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18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辣妈z传( 14)

辣妈z传( 14

 

 

小发啊啊地说话,只说了二个月左右,后来就又安静下来,但是愈长愈漂亮,知道的都说他长得像妈妈,愈来愈乖巧,人人都说他的性情心地像爸爸,愈来愈善良。

法老太太特别疼爱小发,一直鼓励小乔去上班,由她来照顾小发,其实老太太年岁已大,不能太劳累,但她因为太喜欢这个乖小子了,一直说小发听话,不吵不闹,带这孩子,不累不累。

吴小琴说到做到,真的在台湾相亲、结婚功成归来,男的是她老爸的机要助理,人长得不错,有个洋气的名字,叫做李大为,两人相亲的时候,只看了一次,就互相看对了眼,再多看几次,就开始讨论婚嫁,由女方在台北主办了一个盛大的婚礼,一结完婚两小口就飞到夏威夷去渡蜜月,渡完蜜月就直奔纽约市,开始用吴小琴老爸给女儿的一笔嫁妆,在华人比较多的法拉盛招兵买马,建立一个批发公司,由大陆深玔批发计算机到纽约来卖给当地的计算机零售商店。

小琴在纽约时学的是会计,天天用功读书,并没有多少朋友,可是大为认为既然要在美国生根立足,就必需在当地广结人缘,于是经常将所有在纽约他们认识的与不认识的中外人物,全部请到,把法拉盛喜来顿的中外餐厅全部包下,使得当日整个罗斯福街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成了法拉盛的当天的第一盛事。

小乔自然也在被请之列,这次她仍然只带了法老太太及小发同去,小发愈长愈可爱,睁着一双大眼睛对人直笑,谁要抱他,他就张开了两只小手让人家亲吻及拥抱,引得中外来宾都聚过来抱这个可爱的东方娃娃,大大地出着风头,替小乔挣足了面子。

这天,小乔穿了一件自制的鹅黄色长旗袍,站在一边看着来宾逗小发玩笑,自已也随着大家哄笑。

西装革履的男主人李大为由大厅桌上的花瓶里选了一朶黄色玖瑰,向小乔走过来。

「蔡小姐,这有一朶美丽的黄玫瑰花,只有妳这么美丽的女士才能配它,我替妳戴在妳的云鬓上罢。」他不由分说,当着众人就将黄玫瑰花插在小乔的头发上。

当着众人,小乔当然不便拒绝,只得站在那里让他用发夹将黄玖瑰夹住。

朱瑞红抱着小发,老秦站在旁边给她们拍照,刘春晖过来一拍手,小发就张开双臂滚到刘春晖的怀抱。

「小乔,妳的儿子怎么生冷不忌?什么张三李四来抱他都让抱,妳不看紧点,当心被人抱去!」心广体胖的刘春晖,抱着香喷喷的小发就舍不得放下来。

「嘻嘻,这一点倒与我们大为很像,只要是美女,他都喜欢!」吴小琴笑瞇瞇地看了大为一眼。

大为听了对着小乔直笑,不置一辞。

过了一会儿,小乔乘大家不注意,将那朶花摘下来放在一个晶莹透逷的玻璃酒杯中,留在桌上,然后就悄悄地带着法利老太太及小发溜开会场。

到了二岁以后,小乔认为小发应该有一些同龄的小朋友们作玩伴,所以把他送进了托儿所,老师们都说他又聪明又合群,下午六点之前把他接回家,由母亲小乔照顾,有时餐馆比较忙,需要小乔帮忙,那时就由法老太太欢天喜地地带着小发,她自已则开了老太太的老爷车上班,乘机赚点小钱。

「蔡姐姐,妳快来,我们正在等妳呢!」这天,小乔停好车,才进餐厅,阿妹就急急地迎上来。

「我们都听不懂她说什么呢。」老张的太太也说。

原来有一位银发盛装的老太太,带了两位年青人到老张记阿妹管的这张桌子来吃饭,他们点了陈皮牛、椒盐虾、以及宫保鸡丁,吃完以后,大为赞赏,问阿妹了一些问题,阿妹的英文程度十分有限,听不出底细,只得跑去找张太太,张太太也不知他们说些什么,正在为难,看见小乔进来,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请问,我可以帮忙吗?」小乔连忙展开笑脸,迎了上去。

银发老太太示意年青人中的一位,由手提包中取出一张名片。

「这位老太太就是大名鼎鼎的兰罗拉。」小乔接过名片,告诉张太太。

这时客人中有认识兰老太太的,开始朝他们这边张望,老张也施施然由里面踱了出来。

「是吗?她是做什么有名的呢?」老张笑嘻嘻地问。

「她是我们镇上地方报纸专门报导餐饮栏的专栏作家。她想要这三样菜的食谱,而且要拍三张照片将这三盘菜登在他们的报纸上介绍给读者。」小乔把银发老太太的意思一一翻译给老张听。

