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余國英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7 分钟 之前
注册: 06/04/2013 - 03:36
积分: 2356

你在这里

辣妈z传(08)

         辣妈z传(08

 

    「既然如此,不如嫁给我罢。」发仔沉默了很久,突然说道。

    嫁给发仔?怎么可能!这是终身大事,怎么可以这么草草决定呢?

    「为了要继续留在美国,妳不是说过要存一笔钱,好付假结婚的费用吗?嫁给我,就有了永久居留权,我不收妳的钱,省了一笔开销。第二,我会尽力对妳及孩子好。第三,我这么会烧菜,妳们不怕饿肚子了。」发仔假装镇定地分析道。

    小乔临时想不出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再说,这样总比找个不相干的爱尔籣裔的老头子来做假结婚好罢,何况她跟本没有任何美元来付假结婚的费用呢,不过,她非常非常地不希望在台湾的父母知道她目前的处境,也不希望在加州的弟弟荒癈了学业来参加什么婚礼,何必告诉他们呢。

按照小乔的意思,法律上承认就行了,不要铺张,也不通知任何亲友。

「按照纽约州的规定,要先验血,验完血,就到市公所去公证结婚。不过,公证结婚的仪式上,需要一对结婚戒指。」坐在询问窗口的白人职员耐性地回答他们的问题。

「一定要戒指吗?」小乔失望地追问,不知为什么,她真觉得是走头无路了!

「公证结婚仪式上,需要新郎新娘互戴戒指的。其实,我同意妳,两人相爱就行了,不一定要很昂贵的戒指。」那好心的白人以为他们买不起戒指,和颜悦色地解释。

小乔抬起长长睫毛,用绝望的眼神看了一下发仔,发仔不安地回看了一下小乔。

在市公所结婚,虽然不必穿正式结婚礼服,但到了结婚那天,郑住发与钱振宇仍然都穿了西服,小乔及玉叶也都戴了正式的女帽子和手套,市长秘书做主婚人,小乔与发仔面对面站在主婚人前面。两旁站着钱振宇与玉叶,他们是法律规定需要的两位证婚人。

「请新郎、新娘互相交换戒指!」主婚人喊。

站在发仔对面的小乔吓了一跳,因为她的心一直被失望、恐惧和焦虑咀嚼着,早就忘了戒指的事。

发仔由上衣外套的口袋内掏出一个盒子,里面有两枚戒指,当他把女戒指戴到小乔手指上时,她觉得戒指套在她如葱般的手指上太大了,几乎要滑下来似的。轮到她替发仔戴上同式的男戒指时,她觉得戒指上有三粒发亮的小点有点刺激她的神经,又觉得好像在做梦,有点身不由己的感觉。

好在不到十分钟,公证结婚仪式就完毕了。

    那时世贸中心最上一层的旋转餐厅尚还对外开放,他们也上去点了一些中国茶点,开开洋荤。

四人坐在餐馆的窗边,等侍者端上茶点。

小乔用右手摸着婚礼时发仔在她左手无名指上套的戒指,果然是太大了。发仔见她在摸戒指,就从口袋中取出那珠宝盒,有点讪讪地伸手把小乔的女戒指取下来放进盒中,把男戒指也由自己左手无名指取下,两枚一并放进盒中,收到西服外套的口袋内。

玉叶看着自己手指上戴的那枚大钻戒,这粒钻戒是钱振宇买的唯一值钱的珠宝,因为自从玉叶管帐以后,钱振宇就再也无法胡乱花钱买什么钻石之类的昂贵对象了。

   「这种公证结婚也不错,又简单,又正式,其实我们也可以公证结婚。」玉叶用右手的食指与姆指推动着左手无名指上的大钻戒,突然对钱振宇说道。

   「我们何必结婚呢?妳是美国出生的,一出生就有公民身份。」钱振宇回答,大概,在他的概念里,结婚一定要有什么目的罢。

   「再过五个月,孩子就要出生了。」玉叶看着自已尚未隆起的肚皮。

   「唔,那倒不失为一个好理由,我们带了钱承祖一同去结婚。」钱振宇说。

   「他的名字叫钱承祖吗?你替他取的吗?」这倒出玉叶的意料,心里觉得非常高兴。

   「我那会替孩子取名字,是我的父亲知道有了孙子,钱家香火后继有人,特地请火奴奴岛上的唐山伯爷取的名字。钱承祖可以做我们的证婚人。」钱振宇说。最近这几年,常有前卫的年青人这样做,但在一九七六年,却是闻所未闻的。

