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16)

辣妈Z传( 16

 

「太好了,外面空气清新,对小发的身心有益,他一定喜欢在妈咪教书的校园走走!」老太太非常高兴地答道。

到了纽约州大学的旧韦伯斯分校,小发已经醒来了,小眼睛骨碌碌乱转,指着车窗外一些在校园行走的大学生们问:「妈妈,他们是老师吗?」

小乔与法利太太都笑了:「他们是学生,不是老师。」

「喔,我们学校的学生们都很小,跟我一样矮,只有老师们比较大。」小发答道。

「你进的是幼儿园先修班,幼儿园的学生比较小,妈妈教的是大学,大学生都比较大。」老太太向小发解释。

「喔。」小发很懂事地点点头。

她先将车开到英语系,在大门外面暂停几分钟,现在快到夏季了,学生们都穿了长袖单上衣,牛仔裤以及球鞋,英语系的大玻璃门依然如旧,光亮而宽大,想起那个寒冷的下雪天,在大雪纷飞中贾森替她开门的事。

他的声音笑貌,历历在目,小乔不禁长叹一声,将车驶离这个使她心神荡漾的地方。

经过教师餐厅,不禁又忆起孟贾森那温柔的举止,亲切的关怀,小乔依依不舍地一直朝那餐厅看去,只见那餐厅窗内的窗帘仍然高挂,大门仍然紧闭,有人经过她们身边,推开大门向门内走去。

最后,小乔将法利太太的车子停在总图书馆的停车场,与法利太太一人牵了小发的一只手,向总图书馆的大门走去。

星期六,很多人到总书馆来查资科,看书,用计算机,所以大门口虽然十分安静,但仍然人来人往。

在大门口的玻璃大门前面,有一对男女正在一面说话一面走路,那颀长的男子突然站住了,戴着金丝边眼镜后面淡褐色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小乔,他身边那位褐眼褐发身材微胖的年轻姑娘只得也停下了脚步。

「乔老师,真的是妳吗?我不是做梦罢?」他激动地大声问道。

「啊,贾森,是你,你戴了眼镜!」小乔也情不自禁地喊出声来。

「小乔,我终于我到妳,这次,我再也不要再让妳由我的身边走开了!」他的长腿迈着帅帅的步伐,只跨了三步,忘情地一把紧紧抱住小乔。

「今天星期六,你到总图书馆来干什么?」小乔哽咽着问他,眼泪流满了脸颊。

「最后一次送妳到的地方,就是这个门口,我一直梦想着有一天,妳会由这个门里出来。」他动情地说,眼镜后面的眼睛,也湿润了起来。

小乔终于放声大哭了起来。

激动万分的贾森与小乔沈醉在相逢的情绪里,竟然没有注意到他身边那位褐发胖姑娘已经悄然离去。

「妈妈,不要哭,小发在这里!」小发看见妈妈哭了,站在一旁非常着急,先过去抱住妈妈的腿,扯扯妈妈翠蓝的长旗袍,最后又奔到贾森身边,举起他的胖胖的小脚,用力地踩着贾森的皮鞋。

「小发,小发,这位叔叔是妈妈的好朋友孟叔叔!」小乔连忙用右手去拉小发,再用左手水葱般的纤指擦着眼泪。

贾森慌忙由长裤的口袋内掏出一条迭得十分平整的干净手帕,非常温柔仔细地替小乔将脸上的眼泪擦干。

「来,贾森,...我给你介绍,这是我的儿子郑小发。」小乔鼓起勇气,将小发拉到贾森身边,对他说道。

说完之后,小乔觉得心头突然去掉一付千斤重担。我己经直接而坦白地告诉了他,他要如何反应,那就全要看他自己了。

「妳的儿子?!!」自从小乔在他生命中消失以后,贾森曾经伤心欲绝,觉得像自己这样白天神昏颠倒,夜间辗转难寐,身心无力,不思饮食,实在不是办法,因而去找了一位心理医师,在医师的诊所里,将心事和盘托出,对小乔的下落,猜想过种种可能,但却万万想不到她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子,完全出乎他的意外,久久不知如何反应。

看见贾森满脸惊愕,小乔心中涌出极大的欠疚之情,觉得自已十分对他不起,至少,在五年之前,应该找一个机会特地向他解释一下,当时虽然想不起应该解释些什么,如何解释,但总归是自己不对,至少,他虽然从未明说过,但他对自己的感情,是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的,而她呢,不但舍不得告诉他说自己已婚,反而有意无意地误导过他,让他陷入更深。

