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七泉寨传奇 八 穷根究底

七泉寨传奇

                                                                  

                                                            穷根究底  

 

       桑迪再次真诚地望着我的眼睛,缓缓地说,舅舅,你说密度大会出问题,那么怎么那几个特殊点上情况不一样?我立即明白他是说哪几个地方了,这几年他可没少去地方,他是有比较的了。桑迪,你有没注意到那几个地方有什么相同的方面?都比较文明也比较干净,很有秩序的。这是你的直接感受,我说的是背后的东西。这个,我……桑迪有些卡住了,这是很多人容易忽略的地方,其实这里有一总量的问题,比如让你洗一个萝卜你会很仔细地洗干净,洗十个也会很认真,洗一百个呢?一千个,一万个……当然你会说用机器呀,这是洗萝卜你当然可以利用机器,可我只是个比喻,我们面对的是人,是人的思想,一个人两个人的思想好做,一千人一万人一亿人……所以当达到一定量级的时候就不是简单的叠加了,就会产生更加复杂的交叉与反复,管理就像一条船,人群就是海洋,在漫无边际的海洋上,一条船的能力是很微弱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你说的那几个地方,都是后来聚集的,主动去聚集的人都是七泉寨居民里有一定能力者,当然相对来说情况就会好一些,如同有人指出,人类最初是从非洲走出来的,那么你看,非洲现在是什么样的情况?对呀,原居民带有一定的原始性,说白了就是有土著特征,移民的心理与土著的心理有很大的差别,因为漂泊因为迁移都需要重新定位与努力,这无意中就会激发出斗志也会激发出潜力……你真聪明,呵呵,是的,你妈虽然聪明,但年轻时候哪里做过多少菜与饭?现在还不是挖空心思尝试做这样做那样?要是还在七泉寨她才不要这么做呢,直接就吃上了,呵呵,那需要费这功夫,对,可不,买不到就只好自己做喽,对,做的过程也是很有乐趣的……

        是的,你说的没错,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果这条船的吨位足够大机动性足够强,是可以顾及到很大范围的,现在的问题就是这条船还不够先进,虽然也在升级,显然升级的速度不是很快,观念也还有一定的问题,自我查找问题进行自我手术治疗不仅是困难的也是痛苦的,成功的可能性也是很难预料的……个体的痛心是不解决什么问题的,只有形成群体的力量时才会起一定的作用……所以还是很难,个体只能在海面上浮着,不被浪涛打沉就已经很不错了,对呀,大家就这么浮着,在努力浮着的过程中生命一点点的随着时光溜走,这没多少好办法……对,所以很多人只有默默地走开,隔着远远的海,竭尽全力让自己愉快,夜深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流泪……希望他们是快乐的,也希望大家是快乐的,可真的不容易,天堂在天上,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上帝,万能的?我知道,桑迪,你们都信奉,这里我们相互尊重,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仁慈全能的上帝为什么不庇护没有祷告的子民呢?假如孩子没有对父母说你好或者报以微笑就要被父母遗弃吗?其实就是给自己的一个安慰,人一般都需要有个依靠,哪怕是虚幻的……你不必给我答案,你也不必怀疑自己的信仰,我只是想说,生命都是一样的,无论他信仰什么,或者不信仰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他是我们人类的一员,我们要包容要关爱而不是嫌弃,嫌弃他的贫穷嫌弃他的粗俗嫌弃他的古怪……这是迷失了方向的羔羊,会有醒悟的时候也会有欢快的那一天的,我们要有耐心,我们也积极的舒缓的努力,不能急于求成,那样做是错误的也是愚蠢的。

        到底应该怎么做?孩子,好好地享受生命带来的快乐吧,生命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也是我们所获得的最大最宝贵的馈赠,顺其自然,我们无法改变水流的方向就在水流里游泳吧,如果你喜欢逆游也能逆游尽管游好了,这是你的自由,当然也要注意环境,如果是不适合戏水的时段选择上岸旁观也可以……