「她是在开玩笑吗?我们餐馆靠做饭炒菜给客人吃赚钱,又不是卖食谱的书店。」老张听完以后,非常不以为然,轻轻地用中文埋怨道,因为那时正是中午工作的人来吃商业午餐的时间,餐馆内尚有其他的客人在等着上菜。

「老张,我认为我们不但这顿饭菜免费奉送,还要立刻答应她的要求,让她将老张记的名字登在报纸上,比花大钱登广告还要好很多倍呢!」小乔很认真地说。

「她要英文的菜谱罢?除了妳,我们那里会写英文。」老张对小乔说道。

小乔听见老张的口气有点松动,认为是同意了,连忙对兰老太太说,她老人家这顿菜饭由老张记免费奉送On the house,小乔负责到厨房中去找大厨将这三样菜的食谱仔细用中文写下,再由小乔译成英语奉上,至于照片嘛,希望她们明天下午三、四点钟客人比较不多的时候再来,老张记的大厨会将这三样菜精心重新现做,以便让她带了专业摄影师前来拍照。

她们这三名老外走后,另一个大胡子老外手中拿了一个大信封,由外面走了进来,看见美丽的柜台小姐正在送客,就拦住了小乔问她;「妳叫什么名字呢?」

大胡子喊小乔时,眼角正好瞄见老张转身向厨房走去的背影。

    「哈啰,张先生,我正要找你!」大胡子转过去喊住老张。

正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原来,房东大胡子的风湿愈来愈厉害,要退休搬到天气温暖物价便宜的南方去作寓公,想将老张他们租的那幢宿舍先收回来,整理一下再卖出去,今天上午先到宿舍去查看了一下,觉得老张记的员工实在太不讲究卫生,房子被大家蹧蹋得不成样子,卖不出价钱来,要与老张相啇,相商也者,是个好听的说法,其实就是要老张负责赔偿的意思。

「好啦,小乔,妳叫这大胡子出去,我们每月按时付房租,还要受他妈的这个气!」老张没好气地说。

「房东先生,你先坐下来喝杯茶,有什么问题慢慢谈。」小乔打着圆场,亲自进去倒了一杯热腾腾的香茶出来。

房东大胡子见到一脸和气、美丽聪慧的小乔,脸色立刻缓和下来。

「按照当初签的合同,我今天特地过来通知你们我的意向,你们在下个月底以前一定要搬出去,而且要从头到尾打扫清洁,不然的话,当初扣的两个月押金就要全部被扣留下来,用作雇用清洁公司的打扫费用。」大胡子由大信封内抽出一迭合同来交给小乔细读。

「合同上真的这么说吗?」老张十分紧张地用中文悄悄地问小乔。因为餐馆在长岛好区,这一带的房租都很贵,只有这大胡子的旧房子价钱稍低,不得不勉强租他的烂房子。当然,老张也可以到纽约去召收员工,每天来回接送,就不必供给员工的住宿,但是得每天去将他们用车开过来,自已接送不但辛苦而且汽油费也很贵,若让员工们自已开了老板的车来回,对不起,这辆车不上三个月就要报销了!若全部员工都住在城内,一辆面包车则跟本不够用,开两辆车当然更是不可能的。

「我们自已也有一份同样的合同,你回家找出来,让我仔细地读一遍。」小乔也轻声地对老张说。

「谁知那上面写的什么啊,我早就将那劳什子丢了,每月按期付房租还不够吗?」老张没好气地嘀咕道。

「房东先生,你先坐下,吃一些好吃的中国菜,馄饨汤外加柠檬无骨鸡好吗?」小乔笑嘻嘻地问大胡子。

「开支那么大,生意也不过勉强凑糊,怎么经得起东送一餐,西送一餐!」小乔明明知道老张在埋怨她,不过见到老张对阿妹摆手,要她进厨房去叫菜,也就一笑置之,不去理他了。

大胡子见俏丽的小乔打横坐在身边,专心阅读合同,阿妹端来的午餐看起来也十分可口,就开始用叉子将饭菜送给口中,不再言语了。

小乔见合同上果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写着说房客不但要按时缴房租,还得经常保持房屋的清洁卫生,房主只要提前一个月通知房客,就有权将房屋收回自用、转租、以及出售。