「唔,是妳的儿子,抱养的吗?」他尚抱着一线希望,所以故意含笑问道。

「我自己亲生的。」小乔坦白地看着他的双眼。

贾森久久说不出话来。

「呃,难怪这么可爱!」终于,他用手推了推他的金丝边的眼镜,好容易恢复了常态。

「贾森,这位是法利太太,她是我们的房东。」小乔找到了一个转变话题的机会。

「法利? Farley吗?真高兴遇见妳!」贾森很客气地说。只见老太太目不转睛地盯着贾森看,总觉得她前生今世什么地方见过这位孟贾森博士,竟然忘了打招呼。

贾森等了一下,才见法老太太伸出手来,他连忙也伸出手来与老太太相握。

     「小乔,妳从来没有到我家去过,我们四人站在校园里哭泣也不是办法,不如到我家去坐坐,距这里很近的,法利太太,妳说可好?」贾森征求大家同意,眼光中充满了恳求。

「孟博士,你要我们去你家,去看孟夫人吗?」小乔想起刚才离去的那位姑娘,丰润光鲜,外貌与贾森倒也匹配,但她一定不是贾森的太太,不然不会悄然离去。

「我还没有结婚呢。」贾森大声地说。

「是吗?」小乔不知该说什么,只得顺口问道。

「哈,哈!这五年中每天忙着想念妳,而更忙着做实验,写论文,一年前变成正教授,不久前实验的大突破成功,好几篇论文也备受各方肯定,我的永久教职头衔也几乎差不多啦!」五年不见,贾森不但戴了眼镜,外貌成熟多了,最大的区别,是谈吐中充满了对前途的自信。

小乔开着法利太太的大旧车,跟在贾森白色发亮的小汽车后面,沿着一条新铺水泥路道向前行驶,在两旁的被绿荫覆盖下,大约开了十几分钟,来到一个极大的庄园,园外围着的黑色细铁的栏杆,一直延伸到目力不及的森林之中。

贾森的汽车,停在一个由黑铁条组成的大门前面,大门外面,有一座水泥及石块砌成的门楼,上面写着“茱荑庄园”Dogwood Garden他由车中按了一下遥控器,大门缓缓地打开,二辆汽车一前一后向庄门内驶去。

进入庄内,在两排怒放着粉红色的茱荑花树当中又行驶了两、三分钟,才到一座极长极宽的建筑物前面停下来。贾森先由自已的车上跳下来,快步跑到小乔她们的车前,示意小乔摇下车窗。

「到了,到了,对不起,我们家的茱荑园Dogwood Garden是百多年的老旧房子,后面马厩已经拆除,前面没有车房,车子只好暂停在车道上。」贾森很兴奋地喊道。

「孟博士,我记起来了!从小就是废寝忘食,看准了目标,勇往直前的,你是小贾森,你就是孟特福老先生的孙子!」一直思索的法利老太太突然喊出声来。

大房子的前门大开,由里面迎出一男一女两位老佣人。

小乔她们停好车,由车上走下来,小发牢牢地牵着妈妈的手,亦步亦趋地跟着母亲的脚步。

「黛安,妳是黛安!记得我吗?我是爱玛,后来嫁给了茱荑庄园园丁约瑟夫,卅年前,有时妳们出去渡假,由我替妳的工,在孟家的茱荑园内帮过忙,做过长期的临时女工的呀!」法利老太太接触到多年前见过的故景,看见旧人,忆起旧事,更加激动。

「啊,爱玛,爱玛,那时妳好年青呀,没有想到现在竟然也是老太太了!」老女佣黛安似乎也记起法利老太太是谁了!原来是以前曾干过临时工的女佣爱玛,比黛安大概年青十岁左右,嫁给约瑟夫以后改用约瑟夫的姓氏法利,成为法太太,时过卅年,变成现在的法老太太。

「约瑟夫好吗?」年老的男仆法兰克也激动地问道。

「约瑟夫早在十年前就过世了,我就住在他留下来的旧房子中,开他做工用的大旧车,依赖他的退休金及社会福利金过日子...。」两位老女佣人坐在厨房的小饭桌上,一面吃东西,一面开起讲来,鸡毛蒜皮,陈年旧事,说个不停。

小乔与贾森俩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六目相对,小发见这位白人叔叔眼镜后面的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妈妈瞧,似乎有千言万语要讲给妈妈听的样子,就十分固执地坐在妈妈腿上,两只发亮的眼睛,充满了敌意地瞪着贾森。

「小乔...。」贾森欲言又止。

「...。」小乔的眼泪又由她的东方凤眼中流了出来,她的眼睫毛虽然不像西方美女那么长,但因为颜色漆黑,所以她的眼睛黑白分明,光彩流盼。

贾森由沙发上站起来,无言地又掏出原先自己的那条手帕,走过来站在沙发后面,默默地替她擦泪。

 

 

 

分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