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5 小时 17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82

你在这里

辣妈z传(13)

辣妈z传(13

 

 

 

 

ESL大考四天之前的一个下午,近来非常健康的小乔,正在老张记带位,肚子突然痛了起来。

「我要休息一下,大概到老张的办公室去躺躺,不久就好了。」她对一个叫阿妹的女侍说。

不知怎的,躺了之后,不但疼痛没有停止,反而更加剧烈了。等店内客人渐渐少了,发仔炒好给员工们吃的菜,解开围裙,由厨房中走出来时,只见饭菜都已摆上桌,大家围着桌子坐好,独独没有看见小乔。

「你老婆不舒服,在办公室里休息哩。」阿妹对发仔说。发仔连忙跑到后面去,看见小乔额头上沁出汗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会不会?」发仔慌了。

「小乔是不是怀孕要生了?不过她的肚子并没有挺起来呀!」老张的太太吞吞吐吐地问,全餐馆的人都是些没有经验的人,不过老张的太太年纪大些。

「还是送到医院去检查一下罢。」发仔说,也顾不得吃晚饭,连忙开车送小乔进医院。

「有没有医药保险?看的是本院那一位医师?」注册处的小姐问发仔。

「有医药保险,不过从来没有到长岛的医院来看过医师。」发仔答道,他们虽有保险,可是他们并不会使用。

「什么!那我们这里岂不是什么纪录都没有吗?」医院里注册组的小姐们大家都大惊小怪地嚷了起来。有一位小姐忙奔进去找护士,护士又忙着找医师。

医生检查之后,告诉发仔,要他们回去,明天再来,说这是第一胎,恐怕今天还生不出来。

发仔不肯,一定要留在医院,医生无法,只好在产房中找到一张空床,勉强让小乔躺在病床上。

发仔坐在床边的一张椅子上,一直握住她的手,替她擦额上的汗。

「发仔,医师说我今晚还不会生,你先回去休息,等生了再喊你罢。」小乔很虚弱地说。

天快亮了,护士把 打瞌睡打得东倒西歪的发仔叫醒,把他赶回宿舍去睡觉。

中午,小乔生了一个傻小子,只有六磅十四盎司,护士抱来给小乔看,小乔一看之下,一颗心一直往下沈!是个干巴巴的丑小子,连眼睛都睁不开,脖子也抬不起来,难怪小乔走路一直很轻快,肚子也从来不曾挺出来过。

「这么轻的小子,会不会?会不会?」小乔很紧张地问医师,呵,照片上别人家的小宝贝都那么可爱,怎么我的小宝贝这么干巴巴、皱烘烘的。

「呵呵,小宝贝一切正常,我生出来的时候,也是不到七磅。少于五磅的,只要放在特制婴儿保温床内保温,也可以存活的,这小子健康德很吶!」高大个子的医师向她保证,这位白人医师,少说也有六英呎。

护士过来问他叫什么名字,好替他申报出生证明。

「就叫小发,郑小发罢。」小乔心中百感交集;就为了这么个小丑东西,以及身份问题,小乔结婚了!过去的事过不去,现在竟然是这样,将来又变成什么样子呢?

下午三点,发仔兴致冲冲地领着餐馆里的同仁买了鲜花带到医院来,小乔正在努力学着喂小发吃奶,一直不成功,急得她满头大汗。

「看,眼睛快要睁开了!」大家啧啧称奇。他们喊得让小乔伤心极了,怎么这样丑,眼睛这么小,脸皮这么皱,身体这么软呢!连我这做母亲的都无法爱他!我的小可怜呵!可是,医师、护士个个都说这小子健康,甚至有个护士说小发是个漂亮小子,不信,将来看,她说,其实,现在就很漂亮了哩。

既然母子一切正常,医院要她们第三天就出院,不过要他们自付六百元医药费,大学的医药保险呢?生产的医药保险是一年以上才有効,小乔旧韦斯伯州立大学的保险才买了四个月,以前的呢?以前是别家保险公司,他们没有续保,早已无効。

「你们可以分期付款。」医院的会计小姐对他们说。发仔没有意见,因为发仔的薪水全部交给小乔,由她全权支配的。

「那我们只好一笔付清算了,分期付款是要付利息的。」小乔无精打彩地对发仔说。

出院时,护士替小发换了医院供给的新的尿布,小乔坐在轮椅上由一位黑妇人推出来,看见手中捧着老张记同仁送的小摇篮,欢天喜地地由老爷车中跳下来的发仔,她的心情沮丧到极点,好容易存了一点小钱,现在又少了六百元!

