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读纳兰之八——共君此夜须沉醉

       德也狂生耳,偶然间、淄尘京国,乌衣门第。有酒惟浇赵州土,谁会成生此意,不信道、遂成知己。青眼高歌俱未老,向尊前、拭尽英雄泪,君不见,月如水。
   共君此夜须沉醉,且由他、娥眉谣诼,古今同忌,身世悠悠何足问,冷笑置之而已。寻思起、从头翻悔,一日心期千劫在,后身缘、恐结他生里,然诺重,君须记。
   ——《金缕曲 赠梁汾》
  
  
   初识顾贞观,纳兰22岁,而顾贞观已是不惑之年,这一见,即恨相识之晚,纳兰在观看了顾贞观的词作《弹指词》后,写下了这脍炙人口的《金缕曲》,词中流露出来的诚挚朴素的友情感叹,不假雕饰、真切自然。
  
   是年,纳兰殿试二甲七名,被授御前侍卫,从此以后得以伴君左右。而那时的顾贞观,却沉居下僚,地位卑浅。
  
   以一介贵公子、皇帝近侍的身份结交顾贞观,从相逢到相识,从相识到相知,这一切都表露了纳兰坦荡磊落的情怀。
  
   纳兰是个真性情人,这一点上,不但表现在他对已故妻子的怀念上,还表现在他对朋友的真挚情感中。
  
   在纳兰词中,以“寄梁汾”“赠梁汾”等类似为题的占有相当的篇幅,可见纳兰与顾贞观的友情之深厚。用纳兰自己的话就是“情深我自判憔悴”。
  
   康熙二十三年,顾贞观南归三年整,为招顾贞观的回京,纳兰特地修建了茅屋三槛,并写下了《满江红 茅屋新成 却赋》以迎接顾贞观,同时作诗以明志:“三年此别离,作客滞何方?随意一尊酒,殷勤看夕阳。世谁容皎洁,天特任疏狂。聚首羡麋鹿,为君树草堂。”
  
   纳兰对求之却不能长久的爱情的留恋,对心与境融合的自然合谐的友情的向往,使得他总是郁郁寡欢,康熙二十四年暮春,纳兰抱病与众好友一聚,欢欣使得他酩酊大醉,一咏三叹,然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便溘然而逝。
  
   * * * * * * * * * * *
  
   恍惚之中,能和你相遇,能抛却豪门的阻隔,对我来说真是一件幸事,撇开门第的界线、 忘记年龄的差别,你我结为莫逆之交,彼此青眼相对、相互器重,这是多么让人振奋精神的事啊。
  
   也许,旁人不屑你我的结交,他人冷眼由他人去吧,我只在意的是一种心心相通。升官富贵本来就是件偶然的事,人前显贵也本不是我所欲望。
  
   一旦入朝,如履坎坷,仕途本就是漂浮不定的身外之物,你我都不须记挂太多。
  
   说到底,“人比疏花还寂寞”,有了爱情,这爱情偏偏离我远去,有了友情,这友情又常常浪迹天涯。我对你是思念之情,也就只有靠鸿雁相托了。
  
   我本是淡泊名利之人,结识了你,是我的幸。
  
   想你满腹才华,却也是“磷阁才教留粉本,大笑拂袖归矣。”你也是个洒脱之人,豪放不羁是你的本性,也是我的追求。
  
   人生总是变化莫测,今生有幸与你相知,却也期待着来生的恩德相结、腹心相照者、声气相求。
  
   “吾本落拓人,无为自拘束。倜傥寄天地,樊笼非所欲。”
  
   知我者,梁汾耳。

分类: 

评论

捷润的头像
 #

好!你对纳兰有独自的见解,向你学习。

 
Amoy的头像
 #

人生自古有情痴,纳兰公子心性若此,也决定了他才华横溢的一生和短暂的一生。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