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41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15)

辣妈z传( 15

 

李大为多金善沽,才做了二年成功的生意,就被纽约当地的侨啇们选为计算机商会的副理事长。又再度包租了法拉盛的喜来顿大酒店的中西餐厅,午餐时筵开数十席,蔡娇艳、朱瑞红、以及刘春晖几位死党当然又在被请之列。

因为小乔下意识地从来不提她的丈夫,所以大家也都故意当作她面避免提起,甚至只要一提到,大家就善意地故意转移话题,更使得小乔觉得李大为之所以会见了她就涎着脸,所以,这次她就将她与发仔最近在长岛两人一齐在法庭宣示入美国国藉以及以前在第十二电视台示范做陈皮牛录像带的烤贝,放在法老太太的大手提袋中赴宴。

为了不再重复上次李大为的黄玖瑰事件,这次小乔特地替法利太太缝制了件淡蓝色洋装,小发则是一件深蓝色水手装,自已穿了穿翠蓝色的长旗袍,天下没有翠蓝色的玫瑰花罢!小乔觉得十二万分放心,就开车带了提着大手提袋的法利太太及兴高釆烈的小发,笑瞇瞇地赴宴去也。

小乔她们到达的时候,只见李大为志得意满地周于旋在宾客之间,一看见仪态万千、娇丽妩媚的小乔走进大厅中来,立刻眼睛一亮,快步小跑过来,亲热地喊道:「蔡小姐,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多秋天过去了,真正令人想念!」

「恭喜,恭喜,李先生,你的事业真是如日中天呀!」小乔也很客气地跟老朋友的丈夫寒喧。

「蜜斯蔡,妳真是愈长愈漂亮!有什么养颜的秘诀吗?得告诉吴小琴才是,妳知道,上个月,尼克松总统在白宫宴客,招待我们这批成功的商业界精英,宴后与宾客合照,记念照片寄到我们家来,哎呀呀,照片上的吴小琴真丑,她现在真的变成一个黄脸婆了!」李大为的双手紧紧握住小乔的柔夷不放。

「看,那边挺着大肚子的是谁?」小乔抬头看见老秦十分体贴地扶着挺着大肚子朱瑞红由外面进来,非常高兴,连忙喊道,打算把自已的手由李大为的双手中扯回来,向前走过去迎接。

李大为却不但死不放手,反而用力将她拉到大厅后面的一个小间里面,关上房门,他的一双眼睛,一直在捕捉小乔的视线。

「对了,小琴在那里?我们得好好恭喜她做了计算机商会的理事长夫人了!」小乔的手被他握得发汗,连忙抬眼四处寻找吴小琴。

「嗳,不要提了,相亲的时候,瞎子算命说她有帮夫相,其实,她是个只会算账的会计,创业的时候可能还有帮助,可是她那不性感的长相,怎么有资格做副理事夫人呀!只有像妳这样的美人...。」李大为居然在小乔面前批评起吴小琴来。

小乔的手一直被李大为握着不放,小房间又没有别人,令她觉得十分尴尬,连忙对李大为说:「等一下,我有一卷录像带送给你与吴小琴。」

她再度使劲地扯脱李大为的双手,因为有点出其不意,竟然被她挣脱了,她立刻快步过去打开小房间的门,看见小发正在一大群宾客中间大出风头,大人都在逗他说话。

「我跟他说英语。」小家伙指着一位白人,用英语说。

「我跟你说华语。」小发对一位黄种中国人用国语说。

法利太太提了大手提袋站在一旁,又得意又骄傲,看见小乔招手叫她,连忙走过来,小乔由法利太太的大手提袋中找到那卷录像带,走过去一直递到李大为的手中;「这是我与我先生一同示范食谱的录像带,请你与你太太吴小琴指教。」

小乔说完之后,丢下录像带,转身急急逃离大为的小房间,并顺手将小房间的门关上,快步走到人丛中,站在小发旁边,强压心跳,努力地镇定自已。

过了一阵子,大家入席,小乔看见吴小琴终于迟迟出现,真的吓了她一跳,吴小琴虽是大财阀家大太太的独生闺女,大约父亲身边得宠的小老婆过多,从小就很瘦小安静,当初是个努力用功型的学生,现在则是拼命帮助丈夫的太太,不知怎么,今天,在她丈夫的庆功宴上,她竟然骨瘦如柴,憔悴到可怜的地步,明明穿了一件名牌礼服,却挂在她身上,并不合身。

在中菜餐厅里,小乔见了小琴,正要走过去打招呼,却被李大为看见,立刻快步跑过来,在众目耿耿之下,紧紧拉住小乔的手,把她安置在自己左边的座位上,吴小琴只得在李大为右边的座位上坐下,小乔坐下以后,发现李大为一直招呼自已而不与小琴说话,未免有点不妥,抬眼看见小发与法利太太坐在对面,连忙站起来走到对面,挨着小发坐了下来。

李大为见小乔在家人面前很明显地不肯坐在他的左边,觉得很没有面子,就抬头对一名非常妖娆的年青女子打招呼;「妮娜,妮娜,过来坐在我的左手!」

那年女人果然妖妖娆娆,扭扭捏捏地过来,先向李大为飞了一个媚眼,才笑嘻嘻地挨着他的左手边坐下。

大为与那叫妮娜的女子,两人当众互相挟菜给对方吃,又勾着对方的手臂喝酒,大为一面与妮娜作些不堪的动作,一面密切注意小乔的反应,小乔故意与身边的法利太太与坐在对面的小琴说话,赞美酒菜的丰盛,免得小琴觉得不堪。

