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辣妈z传(07)

辣妈z传(07

 

自己一人提了行李箱由富兰克街搬到卡利街,好在这边房租比较便宜,小乔尽其所有,缴了一个月的房租,一个月的押金。

房东太太是位手脚麻利的中国妇人,有一位房客是中国老先生,姓王,单身住在楼上。房东太太将地下室分成三个单间出租,二位波多黎哥姐妹合住一间,合伙开了间清洁公司,替人家家庭打扫卫生,也是很晚才下班,小乔搬了行李箱住进来时,她们正在公用的厨房中烧晚饭,二人见到小乔一齐用英语打招呼微笑,十分友善。小乔住地下室的最靠后院的一间,她在餐馆吃过饭才回来,不需与大家挤着用厨房。

小乔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整理行李箱内的衣物的时候,一位自称姓陈的老太太来访,坐在房内唯一的小床上与小乔说话,老太太住小乔隔壁一间,她不用上班,所以己经先吃过了,免得大家挤厨房,老太太见新来的小乔是会讲国语的中国年青女孩,喜出望外。她告诉小乔,她原住台湾台南,被儿子以“依亲生活”的名义,移民到美国来,可是后来儿子娶了媳妇,她自己也习惯了在美国生活,就暂时不忙着回去了。

「听说妳是研究院的学生?可见不但长得漂亮,一定也非常聪明了!」老太太叹道。

「我也在夜间部兼任,教一门课。」小乔谦虚地答道。

「看不出来,看不出来,我还以为妳是什么电影明星呢!」老太太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电影明星会住这种廉价的地下室隔间么?小乔心里有数,可是人家好意的吹捧,当然也不便点破,只好将一个淡淡的微笑挂在脸上。

老太太坐了一阵子,见小乔并不多言,不得不意犹未尽地离去。

房间很小,只有一床一桌一椅,不消十分钟就抹扫完毕,她的私人用品很少,十几分钟之后也全部搞定,翻出哥伦比亚大学研究所下年度的注册数据出来阅读,厚厚的一大本,才看了二行,就觉得心中又烦又累,虽然夜已深沈,整个公寓里仍然弥漫着那二位波多黎哥姐妹煮班牙海鲜烩饭内番红花的气味,小乔一阵翻胃,只得丢下了书,等不及梳洗,和衣倒在床上。

清晨天不亮醒来,躺在床上,番红花的气味只略略淡了一些,而地下室房内的阴湿霉气却更加强烈,只一起身,立刻霉味冲鼻,天旋地转,站立不稳,只得再重新躺下。

不知躺了多久,小乔好像梦见发仔正在为她与人打架,又好像回到大学时在烈日中受军训,也好像听见军训课时打靶的鎗声。

「乔小妹,乔姑娘,我可以进耒吗?」陈老太太在敲着她的房门。

小乔想要请她进来,但人太虚弱,只能喉头发出嘤然之声。

「妳怎么了?我们怕吵妳,不敢来烦妳,生病了吗?怎么有二天没起床呢?」陈老太太推门进来,手中捧了一个美国汤盘。

二天没有起床?难怪觉得全身虚弱无力,饿得只觉前胸贴着后背。

「喝点美国的罐头鸡汤面罢,要知我们人离乡贱,一定得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唷!」陈老太太很关心地说,将汤盘放在书桌上,过来扶着小乔坐起来。

小乔勉强半坐半躺,张开嘴喝了一口陈老太太递过来的鸡汤,一阵美国鸡精的腻味,由舌头一直冲到鼻孔再钻进胃里,一阵翻胃,张口要吐,但二天没有吃东西,胃里那有什么东西供她呕吐?只能干呕了一阵。

