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11)

 

   

辣妈z传( 11

 

      学校开学的第一天,是个严冬的清晨,发仔很早就起床,穿了一件有帽的鹅羽外套,在寒冷的空气中忙前忙后,白白的雾气,由他的口鼻内冒出来,久久不散。

     「外面下雪啦,多点穿衣服不会错。」发仔先发动了汽车的引掣,再度检查了一遍汽车的保暖纟统,将车子用暖气烘着,又用刮雪的刮子,把车顶及车窗上隔夜的积雪,全部刮得干干净净。

     「果然飘着雪花,不过住在有暖气的房子里,并不怎么觉得。」小乔朝房间窗外瞄了一眼。发仔早在上个礼拜就把房子的旧式暖气修好了,现在,这老旧的暖气正在屋内滋滋地响着。

      今天,她穿了一件新的黑呢长裤,上面配了一件鹅黄色套头毛衣,正在一面打扮,一面照镜子,因为下雪,先穿上她那件旧的厚羽毛大衣。后来,因为嫌它太笨重又有点旧了,还是将上次到购物中心新买的人造貂皮背心找了出来。

      最后,小乔终于穿了新背心,背上斜斜地背着一个深绿色的学生袋,由屋内出来。       

     「嘿,打扮得这么清凉!不怕冷吗?」发仔见她穿了丝袜的脚上,只穿了一双系着精巧细皮带的高跟鞋,不由得笑着问道。

     「反正坐在有暖气的汽车里,怕什么!」小乔推了他一把,他们这辆旧车机件性能不错,车身被发仔洗得雪亮,窗玻璃的四周被发仔用透明的塑料带牢牢地粘紧,坐在车内的确比外面暖多了。

      汽车在美丽的一零七号公路上飞驰,坐在车中看着长岛的下雪天,细小轻柔的雪花,由天空中向下飘撒,慢慢地落在路边的树木、屋顶以及路面,使目力所及的整个世界都变得一片清纯洁白,实在非常之迷人。

      由公路上转进那左右两条水泥校道,就进入了银妆玉琢的校园。

「我们先向左转,对,看,这就是总图书馆。」小乔用手指着右手边一座高耸雄伟的大建筑物说道。

    「好现代啊!」发仔抬头仰望那十分有气派的总图书馆,点头赞叹。

「我们现在向右转,过了那座圆拱式暖房花坛,第五座大楼房,英文系就在里面。」小乔一面察看地图,一面对照着窗外的景物。

「下课后我到总图书馆去看书等你,你大概几点来接我?」小乔问发仔。

 「大概两点半,行吗?」阿发问。餐馆里中午一点半以后客人就比较少了,炒菜的事可以让二厨暂代一下,自已就可以抽空出来接小乔回餐馆去吃午餐,餐馆的员工大约三点钟左右吃午餐。

 「好,两点半,咱们不见不散。」小乔推开车门,外面仍然很冷,不过天空中的落雪已经渐渐变小了。她轻快地跳下车,向着大玻璃门飞快地跑去,脚下一滑,背上背的那只学生袋,差点碰到旁边一位年青的洋绅士。

  这位洋人身穿淡褐色呢大衣、左手提着公文包,正在一面走路,一面仔细地研究着右手中拿的一张纸。

  小乔脚下滑了一下,把这位边走路、边研究的先生吓了一跳,他连忙伸出戴了手套、拿了纸张的双手,打算扶她一把,可是年青的小乔反应快,非常敏捷地站稳了身体,所以这人扶了个空。

  小乔为了感谢他的好意,抬头对他一笑,只觉得这位褐睛褐发的洋绅士眉目非常的清秀。

  他愣了一下,这位年青东方女子的笑容竟是如此的美丽迷人!若刚才没有扶空,他很可能就捉住这位美人儿的左手了!因而又认真仔细地研究了一下小乔的左手,她并没有戴手套,也没有戴戒指,只见她的小手又白又柔软,实在可爱!

 「我做学生的时候,风气还没有开放,普林斯顿大学校园里并没有这么漂亮的女同学!」他想。但是,转念一想,这不是命中注定,今生今世,一定会在此处相遇吗?不然,怎么就在我的眼前,脚底下滑了一下呢?他的眼光不由得跟着她苗条的背影。

  她继续前行,走到一扇玻璃大门前面。巳经有好些学生打扮的年青人,站在门内说话,门外那人见小乔穿的衣服十分单薄,出于绅士的礼貌,连忙一个箭步,抢着向前,因为戴着手套的左手提着公文包,就把右手中的那张纸向怀里一塞,打算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拉开那极大透明的玻璃大门。

 为了感谢他替她开门,小乔也再度向这位先生礼貌地点头微笑。

     没有想到,那扇门原来是电动的,他们俩人尽忙着互相客气,玻璃大门竟然自动打开了,因为出其不意,他伸出的右手楞在那里,正在点头微笑的小乔也被这自动打开的门吓了一跳,哟了一声,扬起眉毛,再向他展开一个迷人的笑容。

