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夕林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个月 2 天 之前
注册: 12/28/2012 - 07:04
积分: 6156

你在这里

迷途的羔羊 (五)

 

迷途的羔羊

(五)

/夕林

 

爸爸和妈妈的谈话,虽然隔着墙,也能听到一星半点。可以想象,妈妈躺在床上,眼泪巴巴地哭诉我的不是她的委屈。爸爸在一点一点积攒愤怒。也许现在已经燃烧起来了。等待我的,将是无法扑灭的火焰。

 

我担心起来,虽然我面无表情。我猜爸爸一定会劈头盖脑地骂我,妈妈也会永无休止地流泪。对我而言,妈妈的哭泣比爸爸的无情更恐惧。原因很简单,我爱妈妈,虽然我从来不告诉她。她的痛苦我就是我的痛苦,她的快乐就是我的快乐。

 

可是,爱一个人不一定要顺从她的意志,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向她低头并放弃自我。不!即使她是我的妈妈!我凯文李就是凯文李,不是妈妈的奴隶爸爸的出气筒!我只想做我自己,谁也别想拦住我!我要他们明白,强迫我是徒劳的。即使他们打死我,我也不会屈从!士可杀,不可违!

 

这么一想,我就吃了秤砣铁了心,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一楼客厅里的摆钟突然当当地响起来,已经七点钟了。妈妈卧室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妈妈下楼去了,厨房里很快传洗菜的声音。爸爸走进我的卧室,我假装读书不理会他。

“我们谈谈?”他说。

“我在忙。”我说。

“不管你在干什么,停下来,我有话问你。”他说。

我很不情愿地转过身来。咦,奇怪,爸爸没有怒目圆睁,也没有红脖子涨脸。他这平静的样子倒叫我不安起来。我狐疑地盯着他。

“你老实告诉我,你真的不想拉小提琴了?”他语气平和,是就事论事的口吻。

“嗯。”

“那好!我不反对,你妈也不反对。但是有一点你必须记住,平均成绩不能低于3.8分!”他说。

“知道!”我说。

爸爸沉着迈出了我的卧室。我知道他曾经想望子成龙,如今却只有恨铁不成钢了。他的那点心思,哪里逃得不过我的火眼金睛!

 

我才不理会他怎么看我,有那时间倒不如我多关心关心我自己。又一次战胜了他,我真是太高兴了。我觉得,我的自我就像拼拼拼版似的,又找到一块拼接上去了。从今天起,我再也不用像拉锯似的拉琴了,也不用藉此取悦除我以外的任何人,包括我的家长和我的老师。我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却强忍着不表现在脸上。我不能让他看见我喜形于色。我和他之间只能用沉默和对抗来交流。无论我喜欢不喜欢高兴不高兴都不与他相干。今生今世他是我最大的敌人,他是我通往幸福道路上的绊脚石。我不高兴也不让他高兴。每次看见他痛苦的样子,我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快感,连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小提琴大战之后,可以说,我大获全胜。爸爸开始躲着我。我走到一楼,他就溜到地下室。我走到地下室,他又返回到楼上。怪不得妈妈说我和爸爸犯相,我属龙他属狗。龙狗不和,针锋相对,谁也不待见谁。妈妈见我不信,便借着在“一品香”吃晚餐的时候,指着餐桌上的十二生肖图,给我看龙和狗的位置,讲解它们之间的关系。我用从中文学校学来的蹩脚中文,仔细地读了读,才得知龙见不得狗狗不待见龙。从那一刻起,我对中国相术佩服得五体投地。真是太伟大了,居然把我和爸爸的关系,在我出生的时候,就用金钉子钉得死死的。而我却浑然不知,直到活到十六岁。

 

要说属相不和是谁的错,那当然是上帝的了。既然你把我降生到人世上来,你就应该认真地替我想想,给我找一个属相相佐的父亲。我猜我爸和我一样,也埋怨上帝太粗心,生生地把一个敌人,投到他的家里。这个他唤作儿子的怪物,不光给他气受,还要他养活,要他满足他的一切要求。我们都抱怨上帝,至于上帝存在不存在管不管投胎的事,我们都不理会。只要能找个抱怨的对象,谁管它存在不存在管不管事!

