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偶然?必然?-永不放弃的爱

标签: 

 

偶然?必然?

-永不放弃的

 

 

     1991年冬天,大三的我已经决定要考研究生,但很苦恼报什么专业。虽然本科很喜欢学习外语,但相信语言只是个工具,所以不甘心再花三年去深造语言学,又找不到任何其它方向。和自己信任的外教 Regina 谈起这个难题,她信仰巴哈伊(http://info.bahai.org/chinese/),马上送我一本精小的祈祷书,告诉我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只管全心把自己的问题交在神手里,他一定会引导我。于是从未接触过神的我,在走投无路的深夜里,拉着床帘,默念出第一句祈祷:

 

            All praise be unto Thee, O Lord!  Turn the distressing cares of Thy holy ones into ease, their hardship into comfort, their abasement into glory, their sorrow into blissful joy, O Thou that holdest in Thy grasp the reins of all mankind!              -- ‘Abdu’l-Bahá

 

      一周后,寒假开始,整棟宿舍楼里没剩几个人了,我突然听到有人敲房间的门。原来是一位北师大心理系的博士生。他是来找我们宿舍大美女的,想说服她报考北师大心理系硕士,不幸美女一早刚返乡。健谈的博士无奈只好把已经打好草稿的满腹建议讲给我听,论述外语系本科考心理系硕士的优势。只上过一门教育心理学课的我茅塞顿开,马上表示兴趣。博士也不食言,开学后立刻寄来7本书,说只要把这7本书背下来,保证能考上。92年的春天,我反复读这7本书,虽然内容囫囵吞枣,但字面是从头到尾能背诵。当年博士追求的美女对心理学没兴趣,描准了北师大外语系的硕士但没考上。我倒考试时对答如流,顺利进入中国最好的心理系之一攻读教育心理学硕士。

 

     是运气太好吗?还是自己勤奋的成果?反正兴奋之余,我把祈祷书压在箱底,遗忘了。直到1995年底把美国大学博士的申请资料都寄出去后,在无尽的担心和对前途的迷茫中,我才又把它翻出来,重新开始每晚睡前读一段。虽然并不理解内中的深刻,但读祈祷文却总能让我不安的心平静下来,体会到冥冥中一切有安排。

 

       可等到来年春天录取通知和奖学金纷纷来到,我虽然感谢神,但心底总是自满:这么高的托福和GRE,才是真正的敲门砖吧?自己的努力最重要。祈祷的习惯倒是保留下来,因为不管白天再纷乱,睡前的祈祷总能让我平静。

 

    费城读书住学校宿舍时,常在周末和其他留学生一起被接到中国城的中文教堂。初次接触教堂和崇拜很新奇,那里热闹的气氛总让我们感到家的温暖,悠扬的敬拜音乐和祈祷让烦躁的心得以平静,更不用提免费餐。但一到敬拜进入擘饼环节,我就感到陌生:那红酒,那众人口中毕恭毕敬提到的宝血,还有那高高在上的十字架,似乎都离我遥不可及。

 

     费城最好的朋友是来自波多黎各的同学 Yahaira Martiquez。成绩不如我好,比我还小一岁,但她却总让我看到远远超出年龄的智慧。学业结束后我刚搬来加州半年就发生大车祸,撞掉一辆车不算,爆出的气袋还把我的左脸打破。惊怕中 Yahaira 打电话,她很镇定地说:你没死,也没撞死别人,有什么可怕的?Yahaira是虔诚的基督徒,她很快寄给我一本精装的圣经<<The Book>>,还郑重地把我的名字烫金在封皮上。她在扉页上写道:

 

“I know that your bookshelves hold many books that talk about theories, biographies and great stories.  Today, as a friend, I share with you the only book that have given me peace and a new life.  Promise me that you will read it and I promise you that your life will be changes.  I pray that God will keep you and help you through your journey.  Today I pass to you the keys to the gate of a place where you will find a Mighty God that will give you everlasting life.”

