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40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09)

 

 

 

 

                 辣妈z传(09

 

小乔由佛州回来不到一周,就接到朱瑞红的电话。

「两个月前我打电话到好味道餐馆找妳,接电话的人说妳不干了,我有点不死心,怎么可能就此失去联络了呢?上个星期,刘春晖打电话来我图书馆请我们吃晚餐,也说找不到妳和吴小琴,我只得再打电话到好味道去打听,接电话的人说妳去结婚了,又说你结完婚要搬到长岛去住!今天本想打个电话过来随便问问他们是否有妳的新地址或电话,谢天谢地,这次居然是妳亲自接电话!到底怎么一回事?」朱瑞红短话长说地问。

「我下学期是真的要到长岛的纽约州立大学去教外国学生英语。我就是要结婚,也不过是为了身份问题罢了。」小乔回答。

「小乔,像妳这么聪明漂亮,要找个丈夫,当然是不费吹灰之力啰。」朱瑞红很真心地说。

「是吗?天上掉一个理想的下来就好了!」小乔叹了一口气。现在是上午十点四十五分,一般订外卖的尚未开始,所以偶尔接点私人电话还不致吃老板或经理的白眼。

「外国学生?什么外国学生。」朱瑞红好奇地问。

「真正的外国学生。也就是美国以外的国家来的学生,例如亚洲的中、韩、日,南美的巴西、秘鲁,非洲等等国家移民,到美国来谋生,都得学习英语,我就教这些学生的英语。」小乔回答道。

「长岛的纽约州州立大学,石溪分校吗?」朱瑞红又问,石溪是纽约州立大学中规模最大、名气最响的一个分校,就因为诺贝尔奖得主李政道、杨振宁在该处教过书,很多中国学生都慕名去那里就学。

「不是在石溪镇的分校,是在旧韦斯伯镇的分校,规模比较小,是新开的,该校标榜公开入学,也就是我们中国人所标榜的有教无类,学生多系少数民族,他们需要新教师。」小乔答,她用“教师”这个名称,是不愿让人知道她只是一名兼任,而且只是“助教”的头衔。

「旧韦斯伯镇?他们的图书馆没有中文书籍罢!整个长岛那边的中国人都到我们图书馆来看书,以后妳要想见什么中文书,我都可以替妳借,那边距纽约很近的唷。」朱瑞红很高兴地说。

「你近来看到刘春晖及吴小琴吗?」小乔对上次自己失礼的事,十分抱歉。

「吴小琴开学以后就开始忙了,不肯安装电话,也不接电话,我们学文的改学会计,本来就不容易,何况背井离乡到外国来改行呢!我有她现在住的地方的地址,你有纸和笔吗?记下来罢,我现在从不找她,怕了占用了她读书的时间。」朱瑞红说。小乔听朱瑞红说改学会计不容易,口中不说话,心里却觉得会计有数字、有原理,应该比学文学容易,学文学又要打工赚钱来养活自己,那才是真正的困难哪。

      「常打电话给刘春晖吗?她有没有提过什么时候才开始办离婚手续呢?」终于提到刘春晖了,小乔对她的境遇,实在好奇。

「电话倒是打过,她没有结婚以前,口口声声时时刻刻说拿到绿卡就离婚,可是后来口气一天一天改变了。」电话里朱瑞红的口气也变得不怎么肯定。

「改变了?变好啦还是变坏了?」小乔追问。

「说不上来。她请我们这个星期六到她的杂货店集合,要请我们大家吃晚饭。」朱瑞红告诉小乔她打电话的真正原因。

「不是已经请吃过晚饭了吗?怎么又请客呢?是宣布离婚吗?结婚才五个月,人家移民局肯放过她吗?」小乔问。

「我也不清楚。我们去了,就知道了!」朱瑞红答道。

「你们去罢,我要上班赚钱,不必去啦。」小乔突然心怯,不想知道了,因而推辞道。

「反正顺路,我们先到你那里吃个简单的午餐,顺便来接妳。」朱瑞红说。

「通通电话就行了,不用特地来看我了,下学期开学之前,我还想在原来的餐馆工作,存点钱嘛。」小乔认真的推辞,仍然不想告诉老同学们关于自己结婚的事。

「小乔,我带一个新朋友给你认识好吗?是我们图书馆的同事,也是密苏里大学的图书馆管理硕士,比我高三年,他对我不错。」朱瑞红有点害羞地告诉小乔,难怪她今天打了这么久的电话。

