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12)

辣妈z传(12

 

他先由驾驶座位上跳下来,让小乔坐上车,关上车门之后,才又回到驾驶座位上。

「太好了,今天是我的好运天,天气这么坏,居然有便车可搭,你一定是上天派下来的使者了!」小乔用冰冷的双手搓着冰冷的双足,很高兴地说。

车子停在路中心没有动,小乔抬起乌黑浓密的睫毛朝他看了一眼。

「好,现在,告诉我,今天妳还有课吗?」他笑嘻嘻地问她。

「除了十点钟那节课之外,再也没有别的课了。」小乔答道,好在老张记中午小费并不怎么多,与教书的薪酬也差不了多少,不然,只为了一节课而来回跑,无论如何,是不怎么合算的。

「那就太好了,我一直到下午两点才有一节实验课,要知我是一名初由学校毕业的新教授,所以没有助教,得自已亲自带学生做实验。」说完,他连忙又问:「妳要到那里去呢?」

「你本来要到那里去呢?」小乔反问。

「现在快十一点了,妳饿了吗?我们一同到教员餐厅去等午餐吃,妳说好不好?」他斯斯文文地问道。

小乔看了一下腕表,果然快十一点了。

「你知道教员餐厅在那里吗?」小乔问。以前在纽约市时半工半读,为了要缴付昂贵学费的原故,她的手头经常十分拮据,当然从来没有去过教员餐厅。现在,她没有注册,少掉一笔学费的开支,平常食住两项都由阿发的餐馆供给,而日常生活节俭如故,所以,她的皮包里也开始装了几块零用钱。

「当然知道,今天就是在那里吃的早餐,我这个人只是会把自已授课的教室弄混而已,对吃饭的地方还是很清楚的!」他笑着说道。

餐厅并不远,很快就到了,他将她送到门口,下车推门让她先进去,学校的教员并不多,餐厅门外就有停车位,所以他很快就停好了车。

他们一进去,就有穿了校徽制服的带位小姐迎了上来,带他们到一个可以由窗口观赏雪景的两人座位,一人一张点菜单,并问他们要喝些什么饮料。

「我要一客扬州炒饭,一杯热茶。」小乔说。菜单上价钱都很贵,每一样菜都是八点九九元,一杯热茶要一点九九元。只有扬州炒饭这一项是中国菜,当然也是八点九九元,发仔他们老张记的扬州炒饭,顶多不过四点九九元,而老张记的热茶是免费的。

他说要二份,他也要吃扬州炒饭,喝热茶。

须臾,女侍应生送上二个小白磁盘,每个碟上都放了一个立顿茶袋及一个银制的小壸,壶中装满了热水,旁边精致的银器内有奶精及干净的糖包,并且很客气地告诉他们,餐厅十一点钟才开始供应伙食,扬州炒饭得等到十一点。

难怪客饭每客要收九元,单就这雪白的桌布,雪白的餐巾以及雪亮的茶壶、汤匙及刀叉,怕是真正纯银的罢!小乔撕开茶袋外面讲究的包装纸,一面一声不响地将这一切瞧在眼里。

只是,既然是属于学校的餐厅,就算包给外面的人来做,不必缴房租,也不必缴水电费,怎么可能一客饭要收九元呢?她心中的算盘又开始打了一阵子。

「太好了,我们可以谈谈天,先由我来自我介绍罢。我姓孟德福MontFort。」他很爽快地一面说,也一面撕开茶袋上的包装纸。

「你姓孟特福,祖先是欧洲的贵族,普林斯顿大学得的物理博士学位,中学进的是私立贵族中学...。」小乔抿着嘴笑道,她的嘴唇又软又红,弯得有如上弦的月牙儿。

「妳...什么都知道!怎么知道的呢?」他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说穿了,就不稀奇啦,孟德福是英国姓,也有到法国的,以前到美国来的英国人虽然大部份是罪犯,但女王也派过一些贵族到殖民地来做统治阶级,你若是普大的博士,不是家中富有而功课很好,就是天才,若是天才的话,大概不会到这个最新、最藉藉无名的大学来教书,变成我的同事。」小乔继续说道。