「发仔,你准备了尿布吗?」小乔有气无力地问发仔。

「哦,尿布!」兴高采烈的发仔如梦初醒。

小乔叹了一口气,三人一同去“十分钱”的便宜商店去买尿布,呀,尿布竟然有这么多种,他们选了一包最便宜的,又买了二件小衣服,没有想到小人的衣服这么贵,而我的儿子这么丑,穿什么衣服大概都不好看!店内有很多塑料的玩具,不过,看来小发很笨,睁个眼睛都很困难,怎么会玩什么玩具呢?

四天之后,两班ESL都大考,他们让老张代发仔炒菜,发仔先带了婴儿送小乔去监考,然后开车带了小发在附近兜风,兜完风再接小乔回家,第五天,同宿舍的女侍替她看顾小发,小乔抽了一天到图书馆改考卷,给学生们打分数。

暑假开始,结束了小乔在旧韦斯伯大学的一段教书生涯以及与孟贾森之间若有若无的情愫。至少,不必向孟贾森博士解释什么了,小乔暗暗地松了一口气。

虽然丑小发很识相,并不乱哭,也不乱闹,但半夜发仔得起床来给他换尿布,到厨房中热水喂奶,虽然餐馆员工大家暂时都忍耐不说话,但小乔及发仔仍然决定要另找地方居住,总算运气不错,在餐馆员工住的宿舍的不远处,有一位姓法利的老太太拥有一幢大的旧房子,一人住着怪寂寞的,只要发仔下班后肯替她打杂,剪树割草,她也拥有一辆旧汽车,原是她丈夫作工时用的,现在丈夫已经过世,车子留给了她,不过近来她的年纪也愈来愈大,愈老愈不敢开车,小乔可以开她的车去买菜,也替她带一些回来,大家做个伴,可以免费居住。

法老太太告诉小乔,大旧车停在车房里,车的钥匙在客厅进门的小桌上,她见小乔明眉皓齿,聪明伶俐,以为她一定拥有驾驶执照会开车呢。

既然驾车是先决条件,小乔就要发仔带她去考路试,嘿,第一次考试就通过了,小乔从来不曾提过在教书的四个月中,孟贾森教授有空就带她出去练习开车的事情,只要她不提,发仔当然不会想到,因为他百分之一百的相信小乔的能力。

「我们的丑小子哭声不大。」小乔对老太太说,看来她的丑儿子只有这么一个唯一的好处。

一提到她的儿子,小乔立刻非常心疼,连他的母亲都觉得他丑,无法爱他,多么可怜的小东西啊。

「我是不怕宝宝哭的,我睡觉时都不戴助听器。」法老太太好脾气地指指自已的耳朶。

法老太太见小家伙并不吵闹,每天忙吃、忙睡、忙长大,发仔虽然很忙,但总是把娇妻幼子甚至老太太都照顾得好好的,就建议小乔若要出门,可以由她临时照料一下。

小乔见发仔将大家照愿得十分周到,小发又很乖,法老太太既然愿意照料小婴儿,有空也就开始到餐馆去帮帮忙,赚点外快。

有一天,小乔在家替小发洗完澡,将他光着身子放在一张旧的小床上,法老太太告诉她,有人打电话找她,蔡娇艳小姐,乔依丝.蔡。小乔,是找妳的罢?老太太问。

小乔接过电话,原来是朱瑞红要结婚,她先到好味道去找小乔,钱老板娘给了她老张记的电话号码,她再打电话到老张记,老张记要朱瑞红打到法老太太家。

    「小乔,做我的伴娘好吗?吴小琴、刘春晖,都答应了。淡紫色,所有的伴娘都穿淡紫色长裙,式样自已选。」朱瑞红在电话那头说。

     刘春晖已经结了婚做了派太太,还可以做伴娘,那我做了母亲,当然也可以做伴娘啦,小乔放下电话,走过去看看她那乖得可怜,除了爸爸及法老太太以外,没有人爱的丑小子,奇怪,这小子像吹气一般地长胖了,才四个月大,已经胖得像个弥勒佛了,法老太太年老,不爱开冷气,所以小发一直都是光着身子,包一张尿布。

