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舞忧无虑(7)

7

 

 

室外大雨滂沱,室内练意正浓。

晚上,学院的这栋楼一般不安排教室给学生上自习。上晚自习的都在别的楼上。所以,大厅里十分安静。偶尔有年轻学生们去排练舞蹈或话剧等其他节目,有的学生还高声念着主持词。

关门。对着几扇门的玻璃,大伙儿一起练。

欣橙注意到队伍缩小成十四人了,大多数是五六十岁的。四十几岁的仅有小沈、小吴和她。小沈跳舞虽没有老师们厉害,可是比欣橙不知要厉害多少倍呢。小沈可是小分队“元老”之一,自小分队创建,便参加了。小沈打球也学得快。小吴不容易,体质虚弱,能坚持锻炼,令人佩服。她的孩子刚读幼儿园,有时陪着妈妈一起锻炼。

程老师和范老师是领队。程老师叮嘱大家要把动作做到位,整齐到位才美观。程老师要求严厉,她甚至纠正胡老师和刘老师的动作。

“胡绒啊,你刚才少走了一步,我怎么看怎么不习惯,你再走给我看看。”胡老师连走了三次,直到走对了,程老师方满意。

“小刘,你跳舞跳得柔,怎么把跳舞的柔带进健身球了呢?打健身球,该刚硬的要刚硬,要有力度!”程老师列举了几例动作,纠正刘老师。

“前面有玻璃,可以当镜子用。看着前方,注意自己的动作是否和其他人一样?要确保整齐才好看。”范老师教导。

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磨,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过。

“刚才这两小节,大家做得都挺好,没有人出错,那我们就过了啊。”程老师高兴地笑着说。这时,老师们的认证是最权威的。通过了,就不需要再反复去练相同的动作;没通过,那只好去忍耐枯燥的重复。

“停,停!”下一小节,胡老师与站在她隔壁位置的那位年长者做得不一致。程老师喊停。胡老师隔壁位置的那位年长者姓什么?欣橙忘了。整个小分队成员的名或姓,她只记得一部分,大多数情况下,见面了喊“您好”。人名这方面,欣橙的记性很差。曾经,她的一位朋友介绍她认识业界的一批顶尖级高手,但是一餐饭之后,她全部忘了谁是谁。

“胡绒,你和老曹两人动作明显不同步。你们俩在这一小节都出现了问题。”程老师说这话的时候,欣橙才想起那位年长者姓曹。曹阿姨的脸形像套娃那样的萌。

“呵呵,我在这总是摸不着节拍。”胡老师似乎有点尴尬,主动练习了一下。

几位老师其实都是相当认真的人。

胡老师十分谦虚,常常不愿在站在第一排老师们的位置上而是悄悄后退,以至于范老师有时询问:“怎么不见老胡?她今天没来啊?不是又站到后面去了吧?”胡老师跳舞真的跳得很好很投入,自然是我们公认的老师。有一次,欣橙来迟了并且提前退场了。胡老师笑眯眯地说:“小姑娘,呵呵,来得迟,走得早。”那笑的口吻虽然不像批评,却使得欣橙如芒在背。不知为何,欣橙常常把胡老师想象成单位的同事孟老师。有一次在单位阅览室,欣橙遇见孟老师:“孟老师,我跳不好恰恰。”“恰恰有那么难吗?不就是这样嘛。”孟老师立即掏出MP3播放恰恰舞的曲子,以身示范。她的身姿优雅,动作协调,严肃中不失顽皮。然而,她内敛又谦虚地说:“当然,我跳得也不一定规范。呵呵。”实际上,孟老师的舞跳得十分规范!她习惯了谦虚而已。