「我们学物理的最近供过于求,找事很不容易呀!何况,我今年才25岁!谁肯用我!」孟博士说完,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大大地缩短了二人之间的距离。这人说他才25岁一定不假,一则他看起来很年青,二则因为普林斯顿大学喜欢标榜天才教育,美国男生不用服兵役,大学一毕业,再花三年就可以拿博士,尤其是理科,物理、化学、数学等基本学科。

「蔡小姐。」

「不要叫我蔡小姐,叫我乔依丝,或者中文叫小乔,也可以叫我蔡老师,我是由台湾来的,在台湾教书的人随着学生互相叫老师。」小乔笑瞇瞇地说。

「好极了,我叫妳蔡老师,妳叫我孟德福老师。」他非常高兴地学着用中文说“蔡老师”。

「我叫你孟老师好吗?因为中国人的姓都是一个字。」她说。他连忙也学着用中文说“孟老师”,然后,自已又笑开了。

「叫我贾森也可以,我们美国人朋友之间都叫名字的。」他说。

「那你叫我小乔罢。」小乔很爽快地说。

两盘扬州炒饭终于来了,小乔觉得装在盘子里的炒饭用叉子叉着吃比较方便,贾森却向女侍要筷子吃饭,用手抓住筷子挑着饭粒吃,一样吃得津津有味。

两人有说有笑,不久两盘蛋炒饭就吃完了,小乔暗自计算了一下,吓,一共要廾一点九六元!再加上税的话,岂不是要廾三块三毛美金了?简直太划不来了。

女侍过来问要不要甜点,贾森说好,问小乔要什么?一共了有三样选择,冰淇淋,巧克力蛋糕,及苹菓派,小乔自从腰围变粗了以后,胃口大开,晕素不忌,以前不吃或不爱吃的,现在一概全收,立刻说要吃巧克力蛋糕。我们两人一人再来一杯咖啡罢?贾森又问。

二份巧克力蛋糕,二杯咖啡,他对女侍说。

甜点来了,小乔三口二口就吃完了。

「看妳吃东西,真是一份享受,难得妳一点也不胖。」他喝着咖啡,笑着把自已的那份推给小乔。

「近来,胃口的确很好,所以腰围一天比一天粗。」小乔一面继续吃,一面喝咖啡。

这时,餐厅里的人渐渐多起来,但因两人都是新来的教员,并没有任何熟人,坐在一个全是陌生人的餐馆内谈天,更觉得有一种“两人世界”与外界隔离的气氛,所以天上地下,愈谈愈高兴。

「呀,两点差一刻了,你两点钟不是还要带学生做实验吗?你先开车送我到学校总图书馆,再去上课好吗?」小乔看了一下腕表,提醒贾森。

结账的时候,小乔虽然提议各付各的钱,但是心中仍然很怕带的钱连付自己的这份帐都不见得够,当时信用卡尚不如现在流行,小乔并不拥有任何信用卡,所以当贾森掏出一张信用卡来付钱时,小乔松了一口气。

「我的父母并不很富有,我当然更穷,因为尚未领取过任何薪水,不过我的祖父母很富有,他们让我搬到他们在长岛的老房子里,拨了二名忠心的老仆照顾我,所以我今后的薪水,就是我的零用钱。」贾森笑嘻嘻地解释,他觉得小乔既聪明又可爱,可以跟她说任何实话。

小乔站在总图书馆的大门口,向着开车离去的孟贾森摇手说再见,心里觉得他既温文儒雅又风趣幽默,也很可以做个知心的朋友。

两点半正,阿发的老爷车准时在总图书馆的大门口出现,他由驾驶位上看见小乔,立刻伸出右手推开车门让她进来。

「妳今天气色很好,可见妳一定很喜欢这个新学校!」阿发详端了一下她的脸色,很满意地说。

「新学校,新朋友嘛!」小乔笑嘻嘻地回答。

星期四,上午十一点钟准,ESL下课,小乔看见贾森淡褐色的汽车在英语系门外等她,非常高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再一同吃午餐罢?」贾森笑嘻嘻地问道。