「吓,这么说房子要出售的话,现任房客有优先购买的杈利!你要卖多少钱呢?」小乔指着合同对大胡子说。

「五万三,既然我们之间直接买卖,减去三仟两佰元的佣金,再减去两个月的押金,算四万八仟美元罢!」大胡子想了一下说。

「让我们老板盘算一下,明天再告诉你好吗?」小乔很客气地要阿妹将大胡子没有吃完的无骨鸡打包,笑嘻嘻地把大胡子送出门。

房东前脚踩出餐馆大门,小乔连忙打了一个电话到之隔壁的银行去打听清楚,原来若是向银行贷款,分卅年付清的话,每月的房贷金比房租只多付二十元。

「那我们跟大胡子讲价,说是没有头款,另外,要他将房价减成四万五。」老张听了这个数月,十分兴趣地对小乔说。

「嘻,嘻,那不是每月分期付款比房租还少了?」小乔也很高兴。

「自已的房子,自已就是房东,可得自已花钱整修哟。」站在一旁的发仔提出来说。

「不过,以后得自己付房屋税以及保险费了!」小乔提醒老张。

可是在这个骨节眼上,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当天晚上,老张到纽约的东云阁饭店啇购了三朶萝卜制成的各色雕花,放在冰盒中带回长岛,第二天,下午三点半,地方报纸餐饮栏的专栏作家兰罗拉女士果然再度光临,发仔精细将她选定的三样菜陈皮牛、椒盐虾以及宫保鸡丁炒好,在高级的瓷盘上配上雕好的萝卜花朶,由她的助手打着灯光,仔细地拍了三张照片,小乔也将用英文写成的食谱交给她,兰女士又与老张记全体同仁合照。

数周之后,报纸的二分之一张登了关于老张记的地址、电话,老板、大厨以及小乔的名字及照片,果然不出小乔所料,老张记因此生意日益兴隆,陈皮牛、椒盐虾以及宫保鸡丁简直供不应求,后来,小乔又与兰女士连系,每三个月一次供给一个中国菜的食谱,数月以后,当地的第十二电台又找了发仔上电视示范做陈皮牛,由小乔在一旁用英语解释,可惜那时是一九八一年代,长岛仍然是意大利裔的天下,中国人及喜欢吃中国菜的犹太人并不太多,所以小乔及住发两人只出了那么一次风头,好在餐馆生意倒因之而蒸蒸日上了。

老张记的老板娘张太太及女侍阿妹她们因而特别想学向小乔英语,小乔觉得大家向她学日常英语,可以偶尔为之,但不宜长期学习。

「看,老张一见我们聚在一堆学英语就变貌变色,怕耽误了他的生意,久了可能大家都被炒鱿鱼,卷铺盖,丢掉饭碗哩!」小乔对阿妹她们说。

「妳不想教我们吗?那我们的英语永远不会进步了!」阿妹很失望地说。

「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就是替你们大家向格林可夫中学的夜间部要几张申请表,不上工的人轮流去读夜校,不但不耽误白天餐馆的正事,还可以有专门老师教学,又有正式的教科书,岂不是好!先在学校学了,以后再有什么问题,那我一定很高兴帮助大家。」小乔大声地说,主要是说给老张听的,免得真的替大家惹上麻烦。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小发就四岁了,小家伙张开红红的小嘴唱歌,举起胖胖的小手跳跃,撒娇地喊着:「妈妈,我爱妳。」

「嗳,妈妈也爱小发。」小乔回答,她那一颗做妈妈的的心,简直要溶化了。

有一次,小乔带了法老太太及小发到一家“十分钱”啇店,小发拿了一个玩具过来,要妈妈买,小乔翻开标签,看了一下,轻轻地说:「小发,这个小熊要四块九毛九分,太贵了,最好找一个三元以下的。」小发听了,就摇摇摆摆地走开,将那只小熊又放回原处。

过了一会儿,法老太太扯了扯小乔的衣袖,对小乔轻声感叹道:「看,妳相信不相信,小发一直在翻找三元以下的玩具呢!」

果然,小发最后真的找到了一只柔软的玩具小鸟,只要两元九毛九分。他喜孜孜地拿给小乔付钱。

「小乔,这次让我付钱买给他好吗?天下真有这么乖巧听话的小孩!」法老太太对小乔说。

她们回到车上,小乔将儿子抱进车里,见他紧紧地抱住那只柔软的玩具小鸟,忍不住在小发的胖脸上亲了一下。

「法老太太,我一生不如意的事太多了,生小发是我一生中做得最对,最满意的一件事。」小乔非常非常认真地对法老太太说。

「妳是说因为他,你才拿到在美国永久居留的绿卡吗?」法利太太问道。

「这,也可以算其中之一罢,但我最满意的是他竟然是这么善良的好小孩!」小乔答道。

「你的丈夫发仔这么好,是个十分理想的丈夫,嫁给他不是也很好、很满意吗?」法老太太抗议道。

「他当然是个好人,而且,我的绿卡是由他出面替我申请的,只是,他并不是我理想的白马王子哟。」小乔笑道,结婚三年之后,她的中华民国的护照上就被盖上I-551的印章,并收到了美国移民局发下来的C9工作卡,可以合法地在美国正式寻找工作了。

法老太太以为小乔开玩笑,就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道;「现在的男子都不骑马了,而且也不兴封建制度,没有贵族,那里有什么白马王子呢?」

 

 

 

分类: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并留言

 
雨林的头像
 #

谢谢国英姐的好小说。知道在长篇小说连载过程中发表评论有时会不够全面的。 只是我感觉前面一章小乔和贾森的故事结束得有一些“潦草”。 这两章中小乔心甘情愿地彻底放弃了学业方面的追求在心理描写上好像也少了一些铺垫, 是因为母爱的作用吗?期待续集。

 
余國英的头像
 #

且聽下回分解也!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