「男朋友吗?妳自己认为好就行啦,何必给我看呢?」小乔说,有什么好问的?朱瑞红也已经二十七岁,工作既然已经稳定,当然应该交个男朋友了。只是一个硕士?也是读图书管理的?朱瑞红是不是应该找一个条件更好一点呢?

当然,什么样人的条件,才是更好一点呢?小乔自己也说不上来。

星期六,朱瑞红带了一名矮矮胖胖,和和气气与她年龄、长相都十分相当的男子到好味道来找小乔吃午餐,朱瑞红叫他老秦。

这位老秦甚为彬彬有礼,见了瑞红好朋友小乔如此美貌,格外客气,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有君子之风的人,一直不离朱瑞红左右,对对她呵护备至,也可以看出他一定会是个好丈夫。

吃完了午餐,小乔与朱瑞红站在好味道的后面,等待老秦到停车场去开车,两人站着,一言不发。

倒是发仔由厨房窗口瞥见小乔与一位年青女士站在厨房后面等车,眼睛突然一亮,急急由厨房中跑了出来。

当发仔出现在厨房门口时,小乔见他手握锅铲,脸上被厨房的热气熏得发红,满脸油汗,身穿油污的大厨围裙,完全看不出他的年轻,更看不出什么帅气,不大想把他介绍给瑞红及老秦,就假作没有看见发仔,只对瑞红咐嘱了一声,转身返回餐厅,向玉叶请假,说有朋友来找他一同到布朗克去访旧,这么小一个餐馆,带位小姐可有可无,少了一份开销,大家多做一点,玉叶岂有不答应之理。

小乔请完假由餐馆出来,发仔以为她没有看见他,已经返回厨房,老秦也已经将汽车由停车处开出来,瑞红坐在驾驶身边,小乔一脚跨进后座,老秦翻出地图交给旁边的瑞红查阅,车子慢慢地出了停车场向布朗克的方向驶去。

布朗克十分热闹,老秦将他的日本丰田车在杂货店后面的停车场停好,三人下车步行到刘春晖意大利老头开的杂货店的大门口,杂货店规模很大,店中一排排货架,上面堆满了意大利橄榄油、面包、干面、奶酪、香肠,大大小小高高低低挂得满天花板,一边有有腌渍的食物及青菜,铺面前有两个收银位,下午三,四点钟采购的客人不多,只有一位收银小姐在工作。

「请问Ms Spring Liu在吗?」朱瑞红问。

「派山尼太太Spring吗?她与老板一同回公寓去睡午觉了。」那位收银小姐回答,原来派家在杂货店不远处还有一套小公寓,供平常休息之用。

「什么时候回来呢?她请我们来吃晚饭,大慨我们来得太早了。」瑞红十分失望。

「不早,不早!先到我家去坐坐。」刘春晖人未到,声音倒先由后门传了进来。她好像比以前更胖更圆更矮,脸色白里透红,穿的衣服也光鲜明亮,挂不少珠宝项链耳环,珠光宝气,完全一副少奶奶的气派,她的身后跟了一个五十岁开外的老头子,除了头顶略秃、鼻子稍大、肚皮微圆之外,其实个子适中,大概因为是在美国出生的意大利人,小时营养比较好,当过美军,身健体壮,腰杆挺直,声如洪钟,精神焕发,走起路来比刘春晖还要快速利落,也大概因为以前当兵时曾住扎在韩国过,见过世面,对东方人不但并不轻视,反而十分亲切。

派山尼先生名叫唐尼,开了一部纽约美藉意大利人最爱开的卡地来豪华大轿车,又稳又重,装五个人不费吹灰之力。

派家住在长岛北岸沙尖镇的的海边,占地两英亩,有私人游泳池及篮球场,他们去的时候,一个正在投篮球的白人少年停止了袖球,跑过来用意大利话与春晖的丈夫派唐尼交谈。小乔听见操着当地美语的派唐尼能够听懂他老家的意大利话,对他佩服之心油然而起。

「麦克,快过来见见我的老朋友们,大学的同学。」刘春晖用英语对那少年说。

「对了,麦克,正好练习练习你由学校学来的英语。」派唐尼笑嘻嘻地说。

进入派家,由他家华丽的客厅向外看,美丽的长岛湾一望无际,艳红的夕阳挂在西方的天上,映着一湾艳红色的水波,振荡着人们的心田,谁说金钱是身外之物!

