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七泉寨传奇 五 渐行渐柔

七泉寨传奇

                                                                               

                                                                 渐行渐柔


         七泉寨的人一直没有明白为什么会走到眼前的局面,他们没有反思的习惯,即使个别的人有也改变不了绝大多数人的习惯,他们疲于应付涌到眼前的各种问题,无法静下心来想更深刻的问题,因此一个个看起来不是懒散就是忙忙碌碌,却对个人经验之外的东西茫然无知……但这是普通民众的状态,对于一部分具备相当智力与实力的人来说就不一样了。这一小部分人掌握了权力,所谓权力就是掌握了规则,由他来制定规则,理所当然地对他自己有利,别的人只有服从的份。为什么会这样呢?他在这个努力获得的过程中征服了大家,大家都服了,只能顺从,如果不服就来抗击,谁成功谁说了算。经过这样的提炼与锻造,一个具有操纵天下能力的一个小群体就形成了,形成之后也当然地因为贪图安逸而逐渐衰落,偶有中兴难挽颓势,往往越是殚精竭虑越是适得其反,这又是为什么呢?因为着眼点的错误,拥有了权力就着眼于如何保持与扩展权力,这其实就出现问题了。民众要的就是自由轻松,而当权者就是要不劳而多获,还要威风八面……这一切都建立在对民众控制的基础之上,两者可谓天生在相反的方向上……如果两个方向的夹角在九十度以下,这就比较理想了,但事实上在七泉寨这样的地方,一般都在一百二十度以上,当度数接近一百八十度的时候就是民众爆发的时候。七泉寨的人长期在高压之下,忍耐力很是超常,往往在一百六十度以下都还在坚持忍耐顺受,偶有小发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有趣的是这里的人在小事情上十分暴躁,鸡毛蒜皮的小事能纠缠到死,非要讨个说法非要出一口气,不然死不瞑目……所以在七泉寨当政是件很快活的事,不用太费力就能获得想要的效果,但是人间的事就这么奇,这轻松就能获得的东西就不会觉得那么珍贵,就会变本加厉,这样也就会轻易地把夹角的度数瞬间就加大到一百六以上……

这不,现在七全寨就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因为这个时期的权力是在外来人群手里,他们太相信武力,当然不知道夹角的度数有多重要,七泉寨的原居民也不懂,这是后来的总结。但当时确实就到了水火难融之时,据说那时恰好爆发了一场瘟疫,一切不可收拾,于是纷纷为生存而战,各路烟尘遮天蔽日,犬啼鸟号,命贱如泥……

这其中就有一个贫苦人家的孩子,四处求生碰壁,连寺庙也断了稀粥,机缘巧合就参加了义军,一步步的就成了头领。再就打跑了那外来的人群,自己做了长老。这是七泉寨唯一的一位贫穷孤儿出生的长老,虽然他并没有能让七泉寨大步向前发展,但确实震撼了七泉寨的人,使七泉寨的人又一次获得了一些喘息的机会,只是文人又倒了大霉,原来这位出过家又是造反出来的长老非常忌恨别人提到这个,哪怕是可能的影射也不行!可怜又是多少人头落地……如果能够仔细回想七泉寨的历史,会发现很多事情都很令人惊奇,起兵造反之时血染山石,成功之时阴森恐怖……再反,再控……在这样折腾的过程中多少生命如同粘土,被掼过来掼过去,成了枪矛成了宝座成就了别人一时的风光!

这位孤儿长老的后代相互间又是一番争夺一番残杀,安稳之后就出了奇葩,传到后来,新任长老不是喜扮常人混迹街头寻欢,就是喜做木工做买卖……七泉寨之大无奇不有,就这样的情形也能多少年没什么事,可见夹角度数之说不是虚妄,宁可要这样的不务正业,也不要一心图强不顾民众死活的,七泉寨人的观念在这里鲜活地流露了出来。

可惜后来又重走历史老路,又把夹角度数拉到一百七十以上,这没法活了,只有硬闯了!闯来闯去还真闯出了名堂,还就把在任长老给逼上了吊。可惜有个人伙同另一处偏远的一队人马杀了过来,几番恶战之后,七泉寨再次被偏僻之地人马一统山河。

