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捷润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7 小时 33 分钟 之前
注册: 11/13/2013 - 21:41
积分: 7214

你在这里

《巨流河》读后感点滴 --《西风歌》片想。

(雪莱在牛津的纪念碑。照片取自网络)

“我的一生,在生生死死之间颠簸前行,自幼把心栓在文学上,如今能在中国唯一敢自由讲授、传播西方文学的土地上,对着选择文学的青年人,用我一生最响亮的声音读雪莱《西风歌》。”

齐邦媛女士在《巨流河》的第九章有这样一段话,读过之后,我感慨半天。

人各有志,兴趣不一。不少人对文学不感兴趣,这也没有关系。只要肯学习,学什么知识都好。但对于爱好文学,尤其是爱好诗歌的人们,雪莱的《西风歌》是不能不读的。虽然“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已经被人们引用烂了,但每次我重读《西风歌》都会引发我新的灵感,唤起我平息的激情。

雪莱是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都喜欢的大诗人。共产主义的鼻祖马克思和恩格斯都非常喜欢他。文革间革命学者们认为《西风歌》是呼唤无产阶级革命的号角。其实雪莱1822年就过世了(1792-1822),他根本没有什么无产阶级革命的意识。这首诗激情饱满,狂野奔放,却同时美妙无比。这让我多少有些联想到王勃的《滕王阁序》,两人创作时都极为年轻,笔下文字却能流芳百世,恐怕都有神助吧。

英文诗歌中我们可吸取的营养成分很多,对自由体的诗歌创作很有帮助。《巨流河》中不止一次提到过一本诗集《英诗金库》(The Golden Treasury)。我在大学时买了一本,人民币27角。这么多年来它一直在我身边,诗没有读懂多少,其中诗人的名字还是知道一些的。想写诗没有灵感时,将它拿出来看看;极为高兴时,将它拿出来看看;特别难过时,将它拿出来看看;有闲工夫时,将它拿出来看看。

有时间读诗是一种享受。

 

(我的第二次作业。没有许多时间,只好写点儿短的感想。)

分类: 

评论

朴康平的头像
 #

“如今能在中国唯一敢自由讲授,传播西方文学的土地上,......”对不起,这句没看明白。

 
捷润的头像
 #

《巨流河》是回忆录,邦媛女士说这话的背景是改革开放前,不是今天。

 
朴康平的头像
 #

主要是没弄懂“传播西方文学的土地上”上下的语法结构。前头缺一个“在”字?瞎猜。

 
朴康平的头像
 #

来回多读几回,没有“在”也念通了,哈哈。

 
捷润的头像
 #

我将顿号 “ 、” 错键入成 “ ,”, 所以出了问题。刚刚改正。 朴兄语感很好。

 
刘瑛依旧的头像
 #

啊?你这是作业?谁布置的?

 
捷润的头像
 #

是雨林和Amoy他们布置的。我服从命令。

 
雨林的头像
 #

《巨流河》中也是有太多的细节让我感动。 我自知无法用一篇书评来概括,感谢Amoy愿意用书信体的方式和我一起陈述, 尽管写了好几篇,还是有许多体会没有说出来。捷润你的两篇感想我也有共鸣。 期待你有时间再多写。你近几年的游记和书评等等还可以再出一本书了。

以下是关于邦媛老人和《巨流河》的一个新消息。 期待阅读这本《洄瀾:相逢巨流河》。

 

《洄瀾‧相逢巨流河》即將在臺出版。

  2月19日是《巨流河》作者齊邦媛的90周歲生日。齊邦媛的学生,晚輩用一本《洄瀾:相逢巨流河》作為給老師的壽禮,該書即將由《巨流河》臺灣出版方“天下文化”出版,天下文化還將同時推出《巨流河》10萬冊紀念版。

  齊邦媛81歲開始寫作《巨流河》,足足花了4年時間,完成史詩場景的自傳,將家族史和個人奮鬥史悲喜交集地放置在民國百年的舞臺上。昔日學生簡 媜以“一出手,山河震動”形容此書重量;哈佛學者王德威以“如此悲傷,如此愉悅,如此獨特”描述此書令人低回咀嚼、一唱三嘆的感受。該書自2009年出版 至今,僅在臺灣就已經售出10萬冊。2010年底,《巨流河》簡體字版由北京三聯書店取得授權,雖在少許刪節的立場上有些折衝與磨合,但終能順利出版。齊 邦媛這個名字也由此為大陸讀者熟知。

  《巨流河》出版後,在大陸和臺灣的很多學者和作家予以各種評論,媒體也前來要求採訪,面對原本對她毫不熟悉的大陸媒體,齊先生不得不以親自書寫 的方式,力圖精確地回答提問。她同時又非常珍視她所收到的數百封貼了郵票的信,也勾起她想要做一整體回答的念頭,《洄瀾:相逢巨流河》便慢慢成形。天下文 化的編輯選出了大約十分之一的信函,加上齊邦媛的學生、晚輩和海內外評論、訪談,濃縮精簡,最終形成了此書。

  在《洄瀾:相逢巨流河》的最後收入了齊邦媛與臺灣作家簡媜的對話,在對話中,90歲的齊邦媛簡短總結了自己的一生:“我這一生,很夠,很累,很 滿意。……我一生都在奉獻,給家庭、學生,但願服務期限滿的時候,從這個人生到另一個人生,當我過了那個界限時,我的船沒有發出沉重的聲音。”

  《巨流河》獲得了巨大的成功,除了繁體字版以外,還分別出了簡體中文版和日文版。齊邦媛說:“大陸讀者讀它,我蠻高興的,也許時代不一樣了,他 們也想聽一點官方說法之外的話。日文版,太意外了,因為這是生死決鬥的敵人,能出日文版我很興奮;當年,你們在頭上炸我的時候,我在想什麼。”.....

 

  

 
捷润的头像
 #

谢谢雨林。 你说的对,我现有的发表过的游记可以集成一本书。只是目前还没有计划,太忙啦。你的读后感写得很好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