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重游巴黎 (一) 今非昔比

标签: 

重游巴黎(Paris Revisited)

 

五月中旬先生去德国纽伦堡参展,订购机票时选择了法航, 巴黎便成了必经之地, 于是我们决定在那里停留一周。

我和先生虽分别去过巴黎数次,但还是第一次一起去。原打算到法国的某个乡村看看 , 为此先生已办了国际驾照。考虑到时间短, 租车自驾麻烦诸多,  离美前的最后几天我临时改变了主意: 不去乡下, 就在巴黎市区逍遥一周。

 

先生的哥哥和嫂子对巴黎情有独钟,每次去那里连工作带消遣总得住一个月左右, 通常都是租公寓。在他们的影响下, 我想试一试公寓式酒店。经过筛选,确定了塞纳河边的一家酒店, 但对自己的抉择信心不足, 到达德国后仍然举棋不定, 先生不时提醒我不能再犹豫了。离开德国三天前, 发现那家酒店几乎满员, 价格开始上涨, 这才立即订了下来。

 

我对巴黎有一种神秘感, 每次去那里的感触不尽相同。第一次去那里是一九八五年, 那次是我在国内第一次出国。

 

我们的公务在布鲁塞尔, 会议结束后, 办理了去巴黎短暂停留几日的签证。在布鲁尔开会的那一周, 我们住在喜来登布鲁塞尔酒店, 工作安排和开支费用均由部里专人料理, 我们不必过问任何细节。

 

在巴黎, 有位港商接待我们, 他陪我们参观了郊区的一家酿酒厂, 还带我们去了巴黎的几个著名景点, 也陪我们吃了几次饭。

 

我们住的酒店地理位置很好, 但房间不大。我的房间有一张大床, 没有常见的枕头, 只有一个和床的宽度一样长的圆柱型长枕头。酒店的电梯一次最多只能载2-3人, 电梯不是封闭式的, 开起来嘈音很大。打扫客房的黑人女清洁工穿着黑色连衣裙, 系着镶着荷叶边的白色小围裙, 戴着白帽子, 颇像老电影里的女佣。

 

那时的外汇管理制度很严格,  外管局给我们的配额是按布鲁塞尔的标准核算的, 在高消费的巴黎, 那些钱几乎不够应付每日的开销。

 

曾记得在一家法式餐馆吃过一次午餐, 我和那位年龄与我的父亲相似的领导因囊中羞涩, 在半饥半饱的情况下扫兴地离开那家餐馆。晚饭时找到一家中餐馆。餐馆的老板是一对年青的香港夫妇, 他们在巴黎的一所大学毕业后因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开起了餐馆。餐馆生意惨淡, 我们去的那天几乎没有几个顾客。因为害怕超支, 只点了两大碗海鲜面。那是出国后我们吃的第一顿中餐, 觉得味道很鲜美, 更重要的是我们的肚子被填得饱饱的。

 

令人遗憾的是在这家酒店里我负责保管的旅行支票竟然丢失了两张, 大约是100英镑。我按照购买说明打电话向银行挂失, 对方让我去卢森堡区的一家巴克莱银行补办新支票。

 

次日清晨我独身一人前往。那时正值上班的高峰期, 上班的人如潮水般从地铁站涌出, 匆匆忙忙地奔往各自的目的地, 没有人肯停下来为我指路。后来一位热心的中年黑人主动走过来和我打招呼, 帮我找到了那家银行。

 

银行的职员很快为我补办了支票, 我非常庆幸能有机会弥补自己的不慎。

 

那次出国没有买任何东西,甚至连个小礼物都没有买。回国后每天的开支都按发票申报了, 按照那位领导的意见, 剩余的所有外汇, 包括客商请我们吃饭省下的饭钱, 分毫不差地和护照一併全部上缴。那年月领导们还是很廉洁的, 随他们出去经济上很拮据。作为新人, 当时我不曾知道是否有其它变通法。

 

这次和先生一起去巴黎, 没有坐出租车, 因为先生说, 他去那里出差时同事推荐坐地铁, 所以每次都是在机场乘地铁。再者我们住的酒店在市中心, 离地铁站很近, 高峰期坐地铁既可以避免堵车, 还能省钱, 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我在机场买了俩人的往返票。

 

不曾想上车的人很多, 车厢里很快挤满了人, 我们带着行李动作缓慢, 只能站在车门口。地铁在离我们的终点站还有一站的站台上停了至少15分钟, 原来是前方发生故障, 列车不能开往终点站, 旅客们纷纷下车转车。好在出故障的地方比我们的终点站远一些, 没有影响到我们。车厢里闷热, 空气混浊, 令人窒息; 后来车门开了, 而且一直敞开着, 里面的空气才清新起来。

 

那时我很后悔买了往返的车票, 先生安慰我说, 只有20欧元, 返回的车票放弃就是了, 可我不舍得。 还好, 离开巴黎那天清晨, 站台上等车的没有几个人, 我们舒舒服服地坐到机场, 这是后话。

 