   「不错,他可以做我们的证婚人。小乔,听说发仔有一套很现代化的套房,结婚以后妳要不要重新布置一下呢?」玉叶就是要等钱振宇结婚的承诺,现在,他不但自已承认了孩子,还特地告知远在夏威夷的父母,而他的父母还慎重其事地给孩子取了名字,心里非常安慰,也就安心地去关心小乔她们了。

   「我们要搬到长岛的韦伯斯特镇去了,小乔要到那边去教外国学生英语。」发仔很骄傲地宣布。

   「长岛?纽约市东面的长岛?」非常出人意外。

   「当然,小乔要到那边的州立大学去教英语,她喜欢做老师,有这个能力,小孩子有个教大学的妈妈,是最理想不过的了。」小乔这才听懂了,发仔是要让她高兴。

   「那只是一个论钟点的兼任,钟点费比纽约的钟点费还少,怎么能当真!」小乔失声道。在她看,这不过是海克系主任把她的钟点让给了别人,只好另外我一桩不关痛痒的远方差事来搪塞她罢咧,很可能以为她一定不会去呢。

   「那,不是说你们要搬到长岛吗?你做什么呢?」玉叶好奇地问道。

   「我有一个姓张的朋友,他要在长岛开一家中国餐馆,邀我入伙。」发仔答道。

   「喂,发仔,你要拆伙吗?要我好看吗?」钱振宇大大地发急了,沈下了脸。

   「钱老板,不用急,你的二厨小黄早就想我这个大厨的位置啦,我是什么人,怎么做对不起朋友的事呢?」原来发仔早就想到了这一点。

   「那你在好味道附近的那套房呢?租掉还是卖掉呢?」小乔问发仔,她也吓了一跳。

   「那套房又不是我的,是我表姐的房子,她要带了女儿到台湾去一阵子,请我住进去替她们照应一下罢咧。」发仔轻描淡写地笑道。

    旋转餐厅移动得很慢,人坐在里面并不觉得旋转,但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窗外的景色在慢慢地变换,小乔看着窗外慢慢移动的大厦及云彩,突然怅然若失,因为她非常喜欢那套新公寓,但是,不是自认为自已超凡脱俗不慕虚荣吗?总不能以此为由而与发仔离婚罢?

    离婚这二个字令她想起刘春晖,春晖在五个多月前用二仟元美金的代价,与她工作的那家杂货店的年老老板假结婚,不知婚后如何生活?要一直等拿到了绿卡才离婚呢?还是只要名义上结完婚就可以离婚了?还有,朱瑞红与吴小琴近来怎么样了?想起那天自己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她们三人的餐桌,是有点过分了,尤其可叹的是,当时以为那天是自已一生最倒霉的一天,运气不可能再坏了,那知目前竟然奉儿女之命结起婚来,又要搬离纽约市,人生不可预料的事情,真是太多了!

既然已经决走要搬家,小乔就打了一个电话到旧韦斯伯分校英语系的白主任,先自我介绍一下,说自已原在哥大教夜间部,现在要搬到长岛,听系主任海克博士说他们ESL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的课程需要一个兼任教师,请问如何申请?需要的话,海克教授愿意替她写介绍信。

「妳有教书的经验吗?」对方问。

    「有,在海克教授的系里教过。」

   「那太好了!妳愿意教白天的课吗?星期二、四、六三天?」白主任问。

   「当然愿意。」小乔答道。

    一听小乔说愿意做兼任教白天的课程,白主任大喜过望,要她立刻将履历表寄来,并在电话里告诉她,兼课每周不得超过六小时,否则就不合AAUF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sity Professors的规定,学校也不愿冒聘用廉价教师的嫌疑,但若只教六小时,也就是两班课,学校愿负责该教师全家的医药保险费,小乔一听,连忙说她与家人需要医药保险,只电话里说几句话,连面谈都免了,小乔的兼任教师工作就正式敲定了。

    为什么白天的兼课工作这么容易得到呢?分析起来很简单,因为并不是人人都有能耐在大学里教书,而有资格在大学教书的人,白天都有正式工作,谁愿拿这十几元一小时的兼课费,白天老远开车过来教课呢?