穿了制服的女仆端上茶来,经过派家夫妇介绍,知道意大利出生的麦克,是美国出生的唐尼的远房堂弟,最近新由意大利的高中毕业,本来要进美国大学,但是英语一关无法通过,现在正在沙尖镇的高中夜校补习英语。

「下学期小乔就要到纽约州立大学旧韦伯斯镇的分校教授英语,何不去做小乔的学生?」朱瑞红建议。

「旧韦伯斯镇在长岛中央,地广人稀,没有车怎么行,麦克才由意大利来,并不会开车,我们决定让他进纽约的一个小区大学的英语先修班,以学生身份住的宿舍里,既安全又可以专心读书,假期若不回家,也可以到杂货铺去打工。」成功的堂哥派唐尼说。

小乔听他这么说,羡慕之心油然而生,恨不得自己也有一个美国出生的阔堂哥,可以供她专心读书,不由得朝派唐尼再看一眼,正好看见他低下头来与春晖在讨论什么,只见唐尼与春晖夫妻两人四目对望,视线就此粘在一齐,久久舍不得放开看别处,过了好一阵子,两人才惊觉家有贵客。

他们在露莎林镇天鹅湖边的一家餐馆预订了五人的座位,穿著整齐干净制服的侍者,将他们领到有窗的桌边,坐在明亮的落地窗前,看那湖中的白天鹅在落日的余晖中悠游,大家谈谈说说,吃了一顿高级洋餐。

由长岛回到纽约的路上,坐在日本丰田汽车内的三位中国人,好一阵子没人开口说话。

「看来,他们夫妻的感情甚好,刘春晖一定是弄假成真,坠入情网了,难怪近来她再也不提离婚的事了。」朱瑞红打破沉默,首先开口。

「我看我们一辈子光替市政府工作,作图书馆的管理员,永远是是纽约市的公务员,一定不可能发财,非得另外谋求发展不可。」老秦若有所悟地说。

「听唐尼的说法,我要到韦伯斯特分校教书,还得学会开车才行。」小乔也惊觉在长岛居住,除了衣食住之外,行也是很重要的。

发仔虽然比较小乔年纪轻,对美国生活知道的倒不少,早就向朋友买了一辆半旧的老爷车。

「这辆车虽然不是新的,但是性能不错,又省油又耐用,在长岛生活,没有车是不行的,不但你可以开了去学校教书,我们也可以用它来代步。」

「开车去学校教书?我不会开车,也没有驾驶执照。」小乔发起愁来。

「当初我跳船一到美国来,就学会了开车,有了綠卡之後立刻就去考執照,所以目前已有美国南部佛罗里达州的驾驶执照,我只要先到汽车管理局去考个笔试,就可以换个纽约州的驾驶执照,妳也得先考筆試,然後,我负责教妳开车!」发仔很高兴的说。

小乔的英文程度好,只略一翻书,笔试就通过了,发仔非常高兴,小乔也暂时一扫愁云,裂开她可爱的红唇,表露了一下她雪白的美齿。

「可惜这辆车颜色灰灰暗暗的,不够骚包,也不够拉风。」小乔批评道。

「车子能够动就行了,不必骚包,更不必拉风。」发仔笑嘻嘻回答。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跳船”是偷渡的意思?这样看来,以前在佛罗里达没有身份的人也是可以考驾照的?

 
余國英的头像
 #

有學生家長,有visiting Visa,可以將國際駕照改為當地駕照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良師益友雨林妹妹,我這樣改了以後,是否比較清楚一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