列车终于再次启动, 不久便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下了地铁发现出口处的自动楼梯(escalator)不工作, 必须带着3个箱子, 从那些长长的台阶上爬上去。先生选择了有自动楼梯的相反方向出口, 结果我们迷路了。

 

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 到处是店铺和餐馆。不远处有一家Starbuck, 我让先生在外面看着行李, 自己到里面问路,一位年青的男店员想帮我, 但好象不太熟悉周围的环境。这时候, 一个高挑、漂亮的女顾客走了过来对我说, 她可以带我们去那家酒店。

 

那时已是黄昏, 天上飘起零星的雨点, 她接过一只箱子, 带着我们向马路对面停着的一辆公交车走去。我说, 我们的酒店应该就在附近, 想沿街走走, 她欣然同意。

 

原来我们问路时这位姑娘正在和朋友在那里喝咖啡, 她见我们迷路了就过来提供帮助。她说出门在外不容易, 她曾在迈阿密住过一年, 对此深有体会。她的父亲是法国人, 母亲是莫洛哥人, 她本人是巴黎 “Bath & Body Works ” 连锁店的经理,曾在我们订的那家酒店开过几次会。

 

她还说这家酒店坐落在塞纳河畔, 介于卢浮宫和巴黎圣母院之间, 如果迷路了, 只要顺着塞纳河的方向走, 就会找到我们的酒店。

 

她将我们送到酒店的大厅里才告辞, 我们非常感激, 千谢万谢不在话下。

 

随后的一周里, 在巴黎迷路时都会有热心的当地人或美国游客为我们指点迷津。如今的巴黎人都肯讲些英语, 看来法国人也在与时俱进。这次在巴黎接触过的法国人都很友好, 并乐意助人,  一扫以往觉得他们傲慢、目空一切的偏见。

 

在此衷心感谢那些在巴黎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 尤其是那位美丽的国姑娘!



从埃菲尔铁塔上鸟瞰巴黎


从埃菲尔铁塔上鸟瞰巴黎


从埃菲尔铁塔上鸟瞰巴黎


从埃菲尔铁塔上鸟瞰巴黎


塞纳河上最美丽的桥 - 亚历山大三世桥Pont Alexandre III

 

亚历山大三世桥入口Pont Alexandre III

 

亚历山大三世桥入口Pont Alexandre III

 

塞纳河畔的游人


荣军院始建于1670年,拿破仑的陵墓于1861年搬到荣军院教堂下面

 

June 12, 2014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夕林的头像
 #

一条大河穿城过,呵呵。看到著名的塞纳河了。谢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来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出门总会遇到点小麻烦的,就当是一种插曲吧,跟着游览。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言之有理, 不过那个年代丢失旅行支票属于大麻烦, 好在可以弥补。这次的经历基本上都是愉快的, 尤其庆幸选择了那家酒店.......谢谢跟读!

 
木易石的头像
 #

亚历山大三世桥是一座精美的艺术品,巴黎不愧是时尚之都,不仅仅是现在。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座桥确实令人震撼,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的桥, 巴黎的美随处可见, 也许永远会是时尚之都。谢谢阅读点评

 
追梦的头像
 #

呵呵,我还没上过埃菲尓铁塔呢。四月底小宫殿里有一个展览,介绍1900年巴黎的状况,我去看了一下,挺好的。本来想写写,但因为游记要赶着完稿就把其他的文章放下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去的那天是星期六, 排队的人非常多, 在附近转了一圈就离开了。想到以后或许不会再来了, 又折了回去, 结果等了好几个小时,几乎 一整天全耗在那里了, 不过还是值得的。我们去的时候小宫殿里好像有巴西艺术展览, 也需要排队, 所以没去

你的游记要出版, 在此表示祝贺!

 
捷润的头像
 #

好地方,游不够。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巴黎大概是世界上游人最多的国家之一, 真的是游览的好地方

 
雨林的头像
 #

我也希望能像春山一样, 可以再访巴黎,风景依旧,体会却不尽相同。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父母在的时候和你一样, 所有的假期都用在探望双方的父母了。现在也是趁老公出差随便看看。祝周末快乐!

 
棹远心闲的头像
 #

塞纳河与泰晤士河,您更喜欢哪个?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 对泰晤士河的印象来自小说里的描写和电影的画面, 很惭愧几次在伦敦希思罗机场转机都没有停留, 去欧洲都是趁工作之便顺路看看.

 
玮仁的头像
 #

故地重游,真幸福。一定会有很多不同的感受。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呵呵, 故地重游的好处是可以多点时间加深了解, 但也只能蜻蜓点水的看看。谢谢留言!

 
熊猫的头像
 #

七年前和先生带着两个孩子一块去过,有一些非常温馨的记忆。那时巴黎人还不太喜欢说英文的游客,于是去问路时,我常常先诌一句 ”Excusez-moi, est-ce que vous pouvez...“,然后再用英文接着问下去,效果要好得多。。。

这个城市,我也还要和先生重游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现在的巴黎到处是外国人, 能讲点英语,已经不错了, 他们早已习惯你能用法语开头, 是对他们的尊重, 这个办法很好, 我也是这样做的, 我老公不喜欢问路,怕麻烦人......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