小乔正在挟菜给小发吃,突然觉得有桌底下一只脚在勾她的脚,她抬头一看,大为正在对她挤眼睛,小乔觉得十分不快,连忙把自已的脚收回来,尽量往自已椅子下面缩。

「小琴,我带了一卷我家的录像带给你们。」小乔故意跟小琴说话。

「录像带?在那里啊?」很明显地,小琴很感谢小乔跟她讲话,至少暂时不必理会大为与那女子当众打情骂俏。

「在李先生那儿,是我与我先生上第十二电视台上示范制作陈皮牛的实地纪录。」小乔告诉吴小琴。

「太好了,有空一定要看,我还没有见过妳先生吶!」吴小琴回答。

「好呀,只是他天天都很忙。今天客人太多了,没有看见刘春晖,不知她与唐尼坐在那里。」小乔不愿提她现在正在努力存钱,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时可以赚钱,只得另找一个话题。

「刘春晖与朱瑞红都坐在西餐厅中,小乔,妳看见朱瑞红了吗?她已经足月,医师说任何时候都会生了,所以他们坚持要坐在下面西餐厅,说是万一痒水破了,楼下比较靠近停车场,赶到医院比较快。」吴小琴说了一些轻松的话,脸上的气色略略变好了一些。

正在这时,大为故意把妮娜及自已的筷子丢到地下,然后假装弯下腰去拣拾,乘机摸了一下小乔的大腿,又去揑她的脚,小乔在将自已的脚收回来之前,用穿了白色高跟鞋踩了李大为的那只手一下,然后站起身来,将自已的椅子推到法利老太太椅子的另外一边,远离这是非之地,侍者们见美丽的女客起身,连忙赶过来帮忙,足足乱了一阵子。

李大为恼羞成怒,眼睛看着小乔,提高了声音问妮娜:「妮娜,三年前妳开始做我的行政助理,那时妳才十八岁,日子过得真快,妳现在居然快要廾一岁了!正是青春年少,一支盛开的花朶,女人再漂亮,过了卅,早就是萎谢的花朶,没有人要了,还希奇什么!」吴小琴听大为这么说,以为在说她,脸色立刻变得格外惨白,眼睛都红了。

只有小乔知道李大为实际上在讽刺她蔡娇艳,不过她觉得李大为十分无聊,不屑理他,只不过放心不下吴小琴而已。

「小琴,我一进来就看见朱瑞红和老秦,但是没有机会与她们说话,现在我想带小发过去给他们看看。」最后,小乔决定离开,她一起身,法利太太、小发都跟在后面。

「好极了,我跟妳们一同去!」吴小琴也乘机站起身来。

她们四人一进入楼下西餐厅,就被朱瑞红她们热烈地欢迎,大家先逗着小发说笑,又特地请侍者另外拖了两张椅子来大家挤着改用英语说话。

「朱瑞红,听说老秦天天练习由家中开车送妳到医院的这条路,有这回事吗?」因为有唐尼在座,小乔改用英语问道。

「开始时每趟需要廾分钟,现在减至十五分钟就可以到了!」老秦笑着承认。

「是男的,还是女的呢?」小琴在老朋友们面前,渐渐忘记丈夫适才的态度,也开始轻松了起来。

「现在男女平等,是男是女,我们一样疼爱,所以没有特地去检验。」朱瑞红摸着自已的大肚子说,大家都点头同意。

「刘春晖,妳们得努力呀!」朱瑞红笑着用英语鼓励老同学。

「我们每晚都在努力,并且由努力而得到很多快乐呀!」派唐尼笑着提高了声音,用使得全餐厅都可以听见的英语大声回答道。

所有听见的人都发狂似地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子,喜来顿的经理过来找吴小琴,说是有帐务的事情相啇,吴小琴只得站起身来,跟他走了。

小乔见时间不早,想起善良老实的发仔还在闷热不堪的厨房里烧炒煎炸,心中不忍,想去看他一下,推说小发午睡时间到了,打算让他在车上午睡,也起身告辞。

小发与法利太太一上车就睡着了,小乔开车沿着法拉盛缅街转入长岛高速公路,这时正是五月底下午两点多钟,长岛高速公路两边绿树成荫,鸟语花香,春色无限。

小乔想起孟贾森,那么温文儒雅,那样一名翩翩君子!虽然他们之间从来没有任何明言,但她仍然觉得自已有点儿对不起他。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法利太太打了一阵瞌睡,已经醒来,听见小乔叹气的声音,就轻轻地问道;「小乔,妳想到什么了吗?为什么叹气呢?」

小乔沉默了一下,突然问道;「法利太太,五年以前我在纽约州立大学的旧韦斯伯分校教过书,妳去过那座分校的校园吗?」

「报纸上介绍过这座新开的分校,据说校园非常的美丽,可惜我没有机会去逛过。」老太太回答。

「我们向东再开半小时就到了,我带妳们去逛一下,好吗?」小乔轻轻地问。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读到了国英姐的匠心。 谢谢你。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