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周小哭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周 1 天 之前
注册: 02/03/2012 - 20:54
积分: 2247

你在这里

漫漫创业路(4)_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理想与现实的距离

 

 

 

我比校长还吃惊:“不是说今天要做两场报告吗?”“唉呀,你误会了。上周我说的是周一我和班子成员商量一下两场报告的时间,不想你听成了周一做报告。我一会儿就开个会研究一下,周一肯定是来不及了,周三下午我们已经安排了一年一度的爬山活动,所以,周三的上午最有可能,你看如何?”

 

 

 

我一听我还能有不只一天的时间去准备,太好了!我实在是需要时间完善一下讲稿,我也需要时间睡个觉恢复一下体力和脑力。周末搏了一回,真觉得有点吃不消了,十年啊,再也不是十年前的身体了。我于是高高兴兴地回家等校长电话了。

 

 

 

结果下午校长就打来了电话,问我周二下午给全体学生做报告、周三上午给全体教工做报告,这样的安排行不行,我说完全可以。接下来,校长非常难为情地问:“周教授,你给孩子们做的报告,是啥主题啊?”我说我主要讲“阅读……”,不等我说完,校长说“太好了,我们正在推广阅读这一理念呢,老师们肯定对这个话题非常地有兴趣儿。”我接着说:“我还想讲写作,以及表达,还有独立思考,以及哲学思维和信仰。嗯,信仰,”我一听校长那边轻轻地反应就知道不能多讲这事儿,于是我接着说“我女儿有了信仰后非常地不同,但是这是在国内,我不能明着说一些东西,不过,我会提到我女儿因着信仰而产生的变化,但是不会提到信仰方面的任何具体内容的,我知道我的主题在阅读和写作上面。”校长于是非常高兴地说期待着我的讲座。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听错了或说理解错了校长周五的意思,那我绝不可能在短短的两天半时间内完成两个讲稿。现在我真的是觉得谢天谢地,这多出来的时间我真的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下。

 

 

 

我一边调整讲稿,一边在微信上和朋友交流报告的具体内容,或说我的目标。结果朋友和我再一次“唇枪舌剑”,我真的是受够了她,可是我也真的是不舍得放弃这个朋友。这年头,还有几个人会不顾你的面子和感受,直言她对你和你所从事的事情的评价呢?我回头把与她的交流整理了出来,加进了我的讲稿中,并附上我因此而得出的体会:我的报告,在分享我的育儿经验和教育理念的同时,传递给大家的是一种提升自我的概念,而不是在竞争中如何比别人强、比别人高的办法。我还加了一句,我一直是应试教育的佼佼者,我有着非常多的小技巧去提高学习成绩,并且屡试不爽。但是我目前不想跟大家探讨这一部分。如果有一天我穷了,穷到了不靠做这种事情我就不能生存下去,为了生存,我会去做配合应试教育的那些培训,但是现在,我不做。

 

 

 

那天晚上,妹妹的同学带着一家人找到家里,根本不容我回绝。人家来的目的再清楚不过,讲一些对孩子有帮助的话语。可是,我真的无语。一个是我咳嗽了,不想说话;另一个,我觉得自己和人家有着完全不同的价值观,你让我讲假话很难,可是说实话就肯定是让人听着不顺耳。我郁闷极了。我知道,我应该入乡随俗,但是,我也知道坚持自我的重要性。我跟妹妹说:就是因为我是另类,就是因为我有着与大众不同的价值观,所以才有我今天与你们大家都截然不同的生活!如果我是一个迎合这个社会的人,我当年就不会出国,当年也不会拒绝申报正教授,我资深副教授十年,就是不想迎合这个恶俗的社会!我有着最高的学历,我有着一辈子都足够的职称和业绩,我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再放弃自己的价值观和尊严去讨生活了。你不能让我去讲一些在我眼里没意义的事情。如果你的同学想的是如何让孩子在应试教育中脱颖而出,那她大可去找社会上的那些培训机构,而我,不想教她小孩那些技能,虽然我有着可能比那些机构还管用的一些方法!我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了。我回国的主要目的就是看妹妹,让她开心的,可如今我连讨好一下她的朋友都不肯,我,到底是怎么了?但是,应试教育是大家都绕不过去的一道坎。我这样强硬,并不能解决别人的价值观的问题,我如果想从效果上考虑问题,那我就应该主动和大家沟通才对。可是,我这么累,我还咳嗽,我真的烦透了去讲一些我根本就不想讲的东西。