 

     我走马观花地翻了翻: 圣经里很多故事像神话一样神奇,箴言很中肯,言简意赅,诗篇很优美,对本科酷爱英美文学的我读起来更像经典名著,但我还是没读懂神。于是<<The Book>> 留在了书架上,收集灰尘。

 

      来加州的头两年在一位台湾房东家租一间卧室,她家还有两位房客和我年龄相仿,大家相处得很融洽。其中一位, Karen, 是虔诚的基督徒,送了我冯秉诚牧师的《游子吟》,还热情地带我去她的教会:生命树灵粮堂。周日那里每一位脸上由衷的喜乐让我感动,敬拜音乐和歌声也很优美。可为什么我总觉到自己刻意保持的距离,书也没用心读。

 

     2003年嫁给多米,他全家都是天主教。婆婆早逝,公公虽然对我从未受洗感到遗憾,但也从未为此为难。起初我们参加 Belmont Transfiguration Episcopal Church,2006年搬到 Fremont 后更喜欢去紧邻 1797 年建立的Mission San Jose遗址的 St. Joseph’s Catholic Church。我喜欢教堂的肃穆,管风琴的悠扬,为教堂的活动也常做义工,比如为祭祀台插花,为借宿教堂的无家可归的单亲家庭提供晚餐等。虽然周日也和大家一起诵读经文,低头祷告,但一到人家纷纷起立参加擘饼,我就躲到后排,并不理解为什么每周都要重复这个仪式。

 

     有了孩子之后我每夜都会和他们一起祈祷,感谢每天的阳光或雨水,感谢健康,并忏悔偶尔的脾气短路,祈求给我耐心和力量,做好母亲的工作。孩子也习惯了祈祷,没有祷告不能入睡。两个孩子按天主教在婴儿时就受洗了,加起来读了5年的基督教幼儿园后才转入公立学校。六岁的大卫热爱每周四教圣经的 AWANA program (http://awana.org/),常对我说,妈妈我爱你,但更爱基督。

 

     慢慢的,我觉得自己心里的洞越来越大:我祈祷的神是谁?对孩子来说这么真实的基督是谁?为什么我一想到受洗礼就往后躲呢?

 

      是因为未找到答案的问题吗?我最大的问题是关于孩子。工作关系,我经常看到一些幼小的孩子天生有身体残疾,永远不能离开轮椅,甚至永远不会独立吃饭,讲话,自理。如果我们都是神的儿女,为什么这些可爱的孩子天生就受这样的折磨。请教过许多牧师和教友,回答是万事都有原因,也许我们暂时不能理解,但请相信神自有安排。这个答案我不能满意。

 

     是害怕圣经里的诫命约束了我的生活吗?不可懒惰,不可自傲,要爱人如己…” 按圣经的话生活,是否给自己太多捆绑,会活得太累呢?

 

     所以我一直拖着,还有很多借口:我也按时敬拜,为神奉献,还做很多公益活动。神能对我有什么意见呢?

 

     2014年四月一号,天突然下起雨来。我在午饭时间给威廉送雨衣,赶上他和班里同学一起排队出来,不愿离队,所以对我声音有些不耐烦。老师(后来了解到也是虔诚的基督徒)看在眼里,但当时没吭声。当晚威廉给我一封长长的抱歉信,原来老师单独和他谈话,指出了他言语不够尊敬。我很感谢老师的引导,并把这件事通过电子邮件和公公分享,因为上周他来访时刚巧讨论公立和宗教学校的区别。当时他提出公立学校老师不关心孩子品格的发展。我本想让他通过这件事看看:有很多公立学校老师也是很关心学生品格的。没想到这十年来相处一直很好的公公回了一封四页的信,指责多米和我自我中心,居然容忍外人插足亲子之间的关系,不好好保护威廉,反而表扬批评他的老师,愧为父母。他还进而提到我们在生活中对威廉缺乏耐心,怀疑我们是否真正把孩子当做神的祝福。

 

     我惊呆了,心里严重不平衡:凭什么说我自我中心 ,怀疑我对孩子的?孩子出生后是谁起早贪黑地照顾他们,没有任何父母或保姆的帮助?是谁不管多累都要把孩子最新的照片每周邮给你?是谁送你一辆新车?是谁为你新房的家具买单?是谁在你频繁来访时给你换着花样做饭?是谁不顾多米反对,每次全家出旅都要求带着你?... 我越想越来气,动用所有心理学训练的功底也无法让自己平静下来,每晚不停地想这有多么不公平,感觉自己花十年的精力建立的城堡,顷刻之间要倒塌了。

 

     本来复活节长周末定好了全家一起去 Reno,威廉去参加棋赛,同时大卫还可以最后滑一次雪。但因为此行会见到公公,所以我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去。刚好出发前两天看到网上通知,冯秉诚牧师会在18号晚上在硅谷基督徒聚会 (Silicon Valley Christian Assembly) 启示之光永生之途布道会。我突然有强烈的愿望要去参加,于是果断地决定让多米一个人带威廉去 Reno 下棋。