「喝水。」她说,喉干舌燥。

陈老太太连忙出去,由厨房中倒了一杯水再进来。小乔非常感谢地喝了一些润喉,不意一阵昏眩袭来,只得将头又枕在枕头上。

「妳生病了吗?还好,好像没有发烧。」慈祥的陈老太太伸出手来摸小乔的额头,自言自语地说。

「我没有生病,大概搬家太累了,所以现在又想睡觉了。」小乔说完,闭上眼睛。

老太太只得端了鸡汤盘离去。

次日,陈老太太又用大碗盛了端了半碗稀粥过来,小乔只喝了一口就立刻吐回碗中。

「乔女士,妳结婚了吗?」老太太突然问。

「没有。」小乔不知向她何故如此问,难通要通知她的亲人。

「有没有男朋友呢?」老太太若有所思。

小乔的脑中闪出发仔憨憨的样子,但是,发仔那能算她的男朋友呢?她黯然地摇了一下头。

「我看妳真的生病了,要不要去看医师呢?」老太太再问道。

「不要,我休息休息就好了。」小乔固执地说。

「以前就有的老毛病吗?不然,妳怎么知道休息就行呢?」老太太还是不放心。

小乔不说话,老太太见小乔虽然虚弱,但不肯看医师的意思是很肯定的,也就不再勉强她了。

说真的,小乔那里有什么钱看医师呢?

后来,陈老太太每天都进来一、二趟,问小乔要吃些什么,小乔也渐渐喝了一、二匙汤,有时也吃一、二口稀粥。

有一天,陈老太太看见小乔终于将身上穿了一周有余的皱衣服换成干净的睡衣躺在床上,又吃了几根面条,老人家心里十分欣慰。

「好了,好了!气色好多了。」陈老太太笑道。

「陈婆婆,真是太麻烦妳了。」小乔很感谢地说。

「大家都是中国同胞嘛,有什么麻烦。」老太太说。

再过几天,太阳由东边升起,竟有一丝阳光射到地下室的窗子上,小乔试着下床,撑着虚弱的身体走到厨房中,只见陈老太太正坐在厨房里喝粥吃早餐。

「谢天谢地,还说没病,一躺就是三个多礼拜!正好卄二天!幸好妳年青,若是我老太太,怎么撑得过去!」陈老太太嚷道。

什么?卄二天?小乔给吓坏了!

「陈婆婆,今天几月几日?」小乔连忙问道。

「九月十九号。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陈婆婆见小乔神色慌张,也被吓了一跳。

「因为生病,好几个电话都没有打。」小乔沮丧地说。

「我们这里虽然没有电话,但一楼房东太太有电话,再不然外面大街的转角处也有一个公共电话,只要投钱进去就行了。」陈老太太热心地建议。

「我想还是我自已去一趟罢。」小乔喃喃地自言自语地说。

由房内拿了换洗的衣服,到公用的浴室,扭开冲澡龙头,哗地一响,冲出一股冷水,小乔打了一个寒噤,决定不必冲浴,等冷水变成热水时,用毛巾把将全身擦一遍,就这样,也累得双手发抖,坐在床上休息了好一阵子。

奇怪,人变得这么瘦,使得腰反而显得粗了一些。

走到床边,脚上踢到一个大厚本了子,呵,注册,注册时间己经错过了三个礼拜了。

一不做,二不休,小乔勉强挣扎着出了地下室,外面的秋阳十分明亮,她一手遮住刺眼的阳光,一面半睁半闭着眼晴向前走。

到了注册组,注册组要医师出的证明,她没有,因为她没有看医师。

到了中文系她熟悉的建筑物内,一直走到系主任的办公室里。

「哈啰,美丽的乔依丝,已经开学十几天了,怎么才出现?当然,我们很高兴看见妳,妳现在在那里工作?我们以为妳离开纽约了呢!我们找到了一位石博士来教妳的课程,下次我给你们介绍介绍。」中文系主任海克博士热心地嚷道。

「我生病了,还没有找到工作。」小乔简捷地说。

「这样吗?我有一位老同学在长岛韦伯斯特镇的纽约州立大学做英语系主任,他们正想开一门夜间部的课,教一批由外国(包括中国、越南、墨西哥)来的移民学习英语,当然,仍然是兼任,薪水不多。」海克博士将联系人的地址及电话抄在一张小纸片上,交给小乔。

小乔忘记怎么又回到街上的了,正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十分疲倦,抬头一看,前面一家麦当劳,她记得钱振宇最喜次吃麦当劳的早餐,说是吃过这家的早餐,精神就立刻振作起来,比大力水手吃菠菜罐头有效多了。