 

 

 

说到了我会对付应试考试,马上就有朋友来了兴趣,让我介绍介绍。我讲了十多年前的一个小故事。当年我做项目的时候,自己不带孩子,所以有时间经常去美容院按摩院什么的,那时有一个美容院的老板跟我聊天时,知道我讲课比赛得奖,还辅导过一些小孩短期内大幅提升了考试成绩,那天就在我离开的时候,塞了一个红包给我,我打开一看是一千块钱,老板说,这是订金,我女儿下周从北京来广州探亲,她急需提升成绩,我已经找好了关系,能不能进重点班就在开学的考试了,求你一定指导一下我女儿。我当时眼光很高,根本不想挣这种小钱,但是我喜欢去这家美容院,特别近,服务还好。我那时挺爱美的,一周会去一到两次,所以也不好当场拒绝,就说我试试,能行就讲,不行你们就另请高就。结果从那天开始,只要我去美容,电话打过去,老板就说马上准备饭菜一起吃饭。唉呀,老板捏中我的命门了。我总是一个人在家,不太会做也特别不喜欢做饭,所以,在那些饭菜的诱惑下,我给那个孩子当了一个月的家教。那孩子对我的评价极高,我当然也挺飘飘然的,后来我上课的动力就在于看到这个孩子题做得越来越好。可是,那是当年,如今我的想法变了。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刻意帮助过Susan提高成绩,而是一直催她做那些需要长期积累的事情,就是因为我觉得孩子的时间很宝贵,如果花了时间得到的东西,并不是她这辈子真正需要的,而只是为了选拔,那实在是太不值得了。当然当然,你可以和我说,国内的孩子有几个逃得过这种为了选拔而学习的命运,可是,如果你想让我理解这一点的同时,也要理解我不愿意围着应试教育的价值观。如果你说学的那些也不能说只是为了选拔,也是很有用处和必要的,当然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强调,我也无话可说。因为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我这里只是在介绍自己,并不是一定要谁非得同意我不可。

 

 

 

我就在这种纠结中,完善着讲稿,思考着我到底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的创业方向。那个跟我唇枪舌剑的朋友说:小哭,我看好你,以后你很有可能会挣到钱。希望到那时,你还能记得今天说过的话,不要为了钱忘记了你曾经的理想。到广州给我个信儿,我找个地方咱们好好聊聊,不要多人,我只想和你单独聊。嗯,我会的,在这种物欲横流的年代,在我现在不论经济能力还是社会地位都从高峰跌落到低谷的阶段上,有朋友这样对我,我要是不拿她当朋友,我肯定是没长脑子。我在广州的行程非常地满,就算把所有的中饭和晚饭全部拿出来应酬,我还是要不得不得罪很多朋友。我在广州织了十年的关系网,来到美国后也没有放弃维护,可是这次我回广州却会跟很多人连招呼都打不了。我不想放弃广州,可是,我已经没能精力继续维护和广州的朋友们的情谊了。日程表上的名字写了改,改了写,最后我把与这个朋友的见面,定在了初回广州那几天的日程上,我一定要见她!

 

 

 

不管周遭的噪音有多大,只要你真的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你就会在嘈杂之中处之泰然,内心平静。我每天通过网络和电话不断地与大家交流着,我不断地感受着这个市场,感受着我的理想离现实到底有多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西歌的头像
 #

小哭, 佩服你不向社会陋俗低头的勇气. 放弃当时拥有的地位和财富回归家庭一切从头做起需要信念和毅力.