 

    那天晚上是我第一次去硅谷基督徒聚会,从敬拜音乐一响起我就不知为什么止不住眼泪。

 

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T'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d.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is Grace that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冯牧师从科学,从个人经历等各方面的讲解更是让我醍醐灌顶。20年多来我多次体会到神的恩典,基督的故事也早就熟悉,但那天晚上,神是那样真实。我好像第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自己一直引以为荣的行为,包括参与的公益活动等,都由别人的肯定和称许来捆绑。如果对公公以往的照顾和慷慨不是为了换取他的喜悦,我怎么会这两周都无法摆脱烦闷呢?其实公公的愤怒来自于他对威廉的爱,生怕他受委屈。公公对我也一直视如己出,信中并不是针对我,而是自始至终讲我和多米。我一直在祈祷中检讨自己对孩子时而脾气短路,但同样的话出自公公的口,为什么我就这么抵触呢?他的信,看似批评,其实都是祝福,让我更真地看到自己不足的地方。我该感激,何来愤恨呢?

 

     我有时会埋怨为什么自己出生在无爱的原生家庭中,埋怨为什么别人的父母顶力支持的事,我却从小都要靠自己。原来这一切也都是祝福,让我能通过自己的经历更好地理解爱的真谛。如果真正信靠神,看似要遵守的诫命很多,约束很多,但得到的却是心灵的自由,因为再不会被嫉妒,怨恨等罪来捆绑。身为长女,从小我就学着要去取悦父母,到学校取悦老师,工作后取悦身边的同事等,怎么会不累? 现在才意识到其实我生活中的主次颠倒了,神应该是太阳,而不是孩子或他人。只有与神有亲密的关系,以神为环绕的中心,光明才会照亮所有其他人际关系。不满和怨气都随着泪水流走了:原来只需去取悦创造我们的神,所有的捆绑就都解开了。我心里无比踏实和轻松。

 

     当冯牧师问今晚在场的谁愿欢迎基督给他重生,我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也许我还有许多问题,但只要打开了心门,相信基督为我们的罪而死,我一定会慢慢找到所有其它的答案。

 

       第二天一早,天格外明朗,大卫却因头天晚上睡得太晚有些烦躁,因一件小事而提高声音。我一直在懊恼自己偶尔会对孩子控制不住脾气,那天早上却发现,面对大卫的无理,我却只能发出很轻的声音和他交流,他也很快安静下来。我的眼泪忍不住流下来。冯牧师说得对:只有和神的关系建立了,才能改善和周围人和万物的关系。

 

         Yahaira 打电话告诉我决志的经历,她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镇静,轻轻一句话却足以让我又泪如雨下:“I've been praying for you all these years.  (我已经为你祈祷这么多年了。)

 

      去年六月换了一辆新车后就发现,六个事先设定的电台中除了我喜欢的 FM 96.5, 99.7等,还有两个播放的是完全同样的音乐,FM 99.3 103.1 ,好听但并不熟悉。10个月来我很少选择他们,但也懒得去换。今天才发现,那两个台是没有任何广告的流行基督教音乐http://www.klove.com/

 

        是谁把赞美神的声音预备在我耳边?

 

       二月曾为 SCA-5 的事见20议员,偶遇志同的隗先生。没想到他和太太不但就住我家小区,太太是北师大校友,全家还是硅谷基督徒聚会的主干成员。现在我和他们一起参加每周五晚的圣经小组学习。

 

       去年春天带威廉坐轻轨去旧金山参加象棋比赛,落座后才发现湾区有名的国象教练Mr. Ricardo Guzman 坐我们对面。Coach Ricardo永远一脸的祥和。当时他正在看一本书,Tortured for Christ by Richard Wurmbrand,和我分享为基督献身的教徒经历,并在下车时把书送给我。我才知道他也是虔诚的基督徒。

 

     加上 Regina, Yahaira, 威廉的老师, 还有Karen等,是谁把这么多神的天使放在我身边,耐心地等待我打开门?