「我的精神需要振作。」小乔告诉自已,就进去叫了一刻最简便的早餐;一块圆圈咸饼,一杯咖啡。咖啡很快就喝完了,咸饼只吃了半块。

这里据好味道很近,要不要去看一下呢?不必了,他们是做生意的,怎么可能将带位小姐的位置专门留给她乔依丝蔡呢?何况,玉叶自从做了钱振宇的女朋友之后,就俨然以老板娘自居,在没有找到把柄以前,没有炒小乔的鱿鱼,已经是给了发仔天大的面子了。

小乔无精无绪,站起身来,突然一个人挡住她的去路。

「小乔,妳...怎么变得这么瘦?脸色这么坏?」这人的声音,灌进她的耳朵,好像被雷轰一般,原来正是她日思寐想的发仔。

「发仔,发仔,你也瘦得太多了!」小乔也失声喊道。

「我到哥大中文系去问询,他们说妳的课己经给了别人来教了,我还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着妳了呢!」发仔高兴极了,一直傻笑。

「他们要我到长岛去教英语。」小乔几乎喜极而泣了,只觉这个世界上,发仔对她最好。

「妳真的要去吗?」发仔问。

「怎么能去,兼课老师的薪水,既不够缴学费,又不够缴房租。」遇见发仔真好,可以向他坦白自己的苦恼,而不被他讥笑。

「他们说这学期妳没有去注册,,那妳岂不是失掉学生身份,移民局来查,怎么办?」发仔关心地问。

「没关系,只要嫁给一个有绿卡或有公民身份的人就行了,等我有办法存点钱,也像我的台大的老室友朱凤凰一样,她在旧金山,花了二万元找个爱尔兰裔的老头子假结婚,也行。」小乔随口说道。

「妳现在住那里?」两人都有千言万语要说。

「住在卡利街的地下室。」

「现在妳要到那去?」发仔问。

「还不知道。」小乔答。

「要不要去吃点什么?」发仔再问。

「千万不能谈吃,谈到就反胃,甚至呕吐。」小乔苦笑道,想到刚才喝的那杯咖啡,那杯咖啡就在胃中作起怪来。

「哇」地一口,喝进去的咖啡立刻吐了出来,恰好吐在桌上麦当劳的盘子里。

发仔连忙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过来,两人一同钻了进去。

「到罗斯福大医院的急诊室。」发仔对出租车司机说。

小乔将头靠在发仔的肩上,心中很感安全,有了他,她什么都不怕了。

急诊室里躺满了候诊的病人,隔床的病人说他早起六点晨跑,鼻子被打棒球的人挥了一棒,流了很多血,慌慌张张赶到急诊室来,已经等了四小时,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轮到他呢!

「有人比我们更急,像车祸呀什么的,他们才马上救护,我们这种,只好干等。」那人苦笑答道。

「发仔,我现很累,想好好睡一觉。你先去上工,中午餐馆休息再回来,可能还没轮到我呢。」小乔果然闭上双眼,直到中午三点钟,发仔由餐馆回来,小乔才张开眼对他笑了一下。

终于轮到了小乔,医师一面看她填的个人资料表,一面看她的舌苔,翻她的眼皮。

「妳月经多久没来了?」医师问她。

「没注意,好像很久了。」小乔回答。

「结婚多久了。」

「还没有结婚。」小乔答。

「有男朋友多久了?」医师问。

怎么问这个问题?真是,给一点胃药不就行了吗?

「妳现在拿了这些数据到妇产科去预约一个门诊的时间罢。他们对你的情形一定有帮助。」这位医师和颜悦色地说。

妇产科门诊的结果,是小乔怀孕了,己经有了四个多月,绝对没有任何医生肯替她打胎了。

小乔见了发仔,惊天动地地痛哭了起来。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前几集复习,后几集新读,想不明白她哪里来的身孕。

读着,感觉很享受。

 
余國英的头像
 #

第五集中,發仔救了小喬,那天晚上,小喬扯著發仔,二人一齊倒下,‧‧‧,可能應該交代得更清楚一些,

謝謝妳指出來。一定要想法修正一下。

 
余國英的头像
 #

已經修正了一下,(不能太明顯)不知是否比較好些。

 
梅子的头像
 #

返回去看了,这样很好,也可能是我原来此处读的不细致原来是什么竟然记不清了,呵呵。

 
余國英的头像
 #

不能太明顯的原因是;一,小喬竟不曾料到自己會懷孕,二,後文又提到她數年後對懷孕的不甘心。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