 
周小哭的头像
 #

谢谢西歌欣赏,也有人说过我们肯定是脑子进水了。不同圈子有着不同的价值观,ANYWAY,现在理解与羡慕人反正是越来越多了。前几年的奋斗期,存在着鸡飞蛋打的风险,熬过来确实需要信念,仅有毅力也难以坚持。不过,我也承认,我们的勇气也是有基础的,两个有十年工作经验的博士,再不济,也不会饿着。当时基本上是最后搏一次的机会了,如果不试试,也许这辈子再出国,就只能是给Susan带孩子了:)如今Susan不用当第一代移民了,爹娘替她上了:)

 
予微的头像
 #

读到小哭诚实的纠结,知道为什么喜欢读小哭的东东了。

 
周小哭的头像
 #

首先要诚实,其次还要纠结,让看的人找到共鸣了:)原来不只是我自己这么地纠结啊,原来那个谁谁谁也没比我好过嘛:)这种感觉就是你现在的感觉,是不是?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欣赏,安于我心是一种境界。

 
周小哭的头像
 #

谢谢欣赏。但愿我不会让大家失望:)不会为了钱放弃了自己的梦。

 
心桥的头像
 #

小哭的文笔太好了,精力,毅力和能力更让我佩服!为你加油喝彩!

 
周小哭的头像
 #

我觉得就是个大白话,没劲儿翻译Susan的作文了,就写写自己的生活。不想心桥这么喜欢,谢谢!!

 
温连军的头像
 #

想听一听你的报告和教学理念。

因为孩子们既要提升自我也要应付现实。

 
周小哭的头像
 #

嗯,我真的不是全能的教育专家,我觉得自己现在只是一个类似于教练似的角色,和一些有条件的家庭与孩子共同探讨更为有效的学习计划而已。对于无法逃脱应试教育并且也没有能力顾及应试教育之外的家庭和孩子,我其实无能为力。我会在后面的章节中讲到具体的报告内容,但你不要报太大的期望,因为教育是个因人而异的事情,越是细节的部分,越难以复制出一样的效果。家庭的作用太巨大了,每一个孩子都来自于那么不同的家庭,真的找不出来普适的办法。

如果真的想让孩子不在大学甚至是研究生毕业后发现自己全部的付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收获,那可能家长真得好好想一想,在没有万全之策的情况下,你到底有没能不屈服于现实的能力和实力。因为特立独行是有风险的,而教育基本上是没有回头路的。

 
温连军的头像
 #

谢谢指教,也许我既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但是我有向往。

求主带领。

 
周小哭的头像
 #

但愿我上面那么直接的回答你能够理解。

 
温连军的头像
 #

我们在应试教育的现实当中,并且无法回避,虽然对应试教育反感甚至反对,也只能暂且面对。

我不惧怕风险,况且应试教育也具有很大风险,其弊端不言而喻。

我尽量在寻求避开这个现实的渠道,所以对你就非常关注。

期望在你这里学到更多和得到指导,这也许是家长可以做的。

 
周小哭的头像
 #

好的,那我在写这个创业系列时,适当的地方就加入当初我们在孩子教育方面所冒的一些风险,也许说出来大家可以互勉。并且,因为我在高校十年,研究生和工程硕士的课也上了十年,我对应试教育在孩子成年后的那些后果深有体会。我真的会觉得,孩子小的时候,拼命去追的那些目标(高分、得奖、名校、名大学甚至名导师),并非是那种单纯的一件事儿。如果不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能因材施教,而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风格,到头来真正能够“脱颖而出”,能够“健康成长”成长的,其实只是很少的一部分,绝大部分都成了“牺牲品”。可是,如何判断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家庭属于哪种哪类,真的很难,这对家长的要求太高,但是家长提高自我了,孩子就会因此受益,这是肯定的!

我也想过类似的问题,比如我自己是从事教育的,当然这事儿对我就容易得多;可是如果让我去判断商店里卖的那些商品是否安全合格,就难为我了。所以,以上要求对于家长来讲很难,可是,当我想知道哪块肉是新鲜的、哪种油有可能是地沟油时,我也是在努力地提高判断力,以求食用的食品尽可能的安全啊。所以,不管这个现状如何,家长们如果有可能提高自我,总之是让整个家庭受益的事情。

我没有整体的解决方案。但是对于个体来讲,我还是鼓励并且自己也朝着积极的方向去努力。不管努力多少,提高几多,努力了总是好过不努力。

 
姜尼的头像
 #

小哭真能干,很幸苦啊!

 
周小哭的头像
 #

辛苦中也有幸福啊:)记得好像是在你的文章中,讨论过医生值夜班的看法。你认为在那个年龄段值夜班没有什么不得了的辛苦,而其所对应的收获,则绝对地值得所有的努力。

能够有个目标去努力,其实这一过程并不比实现了目标的那一瞬间缺少什么。我还是挺享受着我正在奋斗着的过程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