「一同到学生中心去吃汉堡包罢。」小乔坐进他的汽车之后,如此建议,她想在她经济能力范围之内的情况之下,回请他一顿,大家两不相欠。

「妳喜欢吃汉堡包?我带妳去一个地方,包妳满意。」他很热心地嚷道。

小乔不愿太拂了他的好意,就不再说话,他们沿着一零七号公路南下不远,在一座小山丛内,耸立着一家很大的餐馆,在这积着白雪的下雪天里,树上门上到处都辍满了小小的灯泡,餐厅的一角有一座极大的火炉,燃烧着温暖的火焰,坐在临窗的座位上,向下俯视着一零七号公路上来往穿梭的汽车,使人恍恍忽忽,好似入了人间仙境。

两大杯可口可乐及两份汉堡饱终于来了,装在一个极大的大磁盘,里面面包、酸黄瓜、绿的生菜、红的西红柿以及炸得黄酥香脆的洋薯条,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

小乔咬了一口,新鲜的肉饼,汁多味美,初出炉的热面包,松香可口,黄瓜酸脆,生菜西红柿爽口,尝起来无一不是恰到好处。

「味道不错罢?」贾森得意地问道。

「是不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汉堡饱,你怎么找到这家馆子的呢?」小乔一面吃一面问道。这一盘汉堡包要六点九九元!加上两杯可口可乐,再加上税金!小乔心里想。

「就在我祖父母家附近嘛,从小就常常来,大部分是与祖父母及父母全家一同来的。」

「那这家餐馆已经有很久的历史了啊。」小乔笑道。

「不错,有好几十年的历史了,我的父母原先在纽约蛮汉顿自已开的公司上班,家住长岛大颈镇,祖父母住在这附近的一座极大的旧房子里,在附近拥有一座马廐。小时候,父母每逢周末带我们到旧韦斯伯来探望祖父母,也来马廐骑马。直到我进新泽西州的劳伦斯中学时,住在学校的宿舍,父母就把公司搬到加州汐谷,祖父母也搬到纽约市内去居住,现在,我开始教书,一人住在旧韦斯伯祖父母的旧房子里。」谈起家人,贾森十分高兴,劳伦斯中学是私立,而一般贵族私立中学都鼓励学生住校。

一个人?不是还有两个仆人吗?小乔心想。

「那天请妳到我家去,参观一下我祖父母的房子,现在这种古式的旧房子已经很少了。」他很热心地说。

小乔瞄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我的祖父母住在纽约,他们一定喜欢见到妳。」见她美目盼兮地一瞥,他连忙咬了一口汉堡饱,更加热心地说。

她不敢接口,搞不好,怕他还要带她到加州硅谷山河市去见他的父母亲哩。小乔觉得不安,又大大地咬了一口汉堡饱,再喝了一大口可乐,肚子觉得胀了起来,这不是告诉他一些关于自己的身世的大好机会吗?

「肚子愈来愈大了!」她说,用手摸了一下肚子,因为是头胎,只是腰围比以前略粗而己,可肚子并没有怎么突出来。

「妳这么苗条,大概无论怎么吃,肚子也不会大,因为妳常常走路运动的原故。」他非常热心地赞美她。

「不开车,当然得走路。」小乔接口道。

「等那天不下雪,我教妳开车,怎么样?」贾森向她建议。

「好极了,我已经通过了笔试。」

后来,每天中午吃完午餐,贾森就常常带她到旧韦斯伯的一个人迹罕到的旧马厩停车场去练习开车,而且总是在下午二点之前送她到总图书馆之后,才回到物理大楼去带实验。

ESL大考之前的一天夜里,阿发送小乔进医院,生了一个傻小子名叫小发,好在她的课很少,四天之后,ESL大考,他们让老张代阿发炒菜,阿发先带了婴儿送小乔去监考,再开车带了小发在附近兜风,兜完风再接小乔回家,小乔抽了一天到图书馆改考卷。

暑假开始,结束了小乔在旧韦斯伯大学的一段教书生涯。

 

 

分类: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奇怪罷?又是雙份,己刪掉一份。

 
雨林的头像
 #

期待下一集里面有我好奇的答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