   「发仔,不要忘记告诉老张记,我们全家都有了医药保险,要他们把每月这几百元折现给你。」小乔对发仔说,发仔连忙点头,言听计从。

   「还有,你不是常说一般的中国餐馆都供给员工宿舍吗?老张记有没有呢?」小乔问发仔。

   「在纽约市内,很多中国人住在大杂院内,长岛的中国人不如纽约多,但住宅的规定很严,一般单身雅房房租比在纽约大杂院贵,所以中国餐馆的中国侍应生大部分都是由纽约来的。老张记规模不小,餐馆在镇中心,老张在长岛铁路旁边房子比较便宜的地区租了一幢旧宿舍,男的住楼下,女的住楼上,住不下的临时员工,就得每天早晚两趟由专人开一辆面包车到纽约的皇后区去接送,怎么?妳问这个干吗?」发仔问。

   「我们也住宿舍罢。」小乔垂下黑黑长长的睫毛说。

   「我的薪水虽然不多,供一个两人住的地方还是供得起的,何必跟侍应生他们挤,占了他们的免费住处。」发仔笑道。

   「旧韦斯伯镇的州立大学是新开的分校,该镇地广人稀,没有公寓出租,全镇的每家房子都非常宽大空旷,光光付冬天的暖气费用,就是一笔大开消,格林可夫的房子,除了铁路边的旧屋外,也都贵得出奇,我们只有两人,何必浪费钱呢?」小乔又说。

    小乔看见发仔欲言又止,连忙又追加了一句:「等小家伙出世,我们还有很多花费呢!」小乔口中如此说,心里却十分惶恐,她对未来无法想象,对于有了小孩以后的日子,更个没有任何概念,尤其是,她无论如何揣摸不出一个做母亲的女人的心境。

    纽约天气渐冷,发仔提议到南部佛罗里达去过蜜月,那边好天气很像台湾哟,台湾有的树木花草,那边也有吔,他说。小乔用浪费的理由予以否决。

    过了几天,发仔带回来一个消息,说有人请他到佛罗里达的餐馆去代两周的工,在那边有吃、有住之外,还有一辆老爷车可以代步。

    去吧,去吧,就当作人家付钱给我们去渡蜜月罢!发仔怂恿道。

   「怎么可能呢?」小乔问。

    据发仔的解释,说佛罗里达是美国中东部人们的避寒胜地,一到冬天所有的餐馆都是人满为患,可说是财源滚滚,但到了夏天就变得门可罗雀,他的一个做大厨的朋友在福迈牙市有家餐馆,整个夏天生意都很清淡,觉得十分无聊,想回台湾去游玩半个月,希望发仔能够南下代他两周,餐馆关掉半个月,对他自已虽然无所谓,反正没有什么钱可赚,但因为餐馆有一些基本员工,需要工作,就算客人稀、小费少,但这些人倒底可以混个吃住之处,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而已啊。

    发仔与小乔买了票,搭乘灰狗汽车南下,一路上波光山色,风景绮丽,走了整整三天,才到佛州的福迈牙市,果然天气与台湾差不多,整天艳阳高照,虽然冬天快到了,很多啇店、餐馆都渐渐开门,但大部分商店、餐馆中午都不做生意。

    他们工作的餐馆每天下午五点开到八点半,但因为附近很多店尚未开门,没有竞争,所以生意尚可,发仔在后面厨房主厨,小乔在前面管店,收入倒也可以,又因一天只工作三小时半,所以一天有廿一小时供他们支配,他们开了朋友留下的老爷车向西到松林岛去玩,向南到佛州的尼泊尔市,北面到清水或天柏市,处处陆地都是绿树成荫,洁白的沙滩一望无际,海水清澈见底,成群的游鱼历歴可见,跳入水中,与游鱼一同游来游去。

    发仔叹说这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两周,小乔也笑着看他,不置可否。

    两周之后,他们又坐了灰狗公交车回到北方。

  「佛州真是个天堂。」小乔叹了一口气,因为在那边,烦恼啦,前途啦,学位啦、未来啦,完全不在考虑之列。

  「那里虽然人口渐渐增加,可惜那边的老美还不太懂得吃中国菜,不然我们也到那边去开个餐馆。」发仔点头。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玉叶心里细致微妙的反应写得婉转又生动。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跟讀!

 
梅子的头像
 #

人有太多的无奈。

 
余國英的头像
 #

是啊!

 
Amoy的头像
 #

人物性格特点写得真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