 

妈妈也变了,成了名符其实的甩手掌柜的,对我不闻不问。她把自己卧室的门砰地一关,一集一集地看韩剧,七十多集的《大长今》,一百多集的《看了又看》,你能叫上名的和你叫不上名的,她都看。她不光看,还哭,还笑,时常红着眼睛,鼻一把泪一把的。我明白她是用肥皂剧麻醉自己,想忘记做母亲的惆怅和无奈,想忘记她还有一个让她心痛的儿子。

 

也是在小提琴大战之后,我们一家人各有各的办法消磨时光了— —妈妈看韩剧,我打游戏,爸爸捣鼓唱片,各人忙各人的事,谁也不理谁。我知道这样的家庭气氛很不美气,可是我不敢多想。因为我一多想,理智一些,就必然推理出我是这种气氛的制造者。不信你问我妈,她时常说:

“凯文,你小时候可爱极了。要是你不长大,该多好!”

爸爸也说:

“小时候又听话又粘人,可是现在,唉。”

我知道现在的我,不如从前的我招人喜欢。小时候的我给父母留下了太好的印象,叫他们怀念和留恋,而现在的我让他们头痛和不安。可见我们李家能走到今天这个境地,和我是脱不了干系的。我也时常问自己,我哪里不好了?我的朋友同学中,比我凶的多的是,也没见他们的父母呼天号地地抱怨!

 

人说时间会飞,转眼就到了高中三年级。报考大学的日子越来越逼近,我的心理压力也一天比一天大。

 

在他们的天地里沉醉的爸爸妈妈,好像初春解冻的河流,突然苏醒了奔流了。他们不约而同地走出他们的世界——放弃韩剧和唱片,把注意力一股脑地投到了我的身上。他们仿佛是舞台上的聚光灯,我走到哪里,就照到哪里。我有点无处可逃无缝可钻的感觉。根据我的经验,只要我变成了李家舞台上的“主角”,战争就会悄悄地逼近。

 

果然,战争又就在我和我的父母之间慢慢地酝酿起来。它在等待时机,准备造成更大的伤害!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熊猫的头像
 #

长大成人,无论对孩子或是对父母,都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夕林的头像
 #

是,大家都不轻松。你的格律诗越写越精彩了。

 
蝉衣草的头像
 #

龙狗真的六合不顺,也许都是两个极有个性的人撮到了一起,也许妈妈是最好的调和剂。

 
夕林的头像
 #

妈妈也很委屈。说的对,妈妈其实就是调和剂。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凯文的逆反心理写得真好, 好像他开始愧疚了,  愿父母的放手, 给一些摸索自己成长的机会.....

 
夕林的头像
 #

父母要学会放手,但是很难。

 
梅子的头像
 #

成长的过程真是如此,夕林的描述入木三分。

 
夕林的头像
 #

从一个孩子,长成一个成熟的人,是一个脱变的过程,痛苦是必然的。

 
木易石的头像
 #

哈哈,到现在还看不出羔羊迷失在哪里。凯文李的想法和行为,基本是无可厚非的嘛。且看作家咋样妙笔分解。

 
夕林的头像
 #

说的是,作为男人,我们更能理解凯文和他的迷茫。

 
棹远心闲的头像
 #

我看迷失的不只是儿子,父母实际上也迷失了。

 
夕林的头像
 #

的确是,父母也有自己的问题。

 
梦娜的头像
 #

探索人性的好故事。祝夏安!

 
夕林的头像
 #

谢谢梦娜,喜欢你的诗,写的很含蓄,用词精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