        桑迪若有所思地靠在椅上,明亮的光线照在青春的脸上,明朗的脸庞皮肤光滑细致,多么富有朝气的年轻人啊,这真是蜜罐里长大的一代,可也是缺少风雨锻炼的一代,当年……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我和姐姐的童年,煤炭炉子有时半死不熄的……下雨天撑着油布大黄伞去上学,走长长的路……上了大学也还很节俭,一件衣服穿好多年……

        我需要一段时间消化这个问题,我现在想问另外一个问题可以吗?当然,当然可以。我想问的是七泉寨的学生为什么都要学很多年的寨外的文字?这是强制的,定规则的人或者说当政者过于想当然,这种想法也是一种落后时想追赶的心理,很多美好在追赶的状态里被忽略了,把人当成是可以加工打造的物,似乎我们进行雕塑一样,凭着自己的主观去塑造形体表达想法,这是非常不对头的……当然对于应用来说也不能说全没用处,问题就是顶多需要三分之一的事却占据了全部,这是一场悲哀,也是很不公平的,因为这样的要求浪费了很多人的光阴,没有尊重生命的特质,把寨里的人全作为塑造的对象了,没有能够给生命足够的自由生长空间,这是不可取的,扭曲了很多人也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人类的语言是用来交流的,可交流是平等自由的,也要允许人有不进行交流的权利,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强迫所有的人去学母语以外的语言呢?应该可以选择的,选择学或者不学,都一视同仁,如同选择食品一样,可以吃甜的也可以吃咸的……对,外面很多地方也要求掌握一门以上外语,但那都是类似的语言体系,而七泉寨却很很特别,学起来当然也很难,对,可以倡导不可以强制,强制的结果就是打击了大部分人,抑制了整体的发挥,得不偿失,现在有问题出来了吧?七泉寨自己的古老语言继承有了衰落的迹象,因为不用学的认真,学好人家文字就好了,所以也在努力想改变这样的尴尬的局面……这都是一统的弊端,做什么事都想一招解决,这太幼稚了,这是思想方法的问题,没能从个体特点与实际需要出发……这和前面说船是一样的,在广阔的海洋上笨拙的船没有办法应付各种不同的情况,只好划定一个圈子,入圈者皆是优秀的投以饵料,不入圈者全部自行解决,实在是无能为力……呵呵,其实就是没换个思维,害怕一换就把船换翻的了,所以当船有了些漏洞的时候就有人拼了命去堵,他忘了自己与鱼一样也是可以游泳的……好像有的地方也在尝试改变这种局面,嗯,还是有了一点的改变。






 

                                                                               0一三年九月二十六日十点十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舅舅博览群书多才多艺,不过可能还是年轻, 没有经历过文革。 那时候有一段著名的语录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就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舅舅可能也不知道著名的宋彬彬改名的历史 :宋彬彬在天安门城楼上亲手为MZD戴上绣著“红卫兵”三字的袖章。MZD问她名字,得知她叫宋彬彬后,MZD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彬彬答:“是。”MZD回道:“要武嘛。”。所以她就改名为宋要武。

在文革中出生长大的舅舅的老姐们那一代需要也正在付出很多修身养性的努力让自己表里一致地回到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中去。那几个“特殊的点” 与七泉寨不同是因为没有经历过红色风暴的洗礼。不是因为主动去聚集的人都是七泉寨居民里有一定能力者”,从能力方面没有移民的七泉寨人每一个都可以风生水起也一定会修身养性用中华文明的气质让全世界刮目相看。一定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当然是有道理的,但我们不能理想化地寄希望于每一个人,有些人的后代或许能达到,但于他本人已经很难了。

 
梅子的头像
 #

前几年中医晋升职称还要考外语,太荒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很长时间里这就是一道紧箍咒。

 
追梦的头像
 #

实际上七泉寨已经让世界刮目相看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才开始,杂音比较多。

 
蝉衣草的头像
 #

也许七泉寨需要的是年轻人对它历史的定位,年轻人对七泉寨的重新认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年轻人的认识很重要,一是受到的影响小容易客观,二是历史从来都是后人的总结。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