七泉寨经过几番搓揉已经疲惫不堪,人心思安,也就管不得需要改髻为辫外套坎肩了,罢罢罢,只要还能喘气,还能走路,还能存在……一切由他了吧。

悲剧再次重演,文人依然是首先拿捏的对象,这种人废话多,影响坏,不干活,冒酸气,即使砍了头也没什么后患,还能起到震慑作用……起码少了许多嗡嗡之声,那种田做买卖的是挑不起什么事的。

这下可好,人人背根乌油大辫子,辫稍还要打个红丝结,七泉寨的人看起来更加妩媚别致了,做粗活的人把辫子盘到头上,像是乌龙盘顶……女人的权利似乎受到了挑战,好在还有三寸金莲可以保持住颜面,也就放弃了抗争,帮男人辫辫子还可以拿一把,何乐而不为?

七泉寨的人如今是从未有过的漂亮,看的人心生怜爱。所以时间一长,七泉寨的人反而对这跟辫子视若命本,再也不肯剪去了……这是后话了。

前面说过了,七泉寨的历史就是螺旋着的,表面上看是在不断变化,但实质上换汤不换药,头发还是头发,虽然都改成了辫子,但不都是统一的样式吗?只要是统一的,就没有什么不同,就是可以接受的,就顺了吧。你看,结果都是顺了吧。有什么不同?都一样,通过武力获得权力的人制定了统一的样式,大家都跟着顺从,识时务者为俊杰,跟着时代走,跟这着大伙走,没错,要错都错了,那就怪不着谁了,您说不是?

是是是,是,莫谈国事,喝茶喝茶,您老喝茶嗑瓜子,铁观音还是普洱,或者是龙井碧螺春?您甭问我,味道都不一样,这么跟您说吧,都是小树叶儿,揉吧揉吧炕干了,就这么回事,您尝尝,都不一样,老贵老贵了!

大辫子一甩,端起小茶盅这么一品,哎哟喂,真是把什么都给忘了,自有一股清香在丹田升起,熨慰着五脏六腑好不舒服呀,直叫人想唱上一句什么来……仓仓仓嘚嘚仓……

 

 

 

 

 

                                                                 0一三年九月十九日十五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我想,如果换一个角度看,这七泉寨的人几千年来反反复复都是在期待着一个英明的君主(或者一个党一个核心)来维持满足那样一个九十度的角。有冤屈的时候期待着一个包青天(或者中纪委)。其实绝对的权利就是绝对的腐败。因此劫富济贫的农民运动周而复始一直持续到上世纪四十年代。可是人们至今“柔软大气”地认为喝这泉水的自己不适合有民主的权利。 (木桐,这可能不是你小说的本意,请原谅)。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写这篇小说就是想较为明晰地呈现给大家一条历史的脉络,引起感兴趣的人的思考,能引起大家关注就是一个目的,能达到更多层次就更好了,我这也是抛砖引玉。能清楚我们的历史,能正确看待历史,能正确看待我们自己,这是人类的进步,也是幸福的基础。

 
予微的头像
 #

是是是,是,莫谈国事,喝茶喝茶,……仓仓仓嘚嘚仓……

这个历史,显现的人性,叫人很无奈。我常常有一种,不幸投胎为人的无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呀,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糊涂混沌,很多人也就稀里糊涂地自得其乐而已,绝大多数的人是不愿意深想的,因为深想太苦。

 
追梦的头像
 #

静等小说的发展,后面就该有意思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历史很是热闹,虽然这热闹让人痛苦。问题是很多人并不能冷静客观看问题,各执一词喋喋不休。

 
蝉衣草的头像
 #

这位参加过义军的长老不知算不算七泉寨历史上的英明的君主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是数得着的了,在那样的年代,在那样的氛围里大概也只能如此了。

 
梅子的头像
 #

似懂非懂,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旅游归来了?呵呵。

 
梅子的头像
 #

还在沈阳,我妹妹家。不能发文,可以阅读与留言。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祝你愉快!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