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十八 )

离婚! 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刘师傅问为什么。陈雪说两人习惯不同,个性不合,生活也很辛苦,她不想这样凑和下去。
当初你说的和现在完全不一样,刘师傅对她说。你说你爱我,没有条件。现在看来,还是有条件。
“什么条件?”陈雪问。
大概是我的美国公民身份吧, 刘师傅说。
“你有什么好神气的?你那身份不就是难民身份么?”陈雪不屑地说。

“她不明白什么叫难民;她不懂我们是怎么熬过来的。”刘师傅对我说。

刘师傅实在舍不得孩子,就请求说孩子能不能归他。陈雪说不行,孩子得跟她,还说按美国法律,孩子不仅跟母亲,父亲还得承担孩子的养育费用。
刘师傅说他爱小强,就是法院不提他也一定会负担这笔费用的,只是他不放心孩子跟陈雪。平时在家,陈雪有时候不高兴起来还会拿孩子出气。

“你有证据么?谁听你的?”陈雪冷笑着问。
“我就是证据。”刘师傅说。

小强很依赖爸爸。大人发生争执,他多少听得懂。“爸爸,我要跟你!”孩子拉着爸爸的衣角说。
刘师傅抱起了男孩,对他说:“小强,爸爸不会离开你的,爸爸会一直照顾你的。”

夫妻两人正准备着对簿公堂,突然有一天,陈雪的男朋友李全登门来找刘师傅,跟他讲了一个让他震惊的事情:孩子不是刘师傅的!

李全说,他本来以为孩子是自己的,最近才知道,孩子也不是他的,大概跟陈雪在那边打工的那家进出口公司的老板有关!

“我想和陈雪结婚,但是我不想要那孩子。这就是我给她的条件。”李全说。眼下,李全生意做得正红火。

讲到这里,刘师傅喝着闷茶,接着本能地掏出了烟来。
“想抽就抽吧。”我第一次鼓励人抽烟。

看着他拧紧的眉头,我真想安慰他,真想告诉他知道婚姻不幸、生活不幸的不只他一人。

“我不明白,真不明白。”他自言自语。
我不完全清楚他不明白的是什么,也许是人的自私,也许是人对孩子的观念,也许是……

在福安的日子里,我虽然对婚姻爱情没有投入太大的关注和心力,我也算不上是什么爱情至上者,但是我不理解为什么人要拿婚姻和爱情来做交易,做赌注。
人为什么要一切都用物质来衡量,由着物欲来操控。

“你打算怎么办?”我问。
“这孩子我一定要争取的。听着他爸爸长爸爸短的叫,我真不知道他和亲生的有什么不同。”他的声调有些激动。停了片刻,他又说:“孩子有什么错。”说着他从衣兜里拿出了一小瓶凡士林来。 “你看,这是小强给我买的。”
“孩子这么小就懂凡士林?”我很吃惊。
“他看他幼儿园里的老师用,就说我爸爸手也裂了,也得用这个擦手。那天带他去商店,他就一定要我买……”他说不下去了。


临走前,他仅仅收我七十元。
“怎么还收这么少?”
“你不是学生吗?”
“我有工作啊。”我想多塞给他四十,他说什么也不要。“下一次吧。”他说
他站了起来,说他该走了。
我送他到门口。 “刘师傅,您除了屋顶,还做别的吗?”
“我什么都会。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个电话我就来了。”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卡车开出我的车道,心里为他祈祷福安 – 福气和平安。

我也很惊奇自己的第一次祈祷竟是为了一个素昧平生的、越南来的装修工。


大概三个月后的一天,刘师傅带着刘小强路过我家。
我出去和他打招呼。
“刘师傅带儿子出去啊?”我问。
“我带他去买衣服。”他说。接着他就让孩子叫“林阿姨。”

小强看上去很乖巧,他听话地叫了我一声林阿姨。

刘师傅有个一同从越南逃出来的朋友,在J 城专门做大理石花岗岩方面的装修。他在一旁轻声嘟噜:“海舟真冤枉,要是我……”
“你又能怎样?”刘师傅打断了他的话。

“官司结束了?”我问。
“他根本没打,”刘师傅的同伴说:“那女的拿走了他一半的财产,还丢下孩子跟着那个男人走了。”
“那你怎么不打官司呢?”我问。
刘师傅摇摇头,“咳,我问过律师了,官司一打,没准连孩子也打没了。丟钱事小,保住孩子事大。”

天下真有刘师傅这样的慈父。
天下真有陈雪和李全那样的男人和女人。 “他倆是同一个地方来的?”我问。
“对,他们都是大陆来的。林小姐你别介意,我没有说大陆人不好的意思。”
“我怎么会介意呢。”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我知道他有一付良善心肠。 “我也是大陆来的。哪个地方都有好人和不好的人。”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喜欢这朴实的文笔,描写朴实的好人,说着感人的故事!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夸赞。这部小说是先前写的,在我最早的博客里和不能讲的故事阅读量有的拼:成千上万的那种:)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