他将茶端进来。

法兰克怱怱将二套讲究的茶杯茶壸放在小几上,慌慌张张地走开了。

「呀,这那里是热茶,早就变成温吞茶了!」小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笑了起来。

「可怜的法兰克,一定端了热茶站在外面很久,又不便打扰我们,所以茶都变冷了。」贾森也笑着抿了一口,也将茶杯放回咖啡桌。

两人不约而同地相对大笑起来。

「走,我带妳到一个法兰克此时绝对不会到的房间去!」贾森高兴地说。

他说的房间原来是他的卧室,里面也是重新装修过,窗上挂着长大而厚重的窗帘,房的中央有一张极大的新式大床,看起来十分安祥舒适。

一进房间,他就一把将小乔抱起来,温柔地把她抱到床上躺着,她的脚上还穿著翠蓝的高跟鞋,然后自已也轻轻地倒在床上,也没有脱掉皮鞋。

贾森又重新紧紧地将她抱住,更加热烈地吻着她,他的嘴唇又湿又热,大手温暖而有力。

贾森狂烈地吻着小乔,突然间,他的呼吸急促了起来,细长而白晢的手指,急切地扯着小乔旗袍上的拉链,小乔温柔地拉开他的双手,自已熟练地先解开领口及上襟边的中国扣子,然后才将腰旁的拉链一拉到底,本来贴在娇躯上的旗袍,现在突然松了开来,贾森也脱下他的皮鞋。

「咯,咯!」门外响起轻轻地敲门声。

敲门声十分轻微,两人被吓了一跳,全神贯注,侧耳细听。

原来外面天色不知不觉地变暗,忠心的老法兰克虽然很不愿打扰他的小主人,但还是不得不走过来请他们过去吃晚餐。

小乔连忙由床上跳起来,拉上旗袍边的拉链。

「吃晚饭!天怎么这么黑,什么都看不清楚呢?」贾森叹了一口气,非常温柔地帮忙将小乔旗袍襟上的中国扣子扣好。

「那是因为你没有戴眼镜的原故罢!」小乔恢复了神智,笑着指出来。

「呀,我的眼镜不知放到那里去了!」贾森恍然大悟,原来没有戴眼镜,怪不得看不清楚。

「我知道,在书房中。」小乔说完,由床上跳起来,高跟鞋登登登地向他的书房跑去,贾森穿好皮鞋,也跳起来跟在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书房,小乔找到了眼镜,仔仔细细地替他戴上,并踮起脚跟,亲了一下他的面颊,他脸上的胡须刮得十分干净。

「看,自从妳在我生命中消失以后,我虽然颓丧了一阵子,后来想,与其自暴自弃,不如化伤心为力量,将来很可能有再见妳的一天哩,因而努力争取本校的永久教职,五年来发表了不少论文,竟然不得不戴上眼镜了!」贾森正说间,房内的电话响了。

「好极了,罗拉,我们就要吃晚饭了,妳若愿意半小时内赶来,我就将她介绍给妳,不愿来,当然不能勉强了。」贾森很大声地说,很高兴地将电话挂回墙上。

「现在,多么幸运,妳果然又出现在我的眼前了!有机会一定要大肆请客,将妳介绍给我所有的朋友们。」贾森牵着小乔的手,一面说,一面向餐厅走。

餐厅自然也是重新装修过的,桌子是新式的厅桌,顶多只能坐八个人,他们六人坐着十分宽敞。

黛安及爱玛烧煮了不少好菜,前菜、汤、主菜、素菜以及甜点一样不少,贾森炫耀黛安的烹饪手法,吃得十分尽兴,小乔一直心不在焉,急着想回去。

最后,贾森扭不过小乔一再说要回去,但又怕小乔在黄昏中不认识路途,所以坚持要开车在前面带路,送她们一程。

「贾森,我有很多事,需要告诉你...。」小乔轻轻地说。

「太好了,我也很想知道,而且,我也有很多话要对妳说,妳明天再来好吗?这是我的电话号码,要来之前打电话通知,我好到茱萸庄的黑铁杆的门楼前去接妳。」贾森很仔细地将电话号码写在一张卡片上,非常慎重地交给她。

小乔点点头,将小卡片仔细地收进自已的手提皮包中,然后跨上了法老太太大车的驾驶座。

贾森的小白车在前面领路,小乔的车跟在后面,一直开到茱荑庄园的大门,大门上的两盏大灯已经打开了,贾森停下车来,让小乔的车过去,他那戴了眼镜的眼晴,多情而温柔地注视着开车的小乔,小乔目不斜视地将汽车一直朝公路开去。

小发一上车就睡着了,搂着小发的法老太太也闭上了眼睛。

「现在,我知道妳说过的白马王子是谁了!」半天不曾言语的法利老太太突然睁开眼晴,对小乔说。

小乔的眼晴专心地向前看着前面被车灯照亮的公路,一声不响。

回到法老太太家中,老太太径自回主卧房梳洗,她的浴室厕所就在她的主卧室里面。

小乔将小发抱到他的小床上,让他继续睡觉,自已仍旧穿着长旗袍,坐在房中黑暗中发呆,她觉得空前的快乐,贾森不但更加英俊潇洒,而且仍然如此地爱她,也觉得空前地失落,因为,他们的爱情怎么会有什么结果呢?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整理自已的思绪。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到听见发仔的汽车停在车道上,她才慢慢地起身,失魂落魄地梳洗及换睡衣,倒在床上。

她躺在床上,听见发仔关车门,开房门,到小发房间去看小发,又转到浴室去冲洗换衣以及因为怕吵醒她而蹑手蹑脚上床的声音。

发仔在闷热的厨房里累了一天,一睡下就发出匀称的呼声,小乔被他的呼声吵得更加睡不着,又过了好一阵子,她实在忍不住了,就起床换了一件上衣及牛仔裤,穿了便鞋,提着手提皮包,开门走到院中。

夏夜的天空,月圆如镜,月光如梦似幻地溢满了整个院子,小乔轻轻地将法老太太的车子由车道中开了出去,在街边转角处的一家药店旁边,她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由手提皮包内掏出贾森给她的小卡片,就着公用电话亭内蒙眬的电灯光线,拨了贾森的电话号码。

「哈啰,小乔,我正在想念妳呢!妳在那里?」贾森惊喜的声音。

「我在公用电话亭。」小乔说。

「赶快放下电话,过来罢,我到茱荑庄的黑铁杆门楼前去等妳,不见不散。」贾森不等她回答,就把电话挂断了。

小乔站在公共电话亭里手中握着电话筒,发了一阵呆,亭外的街灯照着格林可夫冷清的街头,偶尔一辆路过的汽车,驶过公用电话亭,汽车的头灯照着她的眼睛,听见电话筒中传来嗡嗡的响声,才想到贾森正在等她,连忙将公用电话挂上。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