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原创小说:夹竹桃盛开的初夏 17

17、同学相助

宋晓的这位同学名叫左辉,年纪和资历都比宋晓她们大得多。尽管在宋晓她们学校只旁听了一段时间的课,但难得他和大家都能打成一片,和男生踢足球,和女生们聊天,没有他不会的。左辉和朱西很谈得来,也许朱西能在比自己年长的人那里得到更多的认可。宋晓也是在朱西的带领下去过一次左辉的家。那是一栋处在拥挤的居民楼里的单元房,走进左辉的家,给人的感觉是整洁又单调。房间里的陈设和布置几乎都精简到最低配置,没有任何装饰物。这和普通人的家明显不同。进门的客厅除了门边的一个鞋柜,还有窗户下面摆着的一张吃饭的小方桌,方桌看样子很陈旧了,颜色已看不出原本的色泽,靠墙放着的四张木制折叠靠椅,靠近厨房的那面墙角立着一台老式冰箱。四面刷白的墙和吊在方桌上的吊灯给人一种清爽到极致的感觉。宋晓第一次见识这种简约风格的家庭,在一阵闲聊之后,才慢慢得知左辉的父亲已去世,两个哥哥都已成家另外单过,只有左辉和母亲在这里居住。母亲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凡事都要求简单。整个家里唯一的装饰品就是母亲卧室里那盏从德国带回来的台灯,是一个有着绚丽色彩的装饰台灯,给整个简朴的家里带来些许活泼的生机。左辉觉得母亲的这些习惯和要求没什么不好,反正他也是单身汉一个,对生活的要求也不高,每天正常上下班,帮助妈妈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就行了。作为高级知识分子退休的母亲和曾经是船长的父亲,他们一生的经历可以写一部书,这是左辉的原话。瘦小精干的左妈妈没有多少客套话招呼来访的朱西和宋晓,只让他们坐下喝水,然后歉意地说家里冷清惯了,自己又不爱收拾屋子,就这么凑和吧。宋晓睁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打量着眼前这位貌不惊人却气质不俗的老人,在她身上该有多少故事发生。

 回到宋晓找左辉的这天中午,在港务局长江航运处十二楼的办公室里,两人对着两张宽大的办公桌坐下,左辉听宋晓说完事情的经过。左辉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还有些稚气,穿着也还是一派学生气的宋晓,笑着说:“下次,你得换身行头去海关办事。”说得疏着马尾的宋晓低下头朝自己身上望去,简单的白衬衣扎在蓝色的A字裙里,配上一张不加修饰的年轻单纯的脸,也许真让人觉得太年轻不可信任了,下次一定得穿职业点。

“你先跟你们领导汇报下情况,听他们的意见如何?”左辉老练地指导宋晓。她赶紧给王总打电话汇报情况,询问这辆车到底是以什么货币付款提车的。王总那边将电话转给林业局的一位财务,这才搞清楚里面存在港币和美元支付的汇率问题。王总在电话里要求宋晓想办法搞定海关,一定要取得车辆上牌许可通知。“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宋晓嘟噜着放下电话,眼神转向左辉。参加工作已经好几年的左辉没觉得这是什么难事,说好等下午海关上班,他再陪宋晓去一趟。两人在左辉办公室又聊了一会儿,在其他同事陆续回到办公室前,他们下楼坐上李师傅的车再去海关大楼。

跟着左辉进到海关的院内,他们没有直接去窗口,而是在左辉的带领下径直去了一间报关代理的办公室。车辆的相关材料由左辉拿着跟一个他认识的人在里间说着什么,宋晓留在办公室的外间等。这是一间可容纳四个人工作的办公室,每张桌上都堆满海关代理的各种表格和一摞摞档案材料,一部厚厚的海关商品编码查询手册非常显眼地摆在每张桌上,估计那是他们每天工作的必备。等了一会儿,左辉出来与那人道别,宋晓跟着走出报关代理办公室。左辉交代宋晓,再去窗口介绍自己就说是公司的副总,他好去跟海关的人具体交涉。按照左辉的意思,宋晓又来到上午那个咨询过的窗口,那个上午头都不抬的海关办事员这次总算抬头看了一眼宋晓,然后开始和左辉这个副总详细说起来。听他们聊了一会儿,又对照着单据解释了半天,左辉似乎明白了什么,客气地与之答谢,然后和宋晓退出窗口走到外面来。

“明天上午再来一趟,带两条好烟过来。”左辉叮嘱宋晓。

“好的,不过,什么叫好烟?”宋晓一脸天真地问。

“呵呵,你呀,看来是得多历练。你回去买两条红塔山牌香烟吧。”左辉有些无可奈何地看着宋晓。

“知道了,领导!”宋晓调皮地答道,左辉笑着摇摇头。

“谢谢你啊,左辉!要不是你帮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次宋晓是认真地说。

“谢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明天再来吧”左辉大方地回答。

    送左辉回到港务局上班,宋晓和李师傅又去一家烟草专卖店买了两条红塔山牌香烟。幸亏有肖副总给的现金,宋晓不用为钱发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看到天真的宋晓茅塞顿开的样子,想起那时候大概正是我在久久等待办护照的证明,也是有人提醒: 你应该回JDZ去买一箱子瓷器啊!

 
Amoy的头像
 #

让雨林也回忆起当年当日事,我也很感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