 

     决志后头两周我每天早晚学习圣经,确实能感到对孩子更有耐心,温和到自己都觉得不像自己。可突然一天下午匆忙下班后送威廉去邻市的棒球场参加比赛,本来就有点晚了,半路上他才发现自己错拿了弟弟的球裤,需要回家换。我一下火气就上来了,大声责骂他为什么不提前准备好,浪费时间,耽误比赛。喊得我头也开始疼,不得不用右手在提包里找水瓶,却鬼使神差掏出来大卫上次去布道会时玩游戏赢的一个布绒小熊,上面绣着:Jesus Loves You

 

 

     我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脑子也清醒过来。感谢神的提醒。20多年来我满身的缺点和罪,神尚且对我不离不弃,在每一个转折点给我指明方向,悉心看护,我有什么资格去这样对孩子没有耐性,不容忍他们的错误?属灵的生命才刚刚萌芽,还很脆弱,要经过很多试练和学习才能得到充分滋养而成长。祈祷神一路引导,让我每天都可以更接近他认识他。

 

       人生么多偶然,最累到神划的必然。二十一年前很多科班出身的硕士同学都转行了,而我这个半路出家的反而越学越做教育心理工作越热爱。每次想起那半个小时的偶遇如何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还有这一步一步想逃避却最终回家的脚印,就不得不称奇。原来神一直在我身,只是需要我开眼睛去看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渺渺的头像
 #

写得太好啦!我已经将你的分享粘贴给其它的主内弟兄姐妹们,请原谅我没有事先问过你,你写得太真实,太感人了!是的,在神的面前,我们都是罪人,并且每天大小毛病不断,但他却仍然如此爱我们,我们除了感恩,悔改之外,还能怎样呢?再次谢谢你的分享!

 
心桥的头像
 #

感谢渺渺的鼓励,并感谢您和上海的朋友分享。自己迟钝二十多年才发现神的真实,惭愧。感恩神的耐心。在矽谷基督徒聚会教我们“决志跟进班”的老师也来自上海,他说上海的团契很活跃呢。我在山东时就没有这福气。

 
西歌的头像
 #

祝贺心桥的在属灵里重生! 摆脱世俗的捆绑, 得到心灵的自由. 谢谢分享心路历程!

 
心桥的头像
 #

感谢西歌的鼓励。属灵的生命才刚萌芽,还要经过很多历练才能真正成长。期望能看到您分享自己如何养育像您长子那样蒙神喜悦的孩子。提前感谢您的指导。

 
姜尼的头像
 #

这实实在在的见证经历让人感动! 感谢主,愿主赐的平安,喜乐永远与你相随。

 
心桥的头像
 #

感谢姜大夫的反馈。冯牧师曾提过:心理学可以成为信仰的最大敌人,因为好像很多宗教的力量都可以从心理学的角度得到解释,比如信心,感恩心的作用等。但我自己的亲身体会,真正对神的信心是深刻透彻的,任何学科都无法相比。

 
LanXi的头像
 #

Thanks for sharing.

 
心桥的头像
 #

感谢 LanXi 的关注。欢迎您来到文轩!

 
亦秋的头像
 #

心桥的心路历程写得很真实,我仿佛看到自己的一步步走来,神总是差派天使来到我们的身边播种,播种有时收获有时。我现在还记得一个又一个曾经在身边给我传福音的人,还记得在美国过的第一个春节,我的Host Family一对白人夫妇带我出去为我庆祝春节,和我说认识我是他们的blessing,当时我真的不明白这个blessing的真正含义,也记得一次又一次逃避,一个又一个的疑惑,直到有一天才认识,God is Good, all the time。Smile

 
心桥的头像
 #

亦秋也是蒙福的人,感谢您的分享。我去过的教堂有几家了,但SVCA是唯一一个强调并帮助姊妹兄弟建立并丰富和神关系的。每次周五小组的学习都让我受益非浅,要学的东西太多了。期待有机会在教堂见到您全家。

 
Sujuan的头像
 #

感谢神!我改天也要把我的心路里程写出来。谢谢心桥分享,中英文都这么优雅清晰,不愧是科班训练出来了!

 
心桥的头像
 #

感谢 Sujuan 的鼓励,更期待拜读您的属灵之路!

 
渺渺的头像
 #

哈哈,SUJUAN写出了我想说而没说出来的话“中英文都这么优雅清晰,不愧是科班训练出来了”,这就是不会写文章的我最大的遗憾!谢谢SUJUAN!

期待你的心里路程的分享!

 
明凤的头像
 #

      看似偶然,实是必然。偶然性是必然性的交叉点。细腻的笔触,娓娓道来,不愧为心理教育学者。那天在海云讲座的见面,加深了我的印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