孙老师呢,有一天大清早敲响范老师家的门,说是想一起练练球。当范老师讲述这件事的时候,大伙儿很感动。

刘茗老师直爽。如果你做得好,她就说好;如果你做得差,她就说差。她会板着面孔一句一句地来幽默。比如第一次练健身球的情景。

“欣橙,你在笑什么?”程老师见欣橙在笑弯了腰,便问。

“我在笑自己蹦得像山猴子一样。” 又是砸腿,捶肩膀,又是抚腰,揉肚子,又是旋又是转的等等,节奏快得让欣橙不晓得该如何应付。她觉得自己无所适从,像山猴子一样乱蹦了。

“有你这么胖的山猴子吗?”刘茗反问一句,笑得欣橙蹲在地上好久起不来。

比如跳《格桑花》舞,有一个环节是应该转身360度,而欣橙只转180度。刘茗诧异地说:“你转方向不对劲,你怎么转的啊?再转一次给我看看。”她及时纠正了欣橙的错误。

比赛就在几天之后,大伙儿加紧练习。

欣橙不打算参赛,但也珍惜和选手们一起练习的机会。她把自己当作差生,而额外的练习就是补课。小吴之所以参加,大概是范老师考虑她体质虚弱,需加强锻炼。欣橙和小吴共同感叹很幸运。

中途休息的时候,程老师对柱子旁边的一位孕妇说:“呐,喝点水吧。”

“那是程老师的女儿。”刘茗告诉欣橙。“好好练啊!我们这次比赛完了,程老师就得照顾她女儿做月子了。很长一段时间就不能来教我们跳舞了。”

“欣橙,你过来一下。和小沈、文娟、胡老师一起把那一小节走走看。”范老师招呼欣橙。

“哦。”欣橙乖乖地和她们三个站成一排。

“好,预备——起!1234,2234,……”程老师喊口令。

欣橙不知为何这回竟然走得像模像样,程老师表扬了她们四个。范老师叫欣橙周日白天再去参加练习。欣橙连忙拒绝:“周日下午我有课,上午我要做作业。”

范老师体谅欣橙处在工作和学习两头烧的境地。

“大家休息好了吗?累是累啊,可我们有了进步。还要辛苦一下,为了我们这个锻炼点的集体荣誉,加油啊,接着练接着练。”范老师拍了拍手,大伙儿集中再练。

“停!”程老师又喊停了。“刚才这个动作,双手打开后应该是贴着身体两侧,靠着裤缝的,然后再成九十度角两边伸。是从下面过一下。有人直接从头顶就伸向两边做九十度的那个动作了。这不对啊。在大脑里过过,想想啊。好,再来一遍。”

“停!大家都别动。我们来检查一下,看谁做错了动作。”程老师叫大伙儿定住了似的,像武打片上点了什么穴道,人就不能动弹。

“欣橙做得很好。大家看一看,胳膊伸得很直,脚的位置放得也很好。”范老师一手托着欣橙的胳膊,一手指指她的鞋。欣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在这种场合下被说“做得很好”。她也不相信是真的做得很好。或许仅仅是范老师鼓励她的。

“欣橙,你别动。大家看看,欣橙的动作是不是很标准。”啊?真的标准吗?大概也就这一个动作是做得标准的吧。欣橙自嘲。体育特别差的欣橙,在所有项目中大概只有少年拳学得是最好的。

“欣橙,你参加比赛吧,我想退下来。”文娟突然走过来说。

“你傻啊。我跳舞没有你的好,打球没有你的好,我真的不行。而且我也没有时间参加强化训练。你们明天白天还要练习呢。我不行哦。”

“我身高太高了,和大家站一起参加比赛,不和谐。换你上,队伍好看些。”

“高有什么关系?程老师不也挺高的嘛。老师明天肯定给你们重新排队的。”队伍里,文娟第一高,程老师第二高。其他人的身高和欣橙的相仿。

“刘茗,我们哪天参加比赛?” 胡老师问。

“周二下午。”

“看,我怎么参加比赛啊?周二下午我有三节课呢,根本不行。” 欣橙如释重负。

散场时,雨已小,小到不用打伞的。空气也变好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