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夹竹桃盛开的初夏 18

18、工作不易

第二天,宋晓换了一身碎花的连衣裙先去港务局接左辉。说是要穿职业点,但一向不善长穿衣打扮的宋晓分明就没有什么比较正式的衣服。翻遍自己随身带来小雪家的几套衣服,宋晓觉得还是等发了实习工资再去买一套正式点的衣裙。

今天左辉没再调侃宋晓的着装,而是直接奔向昨天那个窗口。拿着宋晓用报纸裹好的两条烟,左辉和窗口里的海关人员聊了几句。然后,在海关人员的带领下,左辉和宋晓进到海关的一间屋子,在众多的蓝色封皮装好的证照里宋晓找出了印有自己公司名字的一套资料。一场交易就算顺利达成,宋晓拿到了盖好海关印章的车辆上牌通知。下一站,宋晓将根据通知上的要求还要去小车控制办公室办理相关手续,还得盖上几个印章才能去交管局上牌。

送左辉回单位上班,宋晓与他挥手告别,心里特别感谢这位老大哥的慷慨相助,对于刚刚踏上社会的宋晓来说,能有什么比遇上这样的贵人相助还宝贵的呢?

宋晓和李师傅随着拥堵的汽车洪流往交管局方向驶去,等赶到交管局小车控制办公室,人家差不多要下班了。宋晓急急忙忙地进到小车控制办询问自己这辆进口车的批准手续。这次接待她的人是一位中年男士,他很友好地请宋晓先坐下,又拿起宋晓递过来的车辆材料和海关提供的车辆上牌通知仔细看了看,然后对宋晓说:“你们公司属于合资企业,又是进口小车,要上牌的话你得先去位于展览馆那边的外经局先盖章。现在估计他们也下班了,你下午再去吧。”听完这翻话,宋晓连忙答谢着走出小车控制办。她不明白给进口车辆上牌,还分国企还是合资区别对待。但这就是政府部门的规定,能怎么办呢?跑了一上午,宋晓也有些累了,坐上李师傅的车,两人经过沿江大道,往展览馆方向的外经局驶去。

中午的时候,天色突变,一阵雷电之后居然下起了暴雨。宋晓和李师傅在一家快餐店简单吃完午餐,在车里避雨,等待着下午外经局的上班时间。连续上了一个多月的班,宋晓现在觉得身心都有些疲累。和上学比起来,每天早出晚归地上下班,真的不轻松。虽然现在的工作称不上繁重,但每天刻板的要固守着时间,有事就忙活,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呆着心里又很乏味,单调枯燥又没什么发展前途。这种日子虽然只有三个月,但这之后等待着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宋晓不敢去想。这两天忙车子上牌的事,让宋晓有了更多感慨,想要办成一件事多么不容易,自己不知道和需要学习的事太多了,还是在校园里单纯,和社会的复杂多变比起来,学校生活简直充满了诗意的浪漫和轻松无度的挥霍。

宋晓靠在尼桑车的后排座上冥想得差不多了,抬眼看了下手上戴的电子表,时间已指向下午两点半。车外的雨势没有减弱的意思,宋晓又没带伞,只能又在车里等了近半个小时,见雨势稍小,才冲下车去,飞快地冒雨跑进展览馆的办公室。这个设在展览馆里的外经局和交管局那边的建筑风格明显不同。高大浓密的树木里掩映着几栋风格迥异的办公楼,在围着像迷宫一样设计的圆形办公室走了一圈后,宋晓总算进到负责审批进口车辆的办公室询问自己的车该怎么办。外面还下着大雨,屋内的人显然打不起精神。有人接过宋晓的资料看了看,然后说:“今天负责审批盖章的人不在,你明天来吧。”一句话就把宋晓轻松打发了。

宋晓拿着被雨水淋湿了外壳的资料袋,心情沮丧地跑上车,跟李师傅交待“先回公司,明天再来”就不再出声。本来就不爱说话的李师傅看到宋晓这个样子更是无语。淋湿头发的宋晓拿出纸巾擦了擦,一脸落寞地望着车窗外的雨雾发起呆。想要办成一件事好难,有的时候不是你想做就能做好,有那么多客观因素会左右你。天气、心情、制度、规定还有别人对待你的态度都有可能影响做事的进程。和刚接受工作任务时迫切又有些激动的心情相比,宋晓此刻的心里只想安静下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工作还真是不易啊。

 
梅子的头像
 #

这就是"中国特色"。

 
蝉衣草的头像
 #

走上社会才知道,我们的政府部门的官僚作风是多么的严重,拖后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