 这人好像被雷击中,完全动弹不得。

     见他发呆的样子,十分可爱,小乔不由得第三次噗滋一下笑出声来。

 小乔上了二楼,对照了一下通知上的教室号码,不错,就是二零七室。

 她走进教室,里面空无一人,她将背着的学生袋放在讲台上,由下面拖了一张椅子,搬到讲台后面,坐了下来。 

     看看手表,还有几分钟,小乔将系里给她的学生名册,打开来看了一下,一些外国名字,玛丽雅、秀芭、默罕默德...与她以前教的中文课的学生约翰、玛丽等的英文名字,不太一样。

     正在这时候,在楼下替她开门的那位先生,左手仍然提着公文包,右手仍然拿着那张纸,站在教室门外,不肯离去。

    端坐讲台的小乔翻开教科书,不由得微微抿嘴而笑,课本的程度非常之浅,简直与她以前教洋人的中文课本差不多,只不过以前是教美国学生中文,现在是教非美国的外国学生学英文。

学生一个一个地进来了,各自找了座位,坐了下来。

这位洋绅士却一直走过来,站在讲台旁边。

   「请问,这是二零七室吗?」他礼貌地问道。

   「是,这是二零七室。我能帮助你什么吗?」小乔不由得抬头看他。

   「这节课是不是物理学概论?」他再问。

   「这节课是英文系ESL入门。有什么问题吗?」小乔反问道。

   「奇怪,物理系里寄给我的通知说物理学概论是今天十点钟,在二零七室上课。」他再度查看右手中拿的那张白纸。

   「物理系在物理馆,就是停车场旁边的那幢建筑物。」学生中一个比较聪明的,大声说道。

 「这里不是物理馆?」那位先生恍然大悟。

 「这里是英文系。」小乔也终于搞明白了。

 「那妳不是学生?」

 「我是ESL入门课的讲师。」小乔答道。

 「对不起,我走错了教室,我的名字叫贾森.孟德福博士。」他说,将公文包放在讲台上,脱掉手套,伸出手来。

 「我的名字叫乔依丝.蔡。」小乔只得也伸出手来握他的手。啊!他的皮肤这么白!长长的手指,指甲修剪得干净又整齐,他的发型如此之保守,美观,态度这么彬彬有礼,十分有教养,原来他的名字叫贾森,孟德福是他的姓,是一个英国姓氏,大概祖先是由大不列颠来的吧!若翻译成中文的话,不就是孟贾森博士吗?

唔,他的头发是淡褐色,长长的睫毛是淡褐色,睫毛内的眼睛是更蒙眬的淡褐,这对淡色的眼睛正在忘情地看着她...,似乎很合乎她梦中的“白马王子”的假设呢。

小乔正想得入神,孟贾森博士也 突然想到什么,看了一下表,喊道:「已经只差三分镜就十点了,对不起,我得快些了。」

 「好在今天第一天上课,没有什么进度要赶罢!」 小乔看他这么紧张,笑着安慰他道。

 孟贾森见她不但美丽,安慰的话说也得也十分得体,好像一朶解语花一般,对她的好感更是增加了十分,遂对她作感谢地一笑,转身离去。

 小乔眼见着孟贾森高瘦而英俊的背影慌慌张张地离开了教室,才开始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黑板上,作自我介绍,然后翻开点名薄,一个一个点名,将学生们面孔与一些中东、印度、西班牙等外国名字,连系一下。

今天是这学期第一节课,而这节课的学生并不多,老师学生互相介绍一下姓名,小乔将自已对班上学生的要求,大略讲了一些,很快就下了课。

由教室内走出来,雪花继续在空中飞舞,小乔看了一下手表,差一刻钟才到十一点,不知何故,天气比早晨更加寒冷,雪花飞舞得更加厉害,身上的背心是人造的貂皮,并不怎么保暖,她穿了一双系着精巧细皮带的高跟鞋,脚上穿的是极薄的丝袜,不但在风雪中寸步难行,氷雪的寒冷竟然好像一直侵入她全身的骨髓一般,尤其是她那双瘦削的双足,除了透澈的冷疼之外,竟然失去所有其他的知觉,怎么能在刺骨的寒风中露天下走到图书馆呢?

 小乔正在犹疑,突然,一辆淡褐色的汽车缓缓地开过来,停在她身边。

「密斯蔡。下课了吗?妳到那里去?我可以送妳一程吗?」那对梦幻似的褐色眼睛里面充满了欣喜和希望。

 

 

 

分类: 

评论

海云的头像
 #

国英姐,好像发了两篇同样的章节。我帮你把另一篇去掉了。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但不知何故,己經發生多次,一定要多加注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