    「呀,法利老太太,看,这儍小子向我笑了!」小乔发现了新大陆。

    「所以,小乔,小发不儍,也不丑,个性与他爸爸一样的忠厚善良。」法利老太太纠正小乔。

    「是,他现在比以前胖些,比较没那么丑了,我想带他去参加一个婚礼。」小乔对法老太太说。

    「妳想替他买一件新衣服吗?我可以陪妳上街妳去买。」法老太太建议。

    「小衣服太贵,我看妳有一架缝衣机,可不可以借来让我们做二件新衣服?」小乔问。她带了法老太太及小发上街去买了一块淡紫色的衣料以及缝衣服的纸样,小乔替自已做了一套长裙洋装,剩下的料子替小发做了一套衣服,一顶帽子外加一双包着脚的布袜子。

     小乔与法利太太一同去教堂,在教堂的地下室拍卖处花了二元美金买了一个看起来全新的婴儿推车,法老太太原见小乔长得娇艳美丽,以为她一定是千金出生,现在见她推着二美元买来的婴儿车还兴高采烈,突然产生一种猩猩相惜,大家都是穷人的感情,就带了她到有关机构去领免费奶酪、奶粉之类,不久,两人就好得情同母女了。

     朱瑞红的婚礼那天是星期六,发仔的餐馆十分忙碌,一时也找不到替手,小乔带了法老太太及小发一同去参加,孤苦的法老太太很少有机会参加婚礼,十分兴奋,早上一起床就开始打扮准备,小乔也忙着替小发与自已换上新衣。

    「我的小可怜啊,这么丑又这么儍,除了你爸爸及法老太太外,没有人疼你啊!」小乔亲着儿子的胖脸蛋,十分怜惜地对他说。

    「啊,啊,...。」小发出其不意地发出了声音,而且讲个不停。

    「啊,小发说话了!」小乔连忙奔到法老太太的房间,两人一同奔进来与小发说话。

     到了朱瑞红结婚的教堂,小乔停好汽车,将小发放在婴儿车中,推了车与法老太太一步一步,走进人丛中间。

     果然,穿了白纱的新嫁娘朱瑞红、身着淡紫色的女傧相的盛装、更胖了一圈的刘春晖,以及穿了淡紫长裙、排骨一般的吴小琴都惊动了,大家都急着围过来观看欣赏,七嘴八舌大惊小怪地问:「小乔,这个漂亮的胖娃娃是妳的吗?妳结婚了吗?胖娃娃的爸爸怎么没有来?」

    「要给妳们大家一个惊奇呀!儍小子的爸爸么?打工赚钱呀,这位法老太太是儍小子的干娘。」穿了淡紫色洋装的小乔,比以前更加成熟漂亮,故弄悬虚地抿着嘴笑,她的嘴唇仍然又红又软,好似一弯新月。

     在婚礼上,除了妈妈小乔站在新娘旁边听司仪说话之外的时间,只要有人过来逗小发讲话,这小子就连忙发出啊啊的声音来响应,简直给小乔及法老太太挣足了面子。

    「下周我就回去相亲了,相亲看对了眼,就要结婚,说不定明年也有一个会啊啊讲话的胖小子呢。」吴小琴很羡慕地说,她不但在纽约大学拿了一个会计学位,还在她爸爸朋友的公司中做了一年的练习生,己经考试通过,取得纽约州CPA会计师的执照了,小发听了,连忙啊啊地表示同意。

     「明年我也生一个小秦。」新娘朱瑞红对新郎老秦鼓励地说,小发也在一旁啊啊地凑趣。

     「混血儿比较优秀,我们也生一个中义混血罢!」刘春晖踮起穿了高跟鞋的脚跟,当众在唐尼的脸上热烈地吻了一下,唐尼不懂中文,慌忙搂紧了春晖,回一个更深情的热吻。

     大家都笑开了,小发更是啊啊地说个不停。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出现了一个"妈",只是不知道"辣"否。

 
余國英的头像
 #

肯定〝媽〞得老些才〝辣〞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